刚刚更新: 〔荡星尘〕〔隐退后我更红了〕〔顾先生待我如宝〕〔抗战之英雄血〕〔我不当冥帝〕〔楚雄的世界〕〔最强角色扮演〕〔大腿带带我〕〔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穿越的美颜手机〕〔从支教到巨星〕〔我就是能进球〕〔扛着AK闯大明〕〔都市绝品神医〕〔天空地下城〕〔我夺舍了魔皇〕〔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天才纨绔〕〔帝神通鉴〕〔惊鸿一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第185章 这司大人是什么来头
    这点他们的想法一样。

    并且庄思颜之前就推测,马渣向李家要的并非单纯的份额文书,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三家签了什么协议,而这个协议能要他们三家的人的命。

    马渣,或者说他背后的老板,现在想毁约,就要把这陆李两家弄死,然后再把那份协议找出来。

    如果这两家真的都灭绝了,没人再拿这事说事,马渣也毫无惧意。

    问题就出在,事情总有遗漏,并未全部在他们掌控之中。

    就像陆家一样,他们本来以为灭了门,人也死绝了,却偏偏有一个人逃了出去,还把陆晓找了回来了。

    这陆晓是兵营里出身,心眼没那么多,但是脾气却臭的要死,陆林给他的口信又是死的,他到底知道多少赌庄的事,没人知道,而他后面还会不会再有别人,更不会有人知道。

    李家也是,本来马渣以为,李父死了,肯定得把秘密告诉自己的儿子,结果把李吉胜抓到手里,打到要死要活,什么话也没问出来。

    正如庄思颜他们推测的一样,他们前前后后杀了几百口人,身上又担着人命官司,现在比谁都着急脱身。

    可这个时候偏偏脱不了身。

    京都城的城门如今封的跟铁桶似的,别说是个人了,飞出去只苍蝇都要看看是不是多长一只腿。

    走不了,只能尽快把要找的东西挖出来,到时候事情可能还有转圜的余地。

    如果自己是一步,由朝廷的人先找到,那就是死路一条。

    黎明再一次撕破黑暗,把光线撒向人间。

    紧张了一夜的人们,也稍微放松一些。

    叶元裴回到自己的府里,庄思颜则回了宫。

    凌天成去早朝了,所以她抓紧时间洗了个澡,然后裹了被子就倒在床上。

    这一觉,直睡到凌天成下朝,来百竹院看她时才醒。

    庄思颜隐约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就朝着外面喊了一声:“平儿,谁在外面。”

    凌天成出声应道:“是朕,你醒了。”

    庄思颜麻溜把衣服披起来,凌天成这会儿也走了进来。

    他有些心疼地看看庄思颜的脸,手指轻轻把她鬓边垂下来的头发挽到耳后,指腹碰到了她的面颊,微微发热。

    庄思颜的心跳又莫名快了一点,不过她掩饰性地把另一边的头发也拔回去,然后极快地说:“你来的正好,我刚好也有事情要找你。”

    凌天成问道:“什么事?”

    她已经把衣服快速穿在身上,一边下床,一边说:“我想去银库看看。”

    凌天成微微皱了一下眉。

    大盛朝的银库并非谁都可以去看的,哪怕庄思颜是他的宠妃,也不能。

    “怎么,你怕我进去偷钱?”庄思颜问。

    凌天成摇头:“你何需偷,只要你要的,只要朕有的,都可以拿去。”

    哎,这随时随地说情话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她这会儿是有正经事要说的,这么被凌天成三言两语整的,好像她是一个不通情理的女人,来试探他的感觉似的。

    稍顿了一下,庄思颜才又说:“想多了,我只是想看一眼那些工匠们,怎么铸银,没想知道你有多少钱 ?”

    凌天成微拧的眉峰终于松了一点:“这个简单,你什么时候去。”

    “现在,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庄思颜马上说。

    凌天成就往她身上看一眼:“换件衣服吧,还是男装出去会比较方便。”

    庄思颜也没多想,让凌天成去外间等她,一会儿功夫出来,不但换了男装,还化了一个不错的男妆,跟凌天成站在一起,也是英姿飒爽,迫让人动容。

    两人走太和门出去,进了文渊阁。

    荣吉不在,贾佑善正在整理户部的帐册,乍一看到凌天成来了,后面还跟着司大人,忙着过去行礼。

    凌天成摆了一下手,直言道:“朕要官铸坊一趟,贾卿可有空?”

    当然有空,既是没空,要陪皇上也能挤出空来,所以贾佑善马上把手边的事情收拾一番,跟着凌天成他们两人就出来了。

    官铸坊的建造之地,做的相当隐蔽,而且没在地面上。

    他们从宫里出来,走了差不多走了一个时辰,才看到一片有些荒凉的地带。

    远远看去,几片旧屋,还有杂草,好像没有人来似的。

    但是他们几人一到,立刻就有人迎了出来。

    不看人脸,甚至连凌天成都不认识,只认牌子。

    贾佑善把腰间的通行牌递过去,迎过来的侍兵才行了礼,把他们放了进去。

    庄思颜对这种制度还是很感兴趣的,悄悄问凌天成:“这是个六亲不认的地方,应该没人能钻得了空子吧?”

    凌天成没回话,却用手轻轻在她的手上捏了一下,应该是提醒他少说话。

    从废墟里走进去,往里双走了一里多路,才看到一处很大的宅子。

    围墙甚高,门口也有层层把守,如果没有通行令,外人根本无法进去。

    等从门口进去后,庄思颜仍没看到铸元宝的地方在那儿。

    直到一扇门打开,一截往下的台阶出现在她眼前,走的腿都快折的庄思颜才恍然大悟。

    这建造还真是绝了,谁要想从这里不经允许拿走银子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铸官坊在地下。

    外面冷的要死,下面的温度却极高,火光映红了里面工人的脸。

    很多人只穿着单衣,专注而又麻木地做着手里的工作,有人来了也不抬头,像是只沉浸自己的世界时,除此以外的人和事都与自己无关似的。

    庄思颜只简单看了一下,就出来了。

    里面气氛压抑,总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既是她不做这一行,进去后也会有种窒息的感觉。

    出了铸官坊,庄思颜才问道:“贾大人,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说几句话?”

    贾佑善转头侧脸去看凌天成,没看到皇上反对,就诚心说:“去老臣的府上怎样?清净,也安全。”

    凌天成正要开口,庄思颜却抢先一步:“好啊,与贾大人同僚这么久,还未曾入府拜访呢。”

    “你何时学会打官腔了?”凌天成脸色阴阴地看着庄思颜问。

    而面前的小女人,只是坦然一笑,已经转头去跟贾佑善说话了。

    罢了,她连自己都不记得,未必就记得那贾明渊,前次帮他赈灾的事,还不是做完事情,就干干脆脆地走了,没有提到过去一分?

    许是自己多想了吧!

    贾府是书香门第,世代都是文官,府里的建造也多是文雅之风,随处可见弱风扶柳,字画玩器。

    因为跟着凌天成来的,所以贾佑善没敢带着他们去书房,而是直接入了正厅,只是跟府里的管家交待,谁也不准来打扰。

    管家明了,让仆人上了茶,闲人就全部清了出去,只留他们三人说话。

    庄思颜也不看凌天成,只向贾佑善打听官铸坊的事。

    这些是机秘,贾佑善不能说,既是凌天成在,可对方没说话,他也不能自做主张。

    起身从下首的椅子跪下去,直言道:“皇上,请恕老臣不从,官铸坊的事关系甚大,并非可以宣扬出去的,司大人……。”

    “无妨,她问什么你说什么即可。”凌天成没等他话说完,就打断了:“司大人现下在查一桩案子,可能跟这事有些关系,所以需要了解内情,以后既是不跟着朕,需要贾大人配合的地方,也请以司大人的话为准。”

    贾佑善的汗都出来了。

    这司大人是什么来头啊,连皇上都这么让着他?

    自己以前也是见过他的,但并未当回事,只当他是查案子的特使,虽然做官的没几个干净,但贾佑善自问自己做的还算可以,所以从心理上,并没有太过重视庄思颜。

    如今亲眼看到他与凌天成的光景,已经觉得情况不太对劲了。

    这个司大人,怕并非寻常人等啊!

    如是想,言语上自然更恭敬几分,差不多感上对凌天成的样子。

    所以庄思颜很轻易知道了官铸坊里的一些规矩。

    比如人们一旦进去,就没有出来的机会,生老病死都只能在里面。

    平时跟家里的往来,没有话语,只是把自己挣得的银钱,托官府带给家人而已。

    说是一份工作,其实跟坐牢没差多少。

    那些建造的破破烂烂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家,直到死后,尸体才会运出去。

    庄思颜问:“就没有人能半路出去的吗?”

    贾佑善摇头:“没有,这一项管理还算严格,毕竟牵涉着国库的银子,一旦泄漏出去,谁也担不起责任的。”

    庄思颜又问:“那贾大人可记得一位叫刘风的人?”

    贾佑善想了一会儿,摇头说:“并未此人,不过例年来,这里的人员更迭无数,或许也有老臣不记得的。

    如果大人要查,我可以去翻人名册。”

    庄思颜马上说:“你那个人名册能借我看看吗?”

    贾佑善把目光移到了凌天成身上。

    这次凌天成倒没完全站在她那边,简单地说:“查册的事,你可以跟贾卿一起。”

    这事关系重大,如果庄思颜真把人名册给她,到时候万一有什么事,就会全部推到她一个人身上。

    他不想自己的颜儿去担这种莫名其妙的干系,所以提前用了这招。

    有贾佑善做陪,就算是将来有问题,一个是熟手,一个只是看一眼册子,怎么着也不会找到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军门小娇妻:慕阎〕〔从天帝开始〕〔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神豪帝国聊天群〕〔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不努力的我,只能〕〔伏天氏〕〔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它自时光来〕〔报告爹地:妈咪要〕〔重生神医娇妻:老〕〔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