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绝世盛宠:我本为〕〔青梅很强势:小狼〕〔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第93章 颜儿可是怪我
    哪个皇帝后宫没有妃子?

    这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凌天成的话,她听听即可,不会放在心上的。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又把午膳用了,凌天成要继续看折子,庄思颜就先回了轩殿。

    轩殿里今日很安静。

    或者说平时也很静,今日却异常安静。

    兰欣平儿他们都不在,只有几个平时不太去房里侍候的宫人们,在房角处做些小活。

    庄思颜进殿换了衣服,问他们:“兰欣呢?”

    小太监低头回话:“兰姑姑和平姑姑一早就出去了,说是去太后宫里拿年节的赏赐。”

    庄思颜一听去太后宫里,就有些着慌,快步往宁寿宫而去。

    早上去的,到现在没回,必然是出了事。

    她的脚步加快,路上连遇到宫人们行礼,都没理会,径直就冲到宁寿宫内。

    宁寿宫里此时相当热闹。

    安太后是后宫之主,年节又是大盛朝最大的节日之一,那些想巴结她,给她送礼的人,比给凌天成送请安折的还多。

    大门口来来往往可看到各种人出入。

    庄思颜从他们中间穿过,往正殿而去。

    才到到门口就被两个宫人拦住了,说太后这会儿正在歇晌,不能进去打扰。

    歇晌就是睡午觉的意思,晌午过后小睡一会儿,是他们的叫法。

    庄思颜往里看一眼,盯着那宫人问:“轩殿的两个宫女可曾来过这里?”

    那宫人摇头:“回娘娘的话,奴才没看到。”

    庄思颜压着声音吓他:“我可跟你说,轩殿的宫人都是皇上的人,若是你看到了不报,到时候皇上要杀你的头,谁也保不住。”

    宫人的面色变了变,但还是说没有。

    这下庄思颜没处去找到了,皇宫这么大,两个宫女一出去半日,就算是问人,也说不出个准信。

    而且,她如果这么去找的话,难免弄的宫里人尽皆知,都知道她出事了。

    如是想着,她便没有再问,只是往御花园那边走去。

    御花园的附近有绛雪轩,还有冷宫,里面住的都是庄思颜的死对头。

    她只所以没有怀疑离自己最近的萧贵人,是因为最近她都没什么存在感,甚至有些躲着庄思颜,连宫门都不出,加上凌天成是近见她的也少,应该不会自找死路。

    可妙贵妃和娴嫔就不同了,她们两人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且很有本事做这种事。

    庄思颜在御花园外面走了一圈,途径启祥宫和绛雪轩,没有听到里头有什么特殊的动静。

    她觉得这么冒然进去找人也不理性,就又往前走去。

    意外看到浮碧亭。

    这是米月清的住所,已经在皇宫最边缘处,靠近北门,而北门平时又不太让人出入,所以她这里冷清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庄思颜在门口没看到宫人,往里面走时,才见到一个小宫女在廊沿下生炭,浓烟滚滚的,呛的到处都是。

    庄思颜停下脚问:“你家清贵人呢?”

    小宫女乍一听到声音,抬头看是庄思颜,忙着丢了扇子,过来给她行礼,说清贵人病了,正在里面卧床,宫女这是在煎药呢。

    “病了?什么病?”她问着话,也往里面走去。

    米月清在屋内听到庄思颜的声音,就想起身,可是头重脚轻的,只把身子起来一半,就又倒了下去。

    庄思颜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快别动,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

    米月清朝她笑:“夜里贪月色,出去看的久了点,没想到着了凉,本来以为没大碍的,没想到竟然越来越严重了。”

    “可请太医来看过了?”

    米月清摇头:“正值年节,太医院那边也忙的厉害,就没去打扰。”

    庄思颜就叫着外面的小太监说:“去太医院请个人来,就说是我找他们的,最好是把蔡太医请来,他的医术还不错。”

    小太监得了此话,麻溜往外面跑去。

    这边庄思颜又跟米月清说了一回话,感谢她上次帮自己的恩情。

    米月清浅笑:“姐姐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她没问庄思颜那天出了什么事,也没说自己的想法,就把这事给糊弄过去了。

    反而是得知庄思颜此次出来,是为了寻她的宫人。

    米月清连忙说:“我说姐姐这会儿过来,怎么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原来是两个贴身的宫女都不在。

    您不用在我这儿,赶紧找她们去吧。”

    庄思颜也确实担心兰欣她们,又跟她说了几句话,就从浮碧亭里出来。

    到了门口,看到轩殿的一个小太监急匆匆地跑过来,到她面前,刹脚不稳,差点撞到墙上去。

    庄思颜倒没怪他,问道:“可是兰欣有消息了。”

    那太监点头,喘了一会儿气才说:“兰姑姑他们回来了,这会儿在轩殿内。”

    “可出什么事了?”

    小太监摇头:“兰姑姑说,她们今日去了太后宫里,后来又被荣嫔娘娘叫了去,说是帮她团线,一直到刚刚才回来。”

    “荣嫔?团线?”庄思颜重复了这重点词,没再说话,让小太监先回去了。

    知道她们没事就好,还是先看看米月清的情况。

    蔡太医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庄思颜了,严格地说自从她封妃入宫,身体就健壮的很,连平安脉都不让请。

    而且轩殿那地方,就算太医进去,也都是战战兢兢的,所以蔡太医成功避开了雷区,安稳过了这么一段时间 。

    渐渐觉得脑袋又长回来了,不那么悬了,突然接到一个小太监的话,说是婉妃找他。

    蔡太医顿时就有种大事不好之感,可手上不能闲着,忙着收拾了药箱,一边问小太监出了什么事,一边往浮碧亭而去。

    米月清的病,就是感染了风寒。

    这种病在现代不算什么,吃点药,严重的输两天液也就过去了,可在古代却是很严重的病症,处理不好死人也是有可能的。

    蔡太医仔细诊了脉,又问了米月清几个问题,这才重新开了药,让宫人去太医院取。

    而他自己从药箱里拿出一个药瓶,倒了一粒丸药给她服下。

    临走时交待:“娘娘的病情目前不算很重,但忌再着凉惹风,所以近日来,最后不要出宫门,窗户也不要常开,暖暖就好了。”

    庄思颜点头说:“好,谢谢你啊,就知道你才是神医。”

    反正好话不要钱,庄思颜乐得夸蔡太医几句,何况心里其实也觉得他人挺好的。

    蔡太医听闻此话,却差点又吓出汗,忙着说:“娘娘严重了,这是老臣的职责。”

    庄思颜笑,让太监送他出去,自己则守着米月清,让宫人煎了药,给她服下,才放心。

    这么一折腾,出来的时候,天色都晚了,宫里的灯也都亮了起来。

    她顺着浮碧亭往回走时,依然会经过绛雪轩,在宫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琴音。

    只是听上去不像前两次那么悦耳,并且断断续续的。

    想来这会儿妙贵妃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吧!

    上次推举去南疆的将军,骆柯去信找了安军候,按凌天成的意思,只是想借此事,挑拔骆柯和庄昌远而已,到时候安军候派一位他手下的大将,把那边的事镇住就行了。

    却没想到安军候,直接让他的儿子带兵出征了。

    安军候是妙贵妃的父亲,安太后的堂哥,掌管着朝廷南部大部分的兵马,是重要的是大盛朝的东南两个方向,几乎是他们安家的天下。

    常年都被安军候统治着,外人进不去,他也不会把别人放在眼里。

    这次派自己的儿子去治南蛮,凌天成倒也不意外,跟庄思颜说这事时,轻描淡写:“南蛮的事并不重要,很可能还是他们故意放出这样一个缺口,让朝廷出兵的。

    如若那时候让叶大将军去,他一定会掉入安军候的圈套,到时候治南匪不成,反而会拿搭进去。

    最后这个事还会落到他安军候的头上去。

    现在朕直接给了他,他自知是个好机会,就让自己的儿子去了,随便建个军功,就能回来向朕开口要钱了。”

    庄思颜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你对妙贵妃很容忍啊,连她下毒害人都不管,感情是她家里惹不起。”

    凌天成的眼里就闪过一丝阴暗,既而转成痛楚:“前朝留下的弊端太多了,总要一点点的收拾,在没收拾出来前,很多事情都不能动,颜儿可是怪我?”

    “哪能?我不怪你,再说了,那妙贵妃也没拿我怎样,反而是她自己中毒了,要不是我好心,说不定这会儿她都被自己毒死了呢!”

    就在两个人说这话没多久,南疆突然传来消息,安军候的儿子,安少将为国殉职了。

    这个消息一传回朝,连凌天成都震惊了。

    安军候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儿子害死,这事若不是有更大的阴谋,必是南蛮那边真的失控了。

    比他们更伤心难过的,当然就是安太后和妙贵妃。

    死的是她的亲哥哥,也是大盛朝的一员武将,她自从进了宫,已经两三年没有见过一面了,没想到了得知他们的消息,竟然就是死讯。

    听说她当天得知这个消息,就在绛雪轩里晕了过去。

    后来凌天成还特意来看望了她,还让安太后来安慰了她,又命宫里地法师在斋宫里上香祈福。

    总是做到了一个爱将皇帝应该做的一切,也堵了安军候的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造物主的炼成之路〕〔修真聊天群〕〔原来我是妖二代〕〔诡秘之主〕〔蓝梦冰封之心〕〔九星毒奶〕〔全球高武〕〔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仙武之无敌作弊器〕〔第一序列〕〔回到地球当神棍〕〔不努力的我,只能〕〔醉红妆之乱世妖女〕〔伏天氏〕〔重生神医娇妻: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