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荡星尘〕〔隐退后我更红了〕〔顾先生待我如宝〕〔抗战之英雄血〕〔我不当冥帝〕〔楚雄的世界〕〔最强角色扮演〕〔大腿带带我〕〔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穿越的美颜手机〕〔从支教到巨星〕〔我就是能进球〕〔扛着AK闯大明〕〔都市绝品神医〕〔天空地下城〕〔我夺舍了魔皇〕〔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天才纨绔〕〔帝神通鉴〕〔惊鸿一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第580章 贾明渊他娘
    后宫年节前,嫔妃们有一个走动的时间。

    贞妃特意做了一些吃食,还备了手工制的香袋等,都不是贵重物件,但是做的颇为精细,尽显她的诚意。

    没了贸然去,先让宫去往轩殿里通了信儿,得到庄思颜的应允,才带了东西过去。

    庄思颜没有客气,大方的收了她的礼物,同时也转送了一些,表示互相往来。

    说了几句客气话:“本来应该去看你的,可我最近实在是忙,也走不开,还希望贞妃以后能多走动走动。”

    话说的好听,贞妃也就是听听。

    她可忘不了这是什么地方,且不说皇上早有明令,后宫妃子不得擅入,就算是让她进来,她也不太敢,毕竟这里出过好几次事,住的又都是矜贵人物,万一再闹出个什么事,那她可承受不了后果。

    她的小心翼翼和客气,庄思颜也是看在眼里的。

    不是她小气,就贞妃这样的,她还真想把她也送出宫去。

    一个女人,把一生时光都耗在这深宫大院里,有什么好处呢?

    没有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也没有一个孩子,未来就跟黑洞一样,是没有希望的,真不知道她在这里熬着有什么意义。

    这话,她已经在心里想了很久,却一直没说出来。

    刚好今日贞妃自己送上门来,她便斟酌了一下,问她:“贞妃在宫里住着可好?”

    贞妃慌忙抬头看她,有点不知此处何意?

    庄思颜目光平淡,没有特殊的表达,看上去好像就是随意问的罢了。

    她多少放松一些回道:“还好吧,比前两年好多了,还要感谢皇后娘娘。”

    庄思颜便笑了起来:“感谢我做什么?我跟你一样,就是在这后宫里讨口饭吃,也没做什么,不过名声倒是比你坏。”

    贞妃:“那是外人不知道娘娘都做了什么,所以才乱传的,我日日在此,看着皇后您打理后宫,用心良苦。”

    “你说的是把人赶出去的赶出去,弄死的弄死吗?哈哈哈,我还真是挺用心良苦的。”

    本来是自嘲,可听在贞妃的耳朵里,着实有些担心。

    她跟庄思颜虽然处了好几年,而且两人以前也斗过,但是她对这个人半点也不了解。

    这大概也是她斗不赢的原因。

    如今这个女人说一句话出来,她就又揣测半天,想想是不是有敲打自己的意思,是不是自己哪儿又做的不对了?

    还真是心累,不光她累,庄思颜看着也累。

    她把玩笑收起来,很认真地问一句:“有想过以后要怎样吗?”

    这话直接把贞妃问跪了。

    只见她身子一滑,从本来就侧坐着的椅子边缘掉下来,膝盖一软就跪到在庄思颜的面前,连嘴唇都发白了。

    反而把庄思颜吓了一跳,搞不太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贞妃说:“求娘娘饶命……”

    庄思颜:“……那什么,你先起来……”

    贞妃哪儿敢起来,她跪在那里肩膀都是抖的。

    这个时候的她,跟当初在雪地里,指挥着自己的宫人跟庄思颜打架,已经判若两人了。

    生活总是会教会人一些东西,有人越来越强壮了,也有人越来越妥协。

    贞妃无疑就是后一种。

    她看到太多人跟庄思颜斗,也看到了太多人的结果,所以自己早没了要跟她斗的心,只不过想在这里老老实实,安稳度日而已。

    两人心里有隔阂,话很难说到一起。

    对于庄思颜来说,她知道凌天成永远也不可能喜欢贞妃,她留在这里不过是虚度岁月而已。

    她是好心,想给她找一个归宿的,哪想到会把她吓成这样。

    当然,她有时候也会忘记自己是有恶名在外的。

    庄思颜连正话都还没说,就把贞妃吓的又是跪又是磕头,她也就把自己的念头先按下去。

    等到过年以后再说吧,反正她自己时间久了,也会奈不住的,到时候话或许就好说一点。

    这么想着,也就把贞妃放了出去。

    贞妃走后,平儿倒是过来问她:“娘娘把刚才是要做什么?”

    庄思颜抬头看着她道:“想给她安排一去处,可看贞妃的样子,好像一点也不想出去。”

    平儿半点也没惊讶,反而认同地点点头:“她自然是不愿出去,贞妃的母家早就败了,现在在地方上没有半点权势,连普通的地主都比不上,全靠着贞妃的脸面活着。

    虽然她在宫里没什么用,但却能为她母家的面子起到不少用。

    要是她现在出去,那整个家族在当地都将被人欺负的。

    她比我们知道其中利害,所以这几年也才会安分吧!”

    庄思颜便多看了平儿两眼:“你对她的事还挺清楚的,怎么了?是自己打听的,还是听人说的?”

    平儿忙把头低下去:“都是从前听她们说的。”

    庄思颜混不在意她的表情,接着问:“她们不说什么了?”

    平儿先偷眼看她,这才轻声的说:“也,也没什么,都是平时闲着无事,乱说而已。

    娘娘您知道贞妃是皇上在王府里的时候,就跟了他的。

    早些年在宫里,是很厉害的,一般的人也不敢惹她……”

    她差点把贞妃那年对她大打出手的事都拎了出来,堪堪收住话头,转而道:“可这两年,是真的很低调了,上次冬妃的事,本来不管她的事呢,她还连连来跟娘娘道歉。”

    庄思颜挑着眼角看她:“怎么就不管她的事了,明明那衣服就是她送来的,就算是中间有人做手脚,难道她还没有个监察不利的罪?

    再说了,后宫之中,就算是低调,也不代表别人不会出手害你,活下去还是要手段的,这点她应该很清楚呀!”

    她这么一说,把平儿说无语了。

    很有道理啊,在后宫里活下去,从来没有那么容易的,贞妃是老人了,她更应该知道这一条。

    难道是她也参与的有,只是娘娘当时不想修理她,所以等到现在?

    还没想明白,就见庄思颜摆摆手道:“不过你说对,贞妃这现在确实跟从前比不得了,这事也跟她没有关系,我就是随口一说。”

    此事真就是说说就罢了,过后,庄思颜没有再提,贞妃也没有再来。

    年节的各项礼却相应开始了。

    每天天不亮,庄思颜就被强行叫起来,换上准备好的华服,带上凌甜甜一起,跟着凌天成,还有礼部的官员。

    身后又带着百官,及后宫寥寥几个的嫔妃一起往太庙及各处去。

    到中午,这事才算结束,可接下来并不是休息时刻,反而要应付宫中摆宴,还有百官家属的叩拜。

    祖宗天地全部都祭过以后,官员的夫人小姐,也会趁机往宫里送些礼,借机见见庄思颜。

    其实就是私下里联络一下感情,关键时候如果真找到这位一家独大的皇后时,她能看在几分薄面,或者自己送的礼物的面子上,给自家留一点路。

    或者就是来找关系的,比如贾明渊的母亲。

    这位老太太庄思颜从来没见过,之前处理深井杀人事件时,曾想过去见见她,但后来贾明渊把这事全部担了下来,她也就算了。

    深闺妇人,一点也不比后宫里的女子好相处。

    况且以前贾家跟庄家还不合,她又与贾明渊有那种关系,最重要的事,自己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像这样的人,她也实在没有兴趣去见。

    所以外面宫女说,户部尚书贾佑善的夫人来拜见的时候,庄思颜怔了半天神儿才想起来:“大理寺卿贾明渊的娘?”

    平儿点头:“是她,娘娘要见吗?”

    “见,传也去安昌殿吧。”

    轩殿是凌天成的寝宫,平时不接待外人,连后宫的妃子们都不能随进,何况说是大臣的家眷们。

    所以但凡有人来见,庄思颜都让他们去跟紫辰殿相邻的安昌殿里。

    这样做完事,还能顺便去看看凌天成。

    贾夫人年龄不小了,以前可能还保养的挺好,但最近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能明显看出突然瘦了,因为脸皮上出现的皱纹,还有往下耷拉的程度,都跟正常的瘦下来的人不太一样。

    她看到庄思颜自然是要行礼的。

    带了丫鬟佣人,看上去比庄思颜的排场还大,“哗啦”跪了一片,高呼“皇后娘娘吉祥”。

    庄思颜学着别人的样子,挥手叫她们起来。

    贾夫人先送上自己带来的礼物。

    一对紫珠耳坠,一只翡翠玉镯,还有一只金凤钗,一套黄金儿童项圈,还有一对手串。

    大臣们往宫里送礼也是常事,尤其是像庄思颜这样的,几乎左右着皇上的想法和做法,只要有机会,谁不想来巴结她呢?

    可庄思颜却跟别人不一样,她收东西也是看人的,吃得准谁,才会收谁的。

    吃得准也不是说好欺负,而是手里本来就不干净,钱财来的也不正道,她本身就想拿此人开刀了,那他送什么她都收着。

    一来将来做为脏证,二来也缓自己的急。

    但那些相对来说,比较清廉的官员,一般情况下,她不太会动人家的钱财。

    贾家上有贾佑善,下有贾明渊,都还算不错,也是凌天成手里比较得力的人才,最起码是比较忠心的。

    他们就算不送礼,庄思颜也不会轻易找他们的麻烦,所以她就更不知道贾夫人拿这么多礼物来的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军门小娇妻:慕阎〕〔从天帝开始〕〔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神豪帝国聊天群〕〔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不努力的我,只能〕〔伏天氏〕〔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它自时光来〕〔报告爹地:妈咪要〕〔重生神医娇妻:老〕〔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