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修真妖孽〕〔此去红妆不做妃〕〔恶魔心尖宠:丫头〕〔网游之花丛飞盗〕〔[娱乐圈]女巫家的〕〔冥海禁地〕〔洛犬〕〔鹰啸长空〕〔大漠花神的今世来〕〔神仙红包群〕〔怒指苍穹〕〔重生最强纨绔:邪〕〔相思难负〕〔通天仕途〕〔我的女儿是神偷〕〔流芳百世〕〔古代农妇生活日常〕〔雪月风涛游〕〔不良太子妃:公主〕〔首席建筑师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525 只有他会真心对自己好(2更)
    ,精彩小说免费!

    张洁看到那些照片,脸色登时煞白了起来,站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指尖冰冷至极。

    洛然冷冷的看着张妈妈走到包前,蹲下,拿起那一沓照片,目光错愕的定在照片上。

    张爸爸也走了过去,接过她手中的照片,一张一张的翻看着。

    是儿子没有错,是六年前的儿子,可他身边的女人到底是谁啊?

    儿子只谈过一次恋爱,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前女友一说,他从高中的时候就跟洛然在一起了,虽然那时是瞒着双方家长的,但两人上大学后,就对双方父母公布了恋情,两人在一起这些年,没有闹过分手,也没有分开过。

    毕业半年后,两人就决定结婚,所以若他真的跟这个女人有关系,那么,一定是在跟洛然谈恋爱的期间,难道说,儿子背着洛然在外面胡来?

    不不,不可能的,他很喜欢洛然的,自己看得出来。

    当年,家里钱不富裕,为了给洛然举办一个完美的婚礼,他拼命工作,非常辛苦,甚至于洛然主动要求减少彩礼,他都不愿意,生怕委屈了洛然。

    这样的一个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对不起洛然的事的。

    可这些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爸爸一张张翻看着照片,两人穿着的衣服各异,背景也各异,很明显,两人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去过的地方也很多,相处的时间也不少。

    看儿子穿的这些衣服,都是毕业之后才买的,因为上班需求,所以毕业后他置办了一些成熟一些的衣服。

    可上班的那段时间,他除了上班就是陪洛然,期间还装修了房子,本就很忙碌,哪里来的时间陪别的女人?

    张妈妈也错愕不已,儿子跟自己的关系一向很好,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会告诉自己,可这个女人,他却一点口风都没有跟自己透露过。

    张爸爸、张妈妈的错愕和疑惑以及张洁的惊恐全部落在洛然眼中,她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当年的真相,早就应该曝光在阳光之下了。

    自己给过张家人机会,若他们知情达理,不曾那样残忍的对自己,这个秘密,自己可以帮助张浩隐瞒。

    可他们没有,再次见面,依旧屡次辱骂自己,那就不要怪自己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他们了。

    呵~毕竟他们也有知情权。

    “这些照片哪来的?!”

    张妈妈回过神来,目光凌厉的射向洛然,她知道,照片掉出书包绝非偶然,这个女人很明显是有备而来。

    张爸爸也投去不解的眼神,只有张洁,心虚的低着头,听见妈妈的问话后,猛地抬头,对着洛然摇摇头,再摇摇头,眼中满是祈求。

    祈求自己不要说?洛然的眸光透着一抹愤然,当年,是她拿走了公司给的五十万,是她隐瞒了真相,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她爸妈误解,一个字都不肯帮自己解释。

    果然,人人都是自私的,那她凭什么要求自己无私?

    想起当年,心口依旧揪得很疼,闷得厉害,很无力更无奈。

    当年的自己,被任意辱骂、责备,却连还口的余地都没有。

    是的,就连自己都认为,也许真的是自己克死了张浩,这么多年来,心中一直背负着愧疚。

    这都是张家强加给自己的!

    “这些照片,都是张洁的。”洛然勾唇,眼神冰冷,笑容没有一丝温度,“张洁在六年前就知道这件事,最近更是拿这些照片换了你去美国治病的机会,还有那两百万,也是别人买去照片的报酬。”

    心里咯噔一下,瞳孔骤然收紧,张洁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没看到自己在摇头吗?为什么还要说出来?

    怎么会?当年的洛然如果看到自己求她,一定不会说出实情的。

    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她了!

    洛然明白她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她根本没想到,自己真的会说出实情。

    若是曾经的自己,肯定会体谅的把一切都背在自己身上,委屈也好,痛苦也好,只希望张浩的家人可以舒服,可以幸福。

    可现在,不一样了,张浩不值得自己如此做,张家更加不配。

    是,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脆弱、善良的自己,这一切,都是拜张浩所赐,拜张家所赐!

    张爸爸和张妈妈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很明显,两人谁都不知道这件事。

    “闺女,这是怎么回事?”张爸爸率先发问。

    这事还是他来问清楚吧,若让老婆来问,不知道会怎样的情绪激动。

    “我……那个……”张洁咬着唇,眼神慌乱,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

    要怎么说?告诉他们哥哥劈腿了?告诉他们哥哥去x国根本不是出差,而是去跟小三旅游?

    告诉他们,哥哥的死不过是自作自受,谁也怪不得?

    他们要如何接受这个现实?哥哥的死已经让他们濒临崩溃了,如果知道这一切,知道那个在他们心中完美无瑕的儿子曾经做过这样的丑事,他们肯定无法接受。

    “我来说吧。”洛然干脆的开口。

    这罪名自己已经替张浩担了六年了,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想再担了。

    看着张爸爸、张妈妈投过来的眼神,有些莫名,有些敌意,有些锐利,洛然神色淡淡的,眼瞳中不带一丝感情。

    “张浩在我们结婚前四个月的时候劈腿了,就是跟照片上这个女人,她是豪门千金,很有钱,她用钱买了张浩的陪伴,你们记得当年张浩曾经拿回来二十万吧?说是他的奖金,其实那笔钱,就是这个女人给他的,还有……”

    “你胡说!那钱是我儿子自己赚的!怎么可能是这个女人给他的!你不要以为我儿子死了,没法开口说话了,就可以把脏水往他身上泼!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克死我儿子不说!还来诬蔑他!”

    张妈妈怒不可喝的打断了洛然,她无法忍受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侮辱儿子。她的儿子是那么的优秀,那样的完美,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的!

    张爸爸则比她理智一些,这些照片摆在这里,其中肯定有问题。

    不知道洛然所言是真是假,但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儿子肯定是做了对不起洛然的事,他跟照片上的女人绝对有不可见人的关系。

    洛然镇定从容的坐在原地,表情很平淡,对于张妈妈的怒喝完全没有感觉,当年的她比现在更甚,就像一只发狂的狮子。

    “我没有污蔑他。”她的声音很冷静,好看的眉一挑,“这件事,张洁一直知道,你问她吧,她总不会污蔑亲生哥哥吧?”

    三道目光齐刷刷的射向张洁,她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头垂得低低的,恨不得立刻有个地缝能让她钻进去才好。

    这事,她瞒了六年,现在要她如何跟爸妈说出实情,他们一定会怪她气她的。

    “闺女,你说话啊!是不是这个女人诬赖你哥?!”

    张妈妈完全不信洛然的说辞,儿子怎么会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当初自己让他晚几年娶洛然,到时他手里会有一些积蓄,家里也不用如此紧张,他都不肯,恨不得立刻把洛然娶回家才安心的感觉。

    还有,自己跟他说,算命的说了,洛然克夫,他也毫不在意,说他就是要娶洛然,除了她,不会娶任何人。

    这样一个深情而专一的儿子,是绝对不会劈腿的。

    倒是这个女人,儿子对她如此深情,可她却在此泼儿子脏水,实在可恶!等自己跟女儿确认过了,一定要她好看!

    张洁的头越埋越低,双手纠结的搓着,一语不发。

    看到女儿如此表现,张爸爸知道,洛然所说的多半都是实情。

    他伸手按了按张妈妈的肩膀,略带愧疚的看向洛然,“洛然,张浩他真的做了这么混账的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当年自家对洛然的所作所为就太过分了。

    洛然径直看着他,有些不太确定他眼中的那抹异样是不是愧疚,亦或是抱歉?

    他会觉得对不起自己吗?对于他来说,自己没有太大的怨恨,毕竟他没有辱骂过自己,只是在张妈妈欺侮自己的时候沉默不语而已。

    她坚定的点了下头,“是的,而且,张浩去x国根本不是出差,而是和这个女人去旅游了。”

    闻言,张妈妈冷笑连连,“呵~!就知道你在胡说八道,这不露出破绽了!我儿子去世,公司是给了赔偿金的,若他不是出差,而是去旅游了,公司会赔钱?你当我们都是傻子吗?!”

    对于洛然的说法,张爸爸也生出一丝怀疑,没错,当年公司赔了五十万,连着航空公司赔偿的钱一起还了贷款,这不可能出错。

    “这就要问你们的好女儿了。”洛然不慌不忙的看向张洁,理直而气壮。

    三道目光再次聚集到了张洁的身上,她死死的咬唇,几乎咬破唇瓣。

    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不应该瞒着爸妈,早点让他们知道实情,让他们去跟洛然姐道歉,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步。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看来,如果自己不说实话,这事情是没法交代了。

    何况,还轮得到自己不说吗?以她贺太太的身份,想查什么查不到呢?就是把当年知情的同事一一找过来作证也不是不可能。

    缓缓抬起头来,张洁轻叹了一口气,眼眸中透着一股释然,哥哥,对不起,我没办法再帮你隐瞒了。

    六年来,这件事情像石头一样压在我心间,终于可以解脱了。

    “爸妈,洛然姐说的是真的,哥哥的确劈腿了,他确实不是去x国出差的,而是陪着照片上的女人去旅游的,至于那五十万,整间公司都是这个女人家的,这五十万大概是用来封住咱们的嘴巴吧,毕竟豪门千金私自跟男人去旅游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看着女儿无比认真的目光,张妈妈和张爸爸对视一眼,不相信也必须要相信了。

    张洁说完,起身,对着洛然深深的鞠了一躬,“对不起洛然姐,这件事,六年前我就知道了,却没有跟你说,一个是因为哥哥公司付钱的时候说好不许我把此事说出去,否则那五十万要收回去,另一个是因为,我想着哥哥已经去世了,算是得到惩罚了,他曾经做过的丑事,就这样埋葬吧。我知道,我妈一直说你是克死哥哥的扫把星,实在是冤枉了你委屈了你,但洛然姐,请你体谅,她只是一位失去儿子的母亲,她接受不了这个刺激,才会把怨气都撒在你身上。”

    张妈妈立刻拉住女儿的胳膊,气哼哼的,“闺女!干嘛跟她道歉!干嘛请她体谅!算命的说了,她就是克夫的扫把星!就算你哥劈腿了有了别的女人,但要跟你哥结婚的是她,不是那个女人,所以你哥只能是被她克死的!”

    洛然咬着牙,手在桌下攥得紧紧的,真没想到,她已经知道了事实,还在这里振振有词,一点都不觉得理亏,真的是让人大开眼界!

    张爸爸立刻出声呵斥道,“不许这样说!是张浩做错了事情,是咱们张家对不起洛然!你糊涂啊!若不是那个女人,儿子怎么会坐飞机去x国,这事从头到尾就不关洛然的事,她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你怎么还忍心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她身上,简直是不可理喻,至于那个算命的,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他根本就是个骗子,说洛然克夫,不过是为了让咱们花钱而已!”

    洛然眉心一动,没想到,他会帮自己说话。在张家,他一向都很听张妈妈的话,从来不敢违背。

    张妈妈从来都没被老伴说过一个字,哪里受得了这个?怒目看向他,却见他神色十分严肃,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气势压迫力十足,竟然令她心头一颤,虽然愤愤,到底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不甘的别过头去。

    “洛然啊,实在是……我们张家对不起你。”张爸爸沉沉的叹了一口气,眼中全然是歉意,“这事,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早知道,一定不会让你白白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我这个儿子真的是太混账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儿子!”张妈妈最受不了别人说儿子一个不字,尤其是在他去世之后,恨恨的瞪着洛然,“你不是说很爱张浩吗?既然爱他,就能包容一切!他都去世了,你还在这翻旧账,有意思吗?!怎么着?你还想让他从土里出来跟你赔礼道歉吗?!”

    “妈……”张洁的眼里透着一股无奈,事到如今,她还是这种态度,实在是说不过去。

    说完,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对面,妈妈不知道洛然现在的身份,所以才敢如此胡来。若她知道洛然是贺太太,随便动动小拇指就可以让自家吃不了兜着走,她一定不敢如此了。

    没想到的是,她却见洛然安然的坐在那里,神色没有任何异常。

    是的,洛然对这个女人已经麻木了,她心里只有她的儿子,根本不会顾虑别人的感受,更不会在乎别人的死活。

    自己还记得清清楚楚,五年前,她在自己耳畔叫嚣着让自己去死,陪着张浩一起去世。

    她那狰狞的表情,依然在眼前,她那尖锐的声音,依旧在耳畔环绕,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毁了自己的五年,还差点毁了自己一生,若不是天翊拉了自己一把,也许现在,自己还沉浸在过去的事情中,无法自拔。

    突然间,她好想天翊,也许,这世上,除了妈妈姥爷和芝芝,也只有他会真心对自己好了。

    ------题外话------

    感谢懒熊猫的懒小、宝贝080221、rrggh和你的笑容很阳光给米白投的月票,谢谢所有的小可爱,亲亲抱抱举高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娇妻狠大牌:别闹〕〔武神天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甜妻在上:老公,〕〔真理大帝〕〔传奇道士修仙传〕〔龙剑仙尊〕〔妖禁〕〔快穿之反派也是有〕〔佛系玄师的日常〕〔变成微风去想你〕〔重生1980之强国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