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482 所谓人心(2更)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丁琪挑衅的眼神,洛然一脸淡然,“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无所谓了,张浩已经去世6年了。”

    洛然的淡漠让丁琪心头直来火,最讨厌她这副仿佛什么都握在手心的笃定样子。

    “呵~我看你不是无所谓,而是自以为这事是假的,自认为张浩很爱你,绝不会劈腿吧?”丁琪冷笑一声,凑近了些,声音轻佻,“林洛然,你不要太过自信,这世上,是男人就会偷腥,你和张浩在一起七年了,他就算想跟你结婚,也腻了,结婚前换个女人玩玩,不是很正常吗?”

    “是男人就会偷腥?”洛然挑了眉,“别的男人会不会偷腥,我不知道,但你家王磊,的的确确偷腥了。”

    洛然知道,这算是戳到了她的痛处,可她一再挑衅,自己也就不能手软了。

    果然,丁琪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眼瞳中直喷火,“呵,你嫁了个富豪了不起?富少们才是最爱偷腥的,你家贺大少也不例外,过几年,我等着听你们离婚的消息!”

    双手交叠在胸前,洛然的表情很闲适,“你等不到这个消息了。再者,即便我有离婚的那天,也不会可怜兮兮的净身出户,贺氏有我百分之五的股份,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丁琪,你想看我的惨状,怕是这辈子都无法如愿的。”

    闻言,丁琪直直的瞪着眼睛,一脸的不甘心。

    是啊!她说的没错!贺氏百分之五的股份加上房子,即便她真的离婚了,也能活的滋滋润润,甚至于有可能养只小狼狗,无论怎样,她都不可能沦落到自己现在这个地步。

    “呵呵,好,林洛然,算你厉害,我没你这个本事。”丁琪仰头,苦笑着。

    到最后,最可怜的还是自己,这场仗,终究是输了。

    水眸一沉,洛然严肃了神情,“丁琪,在你走之前,我还想问问,为什么你要如此对我和芝芝,我们两个一心想要帮你,哪里得罪了你?”

    到最后,还是忘不了当初几人一起住在宿舍的时光,那时候自己、芝芝、丁琪和夏芸是最好的朋友。

    所有的宿舍都会争吵,只有自己的宿舍非常和谐。

    四人每天一起去上课,一起去吃饭,一起散步一起玩。

    丁琪和夏芸都是外地的,所以到了节日,如果她们不回家,芝芝和洛然就会轮流邀请她们一起回家过节。

    毕业的时候,四个人都舍不得其他人,抱头痛哭了好久,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并约定以后要经常聚会。

    这个约定,却食言了。

    夏芸回了老家,再也没回到过t市,丁琪结婚后,被婆家管的很严,也很难能出来聚会,最后,所谓的四姐妹只剩下自己和芝芝两个人。

    可自己想过,就算大家的感情会淡,就算不可能像大学时那样亲密,至少还可以互相帮助,互相照顾,最起码,可以互相祝福。

    却没想到,丁琪却如此嫉恨自己和芝芝,嫉恨这两个在她最落魄时伸出手帮助她的曾经的好姐妹。

    眼底的光瞬间熄灭,就像陨石坠落一般,丁琪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

    “为什么这么对你们?因为你们从来不真心把我当成姐妹。你是t市第一富太,为什么一直瞒着我?为什么不让我见你老公?为什么你帮芝芝介绍了t市第二富少,却从来不带我去见你的朋友,不帮我介绍男朋友?为什么你们生活的如此幸福?为什么你们能找到这样完美的老公?贺天翊和慕容熙如此有钱,还如此宠你们?到底是为什么?!明明在大学的时候,我的男朋友最有钱,可为什么现在,你们过得都比我好!都比我幸福!”

    听着她一连串的为什么,洛然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嫉妒。

    嫉妒毁了三个人的友情,也毁了她继续在t市生活下去的理由。

    “丁琪,你想的太简单了。你只看到了我和芝芝互相把对方当成好姐妹,对你却没有那样热络。那是因为我们相识十三年,陪伴十三年。在我最难熬的时候,芝芝一直在陪着我,在芝芝最难受的时候,我也一直在陪着她。而你,已经淡出我们的生活太久了,不是我和芝芝不把你当姐妹,而是时间冲淡了咱们之间的感情。可即便如此,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和芝芝毫不犹豫的伸手帮你,难道这还不够吗?”

    “呵~所谓的帮助,不过是帮我找了个住处,找了份工作,那工资也是靠我自己的劳动辛苦赚来的,你们现在一个是t市第一富太,一个第二富太,做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吧?若今天是芝芝遇到我这样的情况,你肯定会帮她更多。”

    丁琪翻了个白眼,一扭身坐在了箱子上,是,这里不是自己家,也只有这个箱子是自己的。

    洛然怔怔的看着她,下一秒都被她气乐了。看来果然不能随便帮助别人,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帮的是人还是别的什么。

    “如果不是芝芝出面,凭你的简历,公司根本不会聘用你。还有,你拿的那份工资,应该做的工作你却无法完成,没办法,公司只得按月给你发工资,你却无法完成相应的工作,也就是说,你拿着一份白领的工资,却做着杂工的工作,我再说直白点,这份工资几乎等于是白给你的,你还想要怎样?你别说我会对芝芝怎样,但无论我给她多少帮助,她一定会感恩,而不会像你这样,像一只喂不熟的白眼狼。”

    丁琪不耐的摆摆手,“行了,别以为你是富太,我就会听你的教训。”从口袋中拿出一把钥匙,径直扔向洛然,洛然连忙接住。

    “好了,钥匙给你,我要回家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亏欠你。”

    说完,丁琪就拉着箱子向门口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洛然连忙出声阻拦,“丁琪,你站住。”

    “怎么,还想继续教训我?”丁琪站定,回头,一脸不屑。

    “把你钱包里那张我和张浩的照片留下。”走到她身侧,洛然直直的盯着她,目光锐利。

    姐妹缘分已尽,那就没必要让她再拿着自己的照片招摇过市了。

    丁琪一怔,“你……都知道了?”

    真是意外,还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否则,估计早就把自己赶出这里了。

    洛然点点头,“我早就知道了。只是还抱着希望,希望你只是无意。”

    丁琪掏出钱包,拿出那张照片,递给洛然,在洛然碰触到照片之际,她把照片往地上一甩,“无意?洛然啊洛然,你真的已我今天说的话是故意骗你?告诉你,我今天说的都是真的,你愿意相信也好,不愿意相信也罢。在你们结婚前几个月,我的确看到张浩跟一个女生在路边自拍,很是亲密。”

    收回悬在半空中的手,洛然勾了唇,“既然你看到了,那时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说?”

    丁琪挑了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哈~?那时,在学校里,大家都笑王磊又矮又丑,都说张浩长得帅,说你和张浩才是真的般配,像金童玉女一样。你知道我听到这些话,有多伤心吗?”

    “既然大家都认为你和张浩是金童玉女,那我就等着看,看你们能走到哪一步。所以当我发现张浩劈腿了,高兴还来不及呢,我真想看看,他是会取消婚礼和那个女生在一起,还是会继续跟你结婚然后和那个女生发展地下情。等到东窗事发那天,我一定会好好的帮你宣传,让大家看看,这就是所谓的金童玉女,这就是所谓的郎才女貌,呸,都是屁,还不如钱来的实在。”

    “真可惜,还没举行婚礼,张浩就死了,不过,也挺解气的,金童玉女还没结婚就散伙了,金童被玉女克死了,也挺好玩的不是吗?哈哈!”

    看着丁琪狰狞的表情,洛然摇了摇头,曾经的自己真的太傻了,竟然和这样的人做好姐妹。

    原来,她没有变,从头到尾,她都是这样的人。

    径直走到大门前,把门打开,洛然静静的说了一声,“你走吧。”

    这样的人,与她多说无益,只求再也不见。

    丁琪拖着箱子走到门前,冷冷的看向洛然,“林洛然,我告诉你,你不会幸福的,你和芝芝都不能比我幸福!我就等着看你们能落得个怎样的下场!”

    洛然站在门旁,一手扶着门把,一手指向门外,“曾经把你当成四姐妹的一员,真是讽刺。请你离开!”

    丁琪听见这话,却转了身,面对着洛然,眼底全然是讽刺。

    “四姐妹?呵呵,哪来的四姐妹?你们以为夏芸是真的和你们好?你不知道吧?夏芸也喜欢赵立辉,暗地里一直在追他,知道为什么赵立辉直到大学毕业后才和芝芝在一起吗?因为他怕在学校里总会同时接触到芝芝和夏芸,太过尴尬,呵呵!夏芸跟我说过,芝芝根本配不上赵立辉,只有她这种学霸才配得上他!知道为什么夏芸回到老家,就像消失了一样吗?因为她恨芝芝抢走了她心爱的男人,而你和芝芝那么好,所以她连你也不想联系,但我们是有联系的,你应该不知道吧?赵立辉就去了夏芸的老家,他现在在那边创业!”

    握着门把的手收紧,再收紧,心里再疼,洛然却一直逼着自己露出从容的笑意。

    “你说的这些,我一点都不关心,反正四姐妹已经不复存在了,请吧。”

    “哼!”丁琪恨恨的瞪了洛然一眼,最后的最后,她依旧保持着这副淡然的样子,实在令人堵心,无论自己说什么刺激她,她却不为所动!

    丁琪前脚走出房门,洛然后脚就把门关上了,整个人踉跄的走到沙发前坐下,怔怔的看着面前的茶几,垂眸不语。

    自己真是傻子,这么多事都不知道。

    这么多年来,一直以为当年的四姐妹感情很好,肝胆相照。却不知道,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秘密和打算。

    幸亏,自己在婚礼上及时赶走了丁琪,若她把夏芸的事说给芝芝听,芝芝一定会难过的。

    这种残忍的事,让自己知道就罢了,芝芝怀孕了,她一定要保持心情愉快。

    可是,到现在,还是分不清张浩的事到底是真是假,按她最后的说辞,应该是真的,可自己没法相信,张浩背叛了自己。

    是,他死了,是,这一切都过去了,是,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可自己就是想知道,当年,两人相爱的时候,当年,两人即将举行婚礼之前,他到底有没有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也许吧,这是一种执念,可自己那么深的爱过他,那么多年都放不下他,难道不应该知道真实的答案吗?

    可张浩已死,死无对证,只怕这件事永远要成为自己心上的一个疙瘩了。

    贺氏集团:

    贺天翊坐在会议室中,心不在焉,高管们在说什么,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眼前不停回放着洛然那怔然的神色以及她眼中极为复杂的光,她的心中,一定卷起了惊涛骇浪。

    当她听到丁琪的话时,都在想些什么?对张浩的失望?对他的恨?

    不,她不应该对他有恨,若没有爱了,就不会再有恨,除非,她还爱他,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内心深处,依旧爱着那个男人。

    可自己该怎么办?继续隐瞒她?看来,也只能如此,若她知道自己早就知道真相,肯定会胡思乱想。

    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和她结了婚,现在的生活很平静,也很幸福,自己真的不希望有什么事情来打扰两人的生活。

    高管们激烈讨论着,却见贺总没有一点反应,不由得面面相觑,不敢出声了。

    阿通也看出了少爷的异常,于是出声道,“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等总裁细细考虑过再做决策。”

    幸好,会议都有记录,只能这样给少爷圆场了。

    高管们连连点头,起身离开,见人都走远了,阿通才凑了过去。

    “少爷,你怎么了?”

    多半是跟少奶奶有关,否则少爷不会是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贺天翊这才回过神来,扬手看了一眼表,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阿通站在原地一脸懵b,天啊,少爷这到底是受什么刺激了?

    贺天翊赶着回家,着急见到洛然,只想守在她身边,一刻也不离开,仿佛一离开,她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路上,车开的飞快,甚至闯了两个红灯,走到家门口,心里还在扑腾。

    不知道为什么,心慌的厉害,好怕女人会想不开,好怕她会暗暗的伤心流泪。

    此刻,男人才知道,管她心里有谁,管她还爱不爱张浩,自己只要她开心,要她幸福,别的都不行。

    小心翼翼的开了门,迈着轻柔的脚步走到卧室,目光触碰到床铺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

    洛然不在!她去哪了?

    “洛然?洛然?你在吗?”

    没有回应,而男人的额头已经沁出了豆大的汗滴。

    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女人的电话,一声,两声,三声,每一声,都度日如年。

    终于,女人接了电话,声音有些无力,“喂,天翊。”

    “洛然!你在哪里?我回来了,你没在家,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洛然这才缓缓的回过神来,强打起精神,“我……现在就要回去了,我打个车回去就好。”

    让他来这个小区接自己,实在不好,毕竟这里曾经是自己和张浩的婚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