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来袭:霍少请〕〔婚宠百分百〕〔别挡我修仙〕〔山村养鸡大亨〕〔叩天门〕〔万界佳缘系统〕〔警队男儿〕〔重生之完美未来〕〔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神级妖孽特种兵〕〔拜见魔主大人〕〔人族狂潮〕〔帝天曜〕〔修真狂医在都市〕〔官场风云路〕〔医路青云〕〔大撞阴阳路〕〔开局一神器〕〔剑祖〕〔会长心尖宠:小冤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467 两个女人的对峙(1更)
    闻言,芝芝抬头望去,见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女人站在树后,看着非常眼熟,细细一看,才发现她就是关雪。

    那日,自己在医院看到她的时候,她才刚刚醒来,整个人脸色很不好,状态也不好,素颜,黑直的头发也随便披散着。

    现在的她,头发染成了好看的栗色,也烫成了卷发,化着精致的妆容,比起在医院时的清纯,现在的她透着一股妩媚的女人味。

    她静静的站在那,勾唇浅笑,水眸泛光,透着一股楚楚可怜的味道。

    不得不说,她很美,美得足以吸引绝大部分男人的眼光,若是几天前的自己突然见到这样的她,一定会手足无措。

    幸好,跟洛然一起去了越南,途中听到了她很多劝解开导的话,所以曾经的自卑一扫而空,现在的自己充满了自信。

    微微扬了下巴,芝芝淡定的走了过去,笑意从容,“你好,关雪,找我,有事吗?”

    关雪有些许诧异,本以为她看到自己会流露出敌意,或者会有些惊慌失措,没想到,她倒是很平静很镇定嘛。

    不过也是,能钓到慕容熙就说明她不是普通女人。自己昏迷了六年多,这六年间,肯定有不少女人往他身上扑,都没有成功。

    而她,凭着如此普通的身份就上了位,看她这容貌嘛,也不是绝色,只能算是中上等,私家侦探给的资料来看,学历也只是本科,最重要的是,她竟然还比慕容熙大两岁,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大概,是她真的很有手腕吧。

    心里是这么想的,可面上一点都没有带出来,关雪笑着点了点头,“你好,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聊一聊吗?”

    就知道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芝芝没有一点诧异,更没有一丝犹豫,径直转过身去,“走吧,小区门口有一家咖啡厅。”

    说完自顾自的向来时的路走了过去,关雪眯了眯眼眸,该死的,怎么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女人似乎不太好对付啊……

    关雪的眸中闪过一缕狠意,一边走一边将目光定在芝芝的背影上,见她背挺得比值,姿势很轻松,步伐更是从容不迫的,不由得抿了抿唇。

    不管多难,都要硬着头皮上,慕容熙这个优质男不能错过,一旦错过,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到比他更好的男人。

    不,找不到比他好的男人是肯定的,只怕日后碰到的男人连他的百分之一都不及。

    到了咖啡馆门口,芝芝拉开玻璃门,回头冲着关雪笑了下,“到了,请进吧。”

    “嗯……好,谢谢。”

    关雪脸上的笑意有些不自然,芝芝越是镇定自若,她越是内心不安。

    慕容熙有没有跟她说自己的事?是怎么说的?她这么镇定,是不是慕容熙跟她保证只爱她一个人?自己要如何搅散他们两人,来之前,有一套想法,见到她本人之后,突然觉得那些想法根本行不通。

    两人进了咖啡厅,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个时间,大家都在吃饭,所以咖啡厅里没有别的客人,非常的安静。

    这间咖啡厅位于小区一楼的门面,只为附近两三个小区的居民服务,装修是小清新的风格,看着并不高档,好在咖啡还不错,芝芝和慕容熙在这里喝过几次咖啡,慕容熙的评价是这里的咖啡比起那些装修高档的咖啡馆品质不差。

    两人刚刚落座,服务员就送来了水单,关雪只扫了一眼,径直道,“麻烦给我一杯美式咖啡。”

    说完,看向关雪,似随口说道,“熙熙喜欢喝咖啡,但他只喜欢美式这样简单的品种,因为比起摩卡啦、卡布奇诺之类的,美式更能体现出咖啡的香醇和苦味。”

    芝芝眯了眯眼眸,好家伙,刚上来就火力十足啊,幸亏自己那天在医院里亲耳听到她唤慕容熙为熙熙,否则此刻肯定会被她这亲昵的称呼扰的心慌意乱。

    另外,她随口谈起慕容熙的喜好,无非是向自己宣告她有多了解慕容。

    可惜,她这确实自己扇自己耳光,说起了解,自己承认,她和慕容相处了十几年,自然比自己时间久也了解的多,但她忘了,人是会变得,六年多,慕容早已改了习惯。

    他曾和自己说过,高中的时候开始喝咖啡,那时候不太懂,只觉得美式的最好喝,平时也都是佣人帮他冲咖啡或者是去店里喝,也没怎么太研究过。

    父母去世后,公司里的事情太多,经常要通宵加班,困得不行的时候,就要不停的喝咖啡。没人帮他冲,就自己冲,也没心思弄什么美式,就直接冲一杯黑咖啡,不加奶,只加点糖,有时候太忙了连糖都不加。

    竟意外的发现黑咖啡很好喝,比美式更能突出咖啡的香醇和味道。

    “麻烦给我一杯黑咖啡。”把水单推到一侧,芝芝清浅一笑,“六年前,慕容喜欢喝美式,现在,他爱喝黑咖啡,人不可能一成不变,六年,足够改变他绝大多数的习惯,嗯,不只是习惯,很多事情都改变了。”

    看着她颇有深意的眼神,关雪放在桌下的手暗暗的攥紧了,她是在告诉自己,慕容熙的心也变了,对吗?

    扬手,随意的拨弄了一下头发,关雪笑得笃定,“喝咖啡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当然可以改变,但有的事情,一辈子也变不了,你知道,慕容他是个长情且专情的人。”

    “当然知道,他对我的确是如此。”

    芝芝笑得甜蜜,眸光透着一股幸福的感觉。

    关雪看着她这幅样子,有一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自己明明是说慕容熙对自己长情且专情,她怎么会直接套到了自己身上。

    看来,不能用常规的手段了,记得那天慕容馨说过,说她很善良,让慕容熙一定不能辜负她。

    呵,既然善良,那就用对付善良人的手段来对付她好了。

    咖啡很快上来了,芝芝撕开糖包,倒了半袋糖在咖啡里,手持勺子缓缓的搅动着,闲适至极。

    关雪端着咖啡杯抿了一口,透过热气看着她悠然的动作,心里直发闷,可眸中却积聚出晶亮的液体。

    放下咖啡杯,她吸了吸鼻子,从桌上的纸巾盒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角。

    看到她哭了,芝芝搅着咖啡的动作慢了下来,心中有些莫名,不知道她这是在干什么。

    在越南的时候,洛然跟自己说过,若关雪真是那种心机的女人,她势必不会对慕容熙放手,如果从慕容熙那边没办法进攻,肯定会来找自己。

    她让自己记住,一定要表现的很平静,切勿情绪激动,见招拆招,这样才不会被关雪占了便宜。

    可洛然没说过,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你这是……?”

    察觉到芝芝不解的目光,关雪立刻抱歉的笑了笑,笑中带泪的样子很是惹人怜惜。

    “对不起,芝芝,我这样叫你,你不介意吧?”见芝芝沉默不语,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和慕容熙有感情,也知道你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但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答应我。”

    芝芝已经猜到了她要说什么,而她想说的事自己自然不可能答应。

    坚定的摇了摇头,“既然是不情之请,关小姐还是不要说了,说出来我为难,又不会答应,到时候你我都尴尬。”

    不用想都能猜得到,她是要求自己把慕容熙还给她。

    可这怎么可能?若慕容熙爱的人是她,自己一定退出,可慕容熙爱的人是自己,那么无论如何自己都不会让步。

    关雪被噎得愣了一下,没想到她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说好的善良呢?

    干脆不擦泪了,任泪水滴落在脸颊上,“芝芝,我真的很爱慕容熙,他也很爱我,只是因为我睡了六年,我们就这样错过了,真的很可惜,我希望,你能成全我们。”

    服务员在不远处听见她这番话,抽了抽嘴角,哇塞,好大一朵白莲花,抢人家男朋友还可以说的如此委屈可怜,真想把她的嘴脸拍下来,做成小视频放到微博上,一定能成为热门。

    芝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根本不为所动,端起咖啡杯,悠悠的喝了一口,嗯,口中满是咖啡的香气。

    以前,自己就喜欢喝卡布奇诺,觉得香香甜甜的,慕容熙之前让自己尝试黑咖啡,自己还不肯,怕苦。

    自从上次在越南喝过一杯黑咖啡后,就被这迷人的味道所吸引了,这些日子,只要喝咖啡,就会喝黑咖啡,越来越喜欢这种浓郁的味道了。

    难怪慕容熙会喜欢,真的超级赞。

    见她没有说话,甚至于根本没搭理自己这个茬,关雪有些不安的转了转眼瞳,捂着嘴低声哭泣了起来。

    服务员本来看到对面的女客人闲适喝咖啡的样子,觉得过瘾至极,这样不理不睬比直接开口回应带劲多了。

    突然听那个女人出声哭了起来,吓了一跳,妈呀,亏得现在是晚饭时间,没有客人,否则她这么一哭,别的客人该怎么办啊。

    不过说回来,她也是真的够不要脸的,人家的男朋友,她想要,指望随便哭几声就行?当自己是小公举啊,别人都要顺着她的心意?

    听到哭声,芝芝下意识看了过去,真没想到,在这种公共场合,她竟然也能做出如此姿态。

    芝芝抽了一张纸巾递过去,“擦擦眼泪吧。”

    关雪以为她这是心软了,连忙接过来,一边擦泪,一边哭道,“谢谢你,芝芝,我知道,你是一位很善良很好的女生,熙熙和馨馨都这样对我说,他们说,因为你太善良太好,所以舍不得伤害你,尤其是熙熙。我知道,对你说这样的话很残忍,你不要怪熙熙,都是我的错,毕竟他不知道我还能醒过来,如果他知道,一定不会开始下一段感情,更不会辜负你,我知道,你很爱熙熙,所以我想求你成全我们。”

    如果自己没有和慕容熙互相确定心意,说不定会相信她的话,但两人在越南已经确定了彼此的心意,根本不会再上她的当。

    何况馨馨一直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否则也不会带自己去医院了。

    所以她这话说得既虚伪又充满欺骗,芝芝幽幽的勾唇,“关小姐,我觉得你可能是睡了太久,刚刚醒来,根本搞不清楚状况,所以才会觉得慕容爱你。第一,他爱谁,我心里清楚。第二,如果他真的爱你,拜托让他亲口跟我说,你说的话,不作数。”

    这一句话就堵死了关雪的路,她暗暗咬唇,若慕容熙愿意跟她说这样的话,还用得着自己亲自来找她吗?

    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关雪的声音很柔也很轻,满是愧疚,“熙熙他觉得很对不起你,下个月就要举行婚礼了,突然取消对你的名声很不好,所以他不忍心和你说,才让我来跟你说的。”

    服务员听见这话,眼睛瞪得大大的,哇塞,真狗血,人家都要举行婚礼了,她还在这捣乱。

    芝芝懒懒的看了她一眼,果然是睡了6年多的人,智商还停留在20岁吧?说这样容易被揭穿的谎言有什么意义呢?

    即便自己同意了,难道慕容熙不会再来找自己吗?何况,她每句话都满是谎言和漏洞。

    “哦~是慕容让你来跟我说的?”

    看着芝芝疑问的眼神,关雪点点头,再点点头,神色凄凉,“是的,你不要怪熙熙,要怪就怪我在这个时候醒过来,我知道,我一醒来就破坏你们的婚礼真的很过分也很不应该,但我和熙熙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可以成全我们!”

    上身后倾,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叠在胸前,这样的芝芝颇有御姐的风范。

    “慕容只告诉你取消婚礼吗?难道他没跟你说我们还要办个离婚手续吗?”

    笃定她不知道这件事,否则就不会觉得只是取消婚礼这么简单了。

    果然,关雪听了这句话,神色一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脱口而出,“你们已经领证了?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芝芝冷冷反问,从书包里取出结婚证,打开,举到她面前,“关小姐,请你看清楚,我和慕容现在是合法夫妻,如果真的是慕容拜托你来跟我说这些话的,他怎么会不告诉你这么重要的事?还是说关小姐你自醒来之后,脑子就不好使了,连这么重要的事都会忘记?”

    服务员看见芝芝手中的结婚证,觉得过瘾至极,哎呀呀,看那个女人一副惊诧的样子,偷摸的跑来破坏人家的家庭,却连人家已经是合法夫妻了都不知道,真是丢脸。

    关雪端起咖啡杯,强逼自己喝了一口,极力平静了下来,“熙熙的确没告诉我这件事,我猜想,他是觉得我刚刚醒来,怕刺激到我,才没跟我说的。”

    “呵呵,是吗?抱歉,爸妈在等我,我要回家吃饭了,麻烦关小姐你下次再来找我的话,把谎话编圆了再来。”

    说完,芝芝从钱包里取出一张红票票放在桌上,起身,气势十足的向门口走去。

    关雪恨恨的咬着唇,立刻起身,追上前去拉住她,“刘芝芝,你给我站住!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芝芝甩开她的胳膊,双手交叠在胸前,一脸不屑,“有什么话,你去跟慕容熙说吧,若他真的想跟你在一起,让他自己来跟我说,无论你说什么,都不算数。”

    “呵~刘芝芝,你要不要脸,比熙熙大两岁,你好意思缠着他不放吗?!”

    ------题外话------

    感谢风会抱你、hykjwxy、chen121594和xjh1970给米白投的月票,感谢139**173送给米白的花花,谢谢各位亲爱的小仙女,比心,比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一号秘书:陆一伟〕〔阴间超市〕〔明天心理诊所〕〔闪开,迪迦开大了〕〔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快穿攻略:病娇BO〕〔丹武帝尊〕〔娇妻狠大牌:别闹〕〔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官场先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