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王者〕〔权倾天下:王爷,〕〔冥鸦三千〕〔宦海沉浮:我的绝〕〔天道无情向死而生〕〔鹰啸长空〕〔重生八零:小军嫂〕〔快穿游戏:黑化Bo〕〔恃宠而骄:爷,好〕〔修罗神帝〕〔痞子先生偷拍我〕〔网游之锦衣卫〕〔萌鬼大主播〕〔快穿攻略:反派男〕〔谨姝〕〔天纵一帝〕〔一夜欢宠:亿万老〕〔带着MC系统的异界〕〔蜀帝传奇〕〔灵界大魔王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456 伤心欲绝(2更)
    ,精彩小说免费!

    闻言,慕容熙彻底愣在那了,握着手刹的手顿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看向慕容馨。

    “你说什么?芝芝来了?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她?她在哪里!?”

    心里慌乱至极,刚刚自己跟她说了谎,说公司有事,饭都没吃完就跑了出来。

    现在,她知道自己骗她是为了关雪,肯定会很伤心失望。

    可自己骗她真的不是为了关雪,是为了她,怕她胡思乱想,怕她会误会自己,怕她受到伤害。

    因为赵立辉的事,她已经受过一次伤害了,可自己不是赵立辉,爱上她的时候,心里早就没有关雪了。

    跟她在一起,是真心实意的,跟她结婚,也是自己期盼了很久的,只希望可以牵起她的手,共度一生,不想给她带来任何的悲伤,只想给她幸福和快乐。

    关雪不是普通的前任,她也是自己的姐姐,尤其是现在知道了,她当年受了这么多委屈,就更不能抛下她不管,一定要安排好她日后的生活。

    可若让芝芝知道了,怕她会觉得自己对关雪还有情,是,自己对她有情,是亲情,纯纯粹粹的亲情。

    慕容馨也急的不行,透过车窗往外扫了一圈,“芝芝姐跟我一起来的,我冲过来的时候,她就站在电梯口,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她都听见了什么看见了什么。”

    立刻拿出手机,慕容熙拨通电话的时候手指在微颤,芝芝,你一定要接电话,芝芝,你一定要给我个机会解释,芝芝,我真的爱你,很爱你,只爱你,求求你,给我个机会跟你说清楚!

    听筒传来关机声音的时候,慕容熙几乎崩溃,完了,她一定误会了,她一定觉得自己心里还有关雪,她一定觉得自己和赵立辉一样,心里藏了另外一个女人,她一定对自己很失望很失望。

    “哥,哥,你别……着急,芝芝姐肯定是一时之间想错了想歪了,咱们分头去找,一定能找到她。咱们一起跟她解释清楚,好不好,你别担心!”

    慕容馨急的都快哭了,清清楚楚的看到哥哥发颤的指尖和失魂落魄的眼神,他一辈子只有一次这样过,那就是爸妈出事的时候。

    在那之后,无论慕容氏遇到怎样的困难,无论那些股东怎么刁难他,他也没有如此过,可见芝芝姐对他来说有多重要,是和爸妈同等重要的存在。

    真的后悔,自己怎么就带着芝芝姐来了,自己真的脑袋进水了!怎么会不相信哥哥,不相信他心里只有芝芝姐呢!

    本来带芝芝姐前来,是想让她占据主动的地位,把哥哥从关雪那里抢回来。

    可何须抢呢?哥哥的心一直都在芝芝姐身上,一直都在。

    “好,咱们分头去找,馨馨,等下你多打几个电话给芝芝,微信也给她留言,如果她看到了,应该会回复你的。”

    慕容熙垂着眸,棕眸没有任何神采,心口疼得厉害,不知道女人在哪,不知道她有多伤心,多难过,必须马上找到她,必须立刻跟她说清楚,不能让她伤心,一分一秒都不行……

    慕容馨下了车,两兄妹分头去找。

    而此时,芝芝正站在瑞景花园的家门口。

    从贵族医院离开后,她就给洛然打了电话。不想回家,又没地方可去,只能找洛然,只有洛然可以收留她。

    她知道洛然已经搬去了贺宅,这样才好,即便慕容熙想找自己,也绝对不会来这里找。

    现在,自己谁也不想见,尤其不想见到慕容熙,只想自己一个人冷静冷静。

    洛然接到芝芝的电话之后,立刻放下公司的事情往瑞景花园赶。

    电话里,芝芝并没有说她为何突然找自己,可听她的声音带着哭音,就知道她一定出事了,而且是很严重的事。

    芝芝一向是乐天派,活泼可爱,能让她伤心至此,只能是因为慕容熙了。

    本想打电话给慕容熙,可又怕芝芝不想见到他,还是先过去找芝芝,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再说。

    半小时后,洛然就赶到了瑞景花园,电梯打开的瞬间,匆忙跑下来,却在眸光触及到门前蹲着的那个身影的时候,猝不及防的停下了脚步。

    洛然咬着唇,看着芝芝顿在门口,背依着墙壁,双臂抱着头,低声抽泣着,身体一下一下抖着,格外令人心疼。

    她的膝盖处已经被泪水浸湿了,肩膀轻颤着,无助至极。

    走到她身前,洛然蹲下,轻轻的将她环入怀中,手拍打着她的肩膀,“芝芝,我来了,别哭,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在你身旁。”

    芝芝抽泣一声,声音颤抖得想秋风中瑟瑟的落叶,“洛然,关雪醒了,我该……怎么办!”

    她的声音悲痛至极,带着无尽的力量,钻入洛然的耳孔。

    拍打着肩膀的手登时顿住,眉心紧蹙,眸底的光悲凉而复杂。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芝芝和慕容熙的婚礼马上就要举行了,为什么关雪这么多年都没醒,偏偏在这个时候醒了?

    天啊,为什么要折磨芝芝,她好不容易才从上一段伤心中走出来,为什么要如此伤害她?

    “呜呜,洛然,我该怎么办啊,我是真的很爱很爱慕容,我以为他也很爱很爱我,我真的不想失去他,呜呜,我不想再一次取消婚礼了,一次就够了……”

    洛然吸了吸鼻子,第一次,是自己害了芝芝,第二次,自己也脱不了关系,若不是因为自己,芝芝根本就不会认识慕容熙。

    难道说,自己是她的克星吗?难道因为自己,她就得不到幸福吗?

    “芝芝,来,咱们进屋说,你别伤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想办法帮你解决。”

    洛然利落的起身,扶着芝芝站起来,打开房门,把她安顿在沙发上,连忙回卧室,找了件居家服递给她。

    “芝芝,换上吧,你的衣服湿了。”

    芝芝点了点头,本来黑亮的圆圆眼眸中没有一丝光彩,拿着居家服去了卧室。

    看着她悲痛的背影,洛然叹了一口气,走到厨房,沏了一壶水果茶,又切了一个果盘。

    虽然,自己心里也很慌乱,但在这种时候,必须装成平静的样子,这样才能给芝芝以支撑。

    端着果茶和果盘,一一放在了茶几上,这时,芝芝也换好了衣服,站在卧室门口,直愣愣的看着洛然,眼神毫无生气。

    “来,芝芝,过来,咱们坐下聊。”

    坐在沙发上,洛然斜靠着靠背,姿势随意。

    芝芝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缓缓走到沙发前,坐下,直愣愣的看向门口,整个人缩成一团。

    “芝芝……”

    “洛然,把手机关机。”

    芝芝出声打断。

    “关机……?”

    “慕容熙应该还在处理关雪的事情,我怕他找不到我会给你打电话,现在我不想……见他。”

    倔强的咬了咬唇,自己绝不会和关雪一样求他留下,若他心中真的有关雪,那就成全他们吧。

    不爱自己的人,强硬着留在身边又能怎样?

    只是老天爷为什么要跟自己开了一个又一个玩笑?上次是取消婚礼,这次,是取消婚礼加离异。

    “嗯……好。”

    犹豫了一下,洛然还是拿出手机关了机,这种时候,芝芝最大,什么都听她的,只要她心情能好一些。

    芝芝蜷缩着沙发里,手抱着膝盖,眼神放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洛然只得陪在她身边,一语不发。

    等她想说话的时候,自然会跟自己说,若她不想说话,那自己就一直陪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果茶都凉掉了,芝芝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果茶,仰头咕咚咕咚一口喝掉,又倒了一杯,继续咕咚咕咚喝掉。

    “芝芝,茶凉了吧,我去添些热水。”

    洛然站起,握上玻璃壶,却被芝芝拦下了。

    “没事,心都是冷的,热茶也暖不过来,就喝冷的吧。”

    一连喝了三杯,芝芝才放下茶杯,重新缩回到沙发上。

    “吃点水果吧,芝芝。”

    洛然端着果盘凑了过去,虽然知道此时此刻,她是没有心情吃水果的,但若她肯吃一口,就说明事情没有到那么严重的地步。

    插了一块草莓送到她唇边,芝芝摇了摇头,伸手把草莓推开了,“洛然,我吃不下,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慕容熙和关雪。”

    “芝芝,到底发生了什么?”

    把果盘放回到桌上,洛然还是忍不住发问了。

    芝芝侧头,愣愣的看向窗外,表情茫然,“慕容熙骗了我,他说公司有事,但我一看他那神色,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很重要的且不想让我知道的事。后来,我才知道,关雪醒了。我和馨馨去了医院,正好碰到两人在走廊里说话……”

    突然间顿住,芝芝脑中不断回放着关雪的声音,她唤慕容为熙熙,那样的亲切。

    她和慕容说话的口气撒娇而笃定,她肯定,慕容熙的心中一定有她。

    “他们……说了什么?”洛然紧张的挑了眉。

    “原来,关雪从来不曾背叛过慕容,是慕容的父母不许她和慕容在一起,所以逼她和慕容分开,无奈之下,她只能随便找了个同学装成她的男朋友,以此蒙蔽慕容的父母。”痛苦的闭上眼睛,芝芝只觉得头疼欲裂。

    洛然惊愕的动了动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当初,贺天翊对自己说,慕容熙本想一直等着关雪醒来,还说过,若她一辈子不醒,就终生不娶。

    他对她,实在是一往情深。

    后来,他放弃她,是因为知道她背叛了自己,大学里有另外一个男朋友。

    也就是说,他不是主观的不爱她,只是因为她的背叛因爱生恨。

    现在,他知道当年的事都是误会,她不是真的背叛,只是被逼无奈,在这种情况下,他会不会重新燃起对她的爱意?

    难说,真的很难说。

    他到底爱谁,关雪还是芝芝?还是两个人都爱?这个答案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难怪,芝芝伤心成这样,恐怕换成任何一个女人,也会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然后呢?你有没有听慕容熙说什么?”

    迟疑了一会,洛然还是开口问道,这件事,关雪的态度不重要,重要的事慕容熙的选择。

    “没有。”芝芝摇摇头,再摇摇头,“我太胆怯了,当我听完关雪说的话后,我的心都凉了,看着慕容熙那痛苦而悔恨的表情,我知道,他后悔了,后悔当初误会了关雪,我想,他应该……会对关雪回心转意吧。不想看到他们深情相对的样子,我……逃跑了。”

    双手纠结的交叉在一起,洛然细细分析着。

    芝芝只是听见了关雪说的话,而慕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决定,她并不知道。

    她只是主观的认为,慕容熙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一定会对关雪回心转意,就像自己刚刚猜测的那样。

    可慕容熙到底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也许,他只是因为关雪的背叛,而被迫自己不再爱她,那么,知道当年的事是误会,他会重新爱上关雪。

    但也有可能,他是真的不爱关雪了,知道了真相,会惊讶,会愧疚,可不爱就是不爱,他还是会选择芝芝。

    “芝芝,其实我觉得,逃避不是办法,我觉得你应该找慕容谈一谈,如果他只是去看看关雪,如果他心里爱的一直是你,就这样否定了他,否定了你们的感情,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

    芝芝眉心一动,眸底闪过一抹光彩,可是很快的,眼眸又暗淡了下来。

    “洛然,我已经败过一次了,我不想再败一次,与其让他亲口宣判死刑,不如,就这样不联系了吧,这样,他不会为难,我也不会难堪。”

    慕容是那样的绅士,那样的随和,他不忍心伤害任何人,所以,一定不忍心对自己说出实情。

    如果他已经做出选择,不如,自己就从他的生活中消失吧。

    洛然伸手抚去她眉心的褶皱,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芝芝,你该对自己有信心,也该对慕容有信心,慕容不是赵立辉,关雪也不是欧阳娜。关雪对慕容来说不只是前任,更是相处十几年的姐姐,即便慕容不爱她了,也不可能不管她,她昏睡了六年,突然醒来,慕容是一定会安排好她的生活的,但这不代表他爱她,只能说明他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这些话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此时此刻,芝芝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眼中不断回放着慕容熙那痛苦而愧疚的表情,他一定很后悔吧,后悔认识了自己,后悔跟自己在一起,后悔要跟自己结婚,后悔跟自己领了证,后悔要跟自己举办婚礼。

    若他可以多等上几个月,等到关雪醒来,知道真相,他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再也不会有人阻拦他们。

    他那痛苦的表情会不会也有一丝是因为自己?他不知道该如何跟自己说,不知道该如何告诉自己他决定选择关雪。

    他已经如此为难了,要自己如何忍心去问他要一个选择,要一个答案。

    那跟逼他有什么区别?

    自己爱他,真的爱他,那就应该让他和爱人在一起。

    也许吧,他们才是天生一对,自己不过是他们在一起之前的小关卡,不过是他们日后会议中的一个小剧情,是他们证明两人真爱的证明。

    是啊,自己本就不该奢望和他在一起,他从来都不是自己的,关雪虽然是孤儿,可从小在豪门长大,一定比自己更适合他。

    想到这,芝芝抬头,怔怔的看向洛然,“你可以陪我出国走走吗?”

    ------题外话------

    感谢獒妹nn、weixin258567846a、臻玺5201314、weixin9eb422cdb1和hanxi给米白投的月票,感谢獒妹nn给米白投的评价票,谢谢所有的宝贝们,好爱你们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佛系玄师的日常〕〔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红楼]宝玉是个假〕〔沧海幻星〕〔阴间超市〕〔年少当自强〕〔逆剑武神〕〔青路红图〕〔妖禁〕〔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