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君都市纵横〕〔桃运治疗师〕〔茶楼典狱司〕〔凤吟九天:如意夫〕〔躺在地上真舒服〕〔超级装逼抓鬼系统〕〔大医凌天〕〔魔道之游戏人生〕〔对不起,拖累你十〕〔神衍灵主〕〔我只想蹭个热度[娱〕〔你们这些NPC〕〔银河系开荒指南〕〔唐朝生意人〕〔妖武之门〕〔隐婚蜜宠:傲娇老〕〔神工〕〔山人修道传〕〔网游之亡灵召唤系〕〔证道苍天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421 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毁灭(1更)
    ,精彩小说免费!

    眼里透着惊恐,心扑腾扑腾直跳,沈清寒故作茫然的摇了摇头,“文柏,你在说什么?我……我不明白。”

    她这副样子落在贺天翊眼中,当真是可笑至极。人证都在这站着了,她还敢信口雌黄。

    难道以为不承认就能逃脱惩罚吗?不可能,曾经所做的一切,全部都要偿还清楚。

    洛然抿唇看着她,神色严肃,做了这么恶毒的事,害得公公婆婆这么相爱的一对夫妻忍受分离之苦,到现在还不悔改,这个女人简直是丧心病狂。

    沈清寒不敢看贺天翊,却看到洛然蹙眉看着她,回瞪了一眼。

    言下之意,无论我怎样,都轮不到你来看我笑话。

    视线相碰之时,洛然勾了勾唇角,弧度讽刺,作恶多端,难躲罪罚,竟然还不知悔改,只能是自食恶果。

    贺文柏冷冷的看着她,脸色阴沉至极,沈清寒心虚的别开目光,一手捂住自己的胳膊,垂眸不语。

    他从来没有这样看过自己,真的是……太吓人了,像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一般。

    “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低沉且严肃的声音如同鼓槌一般狠狠垂在沈清寒的耳畔和心间,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目光闪烁得厉害,“文柏,你……别吓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虽然极力控制着,可她的声音依旧颤抖得厉害。

    缓缓扬起胳膊,手指指向赵梅和周大海,“你们两个人说,这个女人当年做了什么!”

    赵梅和周大海点点头,还没开口,只见沈清寒侧过头来,阴阴的看着两人,目光锐利如冰,满眼的警告。

    赵梅和周大海心头一惊,当年,她给两人钱的时候曾经警告过两人,若是两人日后敢将此事说出去,一定让两人以及家人不得好死。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答案。

    赵梅率先开口,“老爷,沈清寒当年警告过我和周大海,说如果我们敢将她做的丑事说出去,定会让我们和家人不得好死,今日我是一定会说出实情的,只希望老爷可怜我和周大海岁数大了,能帮我们解决后顾之忧。”

    周大海连忙跟着点头,如果没事,拿走那五十万当然开心,若为此事搭上姓名,那就不值了。

    冷冽的目光一寸一寸划过沈清寒的脸孔,贺文柏的声音森森的,“你们放心,这个女人自身都不保了,她绝对没办法伤害到你们和家人。”

    沈清寒听到“自身不保”几个字,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贺文柏想拿自己如何?自己好歹也是沈家人,虽然沈家没落了,那也是豪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弟弟和弟妹一定会保自己,何况侄女还是颜家的儿媳,自己当年还帮着颜育良得到了陆梓琳,他怎么也要顾念自己这点旧情吧?

    到时候,大不了不做这个贺太太了,跟他离了婚,让弟弟把自己接回沈家就是了,还能活不下去不成?

    说到底,这个男人心里从来都没有过自己,陆梓琳跟他不过做了六七年的夫妻,加上恋爱期间也超不过十年去,而自己跟在他身边已有二十几年了,难道还抵不过他们之间短短的十年吗?

    何况,陆梓琳已经死了,这么多年来在他身边悉心照顾的是自己,能陪他到老的也是自己!

    这个男人,不过是因为爱而不得,所以对陆梓琳一直心心念念,其实,哪有自己陪在他身边来的实在安心!

    听到爸爸说的话,贺天翊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爸爸终于和自己统一战线了,父子两人再也不用为了这个坏女人起冲突了,两人可以联手一起好好的让这个陷害妈妈的贱女人知道知道,什么叫自作自受,什么叫生不如死。

    赵梅率先开了口,“沈清寒,你半夜把老爷从主卧拖到了客房,被我撞了个正着,当时你恐吓我,说敢把此事声张出去,一定会要了我和家人的小命。那时我年轻,也害怕,所以任由你胡作非为,不敢说一个字,可现在不一样了,我都快六十岁的人了,不知道哪天就要去见阎王了,若不把此事说出来,只怕到了地下,也不能安心!”

    沈清寒的神色变了变,眼神犀利,“你别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你没做过?”周大海走近了几步,痞坏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当年,你带到贺家的啤酒,夫人剩了多半瓶,让我给偷喝了,没想到,过了一会我就晕的不行,请假回房间休息,整整睡了一晚上,直到早餐过了工作的时间才被人拍了起来。”

    沈清寒心虚的咽了口口水,逞强道,“你自己酒量不行,要不就是偷懒睡懒觉,还怪酒有问题?既然你说有问题,那就拿出证据来啊!”

    周大海被她呛的一愣,“你别不认账啊!当年我一跟你说这事,你立刻拿了钱给我,还让我不要说出去,怎么?你现在想不承认?”

    “你们两个都是,胡说八道的污蔑我,说我给你们钱了?好啊,拿出我给钱的证据来,若拿不出来,就是有人故意想栽赃陷害。”

    沈清寒此时此刻脑袋是懵的,也想不出别的主意了,只能硬着头皮装作不知情,装作有人栽赃陷害自己。

    赵梅和周大海为难的看着对方,二十多年前的事,上哪拿出证据来?何况当时给的是现金,更加没有证据了。

    到底是赵梅有些脑子,连忙说,“我有证据,老爷可以把我的邻居叫来,问问她们,当年我家在村里是不是最穷的,是不是我回去之后突然有了钱,把我家的破平房翻盖成了小二楼?”

    沈清寒则不客气的瞪了过去,“谁知道你那钱是哪里来的?是不是做了别人的小三,回去不好跟老公孩子交代,就把这脏水往我身上泼,呵~”

    赵梅气的一愣,脸登时红了,“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才是小三,还是强迫老爷的小三,都是你害得夫人跟老爷离了婚……”

    “安静。”贺文柏突然发声打断了两人的争吵,冷冽的声音令沈清寒浑身一颤,下意识看过去,目光相碰之时,只觉得他冰寒的目光,令人胆战心惊。

    “文柏……”

    沈清寒声音发颤,却依旧不忘勾唇一笑,企图魅惑他。

    可一见她如此媚态,贺文柏的目光更冷了几分,“梓琳把你当成最好的闺蜜,处处维护你照顾你,你为何要如此对她?”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沈清寒摇头,装无辜。

    “别挑战我的耐心!”贺文柏低吼一声,眼神如狼一般锐利而危险,起身,径直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黑眸猩红,“说,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沈清寒下意识后退两步,从未见过这样的他,令人毛骨悚然,难道说,自己真的瞒不过去了?

    “说!”

    嘶吼的声音咆哮而来,沈清寒身体一抖,继续摇头再摇头,不能说,不能说,说了,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贺文柏红着眼睛,一步一步靠近沈清寒,而沈清寒则被逼的退到墙角,直至退无可退,身体紧贴在墙壁上,依旧猛烈的摇着头,表情无辜,“文柏,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这幅样子,落在贺文柏眼中,简直令他怒气中烧,该死的,她就是靠着装无辜装软弱,成功的让自己娶了她!娶了这个害得梓琳和自己分离的贱人!这么多年把她养在身边过着奢华的生活,这是自己最后悔的!

    双手摸上她的脖颈,贺文柏咬着牙,大掌用力收紧,沈清寒登时感到脖间传来一阵禁锢的痛感,呼吸困难,脸隐隐涨了起来。

    “说!不说我就掐死你!”

    剧烈的恨意如洪水一般扑面而来,肆意拍打在沈清寒的面上,她的脸涨得通红,眼里的泪止不住的留,“文柏……放……放手,我……我要……死了。”

    “爸!”贺文柏大步上前,手握在他的胳膊上,企图阻拦,这个女人是该死,但为她成为杀人犯,就太不值得了。

    贺文柏松了手,回头,安抚的看了儿子一眼,示意他自己不会做傻事,然后重新回头看向沈清寒,眼神如箭,锐利逼人,“说,再不说,我就亲手掐死你!我说到做到!”

    如巨浪一般咆哮的声音钻入沈清寒的耳孔,耳中轰隆一片,不时重复着他的嘶吼声。

    沈清寒一手抚着脖子,一手扶着墙,弯曲着身体,剧烈的咳嗽着,窒息的感觉太恐怖了,她真的很怕贺文柏会在病房里杀了自己。

    “没……没错,是……是我。”

    一边咳嗽,一边斜眼看向贺文柏,既然瞒不住了,保命重要。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对梓琳?她那么善良,那么单纯,对你那么好!为什么那样对她!”

    脸色铁青,心中疼痛难忍,贺文柏极力控制着浑身的颤抖,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轻颤了起来。

    沈清寒大力呼吸着,过了一会,站直身体,径直看向贺文柏的眼睛,冷笑一声,“为什么?呵呵~我才想问为什么!为什么我和她同是四大豪门的千金,她就能成为千尊万贵的贺太太,而我却离了婚带着孩子,成为豪门圈的笑柄?为什么,你和颜育良都那么爱她,却没有一个人来爱我?呵,你以为,我愿意要她可怜我?带我来贺家看你们秀恩爱?她明明知道我离了婚,心里难受,却偏偏让我看她和你感情如何的好,我怎么能不嫉妒?好啊,既然她跟我展示这些,那我就把她的一切都抢过来,看看她还如何在我面前秀!”

    贺文柏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梓琳的善良和对她的同情,却成了她伤害梓琳的理由。

    “你这个女人太丧心病狂了,梓琳从来没想过在你面前秀恩爱,是你跟她说,离婚带着孩子住在娘家,怕你弟妹会不高兴,她才时时邀请你来贺家,就是为了让你弟妹知道,你还有个好闺蜜一直陪着你不离不弃,她处处帮着你,你却恩将仇报,实在恶毒!”

    “恶毒?呵呵,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时,沈家已经开始没落了,我若不抓紧你这座大山,说不定,沈家现在早就破产了,怎会像现在一样,依旧是豪门?何况,我也没想害梓琳,跟你离了婚,她还可以嫁入颜家,颜育良那么爱她,她依旧是尊贵的颜太太,生活会有什么不同么?”

    沈清寒疯癫的冷笑着,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不如把一直埋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这些年,憋得够厉害了。

    贺文柏、贺天翊和洛然,同时冷冷的看向她,破坏了最好的闺蜜的婚姻,竟然说的如此轻描淡写,难道跟自己的老公离了婚,抛下孩子,嫁入到另一个豪门,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难道她以为人人都跟她一样,金钱至上?!

    “疯子!”

    她那疯癫的样子,落在贺文柏眼中,激起了巨大的厌恶。

    顿了顿,贺文柏嘲讽的看着她,“你真的不配做梓琳的闺蜜,你以为,不嫁入贺家,沈家需要帮助的时候,贺家就会袖手旁观了?我告诉你,你梓琳对你的感情,她绝对会让我全力帮助沈家,不只是贺家,梓琳肯定也会让陆家一起帮助沈家,你费尽心思逼走梓琳,得到的也只是少了陆家的帮助而已!”

    沈清寒点点头,再点点头,痴痴的笑着,“我知道,只要我开口,梓琳她一定会全力帮我,可你知不知道,我要的不是他妈的她来帮我,我不要她可怜我,我不要她高高在上救赎我!我要的是靠自己的能力,靠我贺太太的地位,让沈家名正言顺的得到贺家的帮助!”

    目光凛然如冰,声音森森,“你以为,这些年,我对你对沈家的帮助,不是因为梓琳吗?如果你不是梓琳的闺蜜,我绝对不会帮你帮沈家!你自以为这样可以摆脱梓琳,我告诉你,这么多年来,我收留你收留明珠帮助沈家,从来都是因为你是梓琳的闺蜜!因为梓琳离开之前,对我说,要我好好照顾你!梓琳真的是看错了人,我也瞎了眼!竟然被你蒙蔽了这么多年!”

    贺文柏说完这一大段话,扶着墙,剧烈的喘着气,胸口疼的厉害,真的很心疼梓琳,处处考虑这个女人,却不知道,是这个女人毁了她的一生!

    听完这番话,沈清寒怔怔的看着他,表情凄苦,“是啊,我以为,赶走她,你会爱上我,可没想到,这么多年,你心里只有她一个,没想到,到最后,我在你心里,依旧只是她的闺蜜而已。”

    贺文柏摇摇头,再摇摇头,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径直看向她,黑眸里满是厌恶和憎恨,“你想要的,是贺太太的地位,你想要的,是衣食无忧,你想要的,是沈家安稳,沈清寒,我告诉你,你想要的一切,我会一个一个毁灭,你就等着看吧!”

    说完,冲着阿通摆摆手,“带她走,关起来,每日送饭给她,看好,不许她自杀!”

    沈清寒扶着墙,身体一点一点的滑低,眼神里全然都是绝望。

    她知道,自己完了,沈家完了,自己耗尽一生想守护的东西,都完了。

    阿通走上前来,拉着她,“走吧。”

    她突然猛地甩开阿通的手,一下扑倒在贺文柏脚下,抓着他的小腿,仰头凄凄的求着,“文柏,我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对我,不要伤害沈家,不要伤害我的娘家!”

    ------题外话------

    今天是元宵节,米白祝大家元宵节愉快。

    宝宝长牙了,很难受,整天都要我抱着,也不睡觉,所以都没有时间码字,所以今天更的很晚。

    求评价票,不知道哪个亲给米白投了一个四分的评价票,所以把分数拉到了4。9分,可能米白玻璃心,看着真难受,算了下,需要7张5分的评价票才能把分数拉回到5分,希望有评价票的小仙女可以帮米白投一下,非常感谢~!

    weixin258567846a、mayueyu2002、weixin1403c991e8、ganying12345、weixin3a71fbe805、宁宝2009和186**996投给米白的月票和评价票,谢谢各位小仙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逆剑武神〕〔阴间超市〕〔妖禁〕〔王的女人谁敢动〕〔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