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君都市纵横〕〔桃运治疗师〕〔茶楼典狱司〕〔凤吟九天:如意夫〕〔躺在地上真舒服〕〔超级装逼抓鬼系统〕〔大医凌天〕〔魔道之游戏人生〕〔对不起,拖累你十〕〔神衍灵主〕〔我只想蹭个热度[娱〕〔你们这些NPC〕〔银河系开荒指南〕〔唐朝生意人〕〔妖武之门〕〔隐婚蜜宠:傲娇老〕〔神工〕〔山人修道传〕〔网游之亡灵召唤系〕〔证道苍天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414 打不死的沈清寒(2更)
    ,精彩小说免费!

    房东笑笑的看着她,一把将走廊上的窗户打开了,“你这间房离这个窗户这么近,这样不就换气了吗?我这里啊,带窗户的房间都租出去了,再说也贵啊,多个窗户一个月多三百,你算算,划算吗?”

    沈清寒没有出声,三百块?曾经对她来说,拿几百块出来给乞丐都觉得拿不出手,没想到,现在因为这三百块,宁愿要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

    看了看走廊的窗户,再看看房间的门,好在距离很近,那就需要换气的时候开着门好了。

    把东西往桌上一放,就表示她愿意住在这里了。

    房东笑嘻嘻的指着门上的钥匙,“一把房门钥匙,一把房间钥匙,出门记得锁门,不然丢了东西,我是不负责的。”

    沈清寒点点头,送走房东后,她站在窗前,静静等着换气。房间里的味道实在有点……不知道之前住的是什么人。

    看着床上那脏兮兮的床单,沈清寒心里一阵恶心,用塑料袋把床单枕套被套都撤了下来,给房东送了过去,锁上门,下了楼,准备去一套新的。

    记得来时,在商场一侧的路边,有一家床上用品店,她拎着包快步走了过去,好在脚上穿着棉鞋,走起路来很是轻快。

    买好床单被套,沈清寒看向商场门口的奶茶店,哎,折腾了一整天,就奖励自己一杯奶茶吧,平时这个时间,应该喝下午茶的。

    走过去,买了一杯十来块钱的珍珠奶茶,一边喝一边感叹,这味道和这价格真配啊。

    目光扫到一边的咖啡厅,正是自己平时最爱喝的那家品牌连锁店,以前经常和那些豪门太太来这里聊天喝下午茶,每次都会点他家的皇冠手冲咖啡,豆子品质一等一的好,咖啡手手艺也好,这一杯咖啡要四百多,哪里是手里这杯奶茶可以比的?

    正唏嘘感叹着,既看到从咖啡厅里走出来三个眼熟的女人,穿着很奢华,一人一件最新款的貂皮大衣。

    沈清寒立刻转过身去,生怕被她们看到,这三个人,是之前最喜欢约她喝下午茶的宋太太、周太太和吴太太。

    三人边走边聊,根本没注意到站在奶茶店旁边的沈清寒。

    也是,她穿着羽绒服和棉鞋,头上还包着丝巾,这三个人能认出她来才怪。

    本想避开,不让她们看见自己就算了,谁知,她们的聊天声飘了过来,说的正是自己。

    “咱们很久没看见沈清寒了是吧?”吴太太笑盈盈的拨弄了一下头发。

    第一句话,就惹得沈清寒很是不快,以前这三人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恭恭敬敬的称自己为贺太太,背地里就对自己直呼姓名,真是过分。

    宋太太冷笑一声,“她啊,现在在贺家越来越没有地位了,还有钱跟咱们出来下午茶加逛街shopping吗?”

    “啊?她好歹也是贺太太,不会这么惨吧?”周太太不明所以的看过去,却看到宋太太抛过来的极为不屑的眼神。

    “什么贺太太啊,她啊,就是个小三,这事,贺家所有佣人都知道,我家的佣人跟贺家当佣人是表姐妹,平时会坐在一起吃饭聊天,这不昨天她们姐妹俩又出去吃饭,回来我家佣人就把这事告诉我了。”

    “什么?!她是小三?!”吴太太和周太太对视一眼,惊愕不已。

    老贺总可是在跟前夫人陆梓琳离婚十年后才娶她进的门,若真是小三,能等这么长时间?

    见她们不信,宋太太停下脚步,拉住两人,“真的,我家佣人说,沈清寒被贺少赶出了贺家,不过啊,她也是活该,你们知道她多贱吗?她和陆梓琳可是好闺蜜,人家在她离婚之后经常邀请她去家里做客解闷,没想到啊,她就趁此机会爬上了老贺总的床。”

    “天啊!”吴太太捂唇,“我说都传陆梓琳和老贺总是感情极好的一顿,怎么就突然离了婚还杳无音信了呢?原来是被闺蜜和老公一起背叛了!要是我,也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可不。”宋太太得意飞了个眼神过去,“以前,贺少不知道这事,现在知道了,还能有她的好果子吃?我家佣人说,赶她走的时候,连衣服首饰都不让她带,听说卡也被停掉了,啧啧,她现在的生活啊,肯定很凄惨,还配跟咱们以前喝下午茶逛街吗?”

    吴太太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看她以前在咱们面前总是耀武扬威的,天天炫来炫去,一会炫炫新款的包,一会炫炫新买的衣服,那时咱们还羡慕她,现在看来,她哪有咱们幸福?人家贺家说不要她就不要她了,不过是个女人,老贺总还能因为她跟儿子对着干吗?”

    周太太了然的点点头,“是啊,咱们都是原配夫人,跟老公都有孩子的,那就是一家人,就算偶尔吵架闹别扭,那孩子都是站在咱们这边的。”

    “就是,她就惨了,没儿没女的,老了老了还被赶了出来,我看她啊是没脸回沈家了。”

    “呵呵,是啊……”

    三人笑着往商场门口走,路过奶茶店的时候,谁也没有认出来一旁站着的就是她们嘲讽了半天的沈清寒。

    见她们走了过去,沈清寒怔怔的侧过身来,看着她们的背影发呆,泪静静的滴落。

    自己被赶出贺宅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了吗?那个宋太太是最八卦最爱嚼舌根的,以前找她喝下午茶,就是因为她小道消息灵通,谁家打架了还是怎样了,她总能第一时间知道。

    在自己面前一顿嘲讽,听得自己特别痛快。

    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然成了她口中嘲讽的对象,成了她的谈资。

    只怕有她,这个消息不出几天,就会传遍整个豪门圈,到时候弟弟和弟妹还有侄女也知道了,可怎么办是好,自己这张脸,该往哪放啊!

    口中的奶茶突然苦涩至极,沈清寒走到门口,随手把奶茶扔进了垃圾桶,手伸进丝巾里,胡乱的抹了一把泪。

    当务之急,还是应该找到贺文柏,这几天打电话给他,一直没有人接,应该不是故意躲着自己,毕竟当年的事,他全都知道。

    而且,他一直以为是他的错,以为是他酒后进错了自己的房间,所以这件事,他应该不会让自己背黑锅。

    只要找到他,哪怕他碍于贺天翊,不会再把自己接回贺宅,起码会给自己一笔钱补偿,或者像上次一样,把自己安排在城郊别墅。

    沈清寒想来想去,这事既然被贺天翊知道了,他来质问自己之前,一定也质问过贺文柏了。

    难道说,贺文柏被刺激的进医院了?眼眸突然一亮,沈清寒立刻出了商场的门,打车直奔贵族医院。

    与此同时,阿通打电话给贺天翊,告诉他,属下们已经按照楚妈给的地址出发了,因为地址在乡下,有些远,所以估计今晚才能到达。

    听完这些之后,贺天翊淡淡的“嗯”了一声,顿了一会,又问道,“我爸他怎么样了?”

    阿通就知道,少爷看起来心狠,实际上心里可惦记老爷了。

    昨晚可不是他偷偷跑来门口看老爷,离去的时候还被自己发现了。

    不过,也难怪他如此,一直以来都以为是夫人出轨,离婚消失,所以心里难免有怨恨。

    突然之间得知亲生母亲是被冤枉的,爸爸和继母才是罪魁祸首,这事放在谁身上都接受不了。

    尤其是夫人已经去世了,少爷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当年三人都喝醉了,应该也是无心之失,不过老爷之后的行为的确欠妥当,不该再娶沈清寒进门。

    不过今天早晨,老爷跟自己聊天,说起来他娶沈清寒的原因,因为觉得是自己酒后无意间进了她的房间,冒犯了她,既然夫人不肯回头,那自己该给她一个交代。

    否则,这事若是传出去实在难听,毕竟她是沈家千金,还要顾虑她的名节。

    另外就是,夫人跟他离婚的时候,特意嘱咐了他,以后能帮沈清寒母女两一把的话,一定要出手帮一下,说她们孤儿寡母的很可怜。

    天翊和明珠两个人感情又挺好,所以他又觉得对大人亏欠,又想保护孩子,所以才娶了沈清寒。

    阿通想,老爷突然跟自己说这事,应该是想自己把这些话传给少爷。

    所以在听到少爷的问话之后,他简单的交代了一下老爷的身体状况之后,把老爷所说的话,通通传达了过去。

    听完阿通的话,贺天翊半晌没有回话,最后轻轻的说了一句,“知道了,好好照顾他。”之后,挂断了电话。

    手里握着手机,贺天翊站在窗前,怔怔的看着窗外,思绪复杂。

    其实说起来,爸爸的错的确是无心之失,他确实是因为喝醉了,进错了房间,不是有意要出轨。

    只是,最后造成的结果,对妈妈来说太不公平了。

    他做错了事,妈妈也做错了事,两人都是因为酒醉,为什么他不肯理解?不肯原谅?要把这事闹的四大家族都知道了?

    若他知道自己错了,偷偷瞒下这件事,和妈妈互相包容,重新过日子,谁也不告诉。

    妈妈最后也不会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忍痛带着腹中的孩子去了x国。

    他更不该的是娶沈清寒进门,就算觉得亏欠,可以给她们很多钱,或者派人好好照顾她们。

    他应该想到,若有一天,自己得知真相,该如何面对沈清寒,该如何面对沈明珠。

    是,明珠去世了,可那时爸爸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自己把明珠当亲妹妹,若她还在世,此时此刻,自己该如何面对她这个害妈妈离婚的小三的女儿?!

    还有沈清寒,就算酒醉那天,她是无辜的,之后的一切,她不可能没有私心。

    若她真的跟妈妈情同姐妹,就该劝妈妈留下,自己永远的离开,划清界限,再也不联系。

    若她真的没有私心,当初就不会嫁入贺家,为了妈妈这个好闺蜜,她也应该义正言辞的拒绝爸爸。

    她没有,她贪恋贺家的权势,她不顾妈妈的感受,这一切,都说明,当初的酒醉也许是个意外,但那晚之后,她想的全部都是自己,是她联合爸爸一起把妈妈逼到绝望的角落。

    就冲这一点,自己就没办法原谅他们。

    即便找到那两个人,证明当晚的确是意外,自己也无法原谅沈清寒。

    该走的是她,而不是妈妈。

    可如果那两人证明,当晚的事不是意外,自己就绝不会放过她!

    沈清寒到了贵族医院,直奔2楼的vip病房,贺文柏如果真的住院了,只可能住在那里。

    刚进了病房区,就被护士拦了下来,“你找谁啊?这边vip病房住的都是富商,闲人免进。”

    沈清寒知道,她这是看自己穿的寒酸,所以才拦着自己不让进。

    也不好说自己是贺太太,那样太丢人了,而且即便说了她也不一定会信。

    “呵呵,护士,我是来找我们家老爷的,贺总住在哪个病房你知道吗?”

    原来是贺家的佣人啊……

    护士也没多想,直接说道,“贺总在218病房,前面一拐弯就到。”

    “好,好,谢谢你。”

    沈清寒眸光一亮,果然被自己猜中了,贺文柏住院了!

    找到了病房,直接冲了进去,冲到病床前,一把握住了贺文柏的手。

    贺文柏和阿通都被吓了一跳。

    “你谁啊?快放手,我们老爷昨天才醒过来,让你吓着就坏了。”

    阿通连忙过去,想要拉住她。

    “我是清寒啊,文柏,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沈清寒连忙出声,虽然两人看这穿着打扮没认出来,可这声音,的确是沈清寒的没错。

    阿通连忙松了手,虽然少爷把她轰了出去,可老爷在这,还不知道最后是个怎样的结果。

    贺文柏撑起胳膊坐了起来,惊愕的看向她,“清寒?你怎么穿成这样?为什么用丝巾把脸包起来?”

    “文柏,我……”声音里满是哭音,沈清寒一把掀开丝巾,捂着脸呜咽道,“我的脸被天翊用热汤烫坏了,他还把我赶出贺宅,不许我拿任何衣服行李,还把我的卡停了,我一点钱都没有,当了身上的大衣,才买了身上的衣服,交了房租,联系不到你,我猜想你可能住院了,所以连忙找了过来!”

    闻言,贺文柏探究的看向阿通,这是,他一点都不知道,之前也想过,儿子可能会去贺宅找她算账,所以问过阿通,家里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可阿通告诉自己家里一切正常,让自己好好休养,所以,没多想,没想到,儿子下手这么狠。

    目光怜惜的落在她那张烫的红肿满是燎泡的脸上,贺文柏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平时最爱惜的就是她的这张脸,每天面膜护肤品保养做个不停,现在被烫成这个样子,除了疼,她一定很伤心。

    说到底,当年那件事是自己的错,是自己喝醉了闯进了她的房间,强行和她发生关系,她什么事都没做错,白白担了小三的骂名,还被儿子这样对待,哎,自己真的很对不起她。

    想到这,贺文柏看向阿通,“去,送夫人去看医生,这脸要好好治一下,别落下疤痕才好。”

    阿通为难的看着他,搓搓手不语,这伤是少爷烫的,自己带她去看医生?让少爷知道了,不得收拾自己?

    “快去啊,带她去看医生!”贺文柏见阿通没反应,加重了语气。

    “不许带她去!”

    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道冰冷的男声,三个人下意识看过去,只见贺天翊脸色阴沉,目光如刀的站在病房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逆剑武神〕〔阴间超市〕〔妖禁〕〔王的女人谁敢动〕〔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