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毒妃:妖孽王〕〔万历1592〕〔抗日之铁血战将〕〔我是杀毒软件〕〔蹭出个综艺男神〕〔快穿:我只想种田〕〔从荒岛开始争霸〕〔楚少的暖婚旧妻〕〔异能系统:男神,〕〔农家悠闲生活〕〔盛世为凰:暴君的〕〔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与你相永好〕〔校园之修仙妖孽〕〔超时代高手〕〔玩游戏做首富〕〔妹妹要当大明星〕〔勇士终结者〕〔无限速〕〔荣耀绿茵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413饥寒交迫,生活困苦(1更)
    佣人暗暗的拨开她的手,“少爷的决定,我们佣人哪里管得了?不过啊,听少爷说,沈清寒就是个不要脸的小三,本来是夫人的闺蜜,却使计策勾引了老爷,现在少爷知道真相了,当然要赶她出去了!”

    虽说她是沈清寒的侄女,可看她这着急火了的样子,似乎在颜家日子也不好过啊。

    “那你知道我姑妈去哪了吗?”

    沈明月的语气软了下来,姑妈被赶出去了,这些佣人会把自己当回事才怪。

    佣人摊摊手,“我哪知道啊,少爷派保镖把她送走的,行李首饰一律不许带,她啊,就带着个包走了。现在,还不知道流落在哪里呢。”

    沈明月闻言,没有说话,转身就要走,一边走一边从包里拿出手机,准备给姑妈打电话。虽然被赶出来了,可颜家不知道啊,也许能让她帮自己去跟颜育良求求情,起码把孩子先找回来。

    然而,佣人在她背后说的话,让她立刻打消了找沈清寒的念头。

    “沈清寒被少爷拿热汤泼了脸,那张脸红肿的厉害,还起了燎泡,恐怕一时半会好不了,还有啊,据说少爷把她的卡都停了,现在她身上估计没几个钱了。”

    即将按下拨通键的指尖立刻从屏幕上弹开,没想到,姑妈跟了贺文柏这么多年,最后竟然落得这么个下场,比现在的自己还要惨。

    算了,先不找她了,自己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哪来的能力和精力顾及别人呢……

    靠人不如靠己,还是拿彩礼雇私家侦探帮自己查到孩子的下落,再多雇一批保镖,把孩子抢回来才是正经的。

    沈明月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出了贺家大门,就给好几个私家侦探打了电话,让他们一起去找孩子的下落。

    快捷酒店:

    沈清寒摊在床上,脸疼得厉害,昨晚又只吃了一碗泡面,现在肚子饿得咕咕叫。

    不行,再不想出门,也得去医院拿点药膏擦擦,还得买点生活必需品回来,不过,手底下的钱不多了,一定要省着花才行。

    她缓缓的起了身,重重的叹着气,这是什么日子啊,只过了不到一天,自己就觉得人生到头了,没有希望了。

    起身坐在床边,双眼有些空洞,不知道陆梓琳当初去x国的时候,是不是比自己现在生活的还要惨。

    其实想起来,自己活了这五十多年来,她是唯一一个真心对自己的朋友。

    离婚的那段时间,若没有她的安抚和陪伴,自己怕是很难走出来。

    只可惜,她拥有这么好的老公,自己看着就嫉妒就眼馋就想抢过来。

    其实,并没有想害她远去x国的,当时自己只是想着逼她离开贺文柏,反正颜育良这么爱她,她嫁到颜家,不是一样过富贵的日子吗?

    没想到,她竟如此倔强,直接去了x国,再无音讯。

    现在想想,自己还是挺对不起她的,不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的悲剧是因为她的倔强和固执造成的,跟自己没关系。

    若是自己,肯定没那么矫情,什么贺家颜家,只要是豪门之家,愿意接纳自己就好。

    起床洗漱,不敢洗脸,只是用温毛巾小心翼翼的擦了一下,即便如此,沈清寒依旧疼的龇牙咧嘴。

    穿好衣服,裹好丝巾,问清前台最近的医院在哪里,沈清寒走出快捷宾馆,凉风扑面而来,锥心刺骨的冷。

    手紧紧的抓着领子,沈清寒冻得瑟瑟发抖,该死的,真该跟这些行人一样买个羽绒服才行。

    从小到大,从来都没穿过羽绒服,不知道多少钱一件,但估计像点样子的,怎么也要两三千。

    钱包里只有三千来块钱了,还要住还要吃饭,真心撑不了多久了。

    从小医院出来,沈清寒把刚刚开的药放进包里,开了两个烫伤药膏,两盒消炎药,就花了小二百,真贵。

    回来的路上,她随意的一瞥,看到一家当铺,握着大衣领子的手不禁收紧了些。

    自己身上这件衣服,当初是三万六千块买回来的,名牌,料子也好,因为衣服太多,买回来一共也没穿过几次,还像新的一样。

    不如去当了它,买件羽绒服穿,还有鞋子也要买一双,这双高跟鞋走路太费劲了,脚疼,还是买双旅游鞋方便。

    四处望了望,又把丝巾围紧了一些,沈清寒生怕遇到熟人,小心翼翼的进了当铺。

    “您好,想当什么?”店员笑着打招呼。

    “我想当……”尴尬的咽了一口口水,唇角的弧度讪讪的,“想当身上这件大衣。”

    店员是有经验的,一看这就是个落魄的富太太。围着她转了一圈,细细的看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衣领的料子,“这件大衣款式太老旧了,料子还可以,我们收了,若您不来赎,只能卖给裁缝店改改样子出售,值不了几个钱。这样吧,给您一千。”

    “什么!一千?!我这件大衣可是三万六买来的!”

    沈清寒惊愕的喊出声来,本来自己预期怎么也能收回来一个零头。没想到,只给一千,够干什么的?说不定连买件羽绒服都不够!

    “这位太太,您这三万六啊多半的钱是用来买牌子的,剩下一少半是用来买款式的,这料子啊不值什么钱,您想啊,我们收回来,让裁缝改造,牌子要去掉,款式也要变动,只剩下料子了,就值这些钱。这样吧,我再给您提五百块,一千五百块,不能再高了,不信您拿着这衣服去别的当铺问,绝对没有我给的价钱高。”

    店员不紧不慢的开口,天天在当铺,见过的多了,能来当东西,说明走投无路了,随便给点钱,把价钱压到最低,然后再往上抬一点点,客人一般就同意了。

    再者说,这些有钱人落魄了,怕被熟人看到,没看她这脸上紧紧的围着丝巾吗?自然不会去别的当铺问,自己随便说一句给的价钱最高,她们啊,也就信了。

    果然,沈清寒闻言,缓缓的点了下头,不愿意又能怎样?钱越花越少,要买羽绒服还要买鞋,里面换洗的衣服也要买一些,钱真的不够花。

    店员利落的办好手续,把15张红票票递向她,沈清寒看着那薄薄的一小沓钱,沉沉的叹了口气。

    以前,这点钱也就够自己喝个下午茶,现在,却是自己费尽心思换来的。

    出了当铺的门,沈清寒没敢去大商场,而是去了一家门口贴着大大的“甩”字的店,找了一件黑色羽绒服6块,一双轻便的棉鞋2块,又买了几件内衣内裤袜子和两套休闲装,怕冷,又买了保暖衣裤,所有的东西一共花了15块。

    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袋子,沈清寒的心里真不是滋味,自己的衣服,最便宜的也要一两万,现在呢?一千五竟然把浑身上下的行头都解决了。

    没想到,自己这个堂堂的沈家千金,竟然过上了比普通人还寒酸的生活。

    提着袋子,沈清寒往超市走去,准备买点水果和快餐,途经一个电线杆,突然看到上面贴着的广告写着:单间,10—12平米,房间内有床、柜子和书桌椅子,厨房、卫生间公用,有暖气、网络,房租便宜,可以押一付一,煤水电费另付,50元每月。

    拿出手机,立刻拨了过去,问清了这房子就在宾馆附近,是个高层,最便宜的一间房10平米,8块一个月,这样算下来,在宾馆住五天的钱,就可以住一个月了。

    沈清寒抿唇深思,自己从来没住过这么小的房间,更不用说是和别人公用卫生间了。

    可现在这个情形,必须省着花钱,不然这一个月的饭钱都不够。

    想到这,她毅然决然的回了酒店,准备退房。

    拿着房卡,直奔前台,前台服务员听说她要退房,态度立刻冷了下来。

    “是您说要住五天,我们就把房子空下来了,没有接受别的预订,现在您说走就走,那可怎么行?”

    平日里,都是下人们对她恭恭敬敬的,身边其他人也都敬她是贺太太,全都客客气气的。

    沈清寒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别人对她这个态度,可现在为了把钱退回来,少不得陪着笑脸,“小姐,我真的是临时有事要走,你帮帮忙,帮我把房退了吧。”

    “那怎么行?都像你这样,说好了住,然后又退,我们酒店还怎么做生意?”

    服务员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要不……你能帮我把你们经理请过来吗?我跟他说说,我真的是有特殊情况。”

    一听她要找经理,服务员悻悻的哼了一声,把手一伸,“房卡,给我,给你退。”

    “好,好,谢谢你。”沈清寒忙不迭的道谢,双手把房卡递了过去。

    服务员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单手刷一下把卡抽了出去,一边刷一边道,“已经过了12点了,退你三天钱加押金。”

    沈清寒急急的往墙上看去,这才12点过了2分钟,连忙道,“不行,怎么能退我三天钱,我这不到12点就站这退房了,是你没有及时帮我退,怎么能怪我呢?”

    服务员闻言,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这是我们酒店的规定,过了12点就算第二天,必须扣一天的钱。”

    沈清寒不信,酒店会有这种规定,立刻往柜台上贴的规定看过去,只见上面写着,若退房超时,每超一小时补50元。

    立刻指着规定道,“这里明明写了,超时一小时,补50块,我就补给你50块。”

    补50块总比损失188块强,沈清寒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沦落到为了一百来块钱跟人争执的地步。

    服务员没好气的翻了她一眼,“那我退了!”

    沈清寒突然想到了什么,急急的一垫脚一伸手,从她手里把卡夺了回来,“还有一小时,我去洗个澡。”

    等会去了新住处,大家公用洗手间,洗澡肯定不方便。

    “行,你去,等会要是超了1点,可要再收你五十块。”服务员不屑的嘬牙花,真没看见过这么抠的人。

    这话说得很难听,可沈清寒已经顾不得跟她争辩了,当务之急,是要赶紧上去好好的洗个澡,外一真的晚了,又多收一小时的钱就麻烦了。

    回了房间,她以最快的速度脱衣服洗澡,洗澡期间不时看看手机,生怕过了点,服务员会再收她五十块。

    半小时后,她下了楼,见前面有两个人办入住手续,生怕耽误自己退房,求着人家说了好话,让自己先退房。

    办好退房手续,服务员把钱扔在柜台上,她一把握住钱,心里这才踏实了起来。

    临走之前,听到服务员在她背后讥讽道,“该不会是看到附近的小广告,赶着去住那几百块钱一个月的小房间吧?我可告诉你,那楼里住的都是外地人,干什么的都有,男女混住也是常事,你啊,自求多福吧。”

    沈清寒闻言,背后一凛,脚下停了2秒,还是缓缓走向酒店门口。

    这服务员兴许就是看自己退房,生气,所以故意吓唬自己的……

    按照刚刚电话里那人给她的地址,沈清寒很快找了过去,这里并不是小区,只是路边有两栋孤零零的写字楼。

    沈清寒走了进去,大厅黑洞洞的,整个写字楼只有两个电梯,可电梯前却站了不少人在等待。

    直到等到第三趟电梯,她才挤了上去,按下了28层,下了楼梯,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走廊里没有窗户,廊灯非常暗,黑黑的墙壁上布满了脚印和张贴的小广告。

    沈清寒有些后悔,怎么不看看房子就直接过来了呢?

    可即便反悔,也没有别的办法,毕竟,做主的是钱包里越来越少的人民币。

    整个楼道是环形的,估摸着应该有而是来户人家,她找到了2812号房门,扬手按了门铃,不响,又拍了拍门,没人开,继续拍门,过了一分钟,听见门里传来慵懒的声音,“谁啊?”

    沈清寒听出来,这是刚刚在电话里跟自己说话的男声,立刻道,“是我,刚刚跟您通过电话。”

    门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穿着背心短裤的男人站在屋里,“你要租10平米的房间是吧?9一个月,连押金一共给我18,退房时退给你。”

    “那个,我能去看下房间吗?”

    沈清寒垫着脚往里看,门对着的是一条走廊,两侧都是房门,估计全是房间。

    “看什么看,都一样,交钱入住,我这是整栋写字楼最便宜的。要住就交钱,我这睡着觉呢。”

    房东打着呵欠,一脸不耐烦。

    沈清寒无可奈何的蹙蹙眉,反正也没地方可去了,算了,就这吧,拿出钱包,小心翼翼的数了三遍钱,才把一千八百块递了过去,生怕会多数一张。

    房东收了钱,慵懒的耸耸肩,“跟我进来吧。”

    把她带到走廊最靠里侧的一间房,房东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打开门,把房门一推,“喏,就是这件,”手指着走廊中部,“这两间是厨房和洗手间,大家公用,厨房有冰箱,可以放你的东西,要做饭就自己买锅,不过住在我这的人,都是买外卖吃。”

    沈清寒没心思听他说那些,目光往屋里飘,这房间真小啊,一张单人床,一个简易型柜子,还有一张小桌子小椅子,剩下的地方站人都费劲,最重要的是,房间里没有窗户,连怎么换气都不知道。

    “这……没窗户怎么换气啊……”

    沈清寒捂着鼻子,屋里的潮气和意味一阵阵飘进鼻子,简直令人作呕……

    ------题外话------

    感谢杺杺516和惜护910给米白投的月票,谢谢亲爱的们,抱抱(づ ̄3 ̄)づ

    两兄弟的妈妈受过的苦,也该让这个沈贱人受受,还有另外一个小沈贱人,也快迎来自己最大的悲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一号秘书:陆一伟〕〔明天心理诊所〕〔闪开,迪迦开大了〕〔阴间超市〕〔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娇妻狠大牌:别闹〕〔官场先锋〕〔丹武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