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398 发疯的男人(1更)
    a ,最快更新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最新章节!

    话一出口,洗手间登时静了下来,温度都仿佛冷了几度。

    洛然心里咯噔一下,背部紧得厉害,拿着毛巾的手顿在半空中,心虚的看向男人,对上他幽深如夜的黑眸,肩膀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

    眼瞳中他的没有任何表情,透着一股若有似无的冷,黑眸里的光晦涩不明,却透着一股威严。

    贺天翊就这也静静的看着女人,她精致的小脸有些发白,美眸里的慌张是如此明显,隐隐含着一抹愧疚。

    愧疚什么呢?愧疚她心里还想着张浩?愧疚她还是没办法全心全意爱自己?

    自己等了5年,才敢靠近她,就是为了给她足够的时间放下张浩,放下以前的事。

    这半年来,两人感情越来越好,自己还以为她已经把张浩忘了,原来,只是自己以为而已,张浩在她心里始终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所以,她才会唤错自己的名字,大概,她一直觉得,张浩还活在她身边吧。

    心里酸的厉害,贺天翊无声的眯了眯眼眸,这个女人,自己爱了五年半,捧在手心里宠了半年多,还是抵不过张浩在她心中的位置,当真讽刺。

    “天翊……我……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

    洛然咬着唇,手足无措,眼眶有些发红,自己的确是太过分了,竟然在慌乱之中叫错了他的名字。

    他该多伤心,多难过,可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听到芝芝说她5月20日结婚,思绪有些凌乱,才会在无意间叫错了人。

    贺天翊没有说话,只是将女人手足无措的样子受尽眼底,黑眸又深了几分。

    从她还顿在半空中的手上接过毛巾,细细的擦拭着她唇角的水渍,动作很轻柔,生怕弄疼她。

    看着他的目光定在自己的唇上,眼神里闪着小心翼翼,洛然内疚的垂眸,这个男人对自己太好了,真的不想伤害他,不想……

    下一秒,男人随手把毛巾扔在了水盆里,一手揽在女人身后,一手扶在她肩上,两步将她逼到墙壁上,手牢牢的禁锢着她的身体。

    洛然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后背传来瓷砖冰冷的触感,唯独肩膀和腰间,他掌心的灼热气息那样烫,冰火两重天的滋味实在难受。

    下意识对上他的黑眸,他的眸光很深很沉,像一潭死水,毫无波澜,唇金抿成一条线,脸的轮廓十分紧绷,压迫感越来越重。

    是对自己失望了吧?是不是觉得无论对自己多好,也换不回自己的真心?

    该解释什么?只怕解释什么他都没办法相信了吧?叫错名字是事实,他肯定觉得若不是自己心里还有张浩,是绝对不可能叫错名字的。

    是啊,自己也以为心里完全没有他了,没想到,只是听到了一个日期,心就如此的波动了起来。

    无论如何,都是自己对不起他……

    “对不……”

    洛然再次张口,话还没说完,眼前一暗,男人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灼热霸道,他的手扶在自己脑后,逼自己抬头迎合着他,越吻越深,几乎窒息。

    贺天翊低着头,闭着眼眸,像疯了一样亲吻着女人,她是自己的,是自己的,心里只能有自己,不能有别的男人,一分一毫都不行。

    嫉妒的火焰在胸口喷涌,不知道该如何控制情绪,更怕这种愤怒和无奈会伤到她,只能将所有的一切都化在这深深的吻里,越吻越深,两人几乎合二为一。

    即便如此,男人还是觉得不够,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怎样都不够,除非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否则永远都觉得她不属于自己,起码是不完全属于自己。

    竖着将女人抱起,洛然轻哼一声,下一秒就被他抱出洗手间,扔到了床上,紧接着,他欣长的身子覆了上来,身体被他的灼热点燃,烫得厉害。

    “天翊……别……他们都在外面……”洛然挣扎着,却被男人牢牢压在身下,完全无法动弹。

    视线对上他有些发红的黑眸,此刻的他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样子,霸道、疯狂、灼热,像要把自己吃了一样。

    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洛然的话,贺天翊低头,疯狂的吻着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是,揉进去,这样,她就不会再想别的男人,这样,她心里就只有自己了。

    “哥,嫂子怎么样了?”lynn的声音从卧室外传来。

    洛然惊慌的将手抵在男人胸膛,“快起来,别让lynn看见。”

    贺天翊突然清醒了一样,疯狂的模样褪去,黑眸重新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冷静,快速的起了身。

    身上一凉,洛然觉得呼吸也顺畅了些,手抵在床面上,坐了起来,还未来得及调整一下衣服,lynn就推门进来了,看到床边的两人,棕眸染上一抹好奇。

    两人不是去漱口了吗?怎么一个站在床边,一个坐在床边,洛然的衣服有些乱,床单也有些褶皱,像是被人压过了一样。

    下意识看向两人,哥哥的脸色如常,洛然却微微低着头,面颊上有一抹潮红。

    “洛然没事了,走,出去吃饭吧。”

    单手插在裤袋,贺天翊淡淡的开口,仿佛刚刚那个几近疯狂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他。

    洛然抬眸,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还在生自己的气吗?还是因为自己叫错了名字所以伤了心?

    这些天,自己一直被他宠着疼着,却忘了他也需要爱,也需要自己疼。

    “好。”lynn回了一声,不明所以的目光落在洛然身上。

    她那副黯然的神色,似乎不像没事,两人肯定发生了什么,否则这满屋尴尬又暧昧的气氛从何而来?

    洛然站了起来,不动声色的整理一下衣服,目光暗暗的飘向贺天翊,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异常的神色,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他越是如此,自己心里越发慌,这么多人在这,想跟他解释都没有机会。

    三人重新回到了餐桌,芝芝在兴奋的跟慕容馨说着自己梦想中的婚礼,不要太奢华,最好是在一片草地上,要蓝天白云和鲜花,还有最亲近的亲朋好友,人数不需要太多。

    洛然端起杯子,喝着西瓜汁,藏着杯后的眸光黯淡了一下。

    自己真的比不上芝芝,她和赵师哥也在一起这么多年,分手才刚刚四个多月,可她就能放下过去,全心全意的开始另一段感情。

    是自己的错,太过优柔寡断,太过放不下过去,不仅将自己整整困了五年,还让身边的人跟着一起伤心难过。

    口中的西瓜汁不再是清甜的味道,反而漫出一抹苦涩,隐隐看向男人,却见他神色如常,唇角微勾,看不出一丝异常。

    夹了一块牛腩放在他盘中,声音有些懦懦的,“天翊,吃块牛腩吧。”

    “好。”

    贺天翊把牛腩放入口中,细细嚼着,却味同嚼蜡,脸上却带着点点笑意,任何人都看不出心头的满腹辛酸。

    女人小心翼翼的样子,自己看的清清楚楚,夹牛腩给自己,也算是变相的讨好吧,可她越是这样,就越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说明她很在乎叫错名字这件事,越是证明她心里有张浩,觉得对不起自己。

    也许自己该庆幸?至少,她怕自己生气,至少她还在乎自己的感受。

    可自己想要的不是这些,想要的,是她全心全意的爱。

    吃过饭之后,贺天翊接到阿通的电话,说公司里有些紧急的事情要处理,跟大家说了声抱歉就离开了。

    洛然看着他的背影,神色有些发怔,是真的有事吗?还是……想避开自己?

    吃过饭,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说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只是跟着嗯、啊的应付着,心思全都在男人的身上。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短短的一个小时,洛然却觉得每一分一秒都非常难熬,恨不得自己清净一下,可又不得不应付着大家,毕竟他们是来自家吃饭的。

    她的心不在焉,lynn都看在眼里,假装打了个呵欠,扬手看了下表,“都8点了,咱们撤吧,洛然也该休息了,最近她工作很辛苦。”

    听到这句话,就像听到了特赦令,洛然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他这算是帮自己解了围。

    “好,咱们走吧。”

    众人起身,道别之后一起离开了。

    关上门的刹那,洛然转身,背贴在门板上,身体微微躬着,如释重负的深吐了一口气。

    他们终于都走了,自己可以独处一会了,好好想想今天发生的意外该如何处理。

    再道歉吗?刚刚已经道过谦了,可是男人没说没关系,是不是就代表他很介意?

    该死的,怎么就叫错了名字呢……哪怕是在刚刚结婚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叫错名字,今天就像中了邪一样,莫名其妙的就出了这样的错。

    如果是在刚结婚的时候叫错,天翊他肯定不会介意,可偏偏是在两人感情越来越好的时候出了这样的错,男人一定会误会自己心里还有张浩。

    事实上,自己也说不清,明明认为不爱张浩了,可为什么又会这么介意5月20日这个日子?

    或许吧,人心都是复杂的,但无论如何,现在的自己想好好跟男人在一起,想和他共度一生。

    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故意开大声音,若屋里太安静,自己就会更加的胡思乱想。

    电视里明明放着自己爱看的电影,可却一眼都看不进去,整个身子都缩在沙发里,双手抱住小腿,洛然的眼神有些痴痴的,定在屏幕上,思绪却飘得很远很远。

    画面中出现的全是男人的脸,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总是温和宠溺,在自己面前,他的唇角总是不自知的勾起。

    两人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相爱,短短半年多,却发生了那么多刻骨铭心的事情。

    无论发生什么,他永远都站在自己身前保护着自己,毫不犹豫。

    他付出了全部,而自己能做的太少,即便如此,他从来没有过半句埋怨。

    只有今天,在自己叫错名字的那一刹那,似乎在他眼中看到了深深的失望。

    是吧,很失望吧,换做自己也会失望的。

    那么全心全意的对自己好,到头来,自己口中却唤着另一人的名字。

    如何跟他解释,自己只是一时分了神?如何告诉他,只是因为听到芝芝说5月20日结婚,跟自己曾经的婚礼在同一天。

    恐怕越是这样解释,他就越会觉得自己心里放不下张浩吧。

    是不是,两人之间因为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此事产生的裂痕,永远都无法抹去了?

    将头埋在胳膊内,洛然安静的吸气呼气,绞尽脑汁的想想出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可是没有,怎么想,都没有。

    9点的钟声响起,洛然抬起头,拿出手机,想打给电话给贺天翊,却怕他正在忙,会打扰到他。

    于是调出他的微信对话框,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飞舞。

    “天翊,你很忙吧?刚刚晚饭你吃的不多,饿不饿?让阿通买点吃的给你吧。”

    发完消息之后,洛然紧紧的握着手机,一直盯着屏幕看,直到屏幕自然的黑了,也没有看到回复。

    可以往……无论男人多忙,都会秒回自己的信息,大概他真的生气了吧,不想理自己了……

    捧着手机,歪在了沙发帮上,目光依然死死的盯着屏幕,生怕错过男人的消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洛然一喜,看到屏幕上微博的推送消息之后,美眸暗淡了下来。

    还以为是他回复自己了……他到底在忙什么?为什么不回复自己……

    贺天翊此时坐在会议室里,欣长的身子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目光定在面前的厚本子上,任由所有高层纷纷讨论案子,自己却一言不发,那些声音根本无法钻入耳孔。

    脑中不断回放着刚刚女人的声音,“张浩谢谢你。”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自然,语气很随意,不知道,她眼中的自己,是不是张浩的脸?

    五年半了,她还是无法忘记张浩,那到底要用多长时间,她才能接受张浩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不,她一定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只是,即便他死了,死了这么多年,却一直活在她心里。

    高层们不断探讨着案子,讨论到最后纷纷看向贺总,想让他给出最终的决定。

    令众人都意外的是,贺总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没有看大家,似乎也没有听到大家说话,像是走神了一样……

    怎么会呢?高层们都在贺氏待了十来年了,自从小贺总接手贺氏,跟着他也有五六年了,他一向是工作狂,工作的时候认真至极,怎么可能走神呢?

    众人互相交换了眼神,嗯,一定是自己看错了,贺总他肯定是在深思大家的话。

    于是众高层都不出声了,怕打扰到贺总的思路,只有站在他身后的阿通明白,少爷是真的走神了。

    “大家先散了吧,贺总要好好考虑一下大家的提议,最终结果我会通知各位。”

    阿通适时出声,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就没办法收场了。

    众高层点点头,离开了会议室,贺天翊这才回过神来,目光深深的看着大家离去的背影,站了起来,往会议室外走。

    “少爷,您去哪啊?”

    阿通急急的跟在他身后,今天的少爷太不正常了,难道是跟少奶奶吵架了?嗯,应该是,只有少奶奶能让他神魂落魄。

    “回家。”

    贺天翊没有回头,黑眸里闪着晦涩不明的光,不知道女人在家里做什么,有没有胡思乱想,自己是气她叫错了名字,气她心里还有那个那人,可一想到她内疚的眼神和手足无措的可怜模样,心就一下一下疼了起来。

    ------题外话------

    感谢星钻蓝和兰小花8911给米白投的月票,感谢星钻蓝给米白投的评价票,谢谢两位小仙女。

    咳咳,贺大少吃醋了,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乡村暧昧高手〕〔七零之悍妇当家〕〔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娘子威武:别碰我〕〔终极全能兵王〕〔高维穿梭者〕〔佛系玄师的日常〕〔斗鱼之死亡主播〕〔我的老婆是大佬〕〔娇妻狠大牌:别闹〕〔高冷校草,别惹我〕〔权少的贴身翻译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