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391 步步惊心(2更)
    a ,最快更新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最新章节!

    沈清寒蹙眉深思,既然明月是从洛然那认识lynn的,就说明,他很可能是贺天翊从x国带回来的。

    也就是说,很可能是陆梓琳在临死之前,派人找到了贺天翊,想见他最后一面,并且把lynn交代给了他。

    这么说来,真正知情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我想,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是天翊。”

    沈清寒眼神笃定,刚刚毫无生气,此刻却恢复了神采。白静的出现,让贺文柏重新唤起了对陆梓琳新一轮的怀念,而lynn的出现,让自己一直很害怕,害怕陆梓琳会回到t市。

    若她出现在贺文柏面前,以他这些年来对她的思念和愧疚,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跟她重归于好,随便给自己一点钱一个房子,就打发掉。

    现在,明月带来的这个好消息,终于让自己放了心。

    陆梓琳死了,再没有可能回到贺文柏身边,从今以后,他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的。

    看着姑妈突然神采奕奕的脸,沈明月知道,陆梓琳的死讯对她来说是莫大的好消息。

    而她的猜测和自己一样,知情人应该贺天翊无疑。

    “姑妈,我猜贺天翊没有把这件事告诉lynn,因为lynn认定了他的父母已经去世了。”

    沈清寒点点头,自己了解陆梓琳,也了解贺天翊,当年的事,连颜育良都一知半解,只有自己知道所有的真相。

    “我可以肯定,贺天翊没有告诉lynn。陆梓琳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自认为与颜育良的一夜情是人生一大污点,所以才会带着腹中的孩子,独自前往t国,隐姓埋名生活了一辈子。你想想,她可是千金小姐,去到一个没有亲戚朋友的异国,会受多少苦?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回来,更没告诉任何人lynn的亲生父亲是谁。我猜,她根本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她不可能告诉lynn,而贺天翊知道的真相,也不一定是她亲口说的,很可能是自己推断出来的。既然陆梓琳一辈子都守着这个秘密,贺天翊就绝对不会告诉lynn,只会让这个秘密跟着陆梓琳一起下葬。”

    姑妈推测的太正确了,沈明月眼中闪耀着异样的光彩,太好了,lynn不知道此事,而贺天翊知道却绝对不会说,剩下一个知情人颜文淇已经被自己控制住了,在自己生产之前,她都没机会开口。

    生下孩子之后,就马上让颜育良把股份转移给孩子,这样起码一多半的颜氏股份就落在了母子两人身上,如果这件事一辈子隐瞒下去,当然更好,外一哪天东窗事发了,自己凭借手中的股份,也能掌控颜氏。

    沈明月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只盼着诞下一个健康的孩子,人生就完美了。

    贺氏这边,今天算是开了锅。

    昨天在年会上,大家都见到了贺太太本尊,不仅是漂亮、身材好、气质好,更重要的是,她应对外国女人的灵活和气度让人钦佩。

    一整天,大家都在讨论这个神秘的贺太太,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世背景,也不知道她的真容,可越是不知道,就越是觉得她完美至极。

    洛然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写着手里的案子,幸好,宣传部今天都外出宣传了,否则,若是王安然拉着自己说贺太太的事,自己该如何应对啊?

    一直忙碌到窗外的天都黑了,洛然关了电脑,穿好外套,拎起包,向办公室门口走去,出了组长办公室才发现,昊宇坐在王安然的位置上,静静的看着什么。

    “昊宇,你怎么在这?”

    昊宇看着女人水眸里闪耀着的惊讶,蓝眸泛出一抹温柔的光,不过一天没见,就想她了。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刚刚去别的部门交代了一些事情,估计你要下班了,所以过来等你,一起吃个饭吧,关于你手下的案子,有些事想跟你讨论。”

    怕女人拒绝,所以用了公事作为借口。

    目光闪烁了一下,本来贺先生说今晚一起回家吃饭的,不过,既然昊宇说有公事,那还是以工作为重。

    洛然点点头,跟在昊宇身后,一边走一边发了个微信给贺天翊。

    两人去了附近一家火锅店,冬天吃火锅最舒服,美国人都是分餐制,根本不会尝试火锅,所以昊宇吃火锅感觉很新鲜。

    锅底选了麻辣和番茄的鸳鸯锅,昊宇选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涮菜,像鸭肠、黄喉、牛肚、鸭血这些,他不仅没吃过,以前在美国连见都没见过。

    冬天,火锅店的生意非常好,厅里几乎满座,每张桌子上都升腾起白白的热气,身上暖洋洋的,空气中漂浮着锅底的味道,非常好闻。

    昊宇不时看向对面,透过微白的热气,女人的脸变得更加美丽,更加温暖。

    “昊宇,这个可以吃了。”

    洛然一直在忙着,怕他不会吃火锅,所以手里拿着漏勺,把涮好的食材一一捞起,一起放在男人碗中。

    见他没有动筷,提醒道,“快吃吧,火锅就要趁热吃。”

    “好,谢谢。”昊宇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鸭血,蘸了蘸小料,放入口中,软软的滑滑的,口感很特别,一如面前的女人,特别的让自己无法抗拒她的魅力。

    “昨天,年会你没去,真可惜。”

    男人随口的一句,令洛然眉心一跳,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唇角的笑意有些尴尬,“呵呵,是吗?只是个普通年会而已……”

    昊宇抬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深深的目光,令洛然心跳瞬间加快,难道……他认出自己来了?

    “贺太太出席了年会,打扮成白皇后的样子,非常漂亮。”昊宇的声音淡淡的,目光却透着一股莫名的情绪。

    “是……是吗?那没看到,真的有点可惜了,呵呵……”

    为了掩饰心慌,洛然手里忙碌着,夹了不少食材,放在滚热的锅里。

    抬眸,直直看向洛然,“其实,你和贺太太,有些地方很像。”

    闻言,手一抖,筷子夹着的毛肚掉在了红油锅,溅起的红油溅在手背上,洛然吃痛的低呼一声,手里的筷子掉在了桌上。

    “洛然,你没事吧!”

    昊宇利落的起身,两步走到女人身前,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手,伸手抓了一把毛肚下的冰沙,放在了她的手背上。

    “很疼吧?”

    蓝色的眸子里满是自责,都怪自己太粗心了,明明看见她在往锅里涮菜,还说话惹她分心。

    这种油溅在皮肤上一定很痛,看着女人白皙的皮肤被烫出了几个红点子,昊宇心疼的垂眸,扬手招来了服务员,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红票给他。

    “麻烦帮我去附近的药店买个烫伤药。”

    “好,先生,我马上去。”服务员接下钱,快步跑出了餐厅。

    还没见过这么大方的顾客了,跑个腿就给这么多小费。

    “我……没事的。”洛然抽回手,被他这样紧紧握着,当真不好意思。

    虽然知道,对他这个外国人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可自己毕竟已经结婚了,行为举止要格外注意,不能和别的男人有过密的行为。

    昊宇看着她抽出的手,眸里一闪而过一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抹失落,随即抱歉的勾唇,“不好意思,我……只是想帮你处理下伤处。”

    看着男人垂着眸,神色仿佛是做错了事情一样,洛然心中有些不忍,假装随意的摆了摆手,“我真的没事,快吃吧,煮老了就不好吃了。”

    两人重新回到座位上,这次,昊宇把漏勺拿了过去,担负起下菜,捞菜的职责。

    只不过,他对火锅不熟悉,所以很多时候,都要询问洛然的意见,看看锅里的食材到底熟了没熟。

    很快,服务员就买了烫伤药回来,见洛然涂在烫伤处,昊宇才放了心。

    可洛然心里却愈加忐忑了起来,不知道他刚刚说自己和贺太太有些地方很像,是随口说的,还是已经发现了什么,不好直说,所以在试探自己。

    不想一直担心这件事,洛然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橙汁,瞥向昊宇,随意的耸了耸肩,似轻松自然的开口,“刚刚你说贺太太和我有些地方很像,哪里像啊?”

    昊宇停了筷子,蓝眸一滞,脑中回想起昨天的情形。

    虽然贺太太画着浓妆,而洛然平时总是化淡妆,但两人的轮廓,脸型唇形以及侧脸的弧度都有些相似。

    可昊宇并不确定,她们是真的像,还是自己对中国女人有些脸盲。

    还有,贺太太身上的感觉,让自己觉得似曾相识,如果硬要说,为什么自己觉得她们很像,那大概就是因为,两人都对自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昊宇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朝三暮四的人,自己喜欢洛然,是不可能轻易对另外一个女人动心的,除非,她们是同一个人,或者很像,自己才允许这种可能的发生。

    昊宇收回思绪,勾了唇,“感觉像,不过,可能是我的错觉。”

    提着的心渐渐放下了,看样子,他也只是有点感觉而已,根本就不确定,或者说,在他心里,也不认为自己是贺太太。

    洛然兴奋的眨了眨眼睛,“真的啊?我跟贺太太的感觉很像?”遗憾的撇着嘴,“哎,早知道,我也该去年会上看看的。”

    女人一句话就打消了昊宇的疑心,看着她眼里闪着遗憾的光,昊宇暗暗的摇了摇头,看来,她们的确不是同一个人。

    也是,这只是自己大胆的猜测,是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情况。

    “呵呵,别遗憾,明年去参加年会就是了。”

    洛然不自然的点了下头,唇角抿下一缕尴尬,明年,呵呵,希望自己明年年会之前能升到满意的位置,这样就不用再如此苦苦隐藏身份了,当真辛苦……

    第二天一早,洛然到达办公室的时候,王安然、顾悦和孔佳琪已经到了。

    三个人正在兴奋的讨论着什么,远远的就听到三人的声音,似乎是在谈论贺太太。

    洛然心头有些发紧,昨天应付完昊宇,今天又要应付这三个丫头吗?

    硬着头皮进了办公室,笑着点了点头,脚下步子没停,准备直接进办公室。

    没想到,三个丫头直接走了过来,将自己围在了中间。

    “组长,昨天没看见你,今天可要好好跟你说说年会的事。”顾悦眼里冒着兴奋的小泡泡。

    “那个……呵呵,昨天已经听别的同事说了,贺太太打扮成白皇后的样子,挺好看的。”

    怕三个人跟她说这事,洛然自己表示已经听别的同事说过了,这样她们应该就没有兴致说了。

    谁知,三个人不但兴致不减,眼里的兴奋还越来越浓。

    “是啊!贺太太那身打扮好漂亮!”<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r />

    “组长,你知道吗?我们在洗手间里还碰到贺太太了呢!”

    “恩恩,组长,你肯定想不到,贺太太特别亲切,不仅跟我说话,还让我们摸她的裙子!”

    “还鼓励我们好好努力工作呢!组长,你没去年会真是巨大的损失!”

    洛然微笑着,心里只有呵呵二字。

    怎么不知道?怎么想不到?

    不知道、想不到的是她们三个人才对,吓死她们也不会想到,自己就是她们口中赞不绝口的贺太太。

    再说,自己没去年会又怎会是巨大的损失,自己若真的去了,她们就看不到贺太太了。

    “嗯嗯,听你们说来,贺太太的确是个很完美的人。”洛然心里一阵阵发毛,自己这样夸自己,真的好吗?

    安抚的看了三人一眼,“好了,工作吧。”

    转身就想逃回办公室,没想到才走了两步,就被兴冲冲爬到面前的顾悦拦了下来。

    顾悦把手机往洛然面前一扬,“组长,你快看,这是我拍的。”

    洛然的目光定在屏幕上,水眸眯了眯,这丫头,是什么时候拍的……

    照片上,自己走在长廊上,只留下一个背影,背挺得直直的,步态优雅,裙子上的钻在暖黄色的廊灯下散发出迷人的光泽,手腕上的伯爵非凡珍品的链表,更是耀眼十足。

    活生生,像一个贵族千金……

    “组长,是不是比你想象的还漂亮?真的,贺太太像王后一样,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形容,真的好想从电影里走出来的一样,高贵优雅……”

    听到顾悦这么夸赞自己,恨不得把所有赞美的词都堆积在自己身上,洛然不好意思的微微垂眸。

    王安然突然说了一句,“话说组长,你跟贺太太的身形好像啊……身高差不多,胖瘦也差不多,最重要的是,你们的腰都好细,腿也好长。”

    洛然被她的话吓了一跳,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好了,快工作吧,贺太太不是嘱咐你们要努力工作吗?”

    三人嘿嘿相视一笑,“放心吧组长,我们一定会拼命工作,不辜负贺太太和组长的希望。”

    看着三人没心没肺的笑意,洛然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自己的职场之路当真走得是步步惊心啊……

    同样步步惊心的还有颜文淇。

    不是不能说话,只是不愿意说话。不知道自杀前留下的遗书被谁看到了,也不知道,他们对此事有何看法。

    关于家里这些乌烟瘴气的事,自己不愿再多掺和一分一毫。

    假装傻了,只是不想被那些纷扰所困扰,只是这几天总感觉怪怪的,虽然醒了过来,却总觉得很困很困,白天睡得迷迷糊糊的,夜晚又清醒的要命,而每次犯困,似乎都是在宋姨喂自己喝水之后……

    看着宋姨又端着水走了过来,颜文淇主动接下水杯,唇贴上杯沿,另一只手指了指桌上的苹果,宋姨会意的走过去,拿了个苹果去清洗,而颜文淇则快速起身,把杯里的水倒在了床头的花瓶里……

    ------题外话------

    三十真的好忙啊,要准备晚饭,还要包饺子,亲爱的小仙女们,你们三十都过得愉快吗?

    马上就要到零点了,新的一年就要来了,米白诚挚的祝福所有小仙女在新的一年开开心心,顺顺利利,廋十斤,美上天!

    嘿嘿~!记得追文哦~!爱你们!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