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来袭:霍少请〕〔婚宠百分百〕〔别挡我修仙〕〔山村养鸡大亨〕〔叩天门〕〔万界佳缘系统〕〔警队男儿〕〔重生之完美未来〕〔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神级妖孽特种兵〕〔拜见魔主大人〕〔人族狂潮〕〔帝天曜〕〔修真狂医在都市〕〔官场风云路〕〔医路青云〕〔大撞阴阳路〕〔开局一神器〕〔剑祖〕〔会长心尖宠:小冤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369 告之实情(2更)
    a ,最快更新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最新章节!

    洛然心头一紧,看向芝芝的眼神有些闪躲,关雪的事,自己之前听慕容熙说过,本来想告诉她,可涉及慕容熙的隐私,毕竟关于关雪脚踩两条船的事不是他亲口告诉自己的,而是贺天翊曾经听到他说的醉话。

    芝芝没察觉到洛然的异常,还以为她只是突然听见这话有些惊讶。

    能不惊讶么?初恋心里藏着一个人,现男友则在医院藏了一个人,自己的情路当真坎坷至极。

    洛然强行镇定下来,看着芝芝纠结的小脸,问道,“你担心他和赵立辉一样?”

    芝芝垂眸,小手交织在一起,“的确有些担心,怕有一天关雪醒来,他会在我两之间选择她。”

    听见这话,洛然头皮直发麻,上次,看到了赵立辉的日记本,芝芝就决绝的取消了婚礼,现在,她担心关雪的事,自己真怕她会因此反悔这桩婚事。

    慕容熙应该没有把关雪脚踩两条船的事告诉她,否则她知道了实情,知道了即便关雪醒来他们两人也不可能了,就不会再如此担心了。

    赵立辉的事,无论自己是否知情,事实上,都是自己害了芝芝。

    那么这次,即便背上随便说出别人隐私的罪名,她也要说出实情,让芝芝放心。

    只有她全然放了心,才能安心的嫁给慕容熙,自己是她最好的闺蜜,当然希望她能幸福。

    “……”洛然刚动动唇,想要说话,就被芝芝的声音打断了。

    “那天,他想跟我坦白事实,坦白之前,他很纠结,似乎是关雪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他才会放弃她,而不是因为她昏迷不醒,他才不得已开始另一段感情,我猜测,大概关雪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吧,怕他为难,我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只是说我相信他,但我实在好奇关雪到底做了什么,也有些隐隐的担心,慕容熙口中的那件事真的足以让他全然放弃关雪吗?”

    这些话一直压在自已心中,不知道跟谁吐露,一口气说了出来,心情倒轻松了许多。

    芝芝仰头望向天空,口中呵出一缕白气。

    洛然眯了眯眼眸,目光非常笃定。泄露别人隐私的恶名就让自己来担着,无论如何,自己要让芝芝安心。

    走到芝芝对面,洛然看向她的眼神非常诚恳,“关雪这件事我知道,但因为是慕容熙酒后不小心说了醉话,被天翊听到了,事关慕容熙的隐私,所以我才没有及时告诉你,既然现在你有这方面的担心,我就告诉你实情。”

    芝芝怔怔的看着洛然,完全没想到,她会知道这件事,随即用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其实关雪和慕容熙一直处在暧昧期间,两人并未挑明这段情,直到慕容熙去c市上大学,两人异地了,才正式在一起。可期间,关雪一边和慕容熙视频聊天维持异地恋,一边在学校里交了男朋友,这些事她做的很隐蔽,慕容熙根本没有任何察觉,关雪昏迷之后,关雪学校里的男朋友来看她,慕容熙才知道了实情。”

    听洛然说完,芝芝的眸光深了几度,果然如自己所料,能让一个深情的男人彻底放弃一个女人,只能是这个女人作死的背叛了。

    心口有些疼,慕容熙如此完美,那个女人竟然舍得这样伤害他。

    可以爱,也可以不爱,为什么把他当成傻子一样玩弄?两人之间不仅有爱情,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家人,如何忍得下心来做这样的事?

    难怪,关雪昏迷不醒,慕容熙都没有放弃她,却能在之后放弃她。

    怪她作死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出如此过分的事来,谁能不伤心?慕容熙一直让医院好好照顾她,还经常去看她,已经是善良到极致了。

    “洛然,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现在,我安心了许多。”芝芝定了定目光,心里全然没有了担心。

    男人受过这样大的伤害,丝毫不逊于自己,所以,一定要好好爱他,让他下半辈子都很幸福。

    两姐妹坦诚相见之时,她们另外的一个姐妹在看洛然的朋友圈。

    丁琪恰好想到,如果今晚是芝芝的求婚宴,那么洛然一定会有所表示。

    她翻到洛然的朋友圈,果然,她在一分钟前发了新的动态,是一张和芝芝的合影。

    照片上,两人笑得十分甜,眼眸含星,最重要的是,两人都穿着非常漂亮的礼服,貂毛的披肩如此扎眼,一看就价值不菲。

    妆容十分精致,贵妇一般,闪瞎了自己的眼。

    果然,刘芝芝订婚了,而刚刚微博上的热搜视频就是属于她的求婚。

    真的没想到,她的男朋友如此有钱,难怪总经理会对自己如此照顾,工作清闲的要命,工资却一分都不少。

    可这些事,芝芝和洛然谁都没有对自己说过,难道怕自己知道她们的境况好,

    赖上她们?

    同样都是姐妹,在大学时关系都很好,芝芝的订婚宴,洛然可以去参加,自己却连点风声都不知道。

    呵,说得好听,大家是好姐妹,可她们哪有半点把自己当好姐妹的意思?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房子是洛然的,工作是芝芝给找的,现在,自己知道芝芝订婚的消息,怎么着都得打个电话表示恭喜,否则显得自己对她们太不上心了。

    人家不拿自己当姐妹,可自己这面子工程总要做好。

    拿出手机,拨通了芝芝的电话,芝芝和洛然刚刚聊完天,准备回酒吧,看到丁琪来电,芝芝直接按下免提键。

    “喂,芝芝啊,看到你订婚的消息了,恭喜你。”丁琪拿着手机坐在了沙发上,强撑着欢欣的语气。

    “谢谢你,丁琪。”芝芝笑了笑,有好姐妹的祝福,当然更加开心。

    “洛然也在你那边是不是?”丁琪眯了眯眼眸,似遗憾的说道,“真可惜,咱们曾经是最好的姐妹,现在连你的订婚都不能亲眼见证,哎……”

    这一声拉长的叹息,瞬间击中了两人的心,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丁琪是不是怪两人没有告诉她此事?

    可订婚的事,芝芝本就不知情,慕容熙故意瞒着她想给她一个惊喜,而自己不过是订婚的参与者,只有主角才有权利决定让谁参与。

    何况,丁琪才刚刚跟两人恢复联系,洛然相信芝芝跟自己一样,跟丁琪在一起会觉得有些生疏。

    再者说,贺天翊和慕容熙的身份都很特殊,也并不适合让很多人参与进来。

    别说丁琪了,就连芝芝的父母都没有参加订婚宴……

    洛然动了动唇,以唇形告诉芝芝该如何回答。

    芝芝看着她的唇形,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回道,“丁琪,订婚的事我不知道,是男朋友突然给我的惊喜,连我爸妈都没有在场,呵呵,不是故意不请你来。”

    一句话算是堵住了丁琪的嘴,人家爸妈都没在,你一个曾经的姐妹好意思挑理儿吗?

    丁琪讪讪的撇了撇嘴,心里不爽,可如今自己算是寄人篱下,不敢公然得罪两个大金主。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她强挤出笑声,“呵呵,是啊,芝芝,我这么说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遗憾,毕竟咱们以前是最好的姐妹,我想看到你幸福。”

    芝芝深吸了一口气,丁琪的话是好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听来再也没有了大学时的亲密感。

    也许吧,这么多年过去了,人都变了,而那份姐妹情也淡了许多。

    感情本就需要维护,丁琪自从嫁了人,就很少和自己联系,互相缺失了五年,又怎么可能感情不变呢?

    “谢谢你,丁琪。”芝芝的语气很是客套。

    闻言,丁琪握着手机的手收紧了些,自己当然能够听出芝芝语气里的疏离。

    同样是好姐妹,洛然就能参加她的订婚宴,而自己连在电话里祝福,都被她如此敷衍的回复。

    “芝芝,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请你和洛然,还有洛然老公和你的未婚夫一起吃个饭,谢谢你们的帮助。”

    丁琪的语气很诚恳,可眼眸里却没有一丝真诚。

    她真的很想看看,自己都这么说了,芝芝和洛然还会不会继续拒绝她。

    闻言,芝芝立刻看向洛然,洛然也看着她,抿唇不语,目光有些犹豫。

    帮助她是因为觉得曾经关系很好,不忍心看她如此,并不期望她会回报什么。

    虽然自己也很念及曾经的姐妹情,可经过这几次的相处,发现双方已经不在同一频率了。

    如果说丁琪再遇到什么困难,自己一定会出手相助,但想要回到大学时期那样的亲密,显然是不可能了。

    自己并不想让贺天翊陪自己去应酬一个关系已经不再那么亲密的朋友,毕竟他身份特殊,且最近一直在忙和d的合作案,已经很辛苦了。

    芝芝也有自己的想法,虽说大学时期同宿舍的四个人关系不错,但与丁琪的感情绝对比不上和洛然的。现在又生疏了许多,与其费心想着如何恢复以前的关系,不如顺其自然。

    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答案,果然姐妹间就是如此默契,想法几乎没差,芝芝侧过头来回复道,“丁琪,真的不用这么客气,你刚刚上班,手里也没什么钱,不要请客了,多存些钱自己用吧。”

    芝芝就是这样傻乎乎的,她话音还未落,洛然就知道她说错话了,丁琪肯定会不高兴。

    果然,听筒里传来的丁琪的声音明显有些不快。

    “芝芝,我再困难,一顿饭也是请的起的,不能请你们去高级餐厅,我就请你们吃家常菜,昨天公司发了工资,两周的工资,两千块,我手里有钱,我只是想表达一下对你和洛然的感谢,诚心诚意的,你们真的要一直拒绝吗?”

    话说到这个地步,是无法再拒绝了,就算现在跟丁琪已经生疏了许多,但到底曾经也是很好的姐妹。

    洛然看着芝芝投过来的询问的目光,点了点头,算了,一顿饭而已,可能她真的是请了这顿饭才会安心。

    “丁琪,你别误会,我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个意思,我只是怕麻烦你,好吧,时间地点你来定,我们一定会到。”

    说完了这番话,芝芝把手机拿的远了一些,轻轻的叹了口气,曾经姐妹间无话无说,现在,却要想着如何措辞才能不伤害到对方,真的好累。

    “好,我定好地方,发微信给你和洛然。你们玩吧,我挂电话了。”丁琪的口气好了许多。

    “好,丁琪,再见。”

    轻快的语气是从牙缝里挤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出来的,挂上电话,芝芝疲惫的看向洛然,与洛然交往多年,彼此之间总是轻松随意,从来没有过如此费劲的周旋。

    看着芝芝眼里的疏离和疲倦,洛然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他们还在里面等咱。”

    芝芝点点头,两人手挽手回到了酒吧。

    门一开,贺天翊和慕容熙的目光登时投了过去,两人都起身迎了过去,分别将两个女人环入怀中。

    夜晚,外面很冷,洛然的身上凉凉的,尤其是指尖,冰凉冰凉的,男人的大掌握住她的小手,拉到自己胸前,用体温为她取暖。

    慕容熙看向芝芝的目光满是疼惜,大掌搓着她的手,声音很是温柔,“冷不冷?”

    对上男人关切的棕眸,芝芝心头一暖,心暖了,身体自然暖了,刚刚隐隐的不快瞬间消散。

    “刚刚我和洛然接到了大学好友的电话,她说这个周末想请咱们四个人吃一顿饭。”

    芝芝探寻的看向贺天翊,只要自己开了口,慕容熙肯定是会前去的,就不知道贺天翊会不会赏脸了,听慕容熙说,贺氏最近有一件很大的合作案要忙。

    “是上次给她安排工作的那个人?”慕容熙发问。

    “是,所以为了表示感谢,她想请咱们吃饭。”

    “既然是你们大学时的好友,那就一起去吧。”

    贺天翊的表情很是平常,黑眸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

    芝芝和慕容熙帮这个好友安排的工作,她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和洛然也一同吃饭?毕竟出力的只是他们两人,还是说,她只是想同学们在一起聚聚?

    看着男人深黑的眸子,洛然有些紧张的咬唇,刚刚只想着再拒绝下去不好意思,她却忘了,丁琪想感谢自己,是因为自己借了房子给她住。

    可贺天翊不知道这套房子的存在,更不知道这是自己和张浩之前的婚房,如果丁琪说漏了嘴……不知道男人会不会生气?

    会,一定会。

    老婆买了和前男友的婚房,哪个男人会无所谓?

    不行,得提前在微信上嘱咐丁琪一下,让她不要在贺天翊面前提起此事。

    察觉到女人在看自己,贺天翊也看向她,两人视线碰触之际,洛然尴尬的笑了笑,扬手挽了一下耳边碎发,假装随意的错开目光,实则心里扑腾扑腾直跳。

    当时买房的时候,自己心里还有张浩,张家着急卖房,真怕这套两人一起用心装修的房子落在别人手中,所以才急着留下房子。而且,当时两人还是契约婚姻,男人根本没有挑明对自己的感情,所以买房的事,也不必顾及他。

    现在,自己心里已经没有张浩了,按理说这房子也不应该再留着了,只是事情很忙,还款又是自动的,所以暂时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现在丁琪又住了过去,自然更不能卖房了。

    只希望,这件事不要让男人知道吧,他这么爱自己,对自己这么好,自己一定不能让他伤心。

    虽然女人极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可她暗暗咬唇的动作还是落入了贺天翊的黑眸之中,她只有在纠结或者紧张的时候才会如此,不过是过去的大学同学请大家一起吃个饭,女人到底在担心什么?

    ------题外话------

    感谢189**282给米白投的月票,谢谢亲爱的,么么哒(* ̄3)(e ̄*)

    今天木有三更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一号秘书:陆一伟〕〔阴间超市〕〔明天心理诊所〕〔闪开,迪迦开大了〕〔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快穿攻略:病娇BO〕〔丹武帝尊〕〔娇妻狠大牌:别闹〕〔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官场先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