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军嫂上位记〕〔血棺封天〕〔龙组神兵〕〔邪皇宠上瘾:爱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穿越空间之女将卫〕〔收集末日〕〔独宠难消:歪歪老〕〔深夜书屋〕〔农门辣妻:猎户相〕〔仙梦蓬莱〕〔重生天后辣军嫂〕〔重生90甜军嫂〕〔总裁老公套路深〕〔贫家女的逆袭〕〔帝御仙魔〕〔我只是个不用奋斗〕〔都市之妖孽公子〕〔重生六零好时光〕〔腹黑老公,别撩我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47.思维
    ,精彩小说免费!

    v章购买比例要超过百分之五十才能看哦么么哒  海伦娜回应得很少, 通常是岔开话题。有时候直接对他说:“我不想谈这些。”

    庄晏带海伦娜去天鹅湖泛舟,这里的景色十分优美, 侍从们守在湖边,海伦娜在精致古雅的小船上望着湖面悠然自在的天鹅们,想什么出了神。

    庄晏在旁边看着她美丽的侧脸, 她眼睫低垂, 似乎沉醉在一件浪漫而遥远的事中——总之不会是和庄晏泛舟湖上。

    庄晏道:“你喜欢这里, 我们可以选择在这里举办婚礼。”

    海伦娜眼睫一颤, 回头看他。

    庄晏道:“我想婚礼可以不必太盛大,那样会很累,我们可以就在这里,请你父母和我父亲, 还有一些走得近的亲朋好友……”

    海伦娜突然生气了,可能是几天的不耐烦积压到了一起, 她对庄晏道:“你在对我施压么?”

    庄晏看着她,他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眼里划过的一丝伤痛。他点了点头,承认道:“是。”

    海伦娜站起身来道:“停下,我要回岸上去。”

    庄晏道:“才走了一小半, 那边的景色更美。”

    海伦娜对撑船的船夫冷冷道:“请送我们回岸上。”

    “海伦娜。”庄晏也起身道,“我不能看你越陷越深。”

    海伦娜猛地扭过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明白我的意思。”庄晏是钟情海伦娜, 但他不蠢。他对周玉臣这个人的大部分反感都来自于海伦娜对他的过分关注,还有小部分, 来自于周玉臣那副面带微笑、实则深沉冷漠的虚伪模样。

    “和你订下婚约, 我就连一点交际自由都没有了吗?”海伦娜看似尖锐实则回避问题地反问, “更何况我们的婚约还是非正式的,要是变成正式的,我是不是就要整天整天地待在我的房子里,安分守己地等着做庄氏的儿媳?”

    庄晏没有再说话。他大学的时候参加过话剧团、辩论队,和他辩论过的人都知道他口才不弱,加上思维严谨,说话总是切中要害,讽刺起人来更是毒辣。

    他可以三五句话就把海伦娜质问得哑口无言。但他没有出声。

    船靠岸了。海伦娜先一步上船。庄晏在她身后道:“你对我没有爱情。”

    海伦娜定住脚,庄晏又道:“但婚姻不只是爱情,还有责任。”

    海伦娜语带嘲讽道:“我有的选吗?”

    “有。”庄晏凝视着她,“如果你是因为爱情选择我的话。”因为爱情而选择的婚姻,可以在感情消逝时放弃,但因为责任而选择的婚姻,是不允许后悔的。

    海伦娜头也不回地走了。

    庄晏在湖边站了半小时,才坐上自己的车,吉祥照例问:“去学校吗,先生?”

    庄晏点了点头。悬浮车平稳而快速地行驶起来。

    庄晏下午还有两堂课,他屈起指节去揉自己的眉心,好像那里皱得太久了,也会累。他遇到棘手的事,或者感到疲惫了就会做这个动作,其余他什么都不会说。

    吉祥再明白不过了。它是有高级智慧的光脑,是庄夫人的陪嫁,庄夫人对儿子的理解都让它继承了。它知道庄晏这个时候不需要它连网搜索失恋安慰金句说给他听,它得找点什么事给他做。

    智能光板上的简笔画表情消失了,一个圆球从控制台的凹槽里升起来,飞到车窗前面,宽阔的街道两边,各式各样的商店向后急退,车子正经过枫丹白露最繁华的商业区。

    吉祥“噢”了一声,吸引庄晏的注意力,然后说:“‘玛利亚将军’出了最新的郁金香品种,或许公主殿下会喜欢。”

    ‘玛利亚将军’不是真将军,而是枫丹白露一家连锁花店的名字,这家店培植的郁金香尤其出名。

    庄晏抬起头,吉祥在车窗前浮动,放出‘玛利亚将军’店里最新品种的虚拟影像。

    庄晏道:“去看看吧。”

    吉祥让悬浮车拐了个弯,停在了花店前面。

    庄晏下车,刚要向花店的店门走去,忽然听见一声气势汹汹的“汪!”。

    庄晏循声转头,只见路边一棵树下,一只阿拉斯加正朝树上狂吠,而抬头一看,树上则站着一只花猫,正在无助地“喵喵”叫。

    阿拉斯加叫得很凶,而且它完全不像庄晏看到过的被人养在家当作宠物的犬类,有成年男子腰那么高,蓬松的毛发掩盖不住它身上蕴含野性力量的肌肉,龇起牙来十分凶猛。

    这里是商业区,路上也有不少行人,但来来往往好像都对这一幕不大在意。

    庄晏驻足看了两眼,阿拉斯加警觉地回过头,和庄晏对视的那一瞬间,它就像人一样变脸了,龇着的牙收起来了,舌头从嘴里耷拉出来,抖了抖耳朵,以这种犬类特有的兴奋和癫狂冲到了庄晏身边。

    花猫则趁机一跃,跳进了人行道旁的暗巷。

    这么一只大型犬扑过来,饶是庄晏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也忍不住退后两步。阿拉斯加亢奋地绕着他转圈,大尾巴疯狂摇动。

    庄晏额角青筋跳动,对阿拉斯加道:“走开!”

    阿拉斯加仿佛听得懂他说的话,蹲坐起来,不停地哈着气,尾巴还在摇。

    庄晏退后几步要往花店里走,吉祥却一个劲地“噢,噢,好孩子”,飞过去蹭阿拉斯加的毛,还被舔得满球都是狗口水。

    庄晏嫌恶地看了它俩一眼,正要呵斥吉祥回来,忽然一个清冷的少年音道:“美人,回来。”

    阿拉斯加立刻扑了回去。

    美人……是这条狗的名字?庄晏抬头,只见一个模样清俊的少年手里提着花店隔壁的蛋糕店的购物袋,站在树下,阿拉斯加扑回他身边,他用手按了按大狗的头顶,抬头和庄晏对视。

    庄晏只和他对望了一眼,就转身走进了花店。

    吉祥跟在他身后,用呆板的电子音发表感慨:“精神体和主人完全不像呢。”

    庄晏顿了一顿,精神体——他父亲母亲分别是哨兵和向导,但他不是。尽管不是,他却能看到父母的精神体,也时不时能看到别人的精神体。

    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哨兵和向导结合生出的孩子,百分之八十都能觉醒成为哨兵或向导,更何况庄夫人还有亚裔血统——亚裔血统的向导觉醒比率接近百分之五十,但庄晏偏偏无比平稳地渡过了他的青少年时期,连他满二十岁之后的一年里,包括父亲庄泽在内的长辈们都还抱有期望,等他过了自己的二十二岁生日,家族的人就彻底死了心。

    天才,神童,但再聪明,也上不了战场,或者说上战场也成不了领军人物。庄氏偌大的家业,不能靠他这么一个人来继承。

    曾经他们有一个绝好的人选。庄晏站在展柜前面,手在玻璃上描摹郁金香雪白花瓣上的一缕烟雾般的淡紫色,真是美极了。

    他想海伦娜会喜欢。

    爱情,爱情。从庄晏那里离开,海伦娜公主一个人坐在车内,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

    正是出身皇室的责任,让她选择了庄晏。显赫的家世,天才的名声,她那时心想,一定要从一群人里选一个,那就庄晏吧。即使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不会爱上他。

    那个刻板不解风情的男人,察觉到她的心猿意马,稍微聪明点的会讨好的男人都会选择怀柔的方式让她回心转意,可是庄晏,偏偏要搬出“婚约”“责任”来压她。

    他说他爱她。海伦娜相信,可她不缺人爱。况且庄晏追求她用的是最老土的方式,给她写情书,送她花,画画寄给她……

    好吧,一切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不爱他,她不爱他!就这么简单。如果给她写情书,送她鲜花的是周玉臣,一切就不一样了。

    海伦娜眼前浮现那张英俊得让人移不开眼的脸。她对他一见钟情。爱情降临时,哪个女人能抵抗得住?

    “但是,周上将对你没有别的意思。”知女莫若母,安道尔公国的王后一早发现了她对周玉臣的情愫,“而且周上将尽管作为一个顶尖的哨兵,迟迟没有找到向导是有些奇怪,但保持单身不全是周上将的个人意愿,周上将身为哨兵太过优秀,周氏至今都没有找到能和他匹配度超过百分之六十的向导。”

    “塔”规定,哨兵与向导匹配度超过百分之七十五,两者的精神共鸣才值得他们之间通过仪式达成紧密的联系。

    “所以周家两位元帅应该是在等适配周上将的向导出现,首席哨兵虽然强大,但要面对的精神压力也是难以想象的。”王后叹了口气,“我想单纯从父母的角度来看,普通体质的人也是不会出现周上将妻子的人选范围内的。”

    等于说她的一腔爱意再热烈,也比不过某个被冰冷冷的机器选中匹配给周玉臣的向导,哪怕周玉臣和她(他)不相识,更不相爱!

    海伦娜咬牙攥紧了裙摆,她从来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从小到大,她想要什么没有得到过?

    海伦娜果断地给周玉臣拨去了通讯。

    “消息早就传出去了,没有这份声明,海伦娜公主也迟早会知道的。”

    秘书官一句话切中要点,庄晏闭了闭眼。他当然知道庄泽做都做了,不愿跟他再废话。而即便庄泽肯跟他说话,他除了发几句没用的异议,又能怎样?

    “你的脸色很不好,少爷。”秘书官温和道,“先好好休息吧。”

    一阵宿醉的头疼袭来,庄晏揉着太阳穴:“他就那么想用我来拉拢周家?”

    秘书官顿了顿道:“大人认为海伦娜公主不爱你,况且她还悔了婚,他不希望你把婚姻许诺给这样的女人。至于和周家的事,联姻是在大人考虑之内,毕竟涉及政事,你和周上将匹配这件事谁也料想不到,但的确是一个契机。”

    “事已至此,少爷还是先休息,等你平复了心情,大人会见你的。”

    和秘书谈完。庄晏一个人靠在椅子上,刚得知新闻的怒火无从发泄,憋得心绪烦乱,头更痛了,然而过了片刻,还是整理了心情,又给通讯簿里的一个账号发去了通讯。

    通讯因被人拒听而断开,庄晏不死心,连发了十几个通讯请求,那边终于接通了,庄晏道:“海伦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明天心理诊所〕〔官场之风起云涌〕〔穿越八零甜蜜蜜〕〔三界最强主播〕〔妖禁〕〔韩娱之寻觅〕〔不熟〕〔武神天尊〕〔光暗天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