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咸鱼大王的悠哉日〕〔绝命手游〕〔仙田小神农〕〔绝色美女总裁的贴〕〔代汉〕〔南少,你老婆又跑〕〔帝临天下〕〔高冷校草,宠宠宠〕〔纯禽总裁追妻忙〕〔八十年代超生媳〕〔人生抽了怎么破?〕〔盛世婚宠:傅少宠〕〔末世进化之王〕〔娇宠No.1:陆少,〕〔绝世腹黑:邪王的〕〔倾世宠妃:捡个王〕〔火影之神树降临〕〔隐婚甜如蜜:首长〕〔我在火影当忍者〕〔谍行漫威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40.信任
    ,精彩小说免费!

    庄晏是从学生们那里听到开战的传闻的。

    在向导和哨兵的合作课程上, 课程的指导员有点无奈地对他说:“庄先生,你不能总是用精神力压制你的搭档。”

    这是相当大的一个室内机甲训练场,十几架机甲停在场上, 庄晏站在场边, 听指导员说话。

    指导员接着道:“哨兵和向导之间的合作,肯定有一个主导,一个配合,通常哨兵的天性会让他们自动代入主导一方……”

    庄晏道:“即使他们根本无法主导我?”

    指导员噎了一下, 庄晏无疑是个特殊的案例,他的精神力很强, 以至于在和其他哨兵学员配合练习时, 不仅不能成为较弱势地配合一方, 反而会去争取行动的主导权。

    而哨兵这种天性里就有些霸道的生物, 对依附、辅助他们的向导有种自然而然的支配欲和保护欲, 庄晏却拒绝他们的保护, 反而来压制、指挥他们,这无疑会引起这些年轻气盛的哨兵的抵触。

    于是几次过后,庄晏就在训练中落单了,哨兵学员都不大愿意和这个年长、刻板又强硬的向导组队,即便向导稀有, 但这些哨兵也都是同类人中的佼佼者, 自然也更骄傲。

    庄晏道:“我能单独完成训练吗?”

    指导员立即道:“恐怕不能。这门课本就是为了锻炼哨兵和向导的合作能力的。”

    庄晏道:“而且它还是必修课。”

    “是。”

    “如果不让我完成训练的话, 我就无法结业。”庄晏道。

    “是。”指导员无奈道, “但不是我们不让你结业, 你只要不那么强势就好了。”

    庄晏深吸一口气,道:“我试试。”

    训练课结束,庄晏感觉很糟糕,和他的搭档哨兵训练有种强烈的束手束脚的感觉,他必须压抑着自己的能力,不去跟一个比自己小快十岁的哨兵抢主动权,即便他认为他的想法是对的。

    学生们收拾了东西,三三两两走出训练场,庄晏走在最后,而吉祥等在入口,见他走出来便飞过来帮他提训练包。

    庄晏听到走在前面的两个学生聊天,提起“打仗”“联邦”之类的字眼,皱了皱眉。

    隔了两天,周玉臣来听庄晏的课,两人吃过晚饭,在僻静的小径上散步聊天。

    周玉臣道:“你的哨向协作训练课开了吗?”

    庄晏讶道:“你怎么知道?”

    周玉臣咳嗽一声,当然不好说是自己跟弟弟打听来的:“我以前大学的时候也上过这门课,记得应该是中期开课。”

    这无疑是睁着眼说瞎话,他二十岁那会儿,别人在上大学的时候他已经在战场上了,军校的毕业文凭他是自修得来的,哪会有什么哨向协作训练课。

    周玉臣道:“怎么样?还算顺利吗?”

    他看着庄晏,其实并不希望他这门课太顺利,因为顺利说明他和某个哨兵合作得很好,很契合,很默契……虽然庄晏似乎很抵触哨兵向导之间天然的吸引力,但周玉臣还是不希望有什么情敌出现。

    提起这个,庄晏的惊讶转变成为烦闷道:“还好,有些麻烦。”

    周玉臣挑眉道:“哦?哪里麻烦?”

    庄晏蹙着眉头,把他在课程上遇到的困扰都说了,末了道:“谁主导谁配合,难道不是看各人的能力?我不认为和一名哨兵合作,我就得把主动权让给他。”

    他看了眼周玉臣:“为什么向导必须顺从哨兵的天性?”

    “因为顺从本身就被看作向导的天性之一。”周玉臣道,“我想更重要的原因是那些学生还不够成熟。”

    庄晏道:“成熟的哨兵会忍让吗?”

    “不,那应该不叫忍让。”周玉臣道,“还记得那天晚上你看到的我的‘小世界’吗?”

    庄晏一怔,脑中忽然浮现朦胧的场景,蔚蓝的翻涌的大海,握着他的手,粘着沙粒的湿润的温暖……

    他一时间有些恍然,周玉臣却一拉他的手道:“要不要我们现在去试试?”

    庄晏道:“去试什么?”

    “去试试合作。”

    庄晏觉得自己也是有些傻,居然就这么被周玉臣带到了学校的机甲训练场外面:“你要做什么?现在训练场早就关门了。”

    周玉臣看着训练场外一圈围墙,这圈墙差不多只是起装饰作用,但入口也已经上锁了。周玉臣后退一步,稍一蓄力,两下攀上了围墙,灵敏迅捷得犹如豹类。

    庄晏简直目瞪口呆,看着堂堂帝国上将在这里翻一堵围墙:“你在干什么?”

    周玉臣单膝抵着墙,朝庄晏伸出手:“来,翻过去就行了。”

    庄晏后退一步,拒绝道:“不。”

    周玉臣道:“不上来的话,会有人过来,到时候我们就被发现了。”

    庄晏嘴角抽搐道:“那就让他们过来啊,反正丢脸的不是我。”

    周玉臣歪头看着他,挑挑眉,这个动作打破了他素来成熟冷峻的气质,反而有种别样的帅气:“你以为我不会供出你吗?”

    庄晏:“……”

    “快上来吧,庄先生。”周玉臣道,“否则咱们就一起丢脸了,想想看,帝国上将和大学教授翻墙被人发现……”

    庄晏在原地僵持了两三秒,见周玉臣果真没有下来的意思,只好咬牙上前,周玉臣握住他的手,用力一拉,就把他带上了墙。

    两人翻过墙头,再走几十米,就是室内训练场,到了大门前,安保系统已经关闭了入口,庄晏嘲道:“这里你要怎么进去?”这次可没有墙翻了。

    却见周玉臣抬手,入口的身份认证仪扫过他的终端,“滴”的一声,门缓缓开了。

    庄晏:“……”

    “我曾经被请来这里指导学员。”周玉臣将终端朝他晃了晃,“我想身份认证应该还能通过。”

    庄晏彻底无话了,跟随周玉臣走进训练场,场上的照明系统随之启动,顿时整个训练场亮如白昼。

    十五架九米高的训练机甲靠墙并排站着,静静地面对场中的两个人。

    周玉臣走过去,顺便打开训练系统,启动一台机甲。为首的一架红色机甲随之缓缓弯下腰,犹如一位绅士,将手掌伸到周玉臣面前,请他进入驾驶舱。

    周玉臣在机甲前转身,对庄晏道:“过来啊。”声音响彻在空旷的训练场上。

    庄晏站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怔怔看着黑发黑眼的男人站在红色的机甲面前,犹如回到十年前,高大的少年穿着训练服,在机甲面前朝他挥手,又蹦又跳地喊道:“过来啊,哥哥!”

    庄晏走过去,周玉臣拉着他的手站在机甲的手掌里,机械手掌缓缓抬起,周玉臣道:“现在你是我的向导。”

    “你就是我的向导!”

    庄晏忽然抓紧了周玉臣的手,后者眉梢微动道:“怎么了?”他缓缓回握庄晏的手,干燥温暖的掌心裹着他的手背,“不用紧张。虽然我也是第一次跟向导一起进入机甲里。”

    庄晏回过神来:“你……以前没跟向导合作过?”

    周玉臣注视着他道:“没有。”

    进入驾驶舱,感应环套上双手双脚,罩上头盔,感应元贴上他的太阳穴,庄晏听到频道里周玉臣说:“你们的通感怎么样?”

    通感指的是哨兵和向导在同一架机甲内战斗时,共享五感、思维、记忆,通常共享的程度取决于哨向之间的契合度,也就是匹配度,而结合过的哨兵和向导,更不用说,驾驶机甲的效率将大大提高。

    庄晏反应过来他指的是自己和训练时的搭档,便道:“不怎么样。指导员说我在刻意压制他,而他对我也有抵触心理。”

    周玉臣道:“那么我们试试吧。”

    随后响起机械女声:“神经连接倒计时,十,九,八,七,六……”

    倒计时到“一”,庄晏闭上眼,感觉到感应元放出的细小电流,让大脑一瞬间晕眩,放空。

    随后,数不清的画面朝他奔涌而来,几乎他来不及看清就倏忽闪过,深深印在脑海里的、最明晰的印象,仍然是那涌动的蔚蓝大海。

    那一瞬间,他理解了周玉臣的意思。哨兵对于向导,最重要的不是保护欲,不是支配权,而是信任。

    打开知觉屏障,精神领域,将自己的内心、记忆、弱点全部献给一个人,给予对方伤害自己的权利,是因为坚信对方不会伤害自己。

    “试着走一步。”周玉臣的声音响起在他的脑海里。

    庄晏睁开眼,随后睁大了眼,他第一次以一架机甲的视角看这座训练场。

    周玉臣感应到了他的情绪,庄晏有这个感觉,他们的思绪就好像来来回回的海浪,轻轻碰撞,又退开来去。

    机甲像是稚童学步一样,颤颤巍巍、小心翼翼地踏出第一步。

    然后是第二步,第三步,步伐渐渐稳定,随后轻轻跑了起来,在训练场内盘桓一圈,又轻轻地升空,做了个几个潇洒漂亮的动作,随后灵巧地落在地面。要是让那群在这里训练的学生来看,肯定会惊讶地睁大眼睛,看这架机甲把一套基础的训练动作做得犹如艺术品般挥洒自如。

    最后机甲在原地停下,再次绅士般俯身,将手掌递向胸口打开的驾驶舱。

    周玉臣跳出来,随即向刚解开感应环的庄晏伸手道:“还好吗?”

    庄晏还没从刚才的经历中缓过神来,乍一和他对视,只觉得他的眼睛深邃要把人吸进去,不由愣了一下,别过头去:“……嗯,还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天心理诊所〕〔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娘子我是你的解药〕〔黑龙法典〕〔绝品败家系统〕〔你是人间荒唐一场〕〔重生之国师大人太〕〔穿越晚清〕〔勾引情敌我是专业〕〔一号秘书:陆一伟〕〔这个保安有点邪〕〔狼子野心〕〔战玄霄〕〔替嫁小妻有点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