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漫里的变形金刚〕〔神话版三国〕〔武破九荒〕〔我开棺材铺的日子〕〔绝品神医〕〔我真是狙击手〕〔我的纨绔世子妻〕〔恶魔囚笼〕〔火影龙珠大连合〕〔重生之最强人生〕〔我的弟子是孙悟空〕〔最强狂暴王者〕〔万界之反套路主角〕〔法国大文豪〕〔从洪荒归来的影子〕〔星界血歌〕〔我老板是阎王〕〔美女总裁的贴心兵〕〔古仙封魔〕〔无敌天帝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39.朋友
    ,精彩小说免费!

    庄晏雪豹从卧室的床上跳下来, 两人走到玄关处,雪豹便蹲在两人身后, 粗大的尾巴甩了甩,周玉臣“嗯?”了一声,看了眼雪豹。

    庄晏停步,眼神询问他有什么事。

    周玉臣道:“它问我,可不可以让它进入你的精神领域再见见它, ‘它’是……?”他似乎猜到了:“你让帕克进入了你的‘小世界’?”

    庄晏道:“我以为你知道。”

    “不。‘小世界’是个特殊的地方。”周玉臣道, “原来它已经见到你的量子兽了,是什么样的?”他从自己的量子兽那里得到了答案, “一棵树?”

    庄晏想到梦里那颗呱噪无比的树,觉得承认那是自己的量子兽有点丢脸,咳嗽一声,对雪豹道:“我不能控制你……出入那个地方,而且那也未必就是我的量子兽。”

    雪豹呜咽一声,拿头蹭庄晏垂在身侧的手。

    庄晏感受手背毛茸茸的触感, 还是有些心软, 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雪豹的头道:“真的没有办法。”

    他的语气简直是再没有过的温柔了, 他自己也觉得很奇妙,仿佛这只豹子进入过他的精神领域之后,它就变成了一个比原来更亲近的存在。而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他松开手,发现周玉臣一直看着他和自己的量子兽亲近, 不免有些尴尬, 解释道:“从前有个人……”他顿了顿, “他的精神体也是只豹子,很喜欢跟我亲近。”

    “是吗?”周玉臣眉梢微挑,却在意着庄晏的神色,没有多问。

    他们离开宿舍楼。这里是军营,在靠近帝国卡塔尔星的一颗行星上。军营里不允许外来车辆来往或是飞船降落。周玉臣带着庄晏朝正门步行而去。

    庄晏发现一些人迎面见到周玉臣,都是一敬军礼,没有任何惊讶的样子,看来周玉臣是在这军营里常住,和士兵们住在一起。

    “如果你有什么事找我,通讯又不及时的话,可以来这里。”周玉臣把庄晏送上飞船,说了这么一句。

    飞船到达卡塔尔,到庄晏回到学校的宿舍时还不到上午十点钟,凯文不在,他把外套交给吉祥,便在卧室躺下,感觉十分疲惫不久便又睡着了。凯文回来,见教授在休息,也不敢打扰。

    庄晏的梦里也不安静,他回到那片星云上,“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念叨:“你居然嫌弃我,你居然嫌弃我!你知不知道我是……”

    “闭嘴。”庄晏面无表情,手里莫名其妙出现一把剪刀,他把剪刀的刀锋立起来,咔嚓一下道:“你再说话,我就把你的枝桠全剪掉。”

    “声音”吓得枝条全缩起来,紧紧环抱着自己的树干。

    庄晏终于能清静了。

    快到中午,凯文跑去食堂买了两份午饭来,庄晏草草吃过,下午有他的两堂课,他在卧室整理了会课件,忽然想起有件要紧的事竟然忘了和周玉臣谈。

    关于澄清他和周玉臣联姻的消息的事。

    想到这事,庄晏便打开通讯仪,给周玉臣发去了一段消息,大抵是请他和自己共同向公众澄清,因为流言已经影响到了他的个人生活。

    发完消息,他便去上课了。直到两堂课结束,消息都没有回复,庄晏看着终端皱了皱眉,已经忙到没时间看消息了?他是不是得再去那军营一趟?

    所幸到了晚上睡觉前,消息终于回复了:“好的。”

    庄晏看着回复松了口气,便睡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他起床洗漱过,凯文已经买了早饭回来,摆在桌上,庄晏坐在桌边看吉祥取来的新鲜的报纸,凯文有些忐忑道:“教……呃。”

    庄晏皱眉,抬头道:“不让你喊‘教授’,你就什么都不会喊了吗?”

    “不是,我只是……”凯文连忙道,又踌躇道:“我可以叫您老师吗?”

    庄晏顿了一下,抖了抖报纸道:“随便你。”

    “好的,老师!”凯文顺嘴便将要说的话脱口而出,“老师,周玉臣上将昨天让人发了个小视频在论坛里,是关于您的!”

    庄晏一顿,抬起头道:“什么视频?”

    “就是昨天晚上的。”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凯文麻利地打开自己的终端,找到那段影像播放给庄晏看。

    三维立体影像投射在地上,周玉臣靠坐在大约是办公室的座椅上,还是一身工作时的军装,两腿交叠,姿态稍微放松,看上去是忙碌了一天后拍了这个视频。

    “大家好。关于近来流传的我和庄晏先生的婚姻传闻,只是一些人的猜测和杜撰,事实上我们虽然匹配,但目前只是简单的朋友关系。”

    “这些不实的流言引来了大家过分的关注,影响了庄先生在学校的正常生活,这是我不想看到的,我很珍惜和庄先生的友谊,也希望大家能够尊重个人隐私,不再打扰他的个人生活。谢谢。”

    视频被做成一个帖子发在sg的论坛里,大概因为关注这件事的大多是哨兵向导。帖子到目前为止已经被翻出上千页。不仅仅因为大家对联姻这事的关注,也因为周玉臣虽然是许多军校生心中崇敬的偶像,但近年来愈发低调,几乎不在公共场合露面,更别提单独在一个视频里发声了。

    1楼:啊啊啊啊啊上将还是那么英俊啊啊啊啊

    2楼:所以联姻不存在的喽?

    3楼:不联姻了?

    4楼:正主发声了,看来是不会联姻了

    5楼:我只是来舔颜的

    6楼:楼上天真,上将只说传闻不实,根本没说将来会不会联姻

    7楼:上将说不会联姻就不会联姻呗,楼上想那么多干什么

    8楼:我觉得6楼没毛病,仔细看上将说的,“目前”只是简单的朋友,那么将来还说不定喽

    9楼:妈耶怎么可以有男人这么帅,就算我是哨兵我也愿意拜倒在他的军裤下

    10楼:啊啊啊啊啊啊啊帅啊

    10楼:但好歹澄清了啊,就是朋友关系

    ……

    38楼:呵呵,上将这段话加上标点符号总共1个字,有84个字都在维护那位庄教授。他快五年没在公共场合发过声了。当初指责他战场上不道义,跟同僚抢军功那事,闹得那么大,他都没说过一个字。现在单为了庄教授的个人生活,他就可以发一个视频出来,你们还不懂么?

    29楼:楼上正解

    30楼:正解

    31楼:我也有这种感觉!而且我感觉视频上将说出“庄先生”三个字眼神都温柔好多!这是恋爱了吧?这是恋爱了吧!

    ……

    xxx楼:本来联姻的消息出来我是不怎么信的,毕竟上将说过不接受向导的,这么多年,要找向导早就找了,可是为什么看完这个澄清视频,我有点相信了?

    后面还有一大堆的评论,庄晏已经不想看下去了,他动手把帖子关了,久久不语。

    他没想到,所谓的澄清压根没让事态往他期望的方向走,反而滑向了一个更不可控的方向。

    他有点怀疑周玉臣是不是故意的了,为什么不能直接在视频里说出“不会联姻”四个字?为什么不能直接说“庄家和周家绝没有联姻的可能”?

    庄晏有些烦躁。

    凯文小心翼翼道:“老师?”

    庄晏抬眼看他,凯文道:“我得去上课了。”

    庄晏:“那你还不去?”

    察觉到教授心情不佳,凯文连忙收拾了终端,夹着尾巴溜了。

    庄晏看了眼自己的终端,有点想发通讯去问周玉臣,为什么要把澄清做得这么暧昧不清。但想来想去,指责别人的办事方法终究是无用的,还得靠自己,周玉臣没说的话,自己补上就可以了。

    于是他登陆sg论坛,以本人身份发了一条帖子,表明身份,然后和周玉臣一样澄清了传闻和两人的关系,随即补上一句:“从未有过联姻的打算,将来也不存在这个可能。”

    他这个帖子一出,就迅速被顶上了仅次于周玉臣那条澄清新闻的位置,论坛再次沸腾了。一部分人是切切实实相信不可能有联姻了,一部分人则表示“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有人提出两个澄清帖子态度似乎不大一致,还有人说“不联姻最好,说实话我觉得你们不是很般配”。

    无论如何,有庄晏的这个实名帖子和周玉臣的声明相互印证,讨论持续了三四天,消息散播出去,外界也都渐渐接受了两人的解释。庄晏上课的教室也慢慢没有外系的学生来了。

    这才刚开学不久,庄晏的生活过得比在枫丹白露忙碌一些,但仍旧平静,平静得几乎有些冷清。他并不怎么参与帝都贵族之间的交际圈子,这些都由比他晚些日子到帝都的庄晗负责,庄晗的性格也比他适合太多,庄泽也是这么打算的,他们两兄弟一个进军部,一个混政界。

    连庄晏自己那个不大的圈子——他曾经的同学,一起做研究的同僚,游学的朋友有在帝都的,譬如何赛一家,他也只是维持着基本的往来。弗兰基·菲茨杰拉德,那位机甲学院的副院长,有两次邀请他参加学术界的聚会,讨论的主题和他从前的研究领域有关,被他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又过了些天,这天照例是庄晏的课堂,他走进扇形教室,看了看到坐人数,比名册上多出一位,他也不以为意,准备了课件,抬头习惯性地环视了一下教室,目光在扫过教室一角的时候,顿住了。

    每个学生的座位上都可以竖起虚拟屏,任意调整大小和透明度,靠这个可以挡住一部分脸,而这人虽然穿着便服,坐在偌大的教室里不显眼的角落,但那靠坐的姿态,和那天早晨以及视频里见到的别无二致。

    庄晏只得转过身去,专心授课。他治课很严,开学几个星期,学生都领教了他的风格,这门课又是基础课程,挂了会很麻烦,大家听得都很认真,更加没人注意角落里的男人。

    到了放课后,还有些学生照例上来问问题,庄晏一边为他们解答,一边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已经没人了。

    他走出教室,发现终端上来了一条消息,约他在靠近教学楼的食堂的包厢里见。

    庄晏到了包厢,周玉臣果然坐在窗边,菜都点好在桌上。

    庄晏在他对面坐下,两人动了筷,周玉臣道:“调查有了进展。离莱昂星约三千光分,有一个靠近兰顿家族的一个小星系,它的一颗行星是一座帝国直属的大型军工厂,去年临近年关时,曾经收进一大批武器,包括战机和飞船,但仔细查他们的收录单,这批武器的来源却有些含糊。”

    庄晏蹙眉道:“帝国直属的军工厂?那些人胆子未免太大了。”

    周玉臣道:“我又让人查了查,这座工厂所在辖内的官员是一名退伍的中校,细查他的履历,果然曾是兰顿的部下。”

    那么几乎可以确认无疑了。庄晏顿了顿,再开口,却道:“这些在通讯里说就可以了。”

    “哦。”周玉臣道,“你不想我来?”

    虽然周玉臣的声音和往常一样平稳醇厚,但庄晏莫名地听出里面一点失望的味道。他想自己这样直白地流露出不欢迎的意思,有点太失礼了,于是道:“不是我不想,但流言刚过去,我们……还是不宜走得太近吧?”

    周玉臣感觉到他并不是排斥自己,也就放缓语气道:“庄晏,你是不是太小心了?”

    “?”庄晏眉头微皱。

    周玉臣道:“流言只是层泡沫,只要我们言行如一,随时都可以戳破它,何必这么小心翼翼?”

    庄晏怔了怔,忽然明白了周玉臣的意思,软弱之人才会过分在意别人的目光,强者只要无愧于心、在必要时有所作为就可以了。

    他是被这件事困扰太久,以至于都忽略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流言只是次要的,或许他应该直接去找海伦娜,向她表露心意,争取她的信任,做最后的挽留,这才是最重要的。

    周玉臣的话仿佛一下把他点醒,庄晏明白过来,便对周玉臣道:“谢谢。”

    周玉臣不禁莞尔道:“又谢我什么?”

    庄晏对着他哪说得出口,他和周玉臣之间的矛盾都是源自海伦娜,只道:“没什么。”

    他们又闲聊一阵,吃过饭,两人离开食堂,挑了一条僻静点的路,周玉臣送庄晏回宿舍公寓。

    庄晏回到宿舍里,在自己卧室想了很久,他决定让向导的课程提前结业——最晚在两个月内,然后就请假去安道尔公国。

    然而到了下一周,周三的下午的教室里,庄晏走进教室,不期然看到了周玉臣,坐在和上回同样的地方。他这回可不只是惊讶了。

    而男人在他看过去的时候仿佛有所察觉地抬起头,隔着太远看不清楚对方的表情,但庄晏似乎能想象到他的神态和眼神,他有点不自在地转身。

    果然下课之后,周玉臣又先离开,给庄晏发一条消息,约他在附近的学校食堂吃晚餐。

    之后似乎变成了一种习惯。周玉臣因为工作时常会从驻军的行星来到帝都,开始是隔四五天,后来变成了两三天,他常常会在下午,庄晏上某堂课的时候坐在扇形教室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

    下午的教室阳光很好,他后来甚至会把一些要看的文件带来,或是靠坐在座椅上看看书,也时常什么都不做,只是看庄晏授课。

    庄晏觉得这样有点奇怪,但周玉臣给的解释是:“我发现校园里的气氛让我放松,来这里我可以不用想太多工作的事,休息一会儿。”

    等到庄晏下课,周玉臣就会在包厢等他,两人吃过晚餐,天色渐暗的时候,再沿着静谧的小路散步去庄晏的宿舍。

    这样时不时独处,必定要找些话题。最先谈的是关于袭击案的案情。但庄晏很快发现,和周玉臣聊天没有他想象中的无话可谈,庄晏所涉猎的领域是机甲设计理论和战术分析,而周玉臣既是顶尖的机甲战士,又是经历过许多战役的将领。

    庄晏同时发现,周玉臣倘若想要和某个人聊天,便可以轻松制造出融洽的气氛,令人不知不觉忘掉隔阂,畅所欲言。

    他们有太多问题可以讨论了。除了授课,庄晏本来不愿再踏入和机甲设计相关的领域,为此拒绝了好些沙龙和交流会的邀请,可是和周玉臣三言两语,他就犯了和大多数学者一样的毛病:平时不苟言笑,一谈及自己曾用心钻研的东西,就忍不住滔滔不绝起来,而且十分固执较真,对自己的论点分毫不让。

    几次情不自禁但也无关痛痒的小争执之后,庄晏也有点尴尬,其实从前就有些朋友受不了他一谈起来就较真而且态度强硬的毛病:“抱歉,我不会再这样了。”

    “为什么不这样?”周玉臣眼神有些不易察觉的温柔,看着他笑道:“认真有什么不好?”

    虽然他这么说,庄晏还是在心里告诫自己,下回不能这样,不过到了下回,仍旧故态复萌。而且他到底没上过几次战场,而周玉臣的实战经验无疑能很好地修正和弥补他的理论,即使争执也是能受益的。

    他们也不再只是到庄晏的宿舍楼下就止步,第三次见面的时候,两人走到宿舍楼下,正谈在兴头上,庄晏聊得头脑发热,脱口而出请周玉臣到他的宿舍喝杯茶接着谈,之后就回回如此了。

    对这一现象,凯文刚开始惊异不已,多几次也就渐渐习惯了。吉祥则看到在客厅里现身的雪豹就激动地“噢”“噢”,过去对着它厚实的毛皮蹭个不停。

    庄晏有一回送周玉臣离开后,回到宿舍时,听见凯文一边帮着收拾茶杯,一边道:“老师这些天心情很好呢。”

    吉祥道:“因为人类拥有朋友就会很开心。”

    庄晏的手正要推门进去,闻言怔了一下,耳边忽然响起周玉臣在视频里说的那句话:“我很珍惜和庄先生的友谊。”

    最初听到这句话,他只把那当作一句客套的辞令——在他和周玉臣之间,他从想过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的相处模式。

    他推门走进去,凯文和吉祥都看过来。凯文意识到自己刚才议论教授的话应该被听见了,不由紧张道:“老师……”

    庄晏却扫他一眼道:“你的作业改好了?”

    “……我马上去改!”凯文连忙把茶杯交给吉祥,溜进房间去了。

    日子一眨眼过去,而周玉臣和庄晏的来往,似乎真的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有关他们的谣言也逐渐平息,这固然是他们发言澄清的结果,但还有一个原因——在学院和民众之间,要打仗的消息渐渐传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明天心理诊所〕〔穿越八零甜蜜蜜〕〔官场之风起云涌〕〔韩娱之寻觅〕〔妖禁〕〔三界最强主播〕〔闪开,迪迦开大了〕〔重生之老子是皇帝〕〔不熟〕〔光暗天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