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神妃:医手遮〕〔我的公司不正经〕〔清梦时有疏萤度〕〔混迹江湖开客栈〕〔极品纨绔高手〕〔封天镇仙〕〔美女总裁的最强神〕〔进击的创世神〕〔我爱罗的超能力老〕〔龙脉天师〕〔萌妻来袭:大叔心〕〔盛宠彪悍妻之陌少〕〔命运升级〕〔极品仙帝在花都〕〔综红楼之未央〕〔白月殇之轮回〕〔气运女王的死亡日〕〔将门重生之撩宠太〕〔也曾惊华〕〔太师在怀:云里帝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37.信息
    ,精彩小说免费!

    再次沉入睡梦中后, 庄晏不断地听见有个声音在他耳边絮絮叨叨。

    庄晏被它吵得有些烦躁, 张口想要斥责它, 但恍惚之间,他又回到那个平台上,这次一切如常, 没有了那堵墙,云雾状气体缓慢地涌动着, 树枝静谧地垂在那里。

    那个声音还在唧唧呱呱,庄晏道:“你吵死了。”

    声音戛然而止,片刻后小心翼翼道:“你……你还好吗?”

    庄晏道:“不好。我差点被异兽吃了。”

    “那只是你的潜意识!”那声音叫起来, “它们都是你捏造的,包括那个阿旭……”

    它说出口才反应过来庄旭是庄晏的死穴, 连忙住口, 但已经感知到庄晏的情绪变化, 不免后悔。

    庄晏身体紧绷了一下, 却没有说话。

    他闭上眼。离他最近的一棵树的两个枝条窸窸窣窣抬起来,想要抚摸他, 但又知道他不喜欢触碰, 于是纠结地对起了“手指”。

    “其实……我也有错啦,我没想到那个哨兵的壁垒后面还有‘陷阱’……哇哇哇!这是什么!”声音一边叫着, 两个枝条挥舞起来。

    庄晏睁开眼,只见面前不远处出现了一只大型猫科动物, 一身厚厚的皮毛令人联想到高地的雪和裸露的黑岩, 皮毛之下, 强壮的肌肉蓄满爆发力——分明是周玉臣的量子兽,那只雪豹。

    “声音”则比他激动多了,不断挥舞着枝条:“你为什么要让它进来这里!快把它赶出去!”

    雪豹出现在树丛中也有些茫然,但它很快感知到这些“树”似乎不一般,它试探着走近一棵树,两个圆耳朵动了动,嗅了嗅,冰蓝色的兽瞳露出好奇的神色。

    然后,它舔了一口树干。

    空中挥舞的树枝僵硬了一秒,然后响起更高更崩溃的声音:“啊啊啊啊啊你这个流氓豹!”

    虽然是在梦中世界,但庄晏还是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被震聋了,不由斥道:“被舔了一下而已,你给我闭嘴!”

    “我不啊啊啊啊!”整个树丛都开始沙沙震动,以表达声音的激动心情,“快把它赶出去!赶出去!”

    庄晏本来头就有些疼,这几里哇啦的乱叫,以及到处乱飞的树枝,更让他神经抽痛。

    还是接着睡好了,他这样想着,视野便渐渐褪色,重新进入黑暗。

    再次睁眼,他感觉到身边有个暖和厚实的物体,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和梦里一样厚厚的雪白的皮毛,他正侧着身睡着,熟悉的大猫趴在他身边,两个耳朵时不时动一动。

    他和它冰蓝色的兽瞳对视一眼,雪豹好像也有点困惑,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庄晏发现自己的手臂还搭在雪豹身上,如同怕冷一样紧紧挨着豹子,相当的温暖。

    雪豹用头蹭了蹭他的下巴。

    庄晏不怎么喜欢和人和物接触,但此时怔怔看了雪豹好一会儿,才缓慢收回手,坐起身来。

    他在一间小小的房间里,身上盖着被褥,房间的墙壁和天花板都是干净的淡蓝色,窗帘轻轻拂动,透露出窗外清明的天光。

    庄晏有点恍然地看着四周,忽然身体一震,再看身边的雪豹,一切都想起来了。

    他低头,捂着额头片刻。随后掀开被褥下床,走出房间。

    打开门,外面的声音立刻泄露出来。

    这是一间小小的公寓式的房子,看起来像哪里的宿舍,面积不过五十平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陈设非常简洁,有一种军事化的干练。

    庄晏正看着客厅里摆着的一套桌椅,通往厨房的拉门忽然被拉开,男人端着两份早餐走出来。

    “醒了?”

    其实庄晏一醒来,周玉臣就通过精神体感知到了。他把早餐放在桌子上,看着庄晏此刻的样子,不禁笑了。

    素来严谨自持的庄教授大概不知道他此刻的样子,穿着身量差不多,但明显肥了一圈的睡衣,金发没有发胶固定,全部都散下来,嘴唇微张,皱着眉的刚睡醒还有点茫然的样子,就像个二十岁的、有点呆的年轻人。

    “这是哪里?”

    “我的宿舍。”周玉臣在桌边坐下来,“乔什说你睡一晚就会醒来,看来他这句话没有骗我。”

    他把早餐摆好,道:“那边是洗漱间。”

    “……哦。”庄晏一时还不大能接受眼前这幅场景,他走进周玉臣说的洗漱间,这宿舍几乎什么智能设施都没有,周玉臣在外面道:“靠门的牙刷和毛巾是给你的。”

    庄晏拿起杯子和牙刷,洗漱过后,终于有点适应过来了,走出去,周玉臣坐在桌边,轻轻靠着椅背,他那份早饭已经吃完了,正拿一份新出炉的报纸在看——旁边的出报机(将新闻即时印刷成报纸的机器)大概是这房子里唯一的智能设施。

    他的目光没有一直追着庄晏,不是对待客人的态度,好像这就是一个随意的闲适的早晨。

    庄晏在他对面坐下,不言不语地吃完了整份早餐,道:“谢谢。”

    周玉臣把报纸扔进回收槽里:“还合胃口吗?”

    庄晏道:“还好。”事实上他口味在朋友看来是相当挑剔的,而这顿早餐的味道比他想象的要好。说一句“还好”有点太不客气了,他又道:“没想到上将还会厨艺。”

    “只是一点,我父亲教我的。”周玉臣看着他道,“感觉还好吗?”

    庄晏感到头还有点疼,他便又说了句“还好”。

    两人都没有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庄晏道:“抱歉,我昨晚逞强了。”

    他知道周玉臣还为他做了很多,他忍不住道:“我梦里看到的那些……”

    “你指大海和那个房间吗?”周玉臣道,“那是我的精神领域。我父亲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小世界’。”

    庄晏一怔道:“精神领域……”可以具象化为那样的形态吗?

    仔细想来,他常梦见的那个云气凝结的、被宇宙环绕的地方,莫非也是他的精神领域?

    “我小的时候,以为每个人都有那样一个‘小世界’,但长大发现,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周玉臣道,“甚至也不是哨兵和向导都有的。”

    庄晏脱口而出道:“你会让人进去吗?”像昨晚那样?

    “不会。”周玉臣道,“你也知道,打开精神领域等于……袒露自己的一切。”

    那么昨晚是……庄晏又沉默了会,道:“谢谢。”

    “你没事就好。”周玉臣道,“我很后悔,昨天不该对你妥协。”对着庄晏,他总是没办法像工作和战场上那样的强硬。

    “你没做错。”庄晏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就会因为我那要命的自尊心而得罪我。”

    第一次听他自嘲,周玉臣不禁又笑了,又看着庄晏苍白的脸色:“你回房间再睡会吧。”

    “不了。”庄晏看了看时间,“我今天还有课。另外,我还有些话要对你说,一些信息。”

    “信息?”

    “昨晚的尝试。”庄晏道,“我并不是一无所获。”

    周玉臣有些诧异,庄晏努力回忆当那个哨兵的壁垒坍塌之后,在阿旭和异兽出现之前,他所看到的几个破碎的画面:“那些海盗,他们化装成商队,通过帝国关口的检阅,之后到达他们准备发动攻击的地方,那似乎是在一个……”

    他仔细揣摩了所见到的细节:“军工厂之类的地方。”

    军工厂,既可以藏人,又可以藏武器,的确是个好地方。

    “他们只负责伪装和绑架,正面攻击我们的是另一支舰队,这支舰队……”庄晏感到脑神经开始疼了,但还是努力捕捉那闪过的几个片段,忽然灵光一闪,“等等,有人在说帝国话。”

    周玉臣眉梢一动:“帝国话?”

    庄晏对上他的目光,肯定道:“帝国话,但不是通用语,似乎某个星区的方言。”

    他嘴唇动了动,模仿片段里的那几个音节:“su——to,ai,er——”

    周玉臣脸色微微一变,站起身。庄晏说完那几个音节已感十分勉强,神经不停抽痛,他忍不住吸了口气,伸手去按太阳穴,却察觉到坐在对面的人起身,绕过桌子道:“我来吧。”随即一双手代替他贴上了他的额头,替他按揉穴道。

    庄晏先是一惊,但那拇指的指尖粗糙而温暖,比他更有力,传递温度,瞬间舒缓了疼痛,他直到对方的手指按揉了好几圈才想起来起身。周玉臣却掌握着力道,把他按在座椅上:“你的信息帮了大忙,庄晏。”

    庄晏看着眼前那双修长宽厚的手,脑袋传来舒适感,身体却万分不自在,以至于没注意到周玉臣叫了他的名字:“……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周上将。”

    “我们经常会出现神经痛,所以也知道怎么舒缓它。”周玉臣看着庄晏。

    金发男人一只手搭在扶手上,身体僵硬,脸上有一种介于舒适和尴尬之间的神色,也许是因为这种复杂的感受,又也许是周玉臣贴近他的掌心温度有点高了,他的颧骨处稍稍晕开了一点红,对上周玉臣的目光时,有点不安地眨了眨湛蓝的眼睛。

    周玉臣心里一动,直想俯下身去亲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重生之全能大亨〕〔酋长压力大〕〔甜妻在上:老公,〕〔传奇道士修仙传〕〔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修真高手在校园〕〔我就是开外挂了〕〔幻想轮回日〕〔九域邪帝〕〔售房有术〕〔抗战铁血路:八千〕〔从学霸开始〕〔逆道重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