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不死身〕〔圣域武帝〕〔联盟之诸天主宰〕〔村霸农女:傲娇夫〕〔斗魄星辰〕〔无限的世界里只有〕〔美色撩人:枭爷宠〕〔帝少宠婚成瘾:宝〕〔乡村妙手邪医〕〔宫女木岚〕〔良夫晚成〕〔古穿今之安好人生〕〔劫炼苍宇〕〔馥郁春满〕〔与妖怪的二三事〕〔美女的超级高手〕〔超级特工奶爸〕〔三界极品黄牛〕〔都市透视高手〕〔妖孽狂医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30.还乡
    ,精彩小说免费!

    经过长途跃迁, 飞船又在太空中航行两天, 终于到了目的地,海棠星系。

    据说庄家的先祖在踏上这个星系第四颗行星的土地上时, 行星上因为缺乏二氧化碳而只有一些藻类低等植物生存,随后生态圈经过优化, 第一株在这里种下的花卉, 就是海棠,因此取名为海棠星系。

    不过尽管这样,庄氏的族徽却被定为绚丽的郁金香,那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飞船降落在星球主城停机坪,庄晏乘坐悬浮车驶过树木郁郁葱葱的街道。这是个较之别处更悠闲宁静的星球, 居民们安闲度日, 生活节奏比起帝都和枫丹白露来都要慢许多,快要新年了, 街上的商店开始做装饰, 有种祥和的新年气氛。

    庄晏坐在悬浮车的窗边看着,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这几个月发生的种种都沉淀下去,故乡正对他敞开怀抱。

    悬浮车行驶在主城偏东北处,开始上坡,这里是城中的一座小山,围在山腰处的建筑群就是治理海棠星系的各部门大楼, 再盘桓上坡, 越过茂密的树林, 到了接近山顶的地方,即是一座别墅。

    悬浮车停在台阶下,管家等在大门前,庄晏下了车走上台阶,管家在上方道:“欢迎回家,晏少爷。”

    “安伯。”

    庄晏朝这位服务他们近三十年的银发老人点点头。

    安伯走在他右前方,两人进了别墅的正厅,女佣来替庄晏拿走外套,又端来一杯红茶,笑道:“欢迎回家,少爷。”

    庄晏坐在沙发上接过红茶,脸色柔和道:“谢谢。”

    安伯道:“老爷在楼上书房,和沣老爷在说话,等他们下来我们就可以开饭。”庄沣既是庄泽的亲弟弟,庄晏的叔父。

    安伯正说着,就见庄泽和庄沣从楼上下来,边下楼边仍然在交谈,庄晏站起身来,听见他们走近时,庄沣低声对他父亲道:“我觉得应该再考虑考虑,尤其是刚发生了那种事……”

    庄晏道:“叔叔。”

    庄沣笑道:“阿晏,回来了。”他上前和庄晏拥抱了一下,“你这一路有惊无险,可把你婶婶吓坏了,明天去看看她,好让她安心。”

    庄晏道:“我一定去。”

    安伯道:“两位老爷,午饭已经摆好了。”

    “哦,谢谢你,老安。”庄沣伸手示意女佣把他的大衣取来,“年末事情太多,我就不留下吃饭了。”

    庄沣跟他们告辞,让他们不必送,安伯送他出去了。

    剩了大半年没见的父子俩站在正厅里,庄泽上上下下看了庄晏几眼,最终只道:“开饭。”便向餐厅走去。

    临近新年,庄晏又在路上耽搁了那么几天,第二天庄晗也跟着回来了。

    庄晏去探望婶婶麦秋夫人,麦秋夫人娇小的个子,把他狠狠抱了一下,又用手摩挲了几下他的脸,道:“还好,没有哪里受伤。不过你瘦了,宝贝,脸色也不太好。是不是你爸爸给你太大压力了?我早跟你叔叔说过,让他劝你爸爸,为什么他们联姻了,就要求你也联姻呢?”

    庄晗笑道:“妈妈,咱们阿晏的烦心事可不止这个。”

    麦秋夫人嗔道:“你就是这么看你弟弟笑话的?”却体贴庄晏的心事,没有提海伦娜的事。

    这天下午阳光好,她安排两兄弟在花园里喝下午茶。

    庄晗道:“我听我爸说,大伯想让你进军部?”

    庄晏端茶的手一顿。庄晗道:“你不知道?那该是大伯还没打定主意,还没告诉你。其实军部挺适合你的,那里无论如何,办事总比外面痛快些,加上你还是周玉臣的暧昧对象……”

    庄晏瞪他一眼,庄晗笑嘻嘻道:“怎么了嘛,人家在莱昂星还救了你呢,不考虑一下以身相许?”

    庄晏直接跳过这个话题道:“他打算让我去帝都,让你回来?”

    “是。”庄晗道,“你现在是向导了,比我更适合。大伯应该早就这么想了,但没想到你回来路上出了那档子事。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庄晏知道他们都很关心他遇袭的事,也就把那天的经过又复述了一遍。

    庄晗听完,长出一口气道:“现如今的海盗,都张狂到这个地步了?帝国难道沦落得跟小公国一样了?一口气惹了庄氏,周氏,兰顿,背后会是什么人?”

    庄晏看着阳光下剔透的玻璃茶杯道:“目前也只能等情报局的调查结果。”

    庄晗道:“事情闹得这么大,连夜审讯战俘,最晚到年后也该有个结果了。何况这事,谁信呢?一支不小的舰队,说出现就出现,说消失就消失,在帝国境内,居然没一支守军阻截得住。”

    庄晏想了想道:“‘贪狼’的那些海盗和军人毕竟不同,在星际中游荡,想必对怎么掩盖踪迹有一手。或许他们袭击不成,立即分散部队,伪装后逃逸,要做到这点也不是不可能。”

    庄晗哼笑一声道:“要是有人里应外合,就更顺利了。” 他显然也猜到有内应这件事,“那么莱昂星的驻军——”

    他和庄晏对视一眼,显然两人都觉得驻军被调走得太巧,庄晏道:“驻军当时被调去了赤狐星。”

    “这我倒是听说了。”庄晗答道,两兄弟思索着,一会儿没说话,庄晏忽然问道:“赤狐星的领主是谁?”

    庄晗被他问得心里一动,恍惚猜到他有什么想法,庄晗交游甚广,这方面知道得清楚些,想了想道:“我记得……是朱利安王子。他和王储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感情很不错,领地也挨在一起。”

    朱利安王子,庄晏眼前立即浮现起那天宴会上见到的少年,尽管只见过一面,但不知怎的印象相当深刻,少年,和少年肩上的黑猫,那是他的量子兽?

    庄晗道:“你觉得海盗,或者说,海盗们的那个雇主,是为什么要袭击,还有绑架你?”

    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一场恶意袭击,有凶手,动机,和手段。他们还只是讨论到手段,凶手和动机,还毫无头绪。

    “不可能是咱们的仇家。”庄晗先道,“要只是咱们家,得罪周家和兰顿干什么?”

    那么和周家还有兰顿家也有关联的会是什么?

    “嗯……”庄晗指头敲着扶手,“对兰顿家我知道得不多,我们和他们的交集实在少,但如果但说你和周玉臣的话……”

    庄晏顿了一顿,庄晗道:“不过这也不太说得通,难道就因为两家有结亲的可能,就花那么大的手笔,冒着被三个大家族和帝国追查的风险,一定要杀了你们两个?”

    庄晏道:“但可以列作动机之一。”他看着庄晗道,“国内主战与主和的问题越来越紧张了。”

    这想必也是为什么庄泽想要庄晏进军部,庄氏所处主和派本来就弱势,不能再让军部和御前再塞满主战派的人了。

    近六十年来,兽潮爆发的频率越来越高,譬如最近的一次兽潮在八年前,再上一次则是二十年前,中间只相隔十二年。而最初,兽潮可是五六十年才爆发一次的,不少学者已经提出“大兽潮”的概念,预言将来的兽潮极有可能由间歇发生变成长时间持续。

    兽潮的频率提高,就导致帝国对联邦主战或主和的问题必须被摆上台面,讨论出一个结果。到底应该如何?该与联邦和谈,协商,共同应对异兽吗?这里面牵扯了极复杂的利益问题。

    而如果开战——如果能征服联邦,重新将其划进帝国的版图里,那么联邦境内那些矿产资源丰富得令人垂涎的星球,就会尽归帝国所有,国力必然大涨。

    但随之而来的仍然有许多问题。向联邦开战,是必胜的吗?倘若输了,无异于赔了夫人又折兵,而如果战败之后,再碰上一次兽潮,那就会演变成国家的灾难。

    哪怕真的是必胜的。胜利之后的“战利品”,会像小孩分蛋糕一样公平分配吗?不会,人面对利益,无论贵贱,都只是强盗一般抢夺而已,譬如兰顿家族——当下最强硬的主战派,主战的理由谁都明白,兰顿家族手握重兵,战争一旦胜利,它将会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

    从战争中汲取利益的大家族过于强盛,就会变成一只能够威胁到帝国和平的庞然巨兽。

    和平从来不是口号喊出来的,和平是权力的平衡,大家实力相当,相互制约,自然能维持和平。一旦其中一个无所忌惮,平衡即被打破,暴力与不平等随之而生,矛盾不断积压,最后再爆发。

    兰顿家族想要打破平衡吗?如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若没有这份野心,兰顿元帅就不会把自己才三十岁不到的妹妹,嫁给已经是风烛残年的皇帝。

    庄晏从叔叔家里回来,安伯道:“少爷,老爷要您回来之后直接去书房见他。”

    庄晏正将大衣递给女佣,闻言点点头,走上楼去。

    庄泽在书房里处理公文,庄晏走进书房,庄泽带着眼镜,在一份资料上写批言,写完之后才抬起头看向庄晏,指指桌案上的公文道:“按理说,这些事都该你来做了。”

    庄晏走上前去,拿起一份公文看了看,庄泽道:“不过趁我还挣扎得动,你还可以晚几年再管这些琐事。”

    庄晏顿了顿,猜到庄泽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你进军部去。”庄泽从他手里拿过公文,放在自己面前,“你叔叔担心你离开这里,会再出什么不测,但我庄泽的儿子,不能出了点什么事就当缩头乌龟。你坐下。”

    庄晏在书桌旁的靠椅坐下,继续听他说:“军部的人只认军功,都是些好大喜功的好战分子,咱们是主和派,你去了那里,势单力孤,靠你一个人是不行的。和周家人打好关系,对你有利而无害。”

    庄晏动了动嘴角,嘲讽道:“所以还是打算把我卖给周家了?”

    庄晏看着他道:“庄晏,我叫你来不是为了跟你吵架的。”

    庄晏道:“进军部,跟周家人来往,我可以按你说的办,但联姻不行。”他知道以他目前的情况,以及家族的需要,进军部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帝国对于向导的编制很特殊,原因是向导本身的特殊性,他们的身体素质较之哨兵差得太多,但在精神方面对哨兵的影响力却极大,所以帝国对向导的政策是强硬之外,再给予自由。

    所有的向导在觉醒之后,都必须接受对应的向导教育,一名向导必须终身为军队服务——但这个终身并非将向导困在军队里,除开定期的训练以及战争的需要外,向导也可以选择不呆在军队里,而去从事其他自愿的职业,不过呆在军队中待遇会更加优厚。

    还有则是向导的择偶意向,尽管向导数量稀少,帝国却不得不给了向导这方面的完全自由——向导可以单身一辈子,也可以和普通人结婚。

    帝国最初曾经按照系统的最佳匹配度,强制哨兵与向导结合,但效果并不好,对婚姻有抵触情绪的向导,不论其有意或无意,都会对其哨兵的精神施加负面影响,也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例子,匹配度超过百分之八十的一对哨兵向导,结合之后几年都没出结合热。

    结合热——指哨兵向导

    庄泽道:“联姻的事,可以推到以后再说。……别要我现在给你什么承诺,庄晏,到了要紧的时刻,为了家族和海棠星,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做的?”

    庄晏沉默片刻,道:“那么我还有一个要求。——我要去一趟安道尔公国。你不能阻拦。”

    “你在跟我讲条件吗?”庄泽瞪起眼睛来。

    庄晏面无表情道:“你无权干涉我的人身自由。”

    父子俩对峙片刻,庄晏瞪着他,抽过一张公文往桌上一按:“你出去。”

    庄晏知道这是他退步的意思,看了一眼书房墙壁上挂着的母亲的画,起身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娇妻狠大牌:别闹〕〔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甜妻在上:老公,〕〔真理大帝〕〔传奇道士修仙传〕〔龙剑仙尊〕〔武神天尊〕〔妖禁〕〔快穿之反派也是有〕〔佛系玄师的日常〕〔变成微风去想你〕〔重生1980之强国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