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男神系统:楚〕〔三生悟道〕〔兽世奇缘:兽夫太〕〔星际三国英雄传〕〔都市修罗医圣〕〔重生之现代巫妖王〕〔花开花落又一年〕〔九号店铺:妖的生〕〔逆天龙祖〕〔神梵世界〕〔都市全能花少〕〔魂宋〕〔最强女将之夫君有〕〔修破玄尊〕〔快穿之反派boss请〕〔宝藏烽烟〕〔闪烁的青春〕〔天界打工皇帝〕〔重生之都市妖祖〕〔战神独宠绝色夫人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29.阴谋
    ,精彩小说免费!

    “庄先生。”没等这个想法在庄晏脑子里转过弯来, 周玉臣先道:“能否把你被绑架的过程叙述一遍?”

    庄晏道:“下午情报局的调查员也会来……”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你可以跟我说点更的。”周玉臣道,“毕竟这次海盗袭击的目标,第一个是你, 其次则也有可能针对我。”

    所以他们有相同的立场, 而且彼此关联。庄晏顿了顿, 斟酌片刻,便将那天被绑架后经历的一切叙述了一遍。

    周玉臣听到那两名海盗说出“那不是我们的舰队”的地方,便道:“这很奇怪。”

    他对庄晏解释道:“他受人雇佣来袭击我们,他背后的雇主肯定不希望暴露身份, 为什么要向你透露他们的安排?”

    “他先是顺着你的话,告诉你他们是受人雇佣, 这也还好理解, 但又说出‘舰队不是他们的’这种话,就好像主动告诉你他们和雇主的安排。”周玉臣道。

    庄晏想了想, 的确如此。虽然他本身也抱了套话的意图, 但回忆当时那名海盗的态度,却好像是有意跟他说这些话。

    “或许是已经把我绑架在手,所以不怕被泄露。”

    “凡事皆有例外, 何况星际间流亡闯荡的海盗,更明白什么叫‘世事无常’。再者,即便是非法的雇佣组织, 只要能成气候, 也都是重视信誉的, 这样随意透露雇主的身份和安排。”周玉臣摇头道,“作为星际间有名的海盗团,似乎有点缺乏职业素养。”

    “职业素养”被用来形容一群打家劫舍的海盗,庄晏嘴角抽动了一下,继续未完的叙述。

    说完之后,周玉臣点点头,没有再做多评价。庄晏也没有说太多自己的看法,例如袭击他们的军队似乎具备正规军的素质,这些他都看得出来的细节,周玉臣更不会忽略。

    他想到另一个疑问,那就是他被绑架以后,终端被踩坏,那些海盗也肯定检查过他身上有没有定位装置。他想起来一件事:“我记得阁下在飞船启程以后,让船医来给我们植入一个皮下生物定位器……”

    那个定位器由特殊材料制成,非特制的信号检测仪是扫描不到的,造价昂贵,时效只有五天左右,恰好就是他们的航程时间内。

    想到这里,他不禁道:“难道你之前就预料到……”

    “只是一个小小的预防手段。”周玉臣挑眉道,“我不知道会遇到袭击,但有异常发生,做一点防范措施总是没错的,不论最后有没有用。‘绿野’号在自己的停泊位上被撞坏,就是一个异常。”

    庄晏一怔道:“你的意思是,‘绿野’号的事故也是事先谋划好的?”

    “没有证据能证明。”周玉臣道。他的言下之意是“可以这么猜测。”

    庄晏往这一点上细想,忽然觉得内情比他想象的还要深不可测。倘或‘绿野号’的事故也是策划好的,那么目的是什么?

    ——延缓他们的行程,让那群海盗做好准备?但这件事是如何安排的?而那海盗又是如何知道他们的行程,再精准地截击他们的?

    只有一个解释,有内应。

    这个内应还相当的神通广大,既能操纵卡塔尔港口的停泊系统,造成撞击事故,又能精确地掌握‘蓝鲸’号的行程。有谁能做到,又有谁需要这么做?

    庄晏忽然又想起一事道:“海盗都逃跑了?有多少俘虏?”

    周玉臣道:“海盗的舰队大部分撤走,只留下十几个俘虏。”

    “才十几个俘虏?”庄晏不由得坐直了道,“后面援军不是赶来了吗?为什么不将海盗一举拿下?”

    “援军一到,海盗就撤退了。”周玉臣道,“而且行动极为迅速,舰队被他们在逃跑路上化整为零,消失得无影无踪。”

    “‘消失’?”庄晏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这个词,“这可是在帝国境内,后面有援军,沿路每个星系还有驻军,就这么让他们留下十几个俘虏,消失了?”

    “所有的驻军都声称。”周玉臣道,“接到消息之后,他们都派出巡逻舰,寻找那支三千人的舰队,但都不见踪影。”

    “那么援军呢?”庄晏问道,“援军难道不该紧紧地咬在海盗的后面,怎么会给出凭空消失这种说法?等等……”

    他蹙紧眉头,问出了现在在飞船就在心里浮现过的问题:“海盗袭击的时候,援军的大部队在哪里?莱昂星系为何兵力空虚?”

    他的目光对上周玉臣,两人对视,他没有开口,周玉臣已经知道他在怀疑什么,目露一丝赞许道:“你比我想象的要敏锐。”

    庄晏愣了一下,莫名的有些不自在。从小到大,他对于客套的赞美早就习惯并厌倦了,但收到来自自己曾经讨厌的情敌的赞赏,还是第一次。

    “一切还有待调查。”周玉臣总结道,“俘虏已经被派来的中央调查员提走,就要看他们会怎样破案了。”

    庄晏眼中闪过一丝冷意道:“事关到庄家周家……”想起来船上还有位兰顿元帅的侄女,“……还有兰顿家,起码也该给出个像样的交待。”

    说起兰顿小姐,庄晏的印象就只有先前上船时和她见过的那一面,兰顿小姐尚可,但她身边两个女佣替主人表现出来的敌意却是很明显了。他不在意,不代表察觉不到。

    想到这里,庄晏便嘲道:“兰顿小姐在飞船上心心念念的便是上将阁下,一直念叨着‘上将肯定能带我们脱险’,阁下可得好好地安抚她。”

    他的嘲讽向来不分敌友,分别只是有没有敌意。此时对着周玉臣,便是放松下来,开玩笑似的嘲讽了。

    周玉臣听了却微微一笑道:“那么庄先生呢,你相信我吗?”

    庄晏顿了顿,别开目光道:“……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正说着,外边叩了叩门道:“阁下,兰顿小姐来探望。”

    庄晏勾了勾嘴角道:“说曹操曹操到。”起身便告辞道:“那么就不打扰了。”

    周玉臣没有再挽留他,而是道:“回去一路小心,我会分一支卫队给你们,护送你们回海棠星。”

    庄晏顿了顿,既然救命之恩都受了,也就不在乎接受这点帮助了,于是道:“多谢。”

    说着便点头打算往门口去。

    周玉臣身边,雪豹一直妄图打断他两人的对话,但一直被周玉臣用精神力压制,这时候眼看着庄晏都要走了,终于愤怒地呼噜一声,咬住周玉臣的袖口。

    周玉臣看着要炸毛的量子兽,终于想起来那件事,叫住往外走的庄晏道:“庄先生。”

    庄晏回过身:“还有事?”

    周玉臣替雪豹顺了顺背脊的毛,道:“这是我的精神体,帕克,它想见见你的量子兽。”

    庄晏看着雪豹,雪豹哀怨地望着他。

    这么一只威猛又漂亮的大猫眼巴巴看着自己,和主人的气场完全不同,庄晏也有点心软,但是……

    “我没有量子兽。”

    “怎么会?”周玉臣挑眉,“帕克一直感觉它就在周围,但始终不肯现身,它实在找不到它,只好请你让它出来一下,如果它……嗯,不愿意的话,可不可以帮它问一句为什么?”

    庄晏耐心听他说完,随后道:“我说的是实话,我从来没见过我的量子兽,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他摊摊手道:“或许我是个残疾的向导。”

    他对雪豹道:“抱歉。”

    雪豹失望地“呜”了一声,庄晏朝周玉臣再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等庄晏走出门去,周玉臣眉头一动:“你觉得他在说谎?”

    “……”雪豹继续哀怨地看着他。

    “我尽力了。”周玉臣无奈道。

    “阁下,兰顿小姐……”卫兵在门外道。

    周玉臣顺了顺豹子的毛。“请她进来吧。”

    终端重新办好,庄晏下午启程,在当地驻军以及周玉臣指派的一支卫队的护送下,仍旧按原定行程,回他的老家,位于m16星云的海棠星。

    空间跃进入舱之前,他匆匆扫了一下网络上的新闻,果然袭击一事在国内炸开了锅。莱昂星又是王储辖内的星域,皇帝亲自发话,王储领责,军方彻查。

    还有不过十天就是新年,这下有相当一部分人都没法享受新年了,还有许多人的新年都要在议论中度过。

    庄晏又在飞船上开了个小型会议,接受帝国派来的调查员的询问。庄晏已经叙述过一次,第二次则去掉他的猜测和主观看法,尽量从客观角度复述了一遍。会议结束,调查组组长点点头道:“谢谢,庄先生,你的证词非常宝贵。另外王储殿下让我代他向你表示歉意,没想到会在他的辖域,他的飞船上出现这种事。”

    庄晏道:“我想出现这种事并非殿下所愿。请殿下不必过于自责。”

    事实上这件事是有够王储头疼的,首先王储的辖域上让一群海盗作威作福,王室是帝国的脸面,这一点足够让王室颜面扫地,莱昂星驻军救援不力,防务空虚,也会让皇帝陛下质疑王储的治理能力,加上这件事牵扯到兰顿家,周家,庄家,王储还得给这几家人一个合理的交代。

    会议结束,庄晏又要给终端上那些未接的通讯回拨过去,都是看到新闻或者听到消息来关心他的亲友。连凯文也发了消息来。

    秦松的副官也来通讯,说少将正在出任务,抽不开身,让他一直盯着通讯。他请庄晏留个口信,等秦松回来时报告。

    还有秦松的妹妹,跟他青梅竹马长大的秦玫,他给秦玫回通讯的时候,转给了她的经纪人。

    “太好了,你看起来完全没有事。”经纪人也和他相识,见他好端端在影像里,松了口气,“新闻播出的时候玫急得不得了,连演出都不打算上了,后来还是找了斯蒂文,联络了莱昂星军方,说你没有事……玫来了,你们说吧。”

    秦玫穿着戏服地出现在影像,她演出的妆容还没卸,满面凝重,看到庄晏,才和经纪人一样肩膀一塌,松了口气。

    庄晏脸色稍稍柔和,声音也比平常多了些暖意道:“我没有事,别紧张。”

    “你不知道新闻说的多吓人,说你被绑架了!”秦玫道,“到底是什么人?你现在还安全吗?”

    庄晏倒反过来好一番安慰她,她眉头这才舒展了一些,想了想,笑道:“听说你被绑走,是那位周上将救了你?”

    庄晏一顿道:“你怎么知道?”

    秦玫道:“我有位记者朋友赶到你们那儿了,她说你们两个落在小岛上,绑架你们的海盗逃了……”

    庄晏打断她道:“绑架我的人逃了?”

    秦玫道:“是呀,她是这么说的。消息错了?”她不明就里。

    庄晏回过神来道:“哦,没什么……逃了就逃了。”

    绑架他那两名海盗分明都被周玉臣制伏,手脚关节都被打伤,怎么可能逃得了?

    他心中疑窦暗生,但秦玫还在眼前。她没察觉到庄晏的走神,又问道:“哥哥有没有跟你联络?”

    庄晏道:“他在出任务,让副官跟我要了个口信。”

    正说着,广播提示道:“飞船即将进行空间跃进,请各位在十分钟内入舱。”

    秦玫道:“你进舱吧。”

    庄晏道:“不着急。”

    秦玫实则也还有许多话想说,她看着庄晏,叹口气道:“最近发生的事……我真有点担心你,阿晏,可我在这边巡演,拍戏,一时半会又赶不回来看你。”秦玫自小就颇有表演天分,十八岁投身演艺事业,现在已经是帝国著名的女演员,事业如日中天,非常忙碌。

    庄晏道:“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你看起来很累。”

    秦玫也是亚裔,从外貌看来,她的亚裔血统比庄晏还要纯正,黑发,棕瞳,皮肤细腻,在黄种人中肤色偏白,但却平稳地度过了少年时期,不曾觉醒,只是个普通人。相比之下,秦松就没有那么像亚裔。

    “要是能回到小时候就好了。”她笑道。

    庄晏也莞尔道:“不然你放下工作,回海棠星来过年?我爸爸一定欢迎你。”

    “等明年吧。”秦玫笑道,“明年我要好好休息,到时候先去找哥哥,再回来探望你和伯父。”

    “好。” 庄晏温和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明天心理诊所〕〔官场之风起云涌〕〔穿越八零甜蜜蜜〕〔妖禁〕〔三界最强主播〕〔韩娱之寻觅〕〔不熟〕〔闪开,迪迦开大了〕〔光暗天使〕〔武神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