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军嫂上位记〕〔血棺封天〕〔龙组神兵〕〔邪皇宠上瘾:爱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穿越空间之女将卫〕〔收集末日〕〔独宠难消:歪歪老〕〔深夜书屋〕〔农门辣妻:猎户相〕〔仙梦蓬莱〕〔重生天后辣军嫂〕〔重生90甜军嫂〕〔总裁老公套路深〕〔贫家女的逆袭〕〔帝御仙魔〕〔我只是个不用奋斗〕〔都市之妖孽公子〕〔重生六零好时光〕〔腹黑老公,别撩我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28.哨兵
    ,精彩小说免费!

    庄晏站在一团云雾般的气体凝成的平面上, 困惑地看着周围。

    在这宽阔的平面之外, 是广袤无际、幽深如海的宇宙。数不清的星体在远处闪烁,犹如深海里粼粼发光的游鱼。

    奇妙的是, 如此空阔的景象, 庄晏只身一人, 却不感到孤寂, 而是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平面并非完全平整的, 云雾状气体在庄晏脚边翻滚, 一些气体与尘埃凝结着拔地而起,足有十几人高, 形成树状上升,又散成树枝一般垂下, 许许多多这样的“云树”行成稀疏的树林,树枝交错成网状, 树枝上甚至凝成了树叶的形状。

    庄晏走进了“树林”,他看到那些叶片发着莹莹的光, 表面犹如冰棱般可以照出人影。

    庄晏再仔细一看, 发现叶片上倒映的压根不是他, 而是一帧一帧的画面。犹如电影的定格。

    那些画面是……

    庄晏瞳孔一缩,他看了母亲, 阿旭,他的过往里, 许多铭刻在心里的画面。他不由得上前两步, 再靠近一点, 伸手去触碰那些叶片。

    “喂,不要乱碰。”一个声音忽然道。

    “谁?!”

    庄晏立即转身,循声望去,只看到广袤深黑的宇宙,而平面和树林在那一瞬间窸窸窣窣的震颤起来,凝结的气体和尘埃重新散开,变成无数个光点——

    “庄先生?”

    庄晏猛地睁开眼。

    穿白大褂的医生夹着光板,俯身看着他:“感觉怎么样?”

    庄晏看了他两秒,双眼重新聚焦道:“我在哪?”

    “这里是薜荔港的港口医院,你昏迷一天一夜了。”

    医用助理伸过摄像头,“咔嚓”给庄晏拍了张照,庄晏眯了眯眼,下意识抬起手挡住自己的眼睛,他才感到自己全身乏力,大脑钝痛。

    医生对着医用立体图像分析:“外伤已经完全恢复了,但您的大脑——向导的大脑构造比一般人更加复杂和脆弱,我们检测到您受了创伤,但不敢对您用过多的药剂。”

    “您还是先吃点流食吧,虽然有营养剂输入,但您的胃需要一点安慰。”医生道,“需要的话,我可以立即让机器人送来。”

    “谢谢。”庄晏苍白着脸点点头道。他伸出手指,按了按太阳穴,总算记起了昏迷以前发生的事,袭击,绑架,小岛……

    医生道:“那么有事按床头铃叫我们就好。”

    “等等。”庄晏这时喊住他道,“除了我,别的人也在这家医院吗?”

    医生道:“袭击中的伤员都在这里养伤,海盗已经逃跑,驻军也都调回来了,现在这里很安全。”

    庄晏听完,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那么,周上将也……”

    医生恍然,这才明白他要问的重点,笑道:“我没有负责上将的伤情,不过据说并不严重,大腿上那一枪,位置相当精准——既没有伤到骨头,也没有伤到肌腱。”

    庄晏再次点头,并对医生道:“我知道了,谢谢。”

    医生笑着打量了他一眼,转身出去了。

    庄晏躺在床上,看着房间的天花板,他的大脑还是有些混沌,不久,视线渐渐模糊了,他又昏睡过去。

    这一觉再也没有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再醒来时,精神明显好了许多。

    他再睁眼,发现床前坐了个人。他皱皱眉道:“斯蒂文?”

    斯蒂文本来垂着头在打瞌睡,闻声立即睁眼抬头道:“醒了?”

    他感觉身体恢复了点,动了动打算坐起身来,斯蒂文倾过身来帮他调整了下枕头:“最近走霉运就记得好好看黄历,你再这么折腾几次,别说你了,我都要累死在路上。”

    庄晏道:“你觉得只是走霉运的问题?”

    斯蒂文和他对视一眼,坐回座椅上:“伯父听我说了你的情况,就忙去了。这次的事闹得很大,媒体第一时间报道,我想接下来几个月,帝国民众都要牢牢记得你和周玉臣的名字了。”

    庄晏蹙着眉,斯蒂文知道他在思考,他自己心里对此事也颇多猜测,不过仍叮嘱道:“刚醒来就不要想太多了。你的精神力透支得太厉害了,听说你在飞船上帮士兵做疏导,后来又被绑匪注射了药剂?我们不比哨兵,他们精神受创,可以依靠自己的向导,但向导却只能自愈,精神力透支是件很危险的事。”

    庄晏听到他后面几句便道:“所以这不是很不公平?”

    斯蒂文翘着二郎腿笑道:“不公平?那也未必,庄晏,你好像很抗拒向导对于哨兵的弱势、被支配关系,但你忽略了一点,在精神方面,哨兵对向导极度依赖,向导虽然弱势,但在这方面反倒较为独立。”“

    “这种依赖可不仅仅只是因为向导能帮哨兵做精神疏导,延长他们的寿命。”

    庄晏面无表情道:“那还能因为什么?”

    “嗯……”斯蒂文想了想,有点难以形容,“就我这么多年的所见,基本上所有哨兵在心仪某个向导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张开精神力去感知对方的位置、精神波动,你知道,哨兵的精神触丝张开得越远,他们受噪音的困扰也会越大,但他们就是忍不住,很多哨兵倘若感知不到自己的向导,还会变得异常焦灼、暴躁。”

    庄晏道:“那是变态的控制欲,是他们异变的基因决定的,属于极强的领地意识作祟——脱离理性,靠近兽性而已,和他们爱不爱自己的向导没有多大关系。”

    听到庄晏毫不留情地说出如此评价,虽然斯蒂文自己也是向导,但也忍不住道:“也不能这么说吧?人的感情因素是最复杂的,你没有亲身经历过,怎么能这么武断地下评论呢?”

    “置身事外难道不是最客观的评价态度吗?”庄晏道,“而且我爱过海伦娜,我知道远离兽性的感情该是什么样的。”

    斯蒂文看着他,嗤笑一声道:“那除开所谓的‘领地意识’,如果一个哨兵面对你的时候,既表现得冲动鲁莽,缺乏理智,又十分小心,留意着你的一举一动,说话老是前后矛盾,还总有些莫名其妙的举动。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庄晏想了想道:“因为他急需做疏导,还有些信息素紊乱?”信息素紊乱往往导致哨兵对采集到的信息错误判断,语言矛盾,行为混乱——这是向导手册上说的。

    “这是因为他喜欢你!”斯蒂文没好气道。

    “……”

    斯蒂文嘲道:“这是人类坠入爱河的普遍特征。庄晏,你还好意思说你爱过别人?”

    庄晏直起上半身,争辩道:“理性的爱情,应该是彼此了解,拥有共同的……”

    “好了好了。”跟庄晏较真,斯蒂文心想还是算了,“人类感情千变万化,你那一套放在别人身上,也总有套不上的时候。“

    庄晏还没开辩对手就弃权了,他顿时有种一拳打进棉花的感觉,有点不悦,但还是换了个话题道:“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斯蒂文道:“伯父希望你尽快赶回去,我这次多带了一队人过来,这边也有驻军护送,能够保证安全。”

    庄晏道:“那么等军方调查员过来问过话,我们就启程。”

    斯蒂文道:“你不要再多休息会儿?”他招手让机器人过来,把流食端上来,安抚庄晏空旷了一整天的胃。

    庄晏喝了一碗白粥,吃了点这颗行星上的特产,感觉力气又恢复了一些,便掀开被子道:“有换的衣服吗?”

    斯蒂文道:“调查员下午才来,你急什么?”

    庄晏站在地上,道:“我去探望周玉臣。”

    斯蒂文一愣,随即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他是知道周玉臣在袭击中“英雄救美”的事迹的:“看来你们……”

    “你想多了。”庄晏走过去,拿了一套衣服进卫生间换上。随即出门去了。

    斯蒂文靠在椅子上看他的背影,挑了挑眉。

    比起庄晏,同样还在养伤的周玉臣却要忙碌多了,先是莱昂星系的总督,诚惶诚恐地来向他表示歉意,随后是星系驻军军官。

    “莱昂星的兵力如此空虚,袭击发生时援军迟迟不来。”周玉臣道,“我看两位必须给个合理的解释,莱昂星是王储殿下的辖区,这关系到王室的尊严。”

    “是,是。”两人惶惶应道。

    周玉臣目光淡淡扫过这两人的神色,示意副官送这两人出去。

    人退出去,门被带上,周玉臣合眼养神。雪豹趴在旁边,百无聊赖地用鼻尖把一个圆滚滚的橘子推出去,再用爪子扒拉回来。

    忽然它抬头,两个圆耳朵动了动,周玉臣也察觉到了,睁开眼。

    门被卫兵叩了叩道:“阁下,庄晏先生来探望您。”

    “请他进来。”

    庄晏走进来,穿着常服,周玉臣一看便道:“庄先生,这是要走了?”

    庄晏顿了顿道:“是的,等下午做过调查后就走。”

    他在靠墙一张椅子坐下,张张嘴,片刻道:“我来……看看你的伤势。”

    “嗯。”周玉臣道,随即又补充道:“过两天就痊愈了,没什么问题。反倒是你。”他看着庄晏,“我让人去看过你,他说你的精神力透支了,这对向导来说很不好。”其实他对向导的了解比较匮乏,那名被他派去探望庄晏的向导属下还跟他仔细解释了一番

    “我没事。”庄晏道。

    他一只手握着座椅的扶手,摩挲了一下,发现自己一时竟没什么可说,要再说一遍谢谢?大恩不言谢,那太多余。但要说些别的,他又一时无言,只因他一直以来视周玉臣为情敌,他可以说了解他的事迹,但从来没想过跟这人坐下来,用谈话来交换对彼此真正的理解。

    在小岛上,因为刚经历过危机而产生的熟稔,在这里又烟消云散了,庄晏又记起了之前的周玉臣在他心里的形象,生疏,对立。

    情敌变成了恩人,处理这种因缘巧合,实在令人感到棘手。

    庄晏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再道个谢,然后告辞。人情记在彼此心里就行了。

    他抬起头道:“周上将……”对上周玉臣的目光。

    他在看着他。庄晏忽然有种感觉:他一直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明天心理诊所〕〔官场之风起云涌〕〔穿越八零甜蜜蜜〕〔三界最强主播〕〔妖禁〕〔韩娱之寻觅〕〔不熟〕〔武神天尊〕〔光暗天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