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梦里梦外花半开〕〔总裁霸爱:契约甜〕〔总裁,你家娘子又〕〔放开那个女巫〕〔摄政王请交心〕〔女帝的大内总管〕〔无上崛起〕〔快穿有毒:攻略BO〕〔女仙编号零九九〕〔天海城〕〔另衍芙蓉〕〔斗破苍穹之水君〕〔婚然心动:总裁鲜〕〔邪帝的御兽狂妃〕〔一把吉它镇天下〕〔异界重生之邪神系〕〔道系青梅[穿书]〕〔超神魔法师〕〔都市圣医针神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27.新章十
    ,精彩小说免费!

    “欢迎来到北落师门。”甜美的女声在飞船内响起。

    庄晏看到窗外飞船正通过星际空间站, 向星球地面飞去。

    这里是北落师门, 帝国第二集团军的中心,现今第二集团军的统帅便是周家的现任家主周敦, 帝国三大元帅之一。

    飞船进入大气层, 这座星球的宏伟面貌便出现在庄晏的眼底。城市的风格有一种军事化的肃穆和简洁。

    庄晏这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虽然它的名字他早就如雷贯耳了, 北落师门和庄氏所在的海棠星一样, 是人类当初递到这一片星际领域时, 最先建立的抵抗异兽的军事据点。

    飞船离地面的城市越来越接近,庄晏轻叹了口气, 眉心仍然是一个浅浅的“川”字。

    他没想过会来这儿,他原本的计划是挑个他与周玉臣双方都合适的时间与地点, 请他吃一顿饭,正式地跟周玉臣道谢——这次他可不会被周玉臣牵着鼻子走了, 他欠周玉臣一个大人情是没错, 但不代表他就得被人那么戏弄。

    没错,庄晏事后再想起医院里的对话,觉得周玉臣明显是在戏弄他。

    换作庄晏自己,如果救了一个曾经把自己当情敌并对自己横眉冷对不假辞色的人, 看见对方一副理亏的样子,也会很有嘲讽对方几下的兴趣——看看你这个心胸狭隘的人, 在心里千百次贬低别人, 找别人的弱点和错处, 就因为你爱的女人喜欢上了人家, 结果呢,事实证明人家就是比你优秀,更比你大度,在危险时刻毫不在乎你们的龃龉,只身前来救了你。

    通常人在遇到一个比自己要幸运、要更得青睐的情敌,通常会有两种反应,一是看不到希望,怀着一种痛苦的自卑的心情,找寻对方身上一切胜过自己的优点,为自己的失败找一个安慰,二则是想尽办法无视对方的优秀之处,只看到人家身上的缺点。

    庄晏的骄傲自我令他明显属于后者,但他如今在这方面受到了重创——他不得不向情敌低头,承认对方的优点。

    另外在他心中还有一个矛盾则是,先前在莱昂星遇袭的时候,情势紧急,他和周玉臣都把从前的那些矛盾抛在脑后,在那个时候,他们什么都不是,只是彼此信任倚靠的同伴。

    这种感觉甚至蔓延到了医院里两人见面的时候,庄晏那时候压抑着不肯承认,但现在他不得不向自己坦白,那时候在病房里见到周玉臣的第一眼,他心里第一个升上来的不是往日的厌憎、排斥,而是一种劫后余生的亲切。

    所以庄晏一时之间,竟然任凭自己跟着周玉臣的话走了。

    但是离开莱昂星之后,庄晏又慢慢清醒过来,没有炮火,没有袭击绑架,而他又得继续面对心爱的女人因为一个男人离开自己,而自己偏偏又被逼迫着和这个男人绑在一起的荒谬事实。

    种种感觉和事态叠加在一起,让他在这个即将要见到某人的时刻感到一丝尴尬——他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周玉臣了。这种感觉比之前在医院还要强烈。

    飞船降落在停机坪,庄晏从舷梯上走下来,立即有一名军官带领两个卫兵走上来,向庄晏敬了个礼,笑着道:“欢迎来到北落师门,庄晏先生,上将命我来接您。”

    “上将阁下太客气了。”庄晏说着客套话,由军官带领坐进了悬浮车。

    车子发动,庄晏看了这军官一眼,觉得他有些眼熟,应该是周玉臣身边的人。

    那名军官主动介绍道:“我是周上将的副官,我姓路易斯。”

    “路易斯……”庄晏看他的肩章知道他的军校,“……大校,你好,请问现在是去哪里?”

    路易斯笑道:“现在快傍晚了,我们去上将办公的地方。”

    庄晏一顿道:“打搅周上将办公实在不便,还是把我放在北落师门酒店吧,我已经订好了房间。”

    “是上将让我这么做的。”路易斯道,“他说会请您晚上共进晚餐,只要您在他的办公室外等一会儿就好。”

    “……好吧。”

    悬浮车来到城市的军部大楼,庄晏下了车,仍旧在路易斯的带领下,进了大楼,来到顶层,路易斯领着庄晏走进一间小休息间。

    “这是上将的私人休息间。您在此稍等片刻就好。我去通报。”

    路易斯走后,庄晏环顾这间休息室,它有两道门,一道是庄晏刚才进来的门,另一道门多半就通往周玉臣的办公室,想到这点,庄晏更感到一阵不自在,应该说是不知所措。

    只有一张床,一套桌椅,庄晏只能在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看到桌上有个小书架,整齐摆放着一排书,庄晏仔细一看,居然有好些本书是古典的诗歌、散文集、小说。

    周玉臣会对这种类型的书感兴趣,完全在庄晏的想象之外。

    他随手抽了一本。随即发现这架子上这类型的书他都看过——这也不稀奇。

    才翻看几页,忽然听见门开的声音,庄晏立即放下书站起来,随即又察觉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了。他有点恼火,是对自己的恼火。他发现自己居然在紧张,因为他摸不清周玉臣的态度。

    他这时才跟打开门的人四目相对,周玉臣仍是一身笔挺军服,立在门口:“庄先生,好久不见。”

    其实也不久,才过去了一个月。庄晏点点头道:“周上将。”

    谈话停顿了,房间里有一瞬间的静谧。

    周玉臣走过来道:“你在看书?”

    “……是。”庄晏下意识将手按在书上,“看到桌子上有书,就拣了一本来看,希望没有冒犯。”

    “怎么会。” 周玉臣走过来,拿起那本古代诗歌集,翻看道:“其实这些书我不大看得懂。”他看着其中那些热烈的浪漫的诗歌道:“我天生没有艺术细胞。”

    “哦。”庄晏心道看也知道,以周玉臣几乎全和军事战争相关的人生履历来看,他脑海里只怕没什么能和诗歌浪漫挂上钩,但发现简单的应和马上就又冷场了,于是道:“那为什么还要看?”

    周玉臣却没有接着解释,而是把书放回架子里道:“还是先去吃晚饭吧,等吃饭的时候,庄先生可以跟我解说一下这些作品的深层意义。”

    我拒绝。庄晏在心里道,但是他没有说出口。

    于是两人离开了大楼,坐上悬浮车。庄晏问道:“我是去哪里吃饭?”

    周玉臣看他一眼,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庄晏有种不祥的预感。

    “别这么说,你来到北落师门,就是我们的客人,应该我们好好招待你。”

    “可是我是来道谢的。”

    “上次医院不是已经道过谢了吗?”

    庄晏闭嘴,周玉臣的语气平稳,可是说出的话压根就不允许反驳,他不打算再说了。

    但他不说话,周玉臣却道:“新年过得还好吗?”

    庄晏没有答话。

    每年的新年夜,参加完家宴,他都是回到自己的卧室,有时候直接休息,有时候干点该干的。

    庄泽肯定会在书房,一整夜陪着他母亲的画像,珍妮和泽尔达都有自己的家庭,不过仍然会在别墅里等到他们从家宴回来,给他们端上一杯姜茶或是别的,然后再离开。

    按照寒暄的规矩,他应该答“好”,但他一时竟没有这么回答。因为他忽然想到他坐在窗台上看遥远的繁华街道时,收到的那句“新年快乐”。

    询问没得到回应,周玉臣看了一眼庄晏,庄晏仍旧看着窗外。

    他便也不再问了,过了一会儿,反而是庄晏开口,他问道:“周上将,究竟我们要去哪儿?”

    周玉臣道:“快到了。”

    庄晏看着悬浮车进入一条较为僻静的街道,街道两旁是一座座住宅,这里应该是这个星球的上等住宅区。

    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拧眉道:“周上将……”

    “到了。”周玉臣道,悬浮车在他说话的同时停下。

    庄晏跟着周玉臣下车,两人站在一栋住宅的大门前,周玉臣道:“欢迎来到我家。”

    庄晏道:“这是你的私人住宅?”

    周玉臣道:“准确来说,还住我着我的父母,弟弟妹妹……庄先生?”

    庄晏转身就要回到悬浮车上,但车早就开走了。庄晏只能站着干瞪眼。

    “周上将,你到底要干什么?”

    “没什么。”周玉臣道,“我父母亲一直想当面见见你,而且你的拜帖上不是写了吗,要登门致谢。”

    庄晏感觉自己又被戏弄了,他额角又忍不住突突直跳:“我压根没做好拜访令尊的准备!今晚恕我失陪。”

    他说着便要走,一边打开终端找路线离开,然而周玉臣只说了一句话:“庄先生,你记不记得你是来表示谢意的?”

    庄晏背脊一僵。

    周玉臣见他的这副模样,不禁莞尔,站在原地等他转身:“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阴间超市〕〔逆剑武神〕〔妖禁〕〔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