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之忍术系统〕〔唤神榜〕〔都市逍遥邪医〕〔超级农场主〕〔我有一只旅行青蛙〕〔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都市之极品仙官〕〔师父,抱小腿〕〔DC暴君〕〔绝境逃生〕〔开个诊所来修仙〕〔狂暴逆袭〕〔锦衣武皇〕〔总裁宠妻太霸道〕〔超级科技巨子〕〔至尊农女太嚣张〕〔九天仙缘〕〔最强农仙〕〔一胎双宝:总裁大〕〔天外历险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26.新章九
    ,精彩小说免费!

    庄晏坐在自己卧室的阳台上,他身下是一张藤椅,非常老旧了,这张椅子对于年幼的他来说非常宽大,那时候他常常被母亲或是姑姑抱着坐在这里,指指从阳台延伸出去的景色道:“阿晏你看……”

    他小时候是个很让人头疼的小孩,因为过早的聪慧,表现出来的并不是外人眼中的机敏,反而是一种木讷自闭,因为说出的话、感兴趣的东西都和一般小孩不同,自然而然变得十分孤僻,不爱和人来往。

    这种性格在他渐渐长大的过程中才慢慢消解,但在年幼那段时光里,唯二肯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去走入他内心的只有两个人,他的母亲和小姑。

    庄夫人对他的用心出于母性的慈爱,而小姑庄沁对他的关心则是出于一种惺惺相惜、志趣相投,她聪慧美丽,在当时帝国上层贵族圈子里是众人众星拱月的对象,但事实上小时候也和庄晏一样,甚至被许多大人说是“乖张冷僻”。

    小姑常常给庄晏讲她小时候的事,如何讨厌那个舞会上用奶油弄脏她裙子的小胖子,尽管她一眼就明白那小胖子欺负她的原因是因为想引起她的注意,如何作弄那些背地里说她乖张的大人,有时兴之所至,会背着庄晏跑到花园里捉独角仙来研究,会和庄晏一起看那些一般小孩绝不会看的书,时不时讨论几句,讨论的时候庄晏很严肃,小姑也很严肃。

    那时候小姑和庄晏就坐在庄晏这间卧室的地毯上,一大一小盘坐着读书,旁边还有几岁的庄旭摇摇晃晃抱着枪械飞艇模型,呼呼哈哈地模拟太空战。时不时庄夫人会端一些亲手做的果品点心进来,也坐下来,抱着大小两个儿子各亲一口。

    那时庄晏不知道什么叫完满,什么叫快乐,因为他就身处其中。

    直到某天晚上,他正模模糊糊地睡着,忽然一个人影来到他床前,是姑姑。

    她纤巧柔软的手握着庄晏道:“阿晏,姑姑要走了。”

    庄晏朦朦胧胧睁眼问:“你去哪里啊?”

    他朦胧地看到姑姑笑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就听见父亲在客厅里大发雷霆。

    姑姑到底就这么走了,最开始庄晏没什么感觉,他以为姑姑只是出去兜个圈子,去参加一场有点长的宴会,去探望某个亲戚,某个朋友,但过了几个月,他才渐渐领悟,这就是“离别”。

    庄晏长大了一点,弟弟庄旭也长大了一点,庄旭和庄晏完全不一样,比一般的男孩更莽撞,更爱吵爱闹爱打架,爱在外面滚上一身泥,再冲进房间大喊:“哥!”还喜欢在庄晏看书的时候在他身边一坐,喋喋不休地跟他讲在外面“探险”遇见的新鲜事。

    要是庄旭不是他的弟弟,那么庄晏肯定会嫌弃死他,但他偏偏是他的弟弟,他不仅不嫌弃他,还要爱他。小姑走之后,在庄晏卧室里常驻的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后来阿福来了,就变成两人一猫。

    阿福是被庄旭从路边捡起来的橘猫,在庄家安定下来之后,每天除了吃和睡,就是趴在庄晏卧室的窗台上晒太阳,庄旭每每对着庄晏喋喋不休被他嫌弃的时候,就跑去坐在窗台上跟阿福说话。

    阿福眯着眼团在窗台上,它的毛色在太阳光下会反射出漂亮的金色,庄旭每说完一长段话之后,就要问:“阿福,你有没有在听?”这时阿福会抖抖耳朵,睁开眼看一眼庄旭。

    “先生,该吃晚饭了。”电子音把庄晏的思绪唤回,吉祥在门口探头,看到庄晏坐在窗台上:“哦,请小心别掉下去。”

    庄晏下楼吃晚饭,饭桌上庄泽问道:“你向周玉臣正式道过谢了吗?”

    庄晏执筷的手一顿,想到在莱昂星港口医院时的情形:“……没有。”

    “这样太失礼了。”庄泽皱眉道,“他救了你的命,你连句正式的道谢都不肯?我让秘书去安排,等新年过后,你务必抽个时间亲自上门拜访。”

    庄晏想到之前在医院不明不白地被周玉臣牵着鼻子走,后者的态度又如此模糊,的确该说清道明,便道:“不用你安排,我自己能办好。”

    “但愿如此。”庄泽道。

    庄晏只休息了一天,便忙碌起来。临近新年,作为庄泽唯一的继承人,尤其是庄泽开始有意把担子移到他身上。他要应付的场合、处理的事情比往年多了许多。

    一直忙碌到新年夜当晚的庄氏家宴,亲戚们齐聚一堂,庄晏独自一人倚在宴厅露台的栏杆上,堂兄庄晗叼着根香烟,走过来道:“大忙人,这些天够呛吧?”

    庄晏揉了揉眉心不答。

    庄晗道:“我劝你不如尽早把大学教授的职位卸了,你要接过整个海棠星,哪还有空兼顾学校的事。”

    庄晏道:“我还在考虑。”

    庄晗说的本来在庄晏的计划内,他的计划——同海伦娜正式订婚后,就辞去教授一职,接手家族事务,开始为婚礼做准备。

    但这个计划现在被打得一团乱,海伦娜在遥远的安道尔公国,他送去的信都石沉大海,她拒接他的通讯,庄晏猜她或许是把自己拉进了黑名单。

    他同公国的国王夫妇谈过一次,王后倒是提出,一定会让海伦娜接他的通讯,她不肯也要逼着她,庄晏请她不必这么做了,他了解海伦娜的骄傲和固执,也知道她一定是要走到底撞南墙了。

    他想亲自去安道尔公国一趟,这件事得安排在新年之后,而年后还有一堆事等着他去办。

    但如今事情的关键不在于他能不能和海伦娜见上面,而是海伦娜的拒婚,给他们的复合造成了莫大的阻碍。而周玉臣和他匹配的消息,则为本来就糟糕的事态更添一层火上浇油。

    可以说,庄晏的生活眼下变得如此失控,全是因为周玉臣。

    而这个人又刚刚从海盗的手里把他救出来,庄晏对周玉臣已经不是咬牙切齿了,简直是五味杂陈,焦头烂额。

    “在想谁?”

    “周玉臣。”庄晏下意识出口,然后就看到庄晗惊讶的眼神,才意识到那句话颇有歧义。

    庄晗道:“难道你……”

    “你想多了!”庄晏打断他道。

    “我哪里想多了。”庄晗摊手道,“看起来你们的婚事是板上钉钉了。”

    庄晏道:“我看不出哪里板上钉钉了。”

    “你们不是一起被海盗袭击,他还救了你……”

    “他救了我,我感激他。仅此而已。”庄晏道,“难道还要我以身相许吗?”

    庄晗点点头道:“救命之恩呐,以身相许也没什么错。何况你这幅臭脾气,人家愿意要都是好的了。”

    “你变卦得真是快。”庄晏面无表情道,“上次在帝都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如果只是你个人,我当然还是那么想的。”庄晗耸耸肩道,“只是听说周玉臣独自一人跑去救你,或许他比我想象的要可靠。”

    “你要接管整个庄家,主战派现今越来越强势,你以后面临的压力会更大,如果和周家联姻,身上的担子倒是能轻不少。这也是事实。”庄晗无奈道。“你别看大伯那么独断,其实他做这个打算,其实就是想兼顾家族和你。”

    “况且,我们这些人,为了家族牺牲婚姻不是很平常的事吗?你可以选择不牺牲,但你和那位海伦娜公主闹到这个地步,拒婚的事,族内还有谁不知道的?她拒婚不光是轻看你,更是轻看了我们的家族,这种行为,你觉得你们的复合会被咱们的族人接受吗?”

    “所以。”庄晏转身道,“你也赞成和周家联姻?”

    庄晗没有正面肯定,而是道:“听说庄沁姑姑的骨灰被送回来了?”

    庄晏道:“你也知道了?”

    庄晗道:“大伯告诉我爸,我在旁边听了听。”

    庄晏道:“那你应该也知道姑姑还有个孩子,还遗落在联邦。”

    “知道。”庄晗道,“可现在局势这么紧,大伯在谷神星接见胡伦将军的人这事本身就有风险,要是传出去,恐怕会有不好的风声。那个孩子,恐怕……”

    他叹了口气,转过身背靠栏杆,望着天幕,“阿晏,咱们从小受的教育,就和很多帝国人不一样。”

    他向来吊儿郎当嬉皮笑脸的,但这时脸色却一丝笑意也无,“咱们的教育里,最大的敌人永远是异兽,从小大人们就告诉我们,我们的军队建立起来,是为了保护故土不受异兽的侵害,而人类之间为了利益的战争,没有任何意义。”

    “现在我们都长大了,知道人类之间的利益纠葛有多复杂,有些甚至比异兽还难对付。但在我们心里,还是想像我们的祖祖辈辈一样,不愿意把炮口对准同类吧。”

    庄晏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也抬头看着天幕,他的母亲,他的小姑,他的胞弟,都在对异兽的战争中与他离别。

    他这些年刻意逃避,如庄泽所说“不务正业”,可心底里终究还是明白,生命里有些东西,是凌驾在个人感情之上的。

    “不过说到底,我也不觉得你牺牲一下跟周玉臣结婚,眼下主战派做大的局势就一定能扭转,所以还是看你自己喽。”兴许是觉得气氛严肃了,庄晗又笑道。

    庄晏吸了一口冷冽的空气,道:“和周家联姻的影响,你也看到了,只是传出匹配的消息,就有人按捺不住了。”

    海盗袭击一事,虽然政府还在彻查,但庄晏已经确信是针对他和周玉臣来的。

    “你和周玉臣要是真的成婚,帝国议会里肯定有一打人着急上火。”庄晗吸了口香烟,摁灭扔进垃圾槽里,道:“已经说了要彻查,就看看他们怎么彻查吧。”

    庄晏从家宴回到别墅。进门,珍妮道:“大少爷回来了,外面冷吧?要不要来杯姜茶?”

    庄晏走上楼梯,本打算不说“不用了”,他打算立即睡下,但想了想,还是道:“那就来一杯吧。”

    他进了卧室,在书桌前坐下,对着电子光板酌词。

    吉祥飘过来,一看道:“噢,先生,你要写拜帖吗?哦……是写给周玉……”

    庄晏瞪它一眼道:“闭嘴。”

    珍妮把姜茶送来,庄晏一边喝着,一边写了擦,擦了写,最后直等姜茶见底,他才把拜帖写完,找到周玉臣给自己的通讯账号,发了出去。

    他又在书桌前坐了会儿,本要起身去休息,却忽然睡意全无。

    这时窗外的天空忽然爆出灿烂的烟火,庄晏不由得走到窗前,可以看到繁华的街道张灯结彩,人群的喧哗声远远传来。

    与此同时,在宇宙另一颗星球上,刚经历过同样的家宴的周玉臣也是刚到家不久。

    结束了应酬的家宴,周家一家人又聚在客厅,赠送新年礼物,除自己以外的家人都要送到,这是习惯。

    周玉郎把一个小盒子递给周玉臣道:“哥,新年快乐。”

    周小环则活泼得多,直接扑上去,在大哥脸上亲了一口道:“新年快乐,哥!”

    她亲完后又像个树袋熊一样,想挂在周玉臣身上赖一会儿,这是她年纪小又是女孩的特权,不过她也赖不了多久,周玉臣很快握住她的手臂,把她放下道:“好了,小环。”

    周小环知道大哥就是这样,从不跟人过多亲昵,连家人都是,失望地撇撇嘴放开了手,又去烦旁边的周玉郎。

    周敦夫妇俩笑着看三兄妹闹腾,每人都收到礼物后,一家人便散了,休息也好,玩乐也好。

    周玉臣在卧室里拆开一对弟妹送他的新年礼物,放进柜子里。随即听见终端轻轻震动了一下。有人发讯息来。

    这是他的私人账号,能发来讯息的人不多,周玉臣一看,是一封邮件。

    发件人是庄晏,内容则是一封手写的拜帖,上面写着为了感谢周玉臣上次海盗袭击的救援,想要挑个日子登门致谢,请问周上将什么时候得空云云。

    大概这也算一件新年礼物?

    周玉臣挑眉,嘴角勾了勾。

    他想了想,打开消息框,动手写了几个字,发回去。

    庄晏像记忆中庄旭那样正靠坐在窗台上,察觉到震动,低头看了一眼终端。看到了周玉臣发来的话:

    “新年快乐,庄先生。”

    庄晏不由得怔了一下,好一会儿后,才慢慢关闭了终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你是人间荒唐一场〕〔穿越晚清〕〔狼子野心〕〔重生之国师大人太〕〔快穿攻略:病娇BO〕〔一号秘书:陆一伟〕〔足球上帝。〕〔勾引情敌我是专业〕〔娇妻狠大牌:别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