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本为王,皇叔府〕〔王的俏妃:惊世医〕〔哈利波特之秀逗法〕〔药香嫡女:王爷别〕〔末世畅乐园〕〔双魂战〕〔千亿傲娇宝宝:爹〕〔绝色美女赖上我〕〔在地下城行走的人〕〔偷来的幸福〕〔我是特种兵之子弹〕〔无限神话传承〕〔哈利波特之颠倒黑〕〔破天绝仙〕〔武破九霄〕〔老子,兽人〕〔阴阳鬼符〕〔重生校园:鲜妻,〕〔圣灵战图〕〔我的老婆是传奇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25.新章八
    ,精彩小说免费!

    庄晏下午收到了重新办好的终端,随即便在当地驻军以及周玉臣指派的一支卫队的护送下,登上飞船,通过跃迁站,回到了故乡——隶属第八星区的海棠星系。

    海棠是星系中恒星的名字,围绕其转动的上百颗行星都属于庄氏,以第十九颗卫星天枢星作为主星,庄氏先祖是一名华裔,当他带领着从地球来的星际旅行者们在海棠星系中安家时,便着意塑造一种独特的风格,这里的建筑外表都是木质砖石结构,内里由现行建筑材料加固,配备各种现代设施,显得格外精致小巧。

    飞船降落在星球主城停机坪,庄晏乘坐悬浮车驶过树木郁郁葱葱的街道,快要新年了,街上的气氛也是喜气洋洋的。

    悬浮车来到城市中心的一座宅邸。一栋老旧温馨的木构别墅被前后的花园环绕着,过了前门,砖石甬道两旁的花圃里,有两个女佣正剪下数支鲜花放在园艺机器人抱着的花瓶里,抬头看到悬浮车进来,都露出笑容:“大少爷回来了吧?”

    悬浮车穿过大门停在几层台阶下,别墅的门打开,智能圆球飘出来,是吉祥:“欢迎回家,先生!”

    庄晏从车上下来,两个女佣走过来,朝他弯了弯腰道:“大少爷。”

    庄晏朝她们点点头道:“珍妮阿姨,泽尔达阿姨。”一面说话,一面走进大厅,庄晏脱下大衣交给吉祥,对女佣道:“能给我一杯咖啡吗?”

    “好的。”女佣珍妮道,泽尔达跟着说:“老爷马上回来了,不一会儿就开饭。”

    庄家人的宅邸里就只有这两个女佣,珍妮负责房间的打扫布置,泽尔达负责煮饭,她们都是庄夫人从家里带来的女佣,是陪着庄晏长大的。

    庄晏在沙发上坐下,经历了海盗袭击,长途航行回到家里,神经终于松弛下来。

    珍妮端来一杯咖啡,庄晏接过道:“谢谢。”

    珍妮顺便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庄晏喝咖啡,吁了口气道:“真是吓坏我们了,听报道说你坐的飞船被海盗袭击,泽尔达烧坏了一锅菜,我差点摔碎碟子,还好转口又说你们没事。”

    庄晏喝了两口咖啡,眉宇稍稍舒展道:“只是有惊无险。”

    “有惊无险,有惊无险。”珍妮点点头,笑道,“多亏你们的船上有一位上将,老爷让你和周上将坐同一艘飞船的决定真是再英明不过了。”

    庄晏又蹙眉道:“如果不是他逼着我跟周玉臣一艘船,而兰顿小姐又非得跟着周玉臣的话,我也不至于绕远路从莱昂星回来,也就碰不上海盗。”

    珍妮笑道:“于情于理,这次有惊无险,多亏了周玉臣上将呢。我觉得你应该请他到家里来,让泽尔达做一桌菜,好好向他表示感谢。”

    庄晏低头喝咖啡道:“人家贵人事忙,可没有空闲来听我们道谢。”

    “怎么会没有空呢?”泽尔达走过来,端着一小碟蟹粉糕:“得等老爷回来才开饭,少爷吃点点心垫垫肚子吧。”

    庄晏拈了一块点心塞进嘴里。他成年以后,回老宅的时间就不多了,因此每次回来都被泽尔达塞一大堆吃的。

    两个长辈一样的女佣光看大少爷吃东西都觉得是一种乐趣,哪怕庄晏三十岁了,身材高出她们一个头,矜持刻板不苟言笑,她们都还把他当作那个总是独自坐在角落里玩拼图的小孩,怎么看怎么惹她们怜爱。

    泽尔达又道:“你们不是已经匹配了?你就要成为周上将的伴侣,他来我们家拜访是迟早的事。”

    庄晏的脸黑下来道:“谁告诉你们的?”

    珍妮笑呵呵道:“新闻上都说了,你觉醒成为了向导,周玉臣上将是跟你匹配的哨兵——而且是唯一匹配的,这是老爷告诉我们的,就好像说你们两个是天生一对似的。”

    庄晏道:“我的未婚妻是海伦娜!”

    “哦,海伦娜公主。”泽尔达撇撇嘴道,“她长得是很美,可是眼神就不大好使,我们的少爷有那么多名门闺秀争着抢着要嫁,她偏偏还要退婚。好好的一桩婚事,被她闹得多不体面。”

    “公主殿下太任性了。”珍妮道,“而且怎么看都不会成为一位像样的主母,上回你把她请来做客,她竟然嫌弃这套房子太小太老旧,花园也不够漂亮,房子要那么大做什么?夫人说过,住的房子太大太空,人的魂魄容易不安定,而且花园里的每一株花草,都是夫人亲自栽种的……”

    提起过世的母亲,庄晏沉默了一会儿道:“海伦娜只是不明白,有许多事情我还来不及跟她提……”

    “这只能说明她根本不关心你。”泽尔达断言道。

    庄晏在外是没什么人能辩得过他的,但在家里面对两位阿姨,却是一句话都辩不出来。他用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糕点粉屑道:“就算是这样,也跟周玉臣没有一丁点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呀?”珍妮叫起来道,“他可是唯一匹配上你的人,就好像上帝为你选中的一样!”

    庄晏皱着眉道:“根本就没有什么上帝,那只是个机器而已!”

    “而且他多俊美啊。”两位阿姨压根不理会庄晏的抗议,泽尔达打开终端的虚拟屏,调出周玉臣的一张照片,像个小女孩一样捧着脸道,“虽然我们对他也不怎么了解,但总要请他来见一面吧?让我们看看也好呀?”

    珍妮也凑过来看屏幕道:“哦,真是迷死人的长相。才二十八岁就是帝国上将了。他的基因一定非常完美。”

    泽尔达道:“我们少爷的基因也不差呀。”

    “对对。”珍妮立刻接茬道,“少爷从小就是神童,如果能和周上将结合,生下来的孩子继承周上将的长相,又和少爷一样聪明,那真是完美了!”

    两位阿姨越谈越激动,已经开始讨论孩子叫什么名字了,完全忽视了庄晏黑似锅底的脸色。

    他干脆端着咖啡杯起身,想要上楼躲开她们,这时门口传来响动,庄泽回来了。

    两名女佣起身道:“老爷。”

    庄泽朝她们点点头,泽尔达笑着说:“午饭已经准备好了。”

    庄泽瞥了庄晏一眼道:“先吃饭。”

    午饭就是一张长餐桌,父子俩各坐一头,在沉默中吃完午餐。庄泽起身对庄晏道:“到书房来。”

    庄晏跟着庄泽进了书房,庄泽在书桌后坐着,庄晏在桌前站立,庄泽让庄晏把海盗袭击的事详细说一遍。

    庄晏把过程仔细叙述一遍,最后总结道:“这是一场蓄谋绑架,针对我还有周玉臣,针对的原因不明,海盗的雇主不明,绑架我的海盗之一曾向我透露,袭击飞船的并不是海盗的舰队,而根据我对那支舰队的观察,他们并不像什么乌合之众,我认为他们具备正规军的素质。”

    “再者,莱昂星的驻军迟迟不来支援,事后说是正好抽调了大部分兵力去邻星,防卫空虚。这是个值得注意的巧合。”

    庄晏说完,庄泽点点头,两人各自陷入了思考。思考之后什么都没说。这个话题被暂时按下,庄泽道:“我去谷神星,和胡伦将军的下属见了一面。”

    庄晏一怔道:“胡伦将军?”他在大脑里搜索这个名字,得到了答案——一位联邦的将军,在上上次兽潮爆发,帝国与联邦关系有所缓和时,这位胡伦将军曾经率领联邦军队支援帝国,支援的战线就在庄氏辖区内,因此和庄家有过不少来往。

    庄泽道:“那人给我带来了你姑姑的确切消息——八年前的兽潮,她和那个姓江的军官奔赴前线,双双阵亡。“

    庄晏怔住了。其实这么多年过去,姑姑的音容笑貌已经离他非常遥远,记忆里唯留下一个恬淡的笑靥。

    书房里长时间地寂静了,最后庄晏低声道:“我知道了。”又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道:“那姑姑和那个人……”

    庄泽道:“他们有一个孩子,还流落在联邦,由胡伦将军代为抚养,胡伦将军这次派人来,就是想把你姑姑的骨灰送回本家。”

    庄晏道:“那个孩子呢?”

    庄泽道:“他已经二十岁了,并且他姓江,不姓庄。”

    庄晏道:“他父亲既然去世,抚养他的又不是他父亲的亲人,他就应该回庄家来。由我们给他一个身份。”

    庄泽道:“他是联邦人,这件事要从长计议,现今主战派是越来越势大,不断地往军部和御前会议塞人,长此以往下去,帝国和联邦撕破最后那点脸面,你姑姑的孩子绝对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回来。”

    庄晏嘴唇一抿,庄泽道:“如果周家……”

    “不用说了。”庄晏冷着脸打断道,“说来说去,又是我跟周玉臣的事?一场联姻就能改变那么多?周家从来都不插手主和与主战派的纷争,克劳迪亚·布伦特也是出身主战派世家,不是一样没能改变周家的立场?”

    “那是以前!”和庄晏当面谈话,庄泽反倒没那么暴躁了,只是略略提高声音,“主战派主和派一直没个结果,只不过没触到要害而已,自从八年前的大兽潮比预期提前了二十年,帝国高层有点远见的人都在自危,主战还是主和,必须有个决断,否则等到异兽打上门来,人心不齐,最后输的就是全人类!”

    庄晏面沉如水,不言不语。

    庄泽知道这个儿子其实想得不比他少,只不过不肯出口承认,还在挣扎而已,那么他就要把清楚的现实摆在他面前:“联邦早就不是两百年前的联邦,帝国还有不少人,对他们的印象还是贫瘠,落后,可是之前的两次兽潮战争,和联邦军队有过合作的我们,看得比谁得清楚,帝国如果和联邦开战,占领那些矿资源星球的利益绝对无法弥补战争的损失,而且倘若战争中爆发兽潮,岂不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他盯着庄晏道:“你眼下无法改变周家的立场,但周玉臣迟早会成为周家的领头人,在那之前,你成为他的向导,逐渐影响他和他的追随者,你们的婚姻,说不定就是上天赐给帝国的转机!”

    “够了!”庄晏有点没法忍耐地退后一步,“照你说的,帝国两百多年的矛盾,就靠一桩婚姻就能解决了?你也太异想天开了!”

    “无论是不是异想天开,你都应该去尝试。”庄泽注视着他道,“你是我的儿子,是庄氏将来的继承人,这些年来我放任你不务正业,玩儿女情长的游戏,但你母亲和阿旭是怎么死的,你就这么忘了?”

    “我忘了……”庄晏喃喃道,脑中关于那场巨变的记忆模糊不清,可心脏却生出尖锐的绞痛。

    “还有你姑姑。”庄泽为这番话压下最后一个砝码,“胡伦将军说,她临死时留下遗言,她背弃了家人和故乡,这一辈子都回不来了,但她希望她的孩子能回天枢星看一眼,能再做庄家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阴间超市〕〔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三界最强主播〕〔明天心理诊所〕〔官场之风起云涌〕〔不熟〕〔韩娱之寻觅〕〔武神天尊〕〔妖禁〕〔哈利波特之变革〕〔穿越八零甜蜜蜜〕〔宠婚上线:战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