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关于神的成长报告〕〔超级地府系统〕〔绝世妖孽高手〕〔劈波蹈海:马丁路〕〔近战暴力法师〕〔神鬼皆兵〕〔香爱〕〔你不好惹〕〔浴血宫〕〔学院:恶魔校草VS〕〔女王她肤白貌美〕〔狂妻难驯:王妃,〕〔华夏血裔〕〔悬谷济事〕〔邪性总裁宠入骨〕〔鬼王传人〕〔盛少,情深不晚〕〔白狐之我的同桌〕〔我的尤物老板娘〕〔墨唐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23.新章六
    ,精彩小说免费!

    庄晏没想到追来救他的人是周玉臣,但转念一想,能开着一驾机甲跑来跟一群人对垒救人,也就周玉臣干得出来。

    他想起自己在论坛吵架时写的那篇文章里,说周玉臣“对自己的实力过度自信,让其部下对其建立起盲目的个人崇拜。”

    现在,“过度自信”的周上将一个人开着机甲跑来救他了。

    他被注射进身体的药剂影响,意识一会儿陷入混沌,一会儿又清醒过来,他听到周玉臣的声音时清醒了一下,随后又昏昏沉沉地听着舱门落下,周玉臣跟挟持他的两个人对峙。

    直到听到那句“我替他”,庄晏心头一震,恍然惊醒:这人想干什么,难道打算把自己也搭进来?

    他抬起头,周玉臣在不远处和他对视。

    庄晏暗自吸了口气,闭上眼,开始调集脑中因药剂而溃散的精神触丝,慢慢地聚拢。

    两个海盗也愣了一下,冒牌货不由大笑道:“哎呀没想到,周上将还是个情钟!”

    “我替他。”周玉臣说着,抬起□□,对准自己的大腿,“看清楚了,是一样的地方。”说着扣动扳机,大腿上登时出现一个血洞,周玉臣闷哼一声,往前方踉跄了几下,朝地上跪去。

    两人没想到他的居然如此干脆利落,俱是一愕。

    驾驶员不免晃了神——他们用庄晏要挟周玉臣,倒是没想到周玉臣比他们想象的要更紧张这个人质,毕竟从目前情况看来,两人虽然匹配,却并未结合。

    但周玉臣不等他们出口威胁便自损战斗力,简直是把这庄家的大少爷当成一个大宝贝,生怕他受丁点伤害。看来此人就是周玉臣的大弱点,只要抓牢了他,就有逃生的希望。

    驾驶员这一晃神思索,心神不由得一松。恰恰在此时,一股极强的精神力侵入了他的大脑,刺中了他的意识云!

    “啊!”驾驶员惨叫一声,任何哨兵都无法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承受这样的攻击。

    倒在地板上的冒牌货迅速反应过来,抓起一旁的爆能枪对准了庄晏,然而庄晏早就做好准备,在驾驶员放松对他的钳制后,奋力往前一扑,爆能光束擦着他的肩膀飞过!

    与此同时,原本大腿受伤、眼看不支的周玉臣靠着看似不经意的几步踉跄接近了舱门,骤然暴起,犹如极限速度中的猎豹,进入舱室将驾驶员扑到,扳过他的枪,对着冒牌船员连点三下,分别打中了他双手和一只完好的脚的腕骨!

    “啊啊啊啊!”冒牌船员发出凄厉的吼叫。

    鬓狗狂叫着冲过来,却见白影一闪,一只矫健威猛的雪豹拦在他面前,张嘴露出獠牙,发出震怒地低吼。

    周玉臣一个扭身,将驾驶员的头往地上猛力一磕,随即夺过他手里的爆能枪,在起身的两秒中利落地连点四下,精准有如机械,驾驶员随即变得跟冒牌货一样,在地上嚎叫着扭动。

    鬓狗则被雪豹咬住喉管,直接往舱外一甩,鬓狗发出尖啸,消失了。

    庄晏身子在地上滚过,压到脱臼的手臂,额头上的冷汗又渗出些许。

    在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中,他抬头,见周玉臣一手握枪,指着还在地板上挣扎的两人,一手抬起,对通讯仪吩咐了几句,即便腿上的伤口因为刚才一番暴起的动作渗出更多的血,十分骇人,脸色却镇定自若,仿佛此刻他是坐在千里之外指挥,而不是靠在自己腿上开个洞赢了这次的对垒。

    他吩咐完毕,又一瘸一拐走过去,给两名海盗没人一记手刀,找来绳索将二人绑在一块,才道:“援军到了,我的副官已经带队过来,二十分钟内到。”

    庄晏还趴在地上大口喘气,药剂的影响加上极度紧张,他刚才那一瞬间的闪躲透支了所有的体力。

    “你做得很好。”周玉臣道,他的计划是先制伏哨兵,顺带按倒庄晏,而那个普通人当时开枪,他和庄晏肯定会有一个人受伤。

    结果比他预估的要好。

    庄晏喘了片刻,抬头和他对视,脸色煞白,几丝金发被冷汗浸湿,贴在额头上。

    周玉臣道:“我们先出去吧。”他看看自己的伤口,“能扶我一把么?”

    庄晏嘴唇无意识地翕动几下,勉力爬起来,看到飞船里还有个医疗箱,便几步绕过陷入半昏迷的两名海盗,拿过来先给周玉臣做了个简易止血。

    他的手还有些抖,不小心碰到周玉臣的伤口,后者也只是眉头微动,静静地等他做完,随之伸手接过医疗箱。庄晏则用完好的那条手臂搀着他,下了飞船。

    其间两人没说一句话,似乎形成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无需言传的默契。

    两人以十分狼狈的姿态在沙滩上走着,一阵阵海风吹来,刚才还剑拔弩张,激烈对峙,此时却又只剩下夜色里的静默。

    “就在这里吧。”走到飞船的右侧,周玉臣低声道,“坐下来,我替你把骨头接回去。”

    庄晏扶着周玉臣,两人靠着一块大岩石坐下来。

    周玉臣的手轻轻搭在庄晏手臂上道:“我动作会很快,要是疼你就……”

    “动手。”庄晏道,嗓音沙哑。

    周玉臣便稍稍倾过身,将骨头接回去的时候,他感觉到庄晏的身体绷紧一震,却不发出声音。

    见过的死伤数不清,可他心口却生出另一种从未有过的滋味。是怜惜?也不完全是,只是忽然想把这个人抱在怀里。

    庄晏等疼痛过去了,吸了口气,另一只手抓住周玉臣的手臂道:“坐好。我替你处理伤口。”

    周玉臣便坐好,任他施为,并道:“方才那个哨兵,你对他……”

    庄晏打开医疗箱,单手操作治疗仪,周玉臣便伸过手去帮他。

    庄晏道:“我对他用了精神攻击。”

    周玉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庄晏用治疗仪为他做了简单治疗。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他们从未如此靠近过,可是经历了刚才一个小时的事,这样并肩靠在一起又显得理所当然。

    海风轻拂,庄晏又想到刚才那两秒钟内所见到的,周玉臣那远超常人的爆发力和速度,首席哨兵,竟可以达到这个地步?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周玉臣,他正在头仰靠在石头上,闭眼养神,眉锋扬起,侧脸的线条刚毅硬挺,脖颈的喉结偶尔滚动一下,像一尊完美的雕像,除了脸色因为失血而有些失色,似乎腿上的伤完全没影响到他。

    但庄晏察觉到他的呼吸略微有些急促。哨兵的感官比常人敏锐数倍,受创伤时承受的痛苦也是常人的数倍。越强大的哨兵越是。

    “如果你需要。”他忍不住开口,语气还是那么生硬,“我可以帮你……”做做精神疏导什么的。

    周玉臣睁开眼,诧异地看向他。庄晏的脸色更僵硬了。

    “……谢谢,不过还是不了。”周玉臣犹疑道,“我无法接受向导进入我的大脑……”

    “哦。”庄晏飞快而短促地应道,眼光转向前方海面,“是我冒犯了。”

    周玉臣还没会过意,等明白过来,嘴角不由得微微扬起。

    “有个小忙。”他低声道,拉回庄晏的注意力,“可以请你握一握我的手吗?”

    庄晏眼角一抽,对上他的目光。周玉臣道:“我小时候生病,我妈妈就会握着我的手。”

    “你没断奶吗?” 尽管这人才刚救了自己的一命,但面容冷峻刚毅,身材健硕修长,并才刚在几秒钟内制服两名海盗的帝国上将说出这种话,还是让庄晏感到一阵恶寒,嘲讽脱口而出。

    庄晏瞪视,周玉臣眨眨眼。

    居然还卖无辜!庄晏恨不能事先捂住自己的眼睛,他本来就头痛,这下更是感觉额角突突,果然无耻就是无耻,跟救没救他没关系!

    “好吧。”周玉臣看了他一会儿,“是我冒犯了。”

    他将头重新靠回岩石上,闭上眼,但嘴角始终不易察觉地翘起。

    庄晏以一个僵硬的姿势坐在那里。

    又一阵海风吹来,半分钟过去。

    庄晏的身影动了动,一只手缓慢且僵硬地伸过去,五指张开,笼住了某人的手背。

    周玉臣讶异地睁眼,只见庄晏双眼直直盯着海面,而那双瘦而长的骨节分明的手虚虚笼着他的手背,压根称不上是握住,但这种肉麻的安慰方式对于庄教授来说显然比打他一枪还勉强,更别提还是对着自己的情敌。

    庄晏万万没想到的一件事——不是乘坐飞船遇上海盗,不是被绑架,而是在这样一个夜里,他不仅被自己的情敌救了,还跟这人手牵手坐在海滩上!

    周玉臣不禁笑了。

    庄晏听到他笑了,感觉自己被耍了,面皮一绷,恼怒地要抽回手,却听周玉臣道:“睡会儿吧。”

    庄晏动作一顿,周玉臣又温声道:“你睡会儿,救援队到了我叫醒你。”

    男人的声音浑厚低沉,富有磁性,响在耳边,伴随着拂面的海风,相当催眠。

    庄晏本就处在一个极度疲惫的状态,不过是因为精神高度集中强行忽略了疲倦。周玉臣这么一说,他开口想要叫他“闭嘴”,但头靠在岩石上,一闭眼,高度集中的精神立即松懈下来,克制不住意识朦胧。

    不到一分钟,他的呼吸就变得均匀,那只手也无意思地放松,切实地贴在了周玉臣的手背上。

    周玉臣看了他一会儿,伸过手,让他的头偏过来搭上自己的肩膀,随即抬眼望向海面。黑夜即将消逝,海天交际处透露出一丝曙色,黎明即将到来。

    他一边看,一边另一只手轻轻地反握过去,十指交错进庄晏的指间,扣住。

    就当是那个未完的吻的补偿了。他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命运的久祭〕〔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酋长压力大〕〔桃运仕途:我的美〕〔域王神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快穿攻略:病娇BO〕〔飘零如我〕〔明天心理诊所〕〔神祇战争〕〔被迫成为万人迷之〕〔传奇道士修仙传〕〔龙神霸业〕〔我是神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