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小农民〕〔帝师夫妇日常〕〔绝世神通〕〔终极小村医〕〔洪荒之云中子传奇〕〔军婚如火〕〔杀生扬善录〕〔大宋好相公〕〔恶魔就在身边〕〔都市桃色医仙〕〔至尊兵王〕〔宇宙霸业〕〔变身荒野女主播〕〔次元马甲系统〕〔花式撩妻,总裁的〕〔死神少女:灵异怪〕〔透视龙魂在都市〕〔海贼王之草帽副船〕〔兰昕穿越赛尔号〕〔重生之清爽人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19.新章二
    ,精彩小说免费!

    王储?

    庄晏和庄晗对视一眼,起身随侍者去了,穿过觥筹交错的人群,来到大厅一角,此处正好和国王夫妇的位置遥相呼应。王储还有一位王子,一位公主都在这里。

    爱德华王储今年三十四岁,相貌英俊,风度翩翩,符合民众心中王储该有的形象,待庄晏倒是很客气。和庄晏见了礼,问了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有一种合适的亲切,似乎应证了王储倾向主和的传闻。

    寒暄之后,爱德华王储笑道:“我看庄先生一直坐在那里,似乎缺一个舞伴?”他看向自己的妹妹玛格丽特公主。

    庄晏露出礼节性的微笑道:“多谢殿下的厚爱。”随即转向那位盛装的玛格丽特公主,微微躬身,行标准的绅士礼节,向她伸出手去。

    然而手伸出去半天,公主戴着手套的手都没有搭上来。爱德华王储皱眉道:“玛格丽特!”

    庄晏抬头,玛格丽特公主正越过他望向对面,他回头一看,只见远处隔着舞池,国王陛下的面前不再是兰顿将军和兰顿小姐,而是周家的两位元帅,以及周玉臣。

    庄晏的手悬在半空中,场面显得有些尴尬。爱德华王储也觉得难堪,他严厉地看了一眼妹妹,然而公主觉得既然尴尬了,索性尴尬到底,于是一扭头,就是不肯伸出手去。

    这样尴尬的局面被一个温柔的女声拯救了:“庄晏?”

    几个人都看过去,只见一个穿旗袍的年轻女子走过来,朝两位王子和公主颔首屈膝。她有很明显的亚裔血统,轮廓柔美,乌黑的头发盘起来,棕色的眼睛闪动着笑意,这场宴会上美丽的女人有许多,但大多都用精致的妆容和珠光宝气的首饰把自己武装得颇有攻击性,没一个像她这样温婉动人。

    面对她,连爱德华王储都不禁放柔了一点口气道:“秦小姐,你好。”

    秦小姐微讶道:“殿下认得我?”

    “我看过你的舞台剧,印象深刻。”

    秦小姐露出笑容道:“那真是我的荣幸。”

    她目光扫过面前几人,笑道:“虽然打扰几位很失礼。”随即向庄晏伸出手去,“但我想请庄先生跳一支舞,不知庄先生赏不赏脸?”

    庄晏看着她,目光居然也柔和下来,握住她的手。爱德华王储笑道:“让女士自己上来邀舞,看来那些中间人太不称职了。”

    “啊,不怪他们,是我看到朋友心情激动,顾不上矜持了。”秦小姐眨眨眼笑答道,庄晏向王储道了声“失陪”,两人便向舞池走去。

    看着两人步入舞池,爱德华王储收敛笑容,对玛格丽特公主身边的女官道:“公主身体不适,你带她去休息吧。”

    憋着眼泪的玛格丽特公主被带走后,两位王子的目光都落在了舞池那边周家人的身上,尤其是周玉臣。

    “格兰妮已经走了八年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朱利安王子忽然道。“如果当初她没有跟着那个人……”

    “害死她的是异兽。”爱德华王储道。

    朱利安王子扭头看了兄长一眼,爱德华王储的目光仍远远停留在国王那边,道:“别胡思乱想。”

    “什么时候回来的?”

    庄晏揽着秦玫,也就是秦小姐的腰,缓缓在舞池转动。

    秦玫笑道:“巡演刚到一半,就听哥哥说了你的事,我想与其提前跟你通讯,不如直接见面。”她看着庄晏,目光柔柔道:“最近还好吗?”

    “你要是看了新闻,就知道不大好。”庄晏道。

    两人转了个圈,秦玫侧过头看去,“哦……你的未婚夫很受欢迎。”

    随着华尔兹的曲调,庄晏又转回来,面朝秦玫方才看去的方向,只见先前庄晗介绍过的那位兰顿小姐,正面对着周玉臣,隔着这么远都能看出来那股羞涩、紧张和爱慕之情。

    庄晏语调里因为秦玫出现而开始回升的温度,听到“未婚夫”三个字又有下降的趋势:“我和他不可能。”

    秦玫看着他,心中叹了口气,脸上却笑着用手指点了一下他紧蹙的眉心:“好吧,不说他了。”她想了想笑道:“我跟你说说我巡演的时候……”

    周玉臣在应付兰顿小姐,这是兰顿元帅的侄女,他不能不给一些面子。不经意一抬头,就看到舞池里有一双人影转了个圈。

    在他想象中应该厌弃这种交际场所的金发男人,正揽着一个旗袍女子,女人手搭在他肩上,仰头时不时说些什么,嘴角带笑,而庄晏稍稍低头,表现出难得的温柔和耐心。

    温柔,那种只在面对海伦娜公主时才出现的温柔。虽然和平常一样没什么表情,但周身的棱角都好像化开了。

    周玉臣只看了一眼,他们的身影就消失在舞池的人群中。

    “玉臣。”

    他随父母一起从国王陛下面前退下,周敦夫妇少不得应酬,而周玉臣则被退下来的兰顿元帅叫住了。

    周玉臣转身道:“元帅。”

    兰顿元帅当年是他的上级,把他当成最得力的部下,提拔他信任他,亦师亦友,即便周玉臣现在位居上将,仍然对他十分敬重。

    “哈哈哈,小子,我还是喜欢你叫我长官啊!”兰顿元帅哈哈笑道,让挽着他手臂的妻子先去应酬。他从侍者盘中拿过两杯酒,一杯给自己,一杯递给了周玉臣。

    两人碰过杯,各自喝了一口,兰顿元帅拍拍周玉臣的肩膀,低声道:“陛下准许我去皇家陵园看看格兰妮。”

    周玉臣身子一顿道:“公主离开也有八年了。”

    “是啊,八年了。”兰顿元帅看着酒杯沉思,“虽然……我和她只是订过婚,从未有过夫妻之实,但我还是把她看成我的妻子,我一生最爱的妻子。”

    周玉臣握着酒杯,沉默良久,道:“我很抱歉,元帅。”

    “为什么你要道歉?”兰顿又爽朗地笑了起来,“格兰妮是一个遗憾,已经过去八年了,一切都该翻篇了,你很好!玉臣,听说你找到了适配的向导,老天终于没有亏待你,也没有亏待我,我夫人怀孕了,哈哈!”

    周玉臣笑了笑道:“婚事还没有定下来,还是要恭喜你,元帅。”

    “没定下来?可看你们两家的意思,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听说你和那个庄家的向导适配度高得惊人,你可不要连这个机会都抓不住!”兰顿用力一拍周玉臣的肩膀。“对了,我侄女说想在帝都多待两天,但我急着赶回辖地去,还要拜托你多关照她了。”

    周玉臣只得应下,等和兰顿元帅叙过旧,他走到舞池的另一边,拒绝了几个中间人传达的邀舞,正好和从舞池出来的两个人碰上。

    “我们到外面去休息会儿吧,花园里散散步,又安静又自在。”秦玫正在说。却见刚才和庄晏说话间匆匆一瞥的男人,正迎面走来。

    眼角点泪痣的人,一不小心就显得浪荡轻浮,但这人的目光是军人特有的沉毅,反而泪痣柔和了他的冷峻气质。如果笑一笑,用深邃的眼睛看过去,大概很容易俘获少女的芳心。

    那人在他们面前立住,微微颔首道:“庄先生,这位是……”

    秦玫忙欠身道:“我是秦玫。”

    “秦小姐。”那人向她点点头。庄晏便道:“我们走吧。”

    秦玫低声道:“阿晏。”

    “你不是想去花园吗?”庄晏淡淡道。他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谁都劝不动他。

    秦玫只好随他去了。

    周玉臣跟庄晏坐一艘飞船来卡塔尔,船上的随行人员都是庄泽还有周家两位元帅的耳目,时不时把他们的情况报告上去。庄晏知道这一点,所以干脆避免任何跟他碰面的场合,船上的时日,两人只在走廊里碰过一两次面,一句话都没说过。

    显然庄晏打算下了船仍旧维持这种状态。

    周玉臣在后看他们两人的背影。方才问过副官,副官打听过之后告诉他,这位秦小姐不光温柔美丽,而且是极有才华的剧作家和演员,且秦家和庄家交好,她跟庄晏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亲密无间。周玉臣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忽然想起那天晚上那个及时制止的吻。

    秦玫和庄晏走到花园里,还是掩不住担心:“阿晏,你和周上将……”

    “没什么。这些事你不必替我烦心。”

    秦玫道:“可你们两家都已经放出风声来了。你要抗婚,恐怕压力会很大。”

    “你觉得我会怕那些?”庄晏看着花园里的草木,“我只是没想到,老天会这么作弄我。”周玉臣,延迟的觉醒,那个匹配系统,都好像是故意一齐跑来,把他的生活搅得一团乱。

    秦玫见状,也轻轻一叹,拍了拍他的手。想了想又道:“可你也不必和周上将闹得这么僵,说到底,他也就是因为海伦娜公主的事被你开罪了。”

    庄晏怒道:“这还不够?”

    “不是不够。”秦玫耐心道,“可是人家也没做什么啊,我看他对你倒很温和,只是你单方面把人家当情敌。哎,你别瞪我。”

    她拉着庄晏道:“我倒觉得你要想抗婚,可以把他拉过来一个战线。”

    “我不会找他联手的。”庄晏道。

    秦玫瞅瞅他:“你就这么讨厌他?”她知道庄晏虽然爱憎分明,嘴也喜欢刻薄人,这么抗拒一个人,倒是罕见。

    庄晏道:“还是那句话——他给我带来的麻烦事还不够吗?”

    庄晏对一个人是好是恶,几乎靠一种动物般的直觉,第一次见面的人,只看一眼,就决定庄晏会把他当朋友,当泛泛之交,还是连瞥一下都懒得瞥。

    现在想来,港口见到周玉臣第一眼,不光是对情敌的抵触,从那时他就好像意识到了这个人会给他带来无穷的麻烦,果不其然。

    “别提他了。”想到那些庄晏感觉额头又开始突突跳,道,“说点别的。”

    整个晚会他都在和秦玫的闲谈中渡过了,他们一起长大,却也许久没见面叙叙旧了。在花园的僻静处里,不会看到周玉臣,他那位堂兄也找不着他。

    晚会结束后,他又在帝都耽搁了两天,受邀参加了爱德华王储举办的沙龙。王储也是一名哨兵,上过战场,他听说庄晏大学的专业是机甲设计,便在跟他谈起驾驶机甲的经历和一些问题。

    沙龙结束后,王储还特地送庄晏,笑道:“庄先生会在卡塔尔待几天?”

    庄晏道:“要耽搁一阵子,飞船出了点问题,要等修好以后才能启程。”

    他被家里人摆了一道,跟周玉臣同坐一艘飞船过来,抵达卡塔尔的第二天,一艘飞船入港时发生航道错误,撞进了他们乘坐的那艘飞船的停泊位置,两艘飞船相撞,出了不小的事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穿越晚清〕〔一号秘书:陆一伟〕〔你是人间荒唐一场〕〔足球上帝。〕〔官场之风起云涌〕〔狼子野心〕〔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国师大人太〕〔韩娱之寻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