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神妃:医手遮〕〔我的公司不正经〕〔清梦时有疏萤度〕〔混迹江湖开客栈〕〔极品纨绔高手〕〔封天镇仙〕〔美女总裁的最强神〕〔进击的创世神〕〔我爱罗的超能力老〕〔龙脉天师〕〔萌妻来袭:大叔心〕〔盛宠彪悍妻之陌少〕〔命运升级〕〔极品仙帝在花都〕〔综红楼之未央〕〔白月殇之轮回〕〔气运女王的死亡日〕〔将门重生之撩宠太〕〔也曾惊华〕〔太师在怀:云里帝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17.曝光
    ,精彩小说免费!

    走出大厅,顺着台阶往下,距车道还有一段距离,庄晏却不肯跟着周玉臣走了,身体一个劲地往下滑,大有以地为席在这里先睡一觉的意思。嘴里还说着醉话,具体说的什么听不清。

    周玉臣捞着他,一旁副官看不下去,还是把刚才没说的话说了出来:“不然我送庄先生回去……”

    “不用。”周玉臣拖着庄晏道,“你回去看着玉郎他们两个,有事向我汇报。”他当然知道小弟阳奉阴违的心思,还得让人看着别出事。

    周玉臣一只手扶着庄晏,一只手向副官伸去,示意他把那盒由凯文请给他们带回宿舍的马卡龙交给自己。“既然答应了那位小布尔维尔先生亲自把人送回去,还是我送回去吧。”

    副官只好将马卡龙交过去,在台阶上,目送周玉臣一只手揽着醉鬼的肩膀,一只手提着那一盒马克龙,走下台阶。

    他看着两人走完台阶,到了花坛旁边高高悬浮的路灯下面,正打算转身回大厅执行命令,却见台阶下的上将扶抱着庄晏走了两步,索性把东倒西歪的男人扶到了背上。

    副官睁大眼睛。不怪他孤陋寡闻,他跟在周玉臣身边也有些日子了,从来没见过上将这样跟人亲近过,连上将的胞弟胞妹都没有。

    金发男人个头不比上将矮多少,虽然削瘦,但好歹是个大男人。只见上将轻轻松松地单只手把人背起来,长腿一迈,向前走去。经过路灯下面,两人的影子一起拉长,居然也挺和谐。

    副官在台阶上呆站了一会儿,直到两人的身影绕过花坛,彻底消失在视野中,才晃了晃脑袋,总觉得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平常见到的那位上将阁下。

    车道在交流中心的右侧,要绕过几个大花坛。周玉臣步伐稳当,他是哨兵,五感敏锐不说,经过不计其数的训练和战事,对身体行动的幅度、力量的掌控更是巧妙,不知不觉调整步长和姿势,替背上的人将颠簸减到最小。

    他的雪豹这时候也现身,跟在主人身边,左看看右看看。

    这样走了约近百步,庄晏头靠在他肩膀上,一阵凉风拂脸,终于醒了点,手一动,就抓到了周玉臣的肩章。

    他仍然昏昏沉沉的,抬起头,含混地喊道:“……凯文?”

    “……”周玉臣不知道他还有乱认人的毛病,但他知道他这时候自报姓名,万一庄晏在醉中挥一拳头过来,他可不好躲,于是也含混道:“嗯。”

    “凯文。”庄晏得到确认,眯着眼看着眼前晃动的视野:“……这是去哪儿?”

    “我们回去。”

    “哦,回去。”庄晏应道,随即不语,正当周玉臣以为他又睡着了的时候,他搭在周玉臣肩上的手忽然轻拍了拍,“我们刚才说到哪了?”

    周玉臣哪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便顺着他的话道:“我忘了。”

    “你忘了?”庄晏又昏沉片刻,眼睁了一睁,想起来道: “我们说到,我第一次看见海伦娜的时候……”

    周玉臣脚步一顿。雪豹跟着这两人停下来,它有点苦恼,因为找不到那只量子兽。

    男人说话还是醉汉的囫囵拖沓,气息打在周玉臣的耳廓上,带着一点奶油味的酒香漫过来,是女人爱喝的百利甜。

    “我第一次看见的海伦娜的时候。她穿宝蓝色的礼服,靠在窗边,手里拿一只刚开的郁金香,窗外的阳光灿烂极了,有人喊了一声,她就回过头来……”

    微风拂过,把远远的大厅里正演奏的一支又甜又苦的萨克斯小调送过来。

    “从那一刻起,我就确定,我想要她做我的妻子。”

    宿舍的虹膜认证花了一点时间,周玉臣把那盒马卡龙放在客厅的桌上,人背进屋子里,放在卧室的床上。

    雪豹看看桌底,跳上柜台,客厅找找,又跟到卧室里。

    周玉臣道:“不用找了。”

    雪豹瞥他一眼,你人就在眼前,当然不能明白我看不到兽的心情,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周玉臣摊手道:“也许还没成形?”

    精神壁垒已经这么稳固了,怎么可能量子兽还没成形?

    “也许是不想见你。”

    不想见我也是因为你!

    雪豹撺掇着周玉臣帮庄晏醒酒,让他把量子兽放出来。周玉臣当然不会如它的意,他和庄晏的和平共处也就仅限于庄晏睡着了,要是醒过酒来,不知又闹成什么样子。

    雪豹找了一圈,连对面凯文的卧室都没放过,也没找到,只好跳到窗台上,忧郁地望着月亮。

    周玉臣环顾这间卧室,单身教授的居所简单干净,靠窗一张书桌,旁边一个画架,蒙着画布,周玉臣揭开画布,架上一幅未完的画,借着清朗的月光,能看得出来是一个女人倚在窗边的身影。

    书桌上也是被镇纸压着的信笺,钢笔字,写了开头“亲爱的海伦娜”之后就是空白了。

    周玉臣看到废纸篓里有几个废纸团,手指动了动,抬头便对上雪豹促狭的目光,仿佛在说:想捡起来看就捡,我不会笑话你的。

    你找到那量子兽了?

    一人一兽正在通过意识通感互相挖苦,忽然外间传来轻微的响动。

    虽然声响很轻微,但对于哨兵和他的量子兽来说已经足够引起注意,雪豹率先发挥豹类的敏捷,从窗台跃进了客厅。周玉臣紧随其后。

    客厅里还是一片寂静,周玉臣目光一扫桌面,走过去,他放在桌上的一盒马卡龙不见了。

    客厅的地板被月光照得霜雪一般,对着宿舍楼后面的窗户半开着,他们刚回来时这里的窗户可都是紧闭的。

    是那只量子兽?周玉臣看向雪豹。雪豹懊恼地呜噜一声,跳上半开的窗户追了出去。

    周玉臣不禁好笑,觉得是时候该走了,但听到卧室里一阵响动,庄晏说起了醉话,步子顿了顿,又转身进了卧室,见庄晏正扒在床边翻身,这一翻肯定要成个倒栽葫芦,连忙过去把人按住。

    庄晏翻身不成很不乐意,皱起了眉头,周玉臣把他按住重新翻过去,虽然有室内调温系统,但还是替他重新盖好被子。在床边坐了下来,又看了眼那废纸篓,没有伸手去捞。

    庄晏这时候又含糊说了几句话,周玉臣仍旧没听出来是什么,他看着庄晏的脸庞,皮肤在窗外投射进来的月光之下,像霜,比霜要柔润,眼睫虽长,却不妩媚地卷翘起来,而是直直的,根根分明。

    他不由得伸出手指,轻勾了勾庄晏的眼睫,这双眼睛睁开时,看向他的时候是排斥、挑剔和敌意,看向海伦娜公主时则是柔情和忍让。

    他可以为一个女人把身上的刺都收起来,淋着雨在她的宅邸门前等她见一面,给她写信,为她画肖像画,连喝醉了酒都喊着她的名字。

    为什么可以如此直白和热烈,即便这样很容易被人刺伤?

    周玉臣又想到庄晏那天与他通感的一瞬间,涌入他精神领域里的炽烈的感情。

    周玉臣从不跟人的距离靠得太近,这种距离当然不是指现实的距离,而是他从未对人产生亲昵的想法,哪怕那些散发着香甜气息的向导主动靠向他。

    但此时此刻,周玉臣闻到庄晏呼吸间散发出的带点奶油香气的酒味,他凝视着他的两片微微张开的嘴唇,手按在床边,缓缓倾下身去。

    靠得太近了,只差一厘米。

    周玉臣忽然直起身来。雪豹跳进屋子,有些失落地把叼着的空空如也的纸盒放在地上,显然除了纸盒外一无所获。

    它瞟了一眼周玉臣,通过意识通感道,继续啊。

    身为与主人心灵相通的精神体,它当然知道方才周玉臣打算做什么。

    周玉臣从冲动中清醒过来,起身道:“该回去了。”

    雪豹对于不肯顺从内心直接冲动的主人表示鄙夷,但遍寻无果,只好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这间屋子,随周玉臣离开了。雪豹跳进屋子,有些失落地把叼着的空空如也的纸盒放在地上,显然除了纸盒外一无所获。

    它瞟了一眼周玉臣,通过意识通感道,继续啊。

    身为与主人心灵相通的精神体,它当然知道方才周玉臣打算做什么。

    周玉臣面不改色地起身道:“该回去了。”

    雪豹对于不肯顺从内心直接冲动的主人表示鄙夷,但遍寻无果,只好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这间屋子,随周玉臣离开了。

    庄晏这一觉,前半段睡得很香,后半段忽然做起了梦,梦见房间里的衣架倒下来了,压在他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恍然间衣架变成秤砣,他怎么推都推不开,然后秤砣居然长脚了!一个劲扒拉着他胸口,他一下子惊醒过来。

    他大口喘着气,已经是早上,满室晨光,房间里静谧一片,衣架好端端立在那里。

    庄晏坐起身来,按住太阳穴,宿醉肯定难受——虽然他只喝了一口。他慢慢回忆醉酒的经过……秦松!

    庄晏摸摸自己的喉结,没有痕迹,看来那个混账没有得逞。

    这时房门敲了敲,庄晏沙哑着嗓子应了一声,门外传来凯文小心翼翼的声音:“教授,我替您打了早饭,要送进来吗?”

    “进来吧。”

    庄晏随手取了一件衣服披上,只见凯文推开门端着早餐走进来,脸色很疲惫,肩膀上的松貂也和他一样,蔫头耷脑的。

    简易餐桌在床上架好,庄晏漱过口,凯文把早饭放上去,庄晏蹙眉看着他道:“你怎么了?”

    凯文摇摇头,低头道:“没什么,教授。”

    庄晏烦躁地揉揉太阳穴道:“你最好如实回答,我可不是在关心你。”

    凯文两手握在一起,踌躇了一下道:“教授,您能替我跟周玉臣上将说句话吗?”

    庄晏拿起筷子,冷着脸道:“我为什么要替你传话?何况周玉臣和我是死敌,怎么可能帮你传话?”

    “死敌?”凯文瞪大眼睛,“我不知道……可是,昨天晚上是周上将送你回来的呀。”

    “什么?”庄晏脸色一变,把筷子往饭盒上一顿,“昨天送我回来的不是你?!”

    凯文抖了一抖道:“昨天周上将请我照顾他弟弟,他送您回来,他还给我发了讯息的……”

    “你就答应了?让他送我回来?”庄晏几乎是用吼的。凯文被他震得抖三抖,随即苦着脸,五官挤作一团道:“我也是被逼的,早知道后来会那样,我就抵死反抗……”

    庄晏拿筷子指着他道:“他有没有做什么?有没有?”

    “没有。昨晚我回来的时候,看您睡得挺好的。”凯文咽了咽口水,观察着庄晏的脸色,“就是……”

    “就是什么?”

    “您看sg的论坛就知道了。”

    庄晏早饭也没心情吃了,沉着脸打开终端登录论坛,凯文为免被教授的怒火波及,偷偷地往后退。退到一半想起来自己还得问教授,昨天请周上将带回来的马卡龙怎么不见了,眼光一扫,发现马卡龙的空盒子居然就在教授床边的地板上,于是赶紧退出去了。

    他站在客厅心想,原来教授那么严肃的人也爱吃甜点啊,突然教授的卧室内传来一声巨响,又吓他一跳。

    庄晏房间里的衣架,这下是真倒了。

    凯文早上还有课,帮教授把衣架扶起来后,便匆匆出门去上课了。到了教室上了一堂课,发现其他人都时不时转过头来看他,一边看还一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老师在讲台点了几个人的名字,都没有用。

    凯文如坐针毡,他猜到多半是昨天晚上教授和周上将的事,这些人都知道教授和他住一个宿舍。

    下了课,果然不少人围过来,问他:“你知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订婚?”

    “还是已经订过婚了?”

    “他们平常感情好不好?会不会经常煲通讯仪?”

    凯文一愣一愣的,只是你送我回宿舍而已,这些人已经脑补了这么多了?这发展有点快了吧?

    那些人看他傻不愣登的,打开终端的新闻界面给他看:“你不会还没看过吧?”

    凯文睁大眼睛,看到今天被顶上头条的新闻是——帝国黄金单身哨兵喜结良缘,对象为苏普林大学教授——

    下面内容开门见山,第一段就爆出了周玉臣上将和苏普林大学的庄晏教授,于两个月前匹配成功,匹配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三(后面跟一串小数),可谓天赐良缘bbb……

    班级里本来就有不少小向导是周玉臣的粉丝,虽然已经看过新闻,但此时再看一次,还是接受不了这个冲击,大叫一声“我不相信”,抹着眼泪甩着小手绢就冲出去,到朝阳下奔跑去了。

    凯文张大嘴继续往下翻,伴随着文字还有影像和图片,左边是周上将,右边是教授,编者文采斐然,根据手头有限的情报写出了一个无限缠绵悱恻的故事。

    他想把故事看完,但来不及往下看,新闻就被人收起来,随即他整个人都被铺天盖地的问题淹没了……

    此时此刻,他和教授的宿舍公寓也被庄晏的怒吼淹没了。

    “为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把消息曝光出去?!”

    “为了让你趁早断了那个念想!”庄泽也吼,吼得脸红脖子粗,能把他气成这样的只有他的儿子,他的独子,永远执迷不悟,永远抓着他的理想不放。

    庄晏红了眼,并非委屈而是愤怒,他苍白的肤色衬着泛红的眼角,倔强又高傲。

    怒极而反,他冷笑道:“你就不怕——我做出什么事来,像姑姑那样?”

    庄泽怒瞪着他,压抑着向上窜的火气,也冷笑道:“至少你姑姑……他们相爱。”

    他当然知道怎么刺痛庄晏。他看着儿子眼睛里泛起血丝,继承自他的湛蓝的眼眸因为愤怒而透亮,好像有泪水在积蓄一样。

    但他不会哭的,不会像二十岁时那样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重生之全能大亨〕〔酋长压力大〕〔甜妻在上:老公,〕〔传奇道士修仙传〕〔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修真高手在校园〕〔我就是开外挂了〕〔幻想轮回日〕〔九域邪帝〕〔售房有术〕〔抗战铁血路:八千〕〔从学霸开始〕〔逆道重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