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情绪系统〕〔轮回乐园〕〔革宋〕〔绝地求生之王者巅〕〔惹火娇妻:长官大〕〔[综]和空气斗智斗〕〔论戏精的自我修养〕〔巨星小甜妻:前夫〕〔快穿甜宠:傲娇男〕〔寒门小医女:世子〕〔医等狂兵〕〔宦海特种兵〕〔重生之寒门农女〕〔好孕成婚:独宠小〕〔重生农女:将军家〕〔路过冉魏已半生〕〔快穿王者荣耀:英〕〔仙声夺人〕〔电影世界的无限战〕〔我的合租大小姐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12.论坛
    ,精彩小说免费!

    次日,庄晏就在斯蒂文的陪同下,被“塔”派来的人员接走了。一起接走的还有凯文。

    凯文虽然有了庄晏的话做定心丸,但本来一个人被送去“塔”,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万万没想到教授居然也觉醒了,虽然教授对他几乎从来只有冷嘲热讽,但他还是觉得有个伴了。

    就在凯文喜滋滋的时候,庄晏给他兜头一盆冷水:“向导的基础训练是两个半个月,等你回学校差不多就要考试了,我看你能挂几门。”苏普林大学在考试方面还是比较严格的,没有补考,只有重修。

    凯文鼠躯一震,一路上再也不跟人聊天了,紧张兮兮地捧着光板开始看同学传来的讲义。

    到了“塔”,庄晏和凯文均被编入初级班,开始向导的基础训练。

    庄晏的精神触丝远比其他的菜鸟向导们成熟,训练起来也一丝不苟,很快就能为自己构建一个稳固的精神屏障,升入中级班,学习向导上战场的一些战术,以及如何对哨兵的精神疏导、与哨兵的合作等等。

    他的学习速度惊人,但基本就是独来独往,班级除了他都是一群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根本没办法打成一片

    除了平时的课程和训练,庄晏都呆在和凯文合住的宿舍里,除了时常把凯文嘲讽得体无完肤,纠正他设计图中的错误,他能做的无非是看书,要么就是写信。

    他常常写了撕,撕了写,凯文偷偷捡过他扔在废纸篓里的纸团展开看,优美的钢笔笔迹,典雅的信笺,漂亮得犹如艺术品,开头都是“亲爱的海伦娜”或者“挚爱的海伦娜”。

    一封信在他手里酝酿了许久,终于写成,找隔半个月来看他一次的斯蒂文帮忙寄出去。

    “塔”有一个专属于哨兵向导的内部论坛,只要在“塔”注册过的哨兵向导都可以登录发言,非常活跃。庄晏原本也不常浏览这个论坛,直到他偶然发现周玉臣在这个论坛里有一批数量巨大的粉丝,成天在论坛发布有关周玉臣的动态,大肆吹捧。这也很好解释,周玉臣那样的帝国黄金单身哨兵,实力强悍,长相完美,既吸引实力至上主义的哨兵,又吸引把他当梦中情人的向导。

    但这些落在庄晏眼里就相当碍眼了,看到那些帖子的当时他就发了一个对应帖,针对那些不实的吹嘘进行有力的批驳。

    粉丝本来就是有点不讲理的生物,自家的偶像怎么看怎么爱,况且大部分粉丝也就是专门开个帖子吹,自认没有越界,看见有这么个愣头青冲上来对着他们一顿批,哪受得了,于是群起而攻之。

    庄晏的帖子瞬间被顶得老高,一般的“愣头青”看到这阵仗也就怂了,但庄晏哪里是一般人,他现在没有工作,“塔”的那些课程也花费不了他太多时间,跟这群年轻气盛的粉丝斗,正好为每天的空闲时间找点事情做。

    对于那些反驳他、维护周玉臣的言论,有点逻辑的,他就驳回去,对于一些无意义的谩骂,他则面不改色地申请管理员删除。他的发帖和回复也跟他的研究论文一样,思路清晰,逻辑严密,大有古中国孔明军师“舌战群儒”之风。

    庄晏的帖子如此顽强,不仅没被铺天盖地的叫骂淹没,还愈辩愈勇,群攻变成了持久战,虽然论坛都是靠图片和文字交流,也有不少人跟他吵得口干舌燥,纷纷表示我去喝口水/吃个饭/上完课/工作结束再来。

    越到后面,辩论更加升级了,有人说周上将年纪轻轻功勋卓著,为帝国做了那么多贡献,楼主你为什么非得diss人家?

    庄晏回他道,我没有diss他,我只是告诉你们他也是凡人,他也会犯错!

    粉丝回他说周上将犯过什么错?

    庄晏心道他插足别人的感情!但是他知道说出来肯定没人信,于是在回复中写道:他有自闭人格!而且刚愎自用!

    粉丝怒道:你凭什么这么说!不少粉丝开始拿周玉臣率领过的大大小小的战役举例,有几场战役的战术运用得堪称完美,已经作为案例录入了教科书,这是无可辩驳的。

    庄晏冷笑,他拿出学术研究的精神查阅那些战役的相关资料,正好苏普林大学的资料库还算齐全,他在帖子里将几个标志性的案例详细分析了一遍,最后总结道:这正是他刚愎自用的表现,他的部队太依靠他的个人能力,如果有一天他垮了呢?

    有粉丝道:他不会垮!

    庄晏冷静地回答道:只要你们把他当成完美的存在,他就肯定有垮下去的一天。

    如果够不到完美,那一定是做得还不够好。

    庄晏从小在天才的美誉中长大,对这种自信再明白不过。别人做不到完美,那一定是别人做得还不够好,而自己一定能够做到。

    这是强者很容易走进的误区,就像庄晏对周玉臣的那些案例的分析一样,以个人的强悍实力担起整场战役的胜负,表面上看漂亮,风光,事实上却和他身边的人严重脱节。

    这种作风产生的后果就是,他人的期望越来越大,担子越来越重,指挥中容不下任何一点微小的差错,对个人的要求越来越严苛,最后要么造成毁灭性的失败,要么就是把自己逼疯。

    庄晏旁观者清,行云流水地从分论点到总论点辩证了一番,最后写下结论,有理有据让人信服,气得一部分粉丝破口大骂:你居心叵测!这些全是你的臆想!你就是个loser,靠臆想别人的失败来得到满足感!

    但也有一些人对庄晏的分析表示了信服,甚至顾不上跟他吵架,开始担心起偶像的身体:

    “上将都快三十岁了还没有向导,现在上将还年轻,可是等年纪大了,狂躁症啊退化啊可怎么办?”

    也有来凑热闹的说:“大家快别跟楼主吵了,楼主也不正常,你见过谁写一篇上万字的军事分析论文来黑别人的吗?写得比我的大学毕业论文还好,真恐怖。”

    “我觉得楼主写得不错,这几个案例比我军事理论课的老师讲得好多了,保存了。”

    “楼主其实是真爱粉吧,为你家偶像考虑,真是殚精竭虑啊。”

    庄晏大战粉丝的帖子在论坛首页足足飘了十几天,吃瓜群众表示这位楼主可以说是年度最敬业了,只要不是骂人的楼层他都回复,跟有强迫症似的,并且据理力争,全方位无死角地抨击周玉臣上将和他的粉丝们,还不吐一个脏字,真是有毅力,有素质。这究竟是多大的仇,多深的爱啊。

    庄晏跟人对骂了十几天,狠狠发泄了一把心中郁气,唯一不足的就是凯文发现,向来仪表一丝不苟的教授居然有了两个黑眼圈,连按时来探望的斯蒂文见到庄晏也吓一跳道:“你莫不是在搞自虐?”

    斯蒂文肩膀上是他的量子兽,一只玄凤鹦鹉,见到庄晏,立刻拍拍翅膀叫道:“胖达!胖达!”

    庄晏面无表情地起身道:“要茶还是咖啡?“

    “茶。”

    等庄晏泡了茶过来,斯蒂文已经打开了他待机中的端脑,翻动着屏幕上的帖子,嘴里念叨着:“太凶残了,太凶残了。这就是你一对熊猫眼换来的成果?”

    庄晏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斯蒂文指指其中一个回复的马甲:“这个叫‘还珠格格’的,我数了数,跟你吵了起码两百多楼,看语气应该是个未成年小姑娘,你好意思吗?跟一个小丫头打嘴架。”

    庄晏瞥了一眼,是有些印象,但不理会他的质问,而是问道:“有回信吗?”

    斯蒂文抬头看他一眼道:“没有。”

    庄晏不再说话,将茶放在桌上,斯蒂文看着他那两个黑眼圈就嘴角直抽抽,堂堂教授,三十岁的人了,为了打击情敌,居然在网上跟一群二十岁的小年轻拌嘴,应该说爱情使人年轻,还是爱情使人愚蠢?

    吐槽完说正事。斯蒂文放下端脑,想了想道:“我记得过些天‘塔’就要办交流会了吧?”

    “什么交流会。”

    “就是联谊会。”斯蒂文道。“会有一批优秀的军校生和军官来‘塔’访问,当然,都是哨兵,中级班和高级班的向导都要参加。”他看着庄晏。

    庄晏道:“我不去。”

    斯蒂文就知道是这个回答,他叹口气,目光一转,看到宿舍的另一个房间,灵机一动:“你不去……他们也不敢逼你,可是你的那个学生肯定得去吧,唉,看他小绵羊似的,恐怕到时候就羊入虎口喽!”

    庄晏脸色一沉。斯蒂文笑着,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

    “塔”每年都会举办两次交流会。这件事庄泽知道,所以让斯蒂文劝庄晏参加,而周家两位元帅自然是轮番对周玉臣进行通讯轰炸,周玉臣话说得决绝,可惜发言的对象不是他的下属,而是父母,这两位大人可不会因为他一句话就放弃希望。

    周玉臣无可奈何地揉着太阳穴。他公事繁忙,好不容易休息,还得老老实实听母亲的训话:“你就算自己不想去,也得给玉郎带个榜样吧?你不去,玉郎肯定也不去。”

    这已经是第五个通讯了,周玉臣道:“妈妈,我已经说了……”

    “你说了什么?”克劳迪亚略略提高声音道,“‘我不会和他再见面了’?人家又不是洪水猛兽,你究竟在怕什么?”

    周玉臣不吃她的激将法,他无奈地笑道:“妈妈。”神态沉稳,不作任何辩解。

    克劳迪亚拿这个大儿子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从小就是这样,孩子有些太聪明了,以至于光听他说话做事,完全不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

    关闭了通讯,克劳迪亚坐在沙发里,叹了口气。

    周敦过来环住她的肩道:“别着急,会有办法的。”

    克劳迪亚道:“有什么办法?他简直比他外公还顽固。”

    周敦不禁笑道:“那你不妨换个思路,他也和岳父一样,口不对心。”

    克劳迪亚一怔道:“你的意思是……”

    “如果他真的不在意那个向导,何必多说一句‘不会见他’呢?”

    夫妻俩对视一眼,醍醐灌顶。

    克劳迪亚长舒一口气道:“真像你说的,儿女都是债。”

    周敦温声道:“时候不早了,先去睡吧,明天我和他谈。”

    夫妻两个走上二楼,经过女儿的房间,周敦顺手打开房门道:“周小环。”

    坐在端脑前咬牙切齿的少女给吓了一跳,抱着自己的狞猫回过身道:“干嘛?”

    “还不睡觉?”

    “好啦好啦,等下就睡。”周小环抓着狞猫的爪子摇了摇,直到爹妈关上门,她才又盯回屏幕。

    一边把帖子里楼主的论述又翻了一遍,周小环下定决心要看看这人是谁。

    于是她很快顺着ip查到了这人在塔内系统的账号的基本信息,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她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这个人,她才仔细查过他的相关资料,没想到居然这么阴险,居然跑到论坛上抨击她哥!这种人,怎么配做她嫂子!

    周小环把跳开的狞猫抓回来抱住,气冲冲地给周玉臣拨去了通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闪开,迪迦开大了〕〔快穿攻略:病娇BO〕〔阴间超市〕〔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明天心理诊所〕〔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妖禁〕〔娇妻狠大牌:别闹〕〔官场之风起云涌〕〔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