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恒真神〕〔邪王神妃:医手遮〕〔搞事全世界〕〔爱情冒险家〕〔乡村超级仙医〕〔英雄联盟之传奇正〕〔飞龙战神〕〔重生之享乐人生〕〔天域帝主〕〔带着奇暖玩穿越〕〔永生不灭〕〔腹黑老公,别撩我〕〔穿成女配后我成了〕〔法末之徒〕〔十二时空之最强玩〕〔绝地兵神之藏界风〕〔先撩为敬:国民男〕〔妈咪已送到,爹地〕〔我在美漫开超市〕〔情糜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10.补全
    ,精彩小说免费!

    庄晏是被噪音吵醒的。

    他听到很多乱七八糟的声音,高兴的,絮叨的,痛苦□□的,怨恨的,很多鸡毛蒜皮的小念头,正面或负面的情绪,全部都像有人用喇叭在他耳边大喊出来一样。

    他猛地睁眼,看到的是医院病房的天花板。他一醒,床边的医疗助理机器人立刻为他端来一杯水。

    庄晏挣扎着坐起来,反射性捂住耳朵,然而无济于事,那些声音好像长在他脑子里一样。

    很快房间门被推开,穿着白大褂的女向导医生走进来道:“你醒了。”她低头用终端发送了条信息,然后对庄晏笑道:“又见面了。”

    庄晏脸色苍白地看了她一眼,女向导很快反应过来:“对了,噪音。”

    她话音一落,庄晏便感觉到那些声音小了许多。

    “还听得到吗?”女向导问。

    “还有。” 声音只是变小了,没有完全消失。

    “噢……”女向导同情又欣慰地看着他,“看来你的精神触丝比起那些年轻的初学者要成熟得多。”

    庄晏看着她。

    女向导道:“你自己也该明白了吧?你是一名向导,刚刚觉醒。”她仔细打量着庄晏,“我从来没见过30岁才觉醒的向导。”她拉了张椅子在庄晏床前坐下,“不过这就能解释你为什么可以唤醒你的学生了。”

    庄晏声音沙哑道:“谁把我送来的?”他记得他在海伦娜的别墅花园里等她见他一面,然后,周玉臣来了……

    “周上将送你来的。”女向导提起周玉臣,叹道,“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哨兵能抱着一个浑身信息素的向导还那么镇定。”

    “那你没见过的东西还真多。”

    女向导不在意庄晏随口的嘲讽,而是看了看手里的电子光板,道:“那么,出于工作需要,可以请你回答几个问题吗?”

    庄晏不说话便是默许了。女向导问道:“在正常的觉醒时期,也就是10岁到20岁这段时间里,你有出现过觉醒的症状吗?就像今天这样。”

    “没有。”

    “你的精神力比正常人强许多,这种情况是从小就有吗?”

    “是。”

    “有没有异常过?”

    庄晏道:“异常?”

    女向导道:“就是在某段时间里,你的精神力出现较大的波动。”

    “没有。”

    “真的没有?”

    庄晏道:“我不清楚你说的异常的范畴。”女向导想了想道:“好吧,那……有没有出现过什么大的变故?让你精神受创的……”

    庄晏停顿了片刻,答道:“有。”他又顿了一下,“八年前,我母亲和我弟弟死于一场突袭战争。”

    虽然是工作需要,但勾起别人的痛苦回忆并不是女向导的本愿,她放低声音道:“我很抱歉。”

    庄晏却没有露出多么痛苦的神情,他把目光放在房间里的某处道:“有人说我可能目睹了我弟弟的死亡,但我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女向导看了他一眼,立刻明白过来,创伤后应激性的失忆吗?

    房间一时静默了,庄晏靠在床头,面无表情。女向导握着光笔在电子光板上飞快地做着记录,然后站起身来道:“那么你继续休息吧,打扰了。”

    庄晏道:“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女向导道:“很快了,医院正在给你办手续,‘塔’已经派人过来接了。还有你的学生,凯文,你们可以一块走了。”她正要走,想起来一事来又道:“你成为向导的事,系统已经发通知……”

    这时候病房门被轻轻敲响了,女向导走过去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斯文清秀的男子,见到她便笑道:“你好。”

    女向导认出来他也是一名向导,和许多向导一样,气质温和,并且级别比自己高许多,诧异道:“您好。您是……”

    “我叫斯蒂文·金,庄先生派我来看看庄晏的情况。”男子补充道,“庄泽先生。”

    庄泽的大名自然没有人不知道。“噢。”女向导侧身为他让行,“请进,病人已经醒来了。”

    “多谢。”男子走进病房。

    庄晏抬起头道:“斯蒂文。”

    “怎么样?”男子看到他时眼睛一亮,快步走到他床前。斯蒂文·金是一名出色的向导,军衔是大校,当初受庄泽夫妇的提拔,和庄家向来走得近。他比庄晏大了五岁,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

    女向导见他们两人开始寒暄,便带上门出去了。

    “快给我口水喝。”门一合上,斯蒂文一边说,一边径直拿过庄晏床头柜上的水杯,一饮而尽。“被你爸催着连夜赶过来,连水都来不及喝。”

    喝完水,他站在床边,认认真真地把庄晏上下扫视了一通。伴随着他的目光,庄晏感觉到有什么细细的触丝一样的东西在他仍然混杂无序的精神领域外围游走了一圈。

    “你居然真的变成向导了。”斯蒂文喃喃道,“你知道吗,我昨天半夜被庄伯父叫醒,听说你的事,还以为是在做梦!”

    庄晏别过头去,懒得做无意义的应和。

    “你本家都乱了套了。”斯蒂文在床边坐下,病房里没有其他人。

    确认事情属实之后,他便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注视着庄晏,有了开玩笑的心思,“你爸正忙着应付你那些叔叔伯伯们的询问。不得不说,庄晏,你搞了个大新闻。”

    庄晏道:“他让你来做什么?”

    “看看你的情况啊。”斯蒂文摊手道,“还有就是看着你进塔里。你觉得怎么样?脸色还是不大好,刚刚那位医生应该已经为你摒除‘噪音’了吧?”

    “还是有声音。”庄晏皱眉道。

    “是吗?”斯蒂文直起身来,庄晏忽然感觉到大脑像被注入了一管温水,那种因为那些絮絮叨叨的声音所产生的胀痛感被温水涤荡、舒缓,伴随着斯蒂文的一个响指,胀痛感荡然无存,大脑终于得到了彻底的休息。

    斯蒂文摸着下巴道:“看来你和那些刚觉醒的年轻人还是不同。”

    “那个医生也这么说。”

    “她是从哪儿来的?”斯蒂文问道,“一般的医院可不会有向导医生。”

    “不知道。”庄晏没想过问那女向导的来历。

    斯蒂文想了想后,露出笑容道:“我知道了,是周玉臣上将调来的吧?”

    庄晏眉心一蹙,斯蒂文却一拍掌道:“对了,赶紧的,给你爸拨个通讯过去,他要我看过你的情况后立即向他报告。”

    庄晏道:“你去外面给他报告。”他现在不想和庄泽面对面说话。

    斯蒂文道:“这可不行。他不仅要我跟他报告,还有事情要跟你谈。”

    “什么事?”

    “联姻的事。”

    海伦娜已经把这事闹到父母那去了?庄晏搭在身侧的手掌蓦地握紧成拳:“你告诉他,海伦娜只是一时任性,她被那个道貌岸然的人渣迷了眼睛……”

    “海伦娜?你还以为是海伦娜公主?”斯蒂文瞪大眼睛,“等等,医生没跟你说吗?”

    “说什么?”

    “匹配度的事。”

    庄晏的身体一僵,现在离他苏醒还不超过半个小时,他的思绪还停留在昏迷以前,他对他向导的身份都还没有切实的认知,更加不可能本体虑成为向导所要面对的境况。

    所有的向导一旦确认觉醒,dna就会被录入‘塔’的系统数据库中,然后与数据库中的海量哨兵信息进行匹配,立刻就能得到一个适配表,所有匹配度超过百分之七十五的人选,会按照匹配度由高至低排列在表上,并且立即发送到该名向导及其家人的终端上。

    庄晏和斯蒂文对视片刻,抬手打开终端,在消息栏找到了那张系统发来的表。

    他打开一看,当即脸色铁青。

    斯蒂文虽然已经知道了,但还是凑过来瞄了一眼,啧啧道:“你的基因还真是挑剔啊,名单上居然只有一个人,咱们帝国最年轻的上将,被你挑中了。”

    庄晏握紧了拳头,这下手上青筋都起来了,脸色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斯蒂文吓了一跳道:“你怎么了?”

    庄晏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斯蒂文道:“知道啊,周家长子,帝国上将,帅裂苍穹,帝国排名第一的黄金单身汉,我手下有一个单身的小向导就是他的粉丝呢。”他说一句庄晏脸色就臭一分,说完已经可以和下水道媲美了。

    斯蒂文一头雾水道:“你怎么了?你跟周玉臣有仇?”

    庄晏却不答,而是道:“他要跟我谈什么匹配度的事?”

    斯蒂文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庄泽:“哦,是这样的。你和海伦娜公主的亲事不是黄了嘛……”

    庄晏眼睛一瞪,斯蒂文向后微仰,举起双手道:“算了,算了,你还是自己跟他说吧。”

    说着他给庄泽拨去了通讯,很快就被接通了,威严的中年男人的立体影像出现在病床前。

    周玉臣坐在别墅的书房里,他昨晚暂时在别墅住下了,打算再住一天,等周玉郎完全恢复再回驿馆去。

    书房门被人轻叩两下,周玉臣道:“进。”

    周玉郎走进来,少年身体素质很好,回别墅时就醒来了,休息了不到一天,除了脸色还有些苍白,其他都没什么问题了。

    “感觉如何?”周玉臣问道。

    “没什么事了。”周玉兰一边答道,一边看了眼书房正对书桌的墙壁上挂着的秋日大道的画,“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这幅画。”

    周玉臣没有解答他的疑问,而是道:“走过来一点。”

    少年慢慢往前走了几步,他的五官和周玉臣肖似,只是比周玉臣多了些少年人的朝气稚嫩,还有高傲冷峻,不过和他的神态完全不同的是,他的阿拉斯加从进门起就吐着舌头飞奔到周玉臣面前,高兴地摇着尾巴,主子的高冷风范是一点没学到。

    量子兽是主人内心世界的反应。周玉臣脸色也是不同于外人面前的柔和,伸手揉了揉阿拉斯加的头,然后对周玉郎道:“系统给我发了你的适配通知。”

    周玉郎面皮一绷。周玉臣手指在终端的虚拟光屏上向上一划,将屏幕放大到周玉郎的面前道:“昨天觉醒的那个小向导,和你是适配的,而且匹配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五。你觉得怎么样?”

    周玉郎道:“什么怎么样?”

    “你可以去争取试试。”周玉臣道,“百分之八十五的匹配率,不是轻易就能遇到的。”

    现在哨兵和向导的人数比例只有接近十比一,很多哨兵能够得到一个向导就已经很不错了,百分之七十五的匹配门槛也是因为向导的稀少而定得偏高,而百分之八十五的匹配度,称得上是稀有了。

    “虽然你这年纪找向导也有些早了,但早一点……”周玉臣缓缓道。

    “我不需要向导。”周玉郎断然道。

    周玉臣拧眉道:“不要说这些一时意气的话。”

    “我不需要。”周玉郎重复道,“你不是也宣称你不要向导?”

    “我的情况不适用于所有人。”周玉臣语气平静,但不容反驳,“你太年轻,还不知道狂躁症发作和退化的痛苦。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周玉郎扬起下巴道,“你能做得到,我为什么做不到?”

    他的姿态和话语都像是挑衅,但阿拉斯加仍是蹲坐在周玉臣面前,仰着脑袋眼神亮亮地望着他。

    周玉臣道:“看来父母亲说得对,我给你做了一个坏榜样。”

    周玉臣抿紧了嘴唇。周玉臣没有再征询他的意见,而是低头道:“那个年轻人叫凯文·布尔维尔,平民出身,家世清白,还是军校生,我想父母亲会很满意他的,我会让人去问问,看他愿不愿意离开塔之后转到帝国军事学院读书。”

    “哥!”周玉郎喊道,面上终于露出少年沉不住气的叛逆和不甘。他攥紧拳头道:“除非你和向导结合。否则你不找,我也不找!”

    说着他转身大步离开了书房,阿拉斯加蹲在周玉臣腿边,委屈地呜咽了一声。

    周玉臣叹了口气,对阿拉斯加道:“去吧。”

    阿拉斯加慢腾腾地穿墙走了。周玉臣看了看屏幕上的适配通知,手指再一划,仍然是一条适配通知,是他自己的。

    他透过散着淡淡蓝光的虚拟屏,看到了正对面墙上的那副秋天的画,眼神有些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重生之全能大亨〕〔酋长压力大〕〔甜妻在上:老公,〕〔传奇道士修仙传〕〔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修真高手在校园〕〔我就是开外挂了〕〔幻想轮回日〕〔九域邪帝〕〔售房有术〕〔抗战铁血路:八千〕〔官场先锋〕〔从学霸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