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丹帝重生都市〕〔房产大玩家〕〔全能尖兵〕〔跑男之娱乐生活〕〔主神猎手〕〔郡主她在上(gl)〕〔飞剑问道(飞剑问〕〔毒舌七爷:妖为王〕〔天行苍穹〕〔猫妃入怀:邪王宠〕〔公堂嘴炮了解一下〕〔娇妻来袭:顾少高〕〔醉入红楼〕〔病娇拯救计划[快穿〕〔唐残〕〔误惹失忆蓝少〕〔傲娇太子抱一抱〕〔都市强化人生〕〔末世女60年当后妈〕〔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二见钟情[星际] 2.同桌吃饭
    ,精彩小说免费!

    庄晏对那两个学生说了句“明早九点来我的办公室”,两人立即面如死灰。

    庄晏心里冷笑一声,抬脚,两人明白他要进去,连忙让开。

    庄晏走进洗手间,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那个苍白刻板的男人。

    “苍白刻板”这当然不是他对自己的评价,而是他爱慕的女人——海伦娜公主对旁人说起的。

    公主是个直率又骄傲的人,这样的评价,即便当着庄晏的面,她也不会毫不避讳地说出来。

    庄晏对着镜子试了几次,都没能做到把他习惯性蹙起的眉头完全舒展开来,总是舒展了一会儿,一不注意,又皱了起来。

    “女人不会爱上总对自己皱眉的男人的。”海伦娜对他说。

    海伦娜不爱他。庄晏洗了洗手,再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但他们很般配,帝国最出名也是最古老的贵族世家的长子,配一位小公国的公主并不算高攀。

    况且海伦娜的美貌闻名遐迩,而他则从小在“天才”的美誉中长大。古汉语里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男才女貌?海伦娜的父母,安道尔公国的国王王后对他们的来往也很满意,公国的经济很大一部分依赖于稀有材料的出口贸易,能和庄氏结亲,能在帝国的贸易竞争中占领很大优势。

    别看那两个学生说什么庄教授对公主求而不得,事实上,庄氏和安道尔皇室私下已经有过交流了,庄晏和海伦娜公主的婚约早就已经口头定下,只差一份明面上的声明。

    如果当成一场联姻来看,海伦娜和公国是获利一方,庄晏和他的家族是给予一方,但如果是感情,他和海伦娜之间的地位就调换过来了。

    但庄晏有信心,他是个擅长计划的人,当他意识到自己对那位美艳率性的公主一见钟情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庄氏和公国的利益关系,家族联姻,盛大的婚礼,婚后的家庭等等。

    一切都会进展顺利的。庄晏离开教学大楼,走到停车场,坐上驾驶座。

    智能光板已经在他右前方竖起来了,屏幕上出现一个简笔画的笑脸,语气严谨的电子音说:“去东港吗,先生?”

    “是。”

    简笔画笑脸转过去了,取而代之的一张新闻配图,堂而皇之地出现他眼前,穿军服的男人和娇俏美丽的女人面对面站着,画面十分和谐。

    一切都会进展顺利的。只要没有某些虚有其表的、喜欢玩弄女人心意的浑球从中作梗。

    庄晏咬牙切齿地戳着光板上男人俊美的侧脸,想让这张图消失,然而戳了几下没反应。多半是年纪比他还大许多的光脑又卡住了。

    “吉祥,吉祥!”庄晏烦躁地喊着光脑的名字。

    “啊——抱歉,先生。”叫吉祥的光脑好像刚打了个盹儿,醒过来,图片终于消失了。

    “以后关于这个男人的新闻,都不要放到我面前来。”庄晏阴沉着脸命令道。

    “好——的。”吉祥回答道。结果等悬浮车启动,从轨道中飞出去,吉祥又说:“可是周玉臣上将的近期新闻很多都和海伦娜公主有关,如果您不想看到他,也就看不到公主了哦。”结尾“哦”字配上那呆板的语气,变得很诡异。

    “我不想看到他和她在一起的新闻!”

    “您在嫉妒吗,先生?”

    庄晏无比讥讽地“哈”了一声道:“我会嫉妒那种人?”

    “周玉臣上将是很多男士嫉妒的对象。他的相貌非常完美。”

    “我不可能嫉妒一个徒有其表的人!”

    “您真的觉得上将徒有其表吗?他可是最年轻的……”

    “闭嘴,吉祥。”

    “好吧。”电子音不说话了。庄晏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享受片刻的宁静。

    “——但就算上将徒有其表,海伦娜公主也非常爱他的脸。”

    “砰!”

    一辆磁悬浮车停在了轨道上。

    光板上浮现了两个蚊香圈:“先生,您知道新出台的法律规定不许虐待光脑了吗?”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让人把你改造成智能马桶!”

    悬浮车终于在一片安静中来到了东港。

    庄晏坐上扶梯,径直来到二楼的贵宾接待厅,大厅的落地玻璃窗外,一辆一辆飞船正在进入轨道中。

    庄晏急迫地在窗前等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一辆蓝色的军用飞船降落,停在特殊轨道上,而后飞船的门落了下来,出口和贵宾大厅的入口桥接成一段通道。

    庄晏在一群深色军官制服中看到一尾亮丽的红裙,那就是海伦娜没错了。

    他心里涌起见到心上人的欢喜,忍不住对着大厅一侧的整衣镜左看右看,把衣服上看不见的褶皱又重新理了一遍。

    然后,一行人走进了大厅入口,打头的是几个年轻军官,庄晏扫了他们一眼,眉头皱了皱,他讨厌军服。

    但随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他的眉头不自觉舒展了,向来紧绷的嘴角,难得地扬起一个微笑,走上前道:“海伦娜……”

    他的声音顿住了,因为和美丽的女人一起并肩走进来的,还有一个高大英挺的男人。

    海伦娜的心情很好,她见到庄晏向来是冷淡居多,可这次居然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你等多久了?”不等他回答便又为他介绍道:“这位就是周玉臣上将,你们应该彼此认识吧。”

    周玉臣上将打量着这位衣装笔挺的高挑削瘦的年轻教授,微笑道:“我听许多长辈还有朋友都提起过庄先生。”

    庄晏语气生硬道:“久仰周上将大名。”

    海伦娜有些不悦道:“庄晏,你对上将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不满。”庄晏道,“只是没想到上将百忙之中,竟然能抽空陪公主过来,倒显得我多余了。”

    海伦娜道:“是我请周上将在公国多做几天客,好和我一块到枫丹白露来的。”

    周玉臣笑道:“我在枫丹白露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就和公主一起过来了。而且身为邦交的代表,亲自护送公主过来是应该的。”

    “周上将不用和他解释那么多。”海伦娜从庄晏身边走过,对着周玉臣巧笑倩兮,“庄晏就是脾气不好,你别介意。”

    随后周玉臣,海伦娜还有庄晏坐在一辆悬浮车中。海伦娜到达枫丹白露的时间接近中午,庄晏根据她的行程,特地预订了一家有名的中餐厅的一等包厢,然而现在……当然,包厢里坐下三个人绰绰有余,只是他恐怕没什么心情品尝美味了。

    周玉臣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笑道:“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很少来枫丹白露了,它还是这么美。”

    “是呀。”海伦娜也走到车窗前,看看周玉臣,眼中滑过一丝迷恋,但很快为了矜持掩藏起来,“上将是毕业于苏普林军校吗?”

    “是。”

    “那和庄晏是一所学校了?”海伦娜笑着回头看了某人一眼,“庄晏,你都没和我说过,你和上将是校友。”

    庄晏看着她道:“大学校友遍地都是,难道要我一个个跟你介绍吗?”

    “你说话真冲。”海伦娜再次皱起了眉,“你能不能别像个小孩子一样?”

    庄晏没有回答。周玉臣为了缓和气氛,又笑道:“我们是要去吃中餐吗?我也很久没吃过中餐了。”

    “噢!那你一定要好好尝尝。”海伦娜立刻道,“枫丹白露有几家中餐厅在星系间都是出了名了,餐厅是庄晏订的,他的舌头挑剔得不行,跟着他准没错。”

    接下来去餐厅的路上,一直是周玉臣时不时说两句话,既不让人觉得太冷清,也不显得过分的刻意,而海伦娜公主总是给予热情的回应。只有庄晏,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直到进了名为“江上客”的中式餐厅,餐厅在河边,走进包厢,窗户朝河上开,风光一览无余。

    庄晏是这里的熟客了,服务生过来请他们点餐,庄晏根据他和海伦娜的口味点了菜肴和饭后茶点,等他点完,公主道:“庄晏,你怎么不问问上将的口味?”

    庄晏道:“我点了几个清淡小菜,相信上将应该不会吃得太难受。”

    他说这话时没有看周玉臣一眼,但周玉臣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正是因为明白,心里反而有些诧异。

    哨兵因为感知能力过强,所以必须食用味道偏寡淡的食物,尤其是他这样没有适配向导的哨兵——虽然这对哨兵和向导来说是常识,但是很多普通人都不会留意。

    而这位庄教授,明明浑身上下都在对他表露敌意,把他当成情敌一样排斥。可居然没有忘了照顾他的这些细节。

    想到这里,恰好两人的目光不经意对上,周玉臣便对庄晏微微一笑,和先前礼节性的笑不一样,他是真的觉得这人很有趣。

    可惜庄晏不领他的情,反而脸色更难看了。

    他转过头。心中愤愤道:“这个恬不知耻的勾引有夫之妇的混球!还好意思冲我笑!他难道以为我给他点两个菜就是对他示好了吗?他难道以为我会让他吃几个口味重的菜来报复他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事实是他还真考虑过要不要给这人点几个剁椒鱼头来尝尝,不过碍于基本的礼节,以及海伦娜事后肯定会抱怨,甚至会恨他,他还是遵循待客之道了。

    服务生退出包厢,三人坐在圆桌旁,过了约莫一刻钟,菜陆陆续续地上来了。

    海伦娜看到捧上来的两个竹篓道:“啊——这是我们上次吃过的螃蟹么?”她想这东西的名字还费了点劲。

    庄晏道:“是。你上次说你很喜欢,这次正好是吃蟹的季节。”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个螃蟹,放到瓷盘里,苍白修长的手指灵巧地剥动了几下,用旁边精致的小剪刀蟹脚、蟹嘴等剪掉,再将蟹胃蟹心之类的挑走,最后在只剩蟹黄蟹膏的螃蟹上淋了点醋。

    他做这一系列动作非常细致、专心,以至于另外两个人都没动筷子,都坐在那看着他,直到他将装螃蟹的小瓷碟放在了海伦娜公主的面前。

    “这样就好了,吃吧。”庄晏凝视着海伦娜公主,他还是板着脸,眉头也微微蹙起,但一双湛蓝的眼中的温柔,只要被注视过就不可能不察觉。

    海伦娜和他对视了一秒,惊醒似的回过神来,别过脸去,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道:“这些让服务生做不就好了?”

    她欲盖弥彰地看了周玉臣一眼。她不知道她这一眼有多么的明显和刻意——不愿意在喜欢的男人面前和别的男人过于亲昵——在座的两个男人都看出来了。

    庄晏刹那间心有点凉了,他甚至觉得难堪。

    解救他的是手上终端响起的叮叮咚咚的音乐,他立刻站起身来说:“抱歉,有个紧急通讯。”

    应和他的是周玉臣:“请随意。”

    庄晏仍旧没有看他一眼,他推开座位,背脊挺直,走出了包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闪开,迪迦开大了〕〔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明天心理诊所〕〔韩娱之寻觅〕〔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丹武帝尊〕〔妖禁〕〔娇妻狠大牌:别闹〕〔重生之我是我二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