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丑妻:将军,〕〔末世之无尽商店〕〔仙家萌喵娇养成〕〔魅世狂妃:邪王,〕〔萌狐重生:山里汉〕〔倾城邪妃:将军,〕〔神豪之为所欲为〕〔万界剑祖〕〔天竞仙途〕〔农家甜宠:邪医的〕〔邪医毒妃:魔尊,〕〔邪王宠妻:妖孽王〕〔魔神狂后〕〔神级收服系统〕〔最强特种兵之狼牙〕〔属性之眼〕〔这个游戏不简单〕〔绝品小仙医〕〔隐婚娇妻,太撩人〕〔谋爱成瘾,冷少的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一次控制不住哭
    ,精彩小说免费!

    开心同样感觉到莱斯的呼吸,冲着莱斯,“汪!汪!汪!”叫着,摇着尾巴。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耳边呼啸的风夹卷着凌厉的小冰碴儿从脸上划过,生疼,我皱着眉头,两条腿已经在冰凉的雪地上坐的没了知觉,就连一开始的麻木也忘了是什么感觉。

    莱斯还是没有一点声响,除了上下起伏的胸膛在证明他还活着,我心里有些发慌,抱着他的那双手冻的紫红,止不住的打颤,在一旁的开心也经不住寒风的凛冽,摇着尾巴钻进了我和莱斯的空隙,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蜷缩了身子。

    精神有些恍惚的我,觉得再这么下去,在这里的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不会看见明天的太阳,于是使了些力气拍打莱斯的脸,“莱斯,你醒醒吧,再不醒,就真的醒不过来了。”

    回答我的依旧是呼啸的寒风,和空谷碰撞的回声。

    我不甘心,还没好好为自己活一下就要葬身在荒无人烟的雪地中,或许死后还不会有个完整的尸身,被雪狼叼走吃了,都有可能。

    就在我想办法要控制毫无知觉的双腿站起身时,不远处的车里竟传出微弱的呼救声,我以为我听错了,但开心的听觉灵敏,它往车的方向飞奔而去,对着车的外沿一阵闻,然后冲着车里冲着我开始汪汪叫。

    看来是真的有人!

    我欣喜,一定是那个司机,只要还有一个活人帮忙,我们就不可能解决在这里,我连忙将衣服从莱斯的身上抽下来,把被子垫在他身子下,安顿好后,转身向车的方向爬去,我很想走,可双腿不听使唤,没有知觉,甚至我有一点怕这双腿都不会再有知觉。

    容不得想那么多,爬到车前,胸前已满是积雪,有的顺着衣领钻进胸衣里,化成冰凉的雪水。

    “救救我,救救我.......”

    我清楚的听到从车底传来的呼救声,趴在车缝下,勉强可以看见不停在敲打地面的手指头,。

    “夫人,救救我,救救我.......”他看见我看他,敲打地面的频率更快了。

    “等我,你一定要撑住,莱斯受伤了昏迷不醒,我需要你带我们回家。”留下这一句话,努力撑起身子,开始推车。

    车毁的厉害,已经变了形,车里的东西也毁的差不多,但是回去应该是不受什么影响的,汽油并没有泄漏。

    我搬着车窗的框架,努力往上抬,车轻轻动了两下,没了动静,我的力气太小了,加上腿不能站立,根本使不上多大的力气,可我依旧坚持,要紧牙关。关节被勒的生疼,也不敢松懈。

    “啊.......”我无助的呐喊,肩膀抵住车框,不让车再重新瘫倒,我从没觉得自己力气小,在这一刻我不得不承认,我是那么无能。

    泪花在眼眶里翻涌,车下微弱的呼救声还在继续,“你坚持住,坚持住,我们回家就靠你了,就算你不为让我们两个回家,也要为你的家人想一想,他们都在等你回家。”

    我一边搬车一边鼓励司机,我怕在我没有倒下之前,先没撑住的是他。

    雪下的很大,我们翻车的地方其实是在一个下滑坡,只不过坡度不陡,侧翻的时候才不至于溜下去,至于莱斯为什么会出现在半山腰上,怕是暴风雪吹起,直接掀翻出去的吧。

    在我觉得浑身力气撑不住的时候,我有些绝望,张张口,那三个字却没有说出口,如果我先放弃了,车下的人怕是不会报希望了吧。

    两行清泪迎着寒风吹散脸面,我不想放弃,真的一点儿都不想放弃!

    蓄势待发的最后一击在我的呐喊声中终于爆发,我深知结局,却总有意外出现,车慢慢直立了起来,我惊呆了,偏头一看,莱斯正咬着牙痛我一样用力,胳膊上的青筋暴起,在止不住的颤抖。

    “莱斯你......”

    “对不起,本来想带你出来玩的,没想到赶上了雪崩。”他面露苦色,阴云转瞬即散,嘴角轻挑,眉眼笑弯,“下次,下次一定带你去看雪,这次的雪有些张狂了。”

    我不知该说什么,只知道在胸腔里扑通扑通跳着的那颗心已经平稳了很多,眉间的紧簇也慢慢舒缓开来,“好!”

    这是我答应他的,也是他答应我,我没有惧怕今天发生的一切,只是感谢今天发生的一切又让我成长。

    司机被安全救出,胳膊上只受了点皮肉伤,而且在雪地里待得时间长,血并没冒出多少就被封在了体内,他是我们三个人中受伤最轻的一个,只是他从车底爬出来的时候,激动的饿热泪盈眶,不停的向我鞠躬。

    莱斯躺在我之前的床上,我坐在床边,脚下泡了热水,热水冒着滚烫的烟,我把脚放进去,却感觉不到一点热的感觉,我装作很烫的样子,把水冷了半天才放进去,我并不想让莱斯担心,他自己的伤势也好不到哪去。

    此刻他正平躺在床上,身上盖了厚厚的被子,闭着眼睛,整个人都在不停的打颤,发冷。

    我心里过意不去,思前想后,还是张口,“莱斯,对不起,如果不是我,我们今天不会遇见这样致命的危险。”

    我垂着脑袋,心里隐隐作痛,我看他颤抖嘎然而止的时候,心里漏停了半拍,半晌他都没有回我,我慌了,连忙叫他,“莱斯?莱斯?.......”

    没有回应,还是没有回应,不管我是推他还是叫他,他都一副安静的样子,“司机快点开,莱斯不行了,不行了啊!”

    我几乎是喊出来的,趴在他的胸口寻找他的心跳声。

    第一次,我觉得我就真的是个扫把星,不管是谁遇见我都没有好事情发生,降临的不是幸运之神,而是霉!倒霉的霉!

    常遇爵如此,郝旭铭如此,莱斯更是如此。

    我像个孩子一样,把所有的害怕与颤抖全部藏进了心里,现在容不得我大喊大叫,大哭大闹,我只要祈祷,祈祷他真的不会有事情发生。

    我的脑海里重复着他叮嘱我的话,让我好好照顾自己,要活的开心。

    还没来的及告诉他我会好好的,就听见莱斯剧烈的咳嗽起来,皱着眉头,捂着心口,似乎是心口在痛,我无法再躲,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之亲之说,一把握住莱斯的手攥在手心,不停的揉搓,“莱斯,你怎么样了!”

    肯能因为咳嗽的缘故,莱斯的脸上总算有了些许的血色,嘴唇也渐渐红润起来,司机听见我叫莱斯,便提醒我,“小姐,先生不会有什么大碍的你放心吧,他经历过的可比这些危险的多,这辈子福大命大,上天肯定不会舍得带走先生的。”

    终于莱斯平静了下来,而我已经哭成了泪人。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见我哭,立马皱起了眉头,“哭什么,不要哭,你要开开心心的。”

    他的手掌缓缓向我靠近,覆盖在我的脸颊上,看来我一瞬,才扯动唇角,“傻不傻,我这不是好好活着呢吗?你哭什么?跟个小花猫似的,天冷,不要崩了脸。”

    明明自己都痛的要命却还要反过来安慰我,傻那个字比任何话都要能撞进我的心房,我终于在一次致命的危险后,抱着莱斯控制不住的大声哭了起来,这也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失控的哭,哭干了泪,哭尽了在生活中遇见的苦楚,哭尽了生活给予我的酸甜苦辣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命运的久祭〕〔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快穿攻略:病娇BO〕〔都市神级修仙〕〔被迫成为万人迷之〕〔桃运仕途:我的美〕〔明天心理诊所〕〔死灵博物馆〕〔传奇道士修仙传〕〔域王神主〕〔飘零如我〕〔神祇战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