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梦里梦外花半开〕〔总裁霸爱:契约甜〕〔总裁,你家娘子又〕〔放开那个女巫〕〔摄政王请交心〕〔女帝的大内总管〕〔无上崛起〕〔快穿有毒:攻略BO〕〔女仙编号零九九〕〔天海城〕〔另衍芙蓉〕〔斗破苍穹之水君〕〔婚然心动:总裁鲜〕〔邪帝的御兽狂妃〕〔一把吉它镇天下〕〔异界重生之邪神系〕〔道系青梅[穿书]〕〔超神魔法师〕〔都市圣医针神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六十八章 你怎么对我不公平
    ,精彩小说免费!

    那天我醒后,才发现原来我们真的遇见了雪崩,和梦里的不一样,我们翻了车,我和开心被压在了车下,而我却没有在车下看到莱斯和那个司机的身影。

    开心吓坏了,并没有受什么伤,躲在我怀里叫个不停,怎么安抚也无济于事。

    我把他放在侧翻的车顶上,叮嘱它不要再乱跑,它倒很听话,趴在没有雪的地方老实许多。

    雪压的很深,车子几乎变了形,没有人知道在昏迷的时候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只能找,没有足够大的力气把车子重新翻正,便钻在车下一点一点空手刨雪,“莱斯,莱斯你听见给我个回声好吗?莱斯?”

    空荡荡的四周,除了山就是雪,我的回声在耳边一阵阵传来,找了很久也没人回应我。

    我急的头脑发热,想起昏迷中莱斯对我说的话,让我好啊后照顾自己,心里忽然油然而生一种不好的预感,刨雪的动作越来越快,刨的也越来越深,十根手指头里满是雪与泥的浑浊,好不容易养长的指甲,也断了大半,沁出红色的血丝,染了洁白的雪,好似朵朵小红梅。

    没有时间欣赏那么多,匆匆爬回刚刚侧翻的位置,半跪趴在地上,捡起手掌般大的石块,卯足力气砸向车窗,玻璃却是完好无损,只有点点灰尘落在了上面,而石头重新滚落回了脚边。

    这车真是对得起它的价钱,玻璃质量好的砸也砸不开,但是不砸开又能怎么办,手机还在里面,重新握起石头一拳一拳砸在窗户的角落上,好几十下后,才出现裂缝。

    我已经筋疲力尽,“呼哧,呼哧!”大口喘着气粗,咬紧牙关,呐喊一声,一拳打在玻璃上,石头连带着拳头一起碎了玻璃,拳头上扎了不少晶莹剔透的小碎玻璃渣,嵌进皮肤,沁出血丝。

    我连忙钻过车窗,身子只能过半个肩膀,趴在地上,侧着脸,瞄准手机的位置摸了过去,可是胳膊有点不够长,正好差一点,再往前凑凑,车子竟开始“嘎吱嘎吱”作响,我只能小幅度调整,一方面想着能拿出手机,一方面还要防备车子不会再次发生侧翻。

    很幸运,车子没翻,手机也顺利从窗户拿了出来,可是难题一波三折,手机空格信号,根本打不出去电话。

    我忽然想起电视上的情景,有个人在山里迷路没有信号的时候就往山上爬,站在山最高的地方有时候会有一点的信号。

    抱着渺茫的希望,我抱起开心,从车里拽了个小毯叠了一番,从腰后绕过,像绑孩子一样,把它绑在了腰间。

    这里的雪山一座比一座高而且是延绵不绝,刚开始还有一些被人踩出来的山路,时不时能看到一些个脚印,但是因为刚刚雪崩的原因大部分的山路被掩埋,而且不敢冒昧的卖出一步,这里的雪下面有没有山洞,我无从得知,从路边捡了树枝。

    每走一步都会先用树枝捅一捅,确定安全后才迈出一步,每一步都走的艰难,但是救人命,这点难又算得了什么,莱斯给予我的是比救命更重要的东西。

    强忍着身体上和心理上的不适,向着汕头攀爬,走到半山腰掏出手机,手机上依旧是空格,当我有些失望的把手机放回兜里,继续一板一眼往上进行的时候,棍子刚接触到地面,不到感觉中的高度就到了底,我心生疑惑,却没多想,以为是个石头。

    当我不以为然一脚踩上去的时候,却一脚没踩稳,整个人往下栽去,我慌了,连忙扔掉棍子,双手扎进雪堆,向下滑行了十几米,和我一起滑行的,还有我踩空的东西,眼前昏花,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上碾过,很沉很疼。

    好不容易爬上去的山都因为一个不注意而前功尽弃,我正抱怨个不停,习惯性的往后瞟了一眼,这一眼瞟去不得了,在山脚下多了一个黑色的身影,看那样子像是人的形状,心里一惊,连滚带划的往回跑。

    雪越下越大,山上的雪层原本就很厚,淹没到腰,现在飘起鹅毛大雪,更是多覆了好几层。

    走到那黑影的旁边,我犹豫了,看着那个黑影,大脑一片混乱,不仅仅是充斥着恐惧,还有紧张,担忧,犹豫和彷惶。

    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这个人真的很像是莱斯来时穿的那件衬衣,在车上他还曾向我介绍,这是他大牌设计师的朋友专门给定做的限量版。

    我在原地站了很久,久到雪埋到我的胸口,双手麻木,就到呼吸都变的缓慢,我后知后觉,慢慢拨开身上的雪花,缓缓蹲下身,壮着胆子将他翻了身。

    这不正是莱斯,我欣喜若狂,连忙抱着莱斯的身子,开始给他取暖,他的身体冰凉,脸上划起的血痕已经冻成薄薄的一层冰霜,整个人的嘴唇发紫,就连睫毛上也是挂了冰花。

    “莱斯,你醒醒,你醒醒,听得见我说话吗?”

    他没有回应,浑身冻的坚硬,感觉到他还有微弱的呼吸,连忙站起身,想把他拖回车里取暖,在这样冰天雪地里继续待下去,不仅他活不了,就连我和开心也得葬身在这荒无人烟的冰天雪地中。

    他的体重比我要重出去很多,再加上他的骨头架子很大,我从他腋下穿过,一手抱着他的腰,一手拽着他的两条胳膊,一咬牙,托起他就往车的方向走。

    开心在腰间的小包里憋不住,悄悄露出小头,正巧莱斯的手在离它不到一厘米的位置,它嗅了嗅莱斯的味道,确定眼前人的手是莱斯的后,兴奋的伸出粉色的小舌不停的舔。

    我惊魂未定加之身体透支的厉害,刚走不到两米,腿就发软整个人栽了下去,在落地的一瞬间,我抱住了莱斯的身子,把他的脑袋紧紧护在怀中,不让他受伤。

    此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就算我在这里活不下去,我也要救活莱斯。他在这个社会上还会做很大的贡献,还是群众心中的英雄,而我只不过是一个受了情伤满世界疗伤的女人而已。

    就这样反反复复,已经记不清摔倒了多少回,只知道回到车旁边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扯烂了大半,开心的小包也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间,开心打着哆嗦躲在小包里继续舔着莱斯的手指头。

    奇迹的是,开心舔过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粉红色,我兴奋不已,爬到车窗下拽出所有能取暖的被子垫子,垫在他身下,被子盖了一层又一层,开心主动请缨钻到莱斯的被窝里趴在他胸口帮他取暖。

    已经不知道累是什么感觉的我,一屁股坐在雪地上,也不顾凉气蹭蹭往衣服里钻,看着莱斯安祥的样子,突然鼻子就开始发酸。

    我承认这一刻我害怕了,我怕莱斯就这样再也醒不过来,那个带我走出阴影,即将开展新生活的男人,在他的目标还没有实现之前,就先离去,我怕极了。

    心里越想越害怕,我缓缓站起身子,半跪在莱斯的面前,弓着腰,趴在他脸上,咬着牙,做好思想斗争,撩开胸前的衣服,一把蒙过他的脑袋,整个肌肤贴在了他的脸上,顿时一股冰凉的感觉蔓延四肢百骸,,而我想到现在是这样的姿势,也羞红了脸颊。

    我和开心都在努力着,不停的叫着莱斯的名字,他的呼吸渐渐有了声音,直到我能感受到他上下起伏的胸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阴间超市〕〔逆剑武神〕〔妖禁〕〔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