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鏖天际〕〔哈利波特与救世双〕〔我舰少女〕〔画春风〕〔吞天仙帝〕〔洪荒之混乱大道〕〔高冷校草:大神求〕〔穿越六零辣军嫂〕〔重生之王爷嫁到〕〔攻略恶毒女配[快穿〕〔风游无方〕〔大楚昭阳〕〔双魂剑帝〕〔山村小神医〕〔杨小凡〕〔女总裁的超品保镖〕〔懒妃有毒之一路开〕〔重生之现代成仙〕〔醉尘殇1千年〕〔春野小仙医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再次掉入深渊(上)
    ,精彩小说免费!

    只见他穿着黑色风衣,竖起高领,墨镜遮住大半张脸,到灵柩前他才脱下墨镜,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没有一点是来参加葬礼的意思。

    郝文生停在灵柩前,目光直直的落在我身上,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往后缩了缩,他微微一笑,更是让我浑身汗毛直立。

    随着主持的声音响起,他才收回目光,连鞠三躬。

    我理应前去答谢,步子却像是灌了铅,怎么也动不得,杨妈在身后提醒我,“夫人,该去答谢了。”

    “哦。”我应付一声,双手揉搓在一起,悄悄在心底安慰自己,这里是公共场合,他不甘把我怎么样,二来,我心中无鬼,仅仅是礼貌的答谢。

    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我鞠一躬回礼,“谢谢。”

    郝文生嘴角噙着笑,眼神里面掠过一丝神态,随后摆了摆手,身后的人提着一个明晃晃的白保险箱放在桌子上,随着指尖在密码处按了几下,箱盖一开,众人哗然,那是整整一箱子的人民币。

    “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我和常哥生前也有不少的交道,虽然交集不多,感情也不算深,可我很是敬重常哥这个人啊!”

    不知他在打什么哑谜,但我知道这钱不能收,可是又要怎么退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该怎样说?

    我绞尽脑汁想对策,却不想婆婆突然从椅子上跳脚,哭天喊地,趴在灵柩前摇晃着常楠淇的尸体,目光却是落在那箱子红钞票上,“楠淇啊!你看看你,光明磊落一生,到底这男人却拿钱来侮辱你,侮辱我们常家,他这是仗势欺人,欺负我们常家没有人.......”

    婆婆叽哩咕噜说了一大堆,我无心听,从始至终我都看着郝文生,他也是淡定自若,除了婆婆的作戏,周边人也跟着议论纷纷。

    许是婆婆见自己的胡搅蛮缠没起什么作用,又看不惯我坐视不管,直接把矛头引到我身上,抓起面前的花束朝我扔来,我无防,眼看花束砸我脸上,眼前飘过一个黑影,脚下一阵虚浮,扎扎实实的落进了一个怀抱,再熟悉不过的味道让我的心一下有了着落。

    “送老夫人回房间!老夫人伤心过度,神志不清,去请私人医生来!”

    常遇爵一声令下,三四个男人立马假装劝说婆婆的样子,架起胳膊生生拖出了灵堂,婆婆嘴里骂骂咧咧,“遇爵,你一定要为你爹报仇,就是这个男人,一定是他,是他害死的你爹!”

    我依稀听见其他人的议论纷纷,瞥见他们的指指点点,每个人的脸上均是看好戏的模样。

    我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心里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遇爵,你回来了。”

    这种情况下,我已经想不起来什么可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唯有这一句可以表明我有多期待他的到来。

    他不自觉的笑了,将我往怀里揽了揽,然后转过头立马阴沉了脸色,预期也冷了许多,“郝先生,我们郝家和常家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我父亲和您也没亲没故,这些钱就算是您的小意思,我们也不能收,不然我的父亲怕是要死不瞑目!”

    “那这么说......常侄子你是不收喽哦?”

    我从衣服的缝隙里,看见郝文生眼中的不悦,那箱钱依旧整整齐齐摆在灵柩前,站在钱箱旁边的人也退回了队伍中,人民币明明是人拼命努力求之不得的东西,这次却成了烫手山芋,唯恐避之不及。

    此刻,灵堂里的人群已经被悄悄遣散,留下的人兵分了两队,一队包围了郝文生,另一队护在我和常遇爵身后,各个手里拿着棍棒,脸上的表情冰到了极点。

    在我以为大战要一触即发的时候,郝文生一句话,全场的注意力移到了我的身上,“阿妍,我们之间的事你可要保密,如果你说出来,后果自负哦。”

    他摆手带着众人消失在灵堂里,留下那箱钱依旧静静的躺在桌子上。

    我能感受到那只搂在我腰间的大手在用力,甚至在颤抖,我低着脑袋埋进他的衣间,不敢抬头,更不敢看他现在的神情以及那双眼睛。

    只听一声嘶喊,“都给我滚出去!”,那些人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响起,在远处消失,他一把将我推倒棺木上,棺木还没上钉,一碰棺盖直接从另一边滑落,瞬间常楠淇那张已经有些青紫的脸在我眼前放大,夹杂着一丝丝的腐臭味儿。

    胃里不自觉的翻江倒海,我一把捂住嘴往后仰。

    这一仰不怕,怕的是我看见了那双犹如阎罗的眼睛,散发着死亡的气息,我瞪着眼睛,感觉着他将我拎起,脚离地,脖子上传来窒息的感觉。

    我忘记了挣扎,依旧捂着嘴巴,窒息引起的干喉,让我再也压制不住胃里的不适,污秽喷了出来,他的身上,脖子上尽是。

    我被他扔到了地上,他粗鲁的撕去外套,毫不留情的甩在我脸上,我想解释,“对不起,对不起,遇爵,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他哪里肯听我说,被郝文生一句话蒙蔽了双眼的他怒火冲了心,他跨在我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那眼神仿佛在看蛆虫,看蝼蚁。

    我害怕极了,一把抱住他的裤脚,开始哭求,“遇爵,你要相信我,要相信我,郝文生是骗人的,他说的话是骗人的,我还没有答应,我还没有答应啊!”

    他眯了眯眼,拽住我的衣领再次将我整个拎起,怼在墙上,“你们有什么约定?嗯?”

    “没有,没有,没有约定,郝文生是瞎说的......”我连连摇头,但是我知道他根本不相信,打心里不相信。

    他的手渐渐暴起青筋,我能感受到他在隐忍怒气,他虽然不说话,却比说话更可怕,沉默是暴风雨的前兆,我怕这场暴风雨将我冲刷的支离破碎,更怕这场暴风雨冲走了我来之不易的港湾。

    最后,我还是举手投降,慢慢闭上双眼,死了心一般,“你放下我,我跟你坦白。”

    这是我最后一个要求,我怕我死他手里,死他手里不可怕,怕的是我死了却蒙着冤,死不足惜。

    他将我甩在地上,修长的腿抵在我的胸膛,“姜妍,你懂那种一个人好不容易对另一个人好不容易选择相信,选择敞开心扉,却被背叛的感觉吗?”

    他皱起了眉头,我最不喜他皱眉,刚抬起手想为他抚平眉间的褶皱,就被他一把打落,手背立马大片大片红肿起来,针扎一般的疼,“别动我,你现在没资格动我!”

    对啊,没资格,骗了他我还有什么资格为自己申冤说自己是被冤枉了的呢?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错,是我太过亲信郝旭铭,太过相信这一切的背后仅单单的是郝文生想让我当他的义女,郝旭铭仅是个传话的。

    我何尝不是被背叛了呢?郝旭铭,那个时而忧郁时而冷傲,时而欢脱的小子,让我倾心相信的人呢?

    我苦笑,却发现自己没有眼泪,只能笑,笑的最大声,他一巴掌扇从我侧脸划过,“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极限,我不确定我会不会作出什么更过分的事!”

    说着,他变成了最初那副邪魅的撒旦模样,一边翘起的嘴角迷人而毒至深,我宁愿他对我冷漠无情,拳脚打在我的身上,我也不愿看见他这般模样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明天心理诊所〕〔官场之风起云涌〕〔穿越八零甜蜜蜜〕〔妖禁〕〔三界最强主播〕〔韩娱之寻觅〕〔不熟〕〔闪开,迪迦开大了〕〔光暗天使〕〔武神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