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总裁,宠上瘾〕〔仙武神煌〕〔麟侠录〕〔摆渡人之阴间特使〕〔末世重生个了了〕〔我不是打酱油的〕〔魔幻之高校风云〕〔王牌自由人〕〔闪婚绝恋,总裁情〕〔亡妻之战〕〔快穿之晨曦〕〔商海雾霾〕〔带着空间重生〕〔网游之斩厄世界〕〔异火饲养指南〕〔都市深渊系统〕〔超级杀手在身边〕〔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白先生〕〔兄长是BOSS[快穿]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五十七章 常楠淇死了
    ,精彩小说免费!

    杨妈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时不时往楼上瞟眼神,顺着她的目光,我看到了屹立在楼上的那个身影,散发着阵阵阴鸷的气息。

    “回来了?”

    声音一尘不变,平静的听不出一丝波澜。

    我把外套递给杨妈,压下心中的忐忑,强装镇定,迈着小步,向他走去,“我出去溜了一圈,家里很闷,回来有些晚。”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我身上,胸膛里按捺不住的那颗小心脏砰砰直跳,如果不是隔着堵肉墙怕是要破墙而出,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我能清楚的听到它铿锵有力的碰撞声。

    他脸上的神色冷冷的,手略过我的发丝,落在耳边,有意无意的摩挲,“下次早点回来。”

    说罢,我被他拦腰抱起向屋里走去,看着他冷静的侧颜,完全不敢相信刚才那样淡定嘱咐我下次早点回家的人是常遇爵。

    忽然,心里多了一点点内疚,他这样坦诚的相信我,我却瞒了他事情,今天郝文生跟我说的那件事开始在心里蠢蠢欲动,想着要不要告诉他。

    常遇爵把我放在床上,在我的脚边蹲下,细心的为我脱去鞋子,这是他第一次这样,一向冷傲的他,这次竟然这样不拘小节,还是这样的反常!

    我的第六感再一次告诉我,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常遇爵已经知道了郝文生和我说的事?

    正当我要向他坦白的时候,他却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椅子嘎吱响,而他也整个人无力的靠在椅背上,随着椅子摇晃,没有一丝悠闲,更多的是无奈,还有那么一点伤感。

    “你怎么了?”我小心翼翼的问。

    他没有答我,而从背后升起腾腾的烟圈,替他证明他确实心情不好,心情好的他根本不会抽烟,因为他说烟不是好东西,但在有心事的时候却是缓解的良药。

    我知道他的性子,最了解不过,他不想说的事情,即使问再多遍,他也不会回答,等他想告诉你的时候,你不用问他都会告诉你。

    所以我选择坐在床上陪他一起等,等他想说的那一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地板上的烟灰已经堆成了小小的丘,烟头东倒西歪的横在地上,房间里云雾缭绕,实在闻不了烟味的我,用被子遮盖着鼻子,生生压下想咳嗽的冲动,怕打扰了常遇爵。

    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我还是轻咳了两声,这两声过后,常遇爵起身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到窗前推开了窗子,一瞬间,感觉世界都变得美好了。

    他抽掉最后一口烟,修长的手指把烟灰弹出了窗外,连带着烟头,“呛成这样你怎么不知道开窗?”

    他看着窗外,眉间仍旧有一丝尚未褪去的郁色,没有等到我的回答,他便开口,“我出差的时候常楠淇是不是来过?”

    我如实点点头,“嗯,他来过,和常绍阳发生了争吵。”

    他似乎早有预料,声音冷的如同寒夜下的冰渣,“常楠淇死了。”

    我捂在鼻间的手僵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又问了一遍,“常楠淇怎么了?”

    他叹了口气,关上窗子,迎上我的目光,上了床,脑袋扎进我的颈窝,微凉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脸侧,夹杂着淡淡的烟香味,“常楠淇死了,今天下午。”

    我知道身上的这个男人心里一定痛的要死,虽然我和常楠淇仅仅有几面之缘,但是他的故事却让我心生敬意,更羡慕被他爱着的那个女人,听到他离世的消息,不自觉的红了眼眶,明明是一个痴情的男人,却一辈子没得到和相爱的人长久,最后自己也是命不久矣?

    再换个思路想想,这对他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是一种幸福吧!毕竟爱他的那个女人已经提前在下面等他了,在下面团聚也未免不行。

    我没有再听到常遇爵说话的声音,只有他平稳的呼吸声,我知道他心里难受,侧转了身,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抱的很紧很紧,而他也把我抱的很紧。

    这一夜,我梦到了常楠淇,他的身边站着边一个眉目端庄的女人,他的嘴角多了一丝关于爱的笑容,嘴角扯的大大的。

    早晨醒来的时候,常遇爵已经没了人影,胳膊上传来阵阵的酸痛,让我不禁倒吸凉气皱起眉头,昨晚被压着睡了一晚,翻身缓解的时候,无意间摸到了我的肩头,那个地方是湿的。

    我以为自己睡出了幻觉,再次摸的时候,它确实是湿的,难道自己昨晚不光在梦里哭了,现实还哭了?在脸上擦了一把,脸上干巴巴的,也不觉得难受,那这自然而然的就能确定是常遇爵。

    “起床吧。”

    我在摸索衣服的时候,常遇爵突然出现在了门口,声音有些沙哑,一眼望去眼圈也是红红的,我不禁安慰,“你不要太难过,要是难过的厉害,可以跟我说,我陪你。”

    他却摇摇头,“你想多了,你从哪里看出来我难受?常楠淇死了我就难受吗?他死是意料之中的事,做了那么多亏心事,总是要还的。”

    他的话我听的云里雾里,昨晚明明就不开心还哭了一晚上,现在却不承认,还说是意料之中的事,别人都说血浓于水,尽管常楠淇做过对不起他和婆婆的事,也不应该这样到死都不被原谅的啊!

    我想反驳,却被他硬生生掀开被子拉拉起来,他说常楠淇的葬礼定在后天,来的人会特别多,也会特别乱,作为儿媳妇的我需要帮忙招待亲客,就算是过场,这个过场也要做的完美。

    我拍拍常遇爵的胸膛,“你放心吧,我会招待好的。”

    他翘了翘嘴角,看的出很逞强,忽然心疼这个男人的我,从怀里钻过手,抱住了他,侧脸贴在他的胸膛上,“你安心去做你的事,我知道这几天会很乱,我会保护好自己,你不要太担心。”

    “好,等忙完了,我补偿你。”他在我的额头上留了一个吻,那个吻有苦涩,也有甜蜜,就连补偿那两个很暧昧的字眼都褪去了原有的温度。

    我一直都知道常楠淇是个人物,年轻的时候在商界呼风唤雨,做出了很多惊人之举,才会有现在的常家,从别人的口中我得知,如果不是常楠淇之前的基础,常遇爵根本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我站在葬礼的角落,这里人满为患,一个个胸前带着白花,脸上却是意犹未尽的笑容。

    常遇爵的母亲坐在这群人最显眼的地方,棺材的右侧,头上缠了白布,衣服却是穿的喜庆,端庄高雅的酒红色,脸上也带了精致的妆容,那块白布仿佛不是悼念死者的用品,反而是装饰她的一种道具,虽然比喻的有点不恰当,但是在常遇爵母亲的脸上我没有看到半点伤感。

    这几天常遇爵都没有出现,常绍阳也没有出现,上午的忙碌接连到中午,累的我要喘不过气,杨妈扶着我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休息,为我捶酸痛的腰,“夫人,您就休息吧,那些招待客人的事就让我们来安排吧,您看老夫人,多像人家学习学习。”

    杨妈这话后半句说的酸溜溜的,言语间尽是对常遇爵母亲的嘲讽,正常人家的妻子哪有不哭不掉眼泪儿的。

    这其中的事情,杨妈不是其中的主人公,我更不是,我再次缓缓站起身,喝了口水,准备继续是,我听见了那个让我心底发颤的名字,“郝文生,郝先生上祭!”

    郝文生?他怎么回来?

    他的出现无疑于成为这个场内的焦点,所有人停下了手里的工作,齐齐的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重生之全能大亨〕〔酋长压力大〕〔甜妻在上:老公,〕〔娇妻狠大牌:别闹〕〔快穿之反派也是有〕〔真理大帝〕〔传奇道士修仙传〕〔超级特战兵王〕〔武神天尊〕〔妖禁〕〔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修真高手在校园〕〔佛系玄师的日常〕〔幻想轮回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