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我和大圣是兄弟〕〔总裁老公宠坏你〕〔超级无敌战舰〕〔都市极品神龙〕〔逍扇仙〕〔无限婚契,枕上总〕〔重生之我要回农村〕〔官道巅峰〕〔最强的宗主〕〔护灵人之医道无边〕〔隐婚到底,总裁套〕〔日月同辉〕〔极品朋友圈〕〔唐门毒宗〕〔抗战之广陵密码〕〔女领导的贴身男秘〕〔九零军婚有点甜〕〔都市全能至尊〕〔仙道隐名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四十章 常楠淇到底是谁?
    ,精彩小说免费!

    杨妈的这句话提醒了我什么,我问道,“杨妈,你在常家待了很多年吗?”

    她嘿嘿一笑,“时间不算短了吧,以前先生小的时候,我就在常家做事了,这不,也算是看着先生长大的了。”

    我一直以为杨妈是常遇爵在张妈走后新招进来的,没想到是从老院直接调来的人,怪不得做起事来会那么娴熟,那杨妈是不是也认识常楠淇,新闻上报道常楠淇是等常遇爵长大后才甩手走人的,杨妈在常遇爵小的时候就在,那肯定知道常楠淇。

    我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试着问道,“你认识常楠淇吗?”

    杨妈一愣,眼神里划过一丝差异,我想我猜对了。

    她犹豫半天,盯着楼上的房间看了很长时间,似乎确定了什么,才凑近我身边,拉了把椅子,小声说道,“夫人,你问这做什么?常楠淇早就离开了啊!”

    我舀起一勺粥,不以为然的放进嘴里,淡淡的说了句,“我只是最近听先生说了这个名字,所以我就想问问,似乎常楠淇这个人最近回来了,网上都在大肆宣传。”

    杨妈再次陷入震惊中,微张着嘴巴,她的反应着实超出了我的想象中,更肯定了常楠淇这个人回来对于常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喜庆的事。

    她停顿了很久才说话,“常楠淇是常家的更是常氏集团的当家人,当年常家和郝家并列在这个城立足,一山不容二虎,两家是不分昼夜的在争斗,在一次项目中,常家好像出现了叛徒,被郝家打压,那次新闻报道的特别凶,常家严重受损。”

    “然后呢?”我听的津津有味,在脑海里脑补场景。

    杨妈看了看我,继续说道,“然后?然后常楠淇就把常氏集团卖了。”

    “卖了?!”我几乎是喊出来的。

    杨妈赶忙捂住我的嘴巴,瞥了眼楼上确定没事后才说道,“嘘!夫人您别这么大声,让先生听到了,他会惩罚我的。”

    强压住心中的震惊,我让杨妈继续说,杨妈告诉我,没有人知道常楠淇到底为什么把常氏集团卖给郝家,外面传的原因有很多,有的说是因为他受了打击,也有人说是他欲擒故纵,想卧薪尝胆东山再起,说法什么都有,但是又有哪个是真的,常楠淇也没有出来做回应。

    我疑惑了,现在常氏集团不是好好的吗?常遇爵成为了常氏集团的继承人啊,如果卖给了郝家,那常氏集团就不复存在了啊,现在又怎么会把郝家打压下去了呢?

    不知为何,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张时而忧郁冷漠时而欢快洒脱的面容,郝旭铭被雪藏是不是也和常家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在里面?

    杨妈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便没有再说下去,刚想起身,就被我按住了胳膊,“杨妈再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

    杨妈很是为难,但也还是坐了下来,“夫人,这件事太过复杂了,常家和郝家两个大家族之间的事又怎么能是我们这些事外人所能了解清楚的呢?”

    我无视她的奉劝,继续问道,“你刚才说常楠淇把常氏集团卖了,可是现在常遇爵不还是常氏集团的继承人,常氏集团还在的啊!”

    杨妈说这后面有太过复杂的事,很多都是难以启齿的,但是他告诉我,常氏集团是常遇爵和她的母亲一起抢回来的,至于到底是怎么个抢法,她个下人是不知道的。

    杨妈说完还叮嘱我这些话听听就好,不要往心里去,更不要往外说,说了就会有杀身之祸也说不定呢。

    忽然,同样是从小出生在这个大家庭的我,觉得自己太幸福了,我的成长经历里没有这些尔虞我诈。

    我没有再问什么,就算我再问杨妈就算知道也会说不知道了,匆匆喝完,让杨妈收拾好东西,我回了房间。

    常遇爵依旧睡着,沉重的呼吸已经沉稳了不少,我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脱鞋上了床,靠在他的身侧,脑海里想着杨妈刚刚说的那些事情。

    常楠淇为什么突然把常氏集团卖了,那次出现的奸细到底是谁,那张明明和常遇爵相似到几乎是同一个人的脸,身上的气质也相似的出奇,我不明白这样的人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做,常楠淇不至于连这点受挫折的能力都承受不起。

    当我再次打开手机的时候,头条已经被刷新,但依旧是常楠淇的名字和常遇爵的名字出现在一起,而且越炒越热,似乎有人在背后故意操纵,以常遇爵的脾性来说,肯定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些新闻,他也不会放任不管的。

    而这次大肆宣扬的主人公常楠淇至今都没有报道出他回来的照片,情况到底是不是属实还是另一说。

    安逸的清晨透露着淡淡的微光,窗外偶尔传来的鸟叫,无一不在告诉我春天已经来了。

    房间里回荡的是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常遇爵起的并不算晚,而我在睡梦中也被他一个吻给堵到呼吸不上来。

    憋的通红的小脸到现在还在泛着红光,听着“哗哗”的水流声,心里怪怪的,水声嘎然停止的时候,心里跟着漏停了半拍然后开始“噗通噗通”的敲小鼓。

    门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以及拖鞋擦在地面上的声音无一不在拨动着我的心弦,脚步声越来越近,而我也背转身悄悄用被子遮住了脸。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被子上,满是自己的余热,只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头晕目眩,我知道自己渴望着他的抚摸,他的吻,他的贯穿,但是身为一个女人我还没有放下自己的姿态来主动要求与他欢爱,我还在意他怎样看我。

    他的味道扑面而来,但是很淡,他也仅在我身边停留了几秒便走到衣柜前,开始穿衣服。

    我失望了,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与我亲热一番才会穿衣服,但是这次他没有,我满满睁开眼,掀开被子,靠在了床背上,看着他坚实的胸膛在雪白的衬衣下若隐若现,修长的大腿也被干净利落的裤子隐藏,我吹着脑袋,撇了撇嘴。

    “你怎么了?”常遇爵盯着我绯红的脸,边系扣子边向我走来,我看着若隐若现的胸膛不禁咽了咽口水,就连这么细小的动作都没有逃过常遇爵的眼睛,他伸手揉着我额前的碎发,于我对视,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眼底隐藏着无尽的笑意,“我这么有魅力?是不是想要?嗯?”

    他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耳边,痒痒的,我摇摇头,下意识的往里凑,与他拉开距离,可是我往里挪一下,他就靠近一下,在挪一下,他直接大手环住我的腰,将我犬儒怀中,我被迫迎上他如星辰般的眸子,“没,我没有。”

    “没有?”他反问,然后低头吻上我的唇,不安分的大手直接掀开被子在我胸前捏了一把,然后顺着一路向下,灵活的手指躲过我的阻拦,直接冲入禁地,挑逗似的的摸了一把,然后松开我的唇,笑的别有深意,“还说没有?”

    他抬起胳膊在我眼前晃了晃那根冲入禁地的手指,上面闪着水渍,阳光下,还泛着水光,我羞涩的低下头,极力压着内心的欲望,我咬着下唇,让自己争点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命运的久祭〕〔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酋长压力大〕〔桃运仕途:我的美〕〔飘零如我〕〔域王神主〕〔都市神级修仙〕〔明天心理诊所〕〔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快穿攻略:病娇BO〕〔被迫成为万人迷之〕〔神祇战争〕〔传奇道士修仙传〕〔龙神霸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