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君都市纵横〕〔桃运治疗师〕〔茶楼典狱司〕〔凤吟九天:如意夫〕〔躺在地上真舒服〕〔超级装逼抓鬼系统〕〔大医凌天〕〔魔道之游戏人生〕〔对不起,拖累你十〕〔神衍灵主〕〔我只想蹭个热度[娱〕〔你们这些NPC〕〔银河系开荒指南〕〔唐朝生意人〕〔妖武之门〕〔隐婚蜜宠:傲娇老〕〔神工〕〔山人修道传〕〔网游之亡灵召唤系〕〔证道苍天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想听他的故事吗?
    ,精彩小说免费!

    常遇爵把常绍阳揍的不轻,两人都去了医院,躺病床上的不是常绍阳而是常遇爵,不是常绍阳还手了,而是常遇爵闪了腰,被常绍阳笑了一路,说常遇爵老了,不中用了。

    常遇爵黑沉着一张脸,全程不说话,任由医生下手轻或者下手重,他都不喊一句痛。

    整理完医院的一切,已经到了后半夜,常遇爵拉着我的手,常遇爵瞪了常绍阳一眼,常绍阳躲在角落灰溜溜的逃走,关门时还不忘欠揍的说一句,“哥,注意腰啊,记得有伤。”

    “拿鞋砸他,兔崽子,每次都是这个。”常遇爵命令道,虽然是这样说,但从他的声音中我听不出来一点他不开心,反而有那么一丝怅然。

    我握着常遇爵的手,轻笑,“好了,跟小孩子计较什么?医生让你好好修养,我去给你倒些水喝。”

    “不!”我刚起身,就被他一把拉了回去,脚下不稳,扑在了他的胸口,他闷哼一声,吓得我赶快起了起身。

    “受伤了也不老实一点。”

    他握住我的手,圈在手心里,“本来今晚可以好好抱着你的,等我好了就补偿你。”

    “精虫上脑的男人,快好好休息!”

    我和常绍阳一样,几乎是落荒而逃,其实壶里的水是满的,但是为了不落在常遇爵的手里,也为了让他能好好休息,我故作轻松,一只手握着壶把儿,走出了病房。

    常绍阳坐在长椅上,两条胳膊搭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的模样,他看见我出来,立马放下腿一本正经的坐好,捏住手里的烟弹了弹烟灰,咧着嘴敲了敲一边的位置,“嫂子,来坐呀,很累吧?”

    说完,他还别有深意的笑了笑,如果不是才认识他,我真揍的他说不出来话,那张嘴总是让人莫名恼火。

    我只是礼貌的摇了摇头,便转身往一边走。

    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我停下了脚步,“嫂子,难道你不想知道关于他的事吗?”

    “他?”我扭头问道,“哪个他?”

    他笑的很有深意,抬抬下巴,淡淡的说道,“你家老公。”

    我盯着他看了很久,脑子里一团乱,不知道常绍阳为什么会刚见我就跟我说关于常遇爵的事,确实常遇爵很多事,我并不知道,而且我知道的只是我看到的,以及新闻广播的,新闻上的那些只是作秀,为了博大众的眼球,增加个人收益而已。

    他看出我有心思,又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嫂子,来我给你好好讲讲我哥的光荣事迹,保准让你眼前一亮。

    我不情愿的坐了过去,放下手里的水壶,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能听出些什么,“如果是关于他和其他女人的花天酒地你就不用告诉我了,我见识过了。”

    他有些吃惊的看着我,又很快恢复了正常,掐掉还剩半截的烟,夹在耳后,常遇爵也曾做过这样的动作,好像男人抽烟都喜欢往耳朵后面夹,“嫂子,首先我要向你解释一下,我把我哥弄伤的事情。”

    我奇怪,弄伤就弄伤了呗,而且我知道他并不是故意的,这有什么好解释的,但是他接下来的解释,却让我五味杂陈。

    “嫂子,我每次见我哥几乎都会让他进一次医院,就算不让他进医院,也会让他好几天下不来床。”说完,他自己扑哧一声笑了,“嫂子你被误会,不是那种下不来床啊,是那种下不来床!”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自顾自的手舞足蹈,最后解释连自己也圈进去,只好一句话,“嫂子,咱不说下不来床这个问题。”

    他清了清嗓子,然后一本正经的说:“我哥太累了,一年365天,他爸一天当成两天过,普通人过了三百多天,在他那里就相当于过了七百多天,他不让自己休息,就连晚上睡觉都很少有睡的香的时候。”

    仔细想想,常绍阳说的倒挺对,以往常遇爵喝醉回家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然后我也已经睡下,他很多时候就睡在书房,当我早晨醒来的时候,只有杨妈告诉我,他回来过。

    “然后呢?你接着说。”

    他一拍大腿,“嫂子你既然感兴趣,我就继续说,我说的这些都希望如果我哥对你做错了什么事,你一定要体谅他,他一个人撑着一个败家的老娘,对付一个虎视眈眈的老油条,真的是很不容易。”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我嫁进常家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常遇爵的父亲,虽然你对他父亲的事只有所耳闻,但真正知道的都闭口不提,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时间一长我也就不再多问,更何况我进门的那段时间,我和常遇爵的关系并不好。

    我说出了自己的疑惑,“绍阳,你知道常遇爵的父亲吗?”

    他垂着脑袋,两条胳膊架在大腿上,半晌才点头开口,“我知道,这件事是常哥的痛,常家知道的人都已经被辞退,就算没辞退的,也已经给了封口费。”

    我越来越好奇,“这件事这么严重吗?”

    他晃了晃脑袋,“嗯,对于常哥来说是种严重性的打击,对于我来说更是一种激励,如果不是这种激励,嫂子你现在都不会这样衣冠楚楚的我,我也指不定在常哥的哪个小队里混吃等死。”

    我确定常绍阳和这件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的话语,他的神情都是透露着数不尽的痛苦,我安安静静的听着他说,一点一点缕着思绪。

    “不知道嫂子你有没有听过郝文生的名字。”

    我点了点头,“嗯,我听过,好像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但是后来销声匿迹了。”

    他扯动一边的嘴角,不屑的说了句,“他不销声匿迹行吗?他儿子都被他害得半死不活,他的产业差点被吞并,他再不低调点行吗?”

    我没有详细问,但我只是很好奇,常绍阳为什么会说郝旭铭会被郝文生害的半死不活,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吗?

    “嫂子,你要知道虽然现在常哥身边看似没有一个能信的过的人,但是你要知道他的兄弟们都在远处等着他,不停的发展着自己,只要他一句话,我们马上可以回到他的身边,做他最强的后盾也好,做他最初的后盾也好,我们都心甘情愿,只要他肯放下心中的结。”

    “心中的结?什么结?”

    难道是关于姜心的吗?原来常绍阳也知道关于姜心的这件事,心里突然不自觉的揪痛一下,通到我并不想继续听下去。

    但是常绍阳还在滔滔不绝,“如果那个叫郝依婷的女孩还活着,我想常哥一定会释怀的,只可惜,那女儿消失了,彻底消失了。”

    郝依婷?我怎么从来没听常遇爵说过,常遇爵最爱的不是应该是姜心吗?

    我觉得这里面很乱的事是我不知道,但是脑子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痛的我眼前冒金星,昏昏沉沉的,想要昏倒。

    我只记得我彻底昏倒了,耳边还是常绍阳叫我嫂子的声音,脑海里满是爆炸的火光,漫天的硝烟,熊熊大火中有无数人在奔跑,在嘶喊,忽然我看到了一个身影,只是黑色的影子,他离我同样很远,却努力在奔跑,熊熊烈火并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忽然便将他覆盖于大火中。

    我害怕极了,我想离开,我不想看这样的场景,我想找常遇爵,那个可以让我安心的男人,“遇爵,遇爵,你在哪,你快带我走,快带我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逆剑武神〕〔阴间超市〕〔妖禁〕〔王的女人谁敢动〕〔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