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关于神的成长报告〕〔超级地府系统〕〔绝世妖孽高手〕〔劈波蹈海:马丁路〕〔近战暴力法师〕〔神鬼皆兵〕〔香爱〕〔你不好惹〕〔浴血宫〕〔学院:恶魔校草VS〕〔女王她肤白貌美〕〔狂妻难驯:王妃,〕〔华夏血裔〕〔悬谷济事〕〔邪性总裁宠入骨〕〔鬼王传人〕〔盛少,情深不晚〕〔白狐之我的同桌〕〔我的尤物老板娘〕〔墨唐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还会是原来的那个我吗?
    ,精彩小说免费!

    还记得小时候爸爸和妈妈吵架,妈妈坐在房间里大哭要闹离婚,是我和姜心跑前跑后在爸爸妈妈面前传话,两人都是倔性子,谁也不肯松口,我伤心极了,无助地趴在房间的小床里,想着爸爸妈妈离婚后我们该怎么办。

    姜心跑到爸爸面前,告诉爸爸,妈妈请他晚上一起吃饭,然后跑到妈妈面前告诉妈妈,爸爸请她吃饭,两人都是回了姜心同一句话,不去!

    然而那天晚上他们都精心打扮了自己,出现在了餐厅,而姜心说给我一个惊喜,带着我躲在餐厅的大门口看着两个大人幸福的相拥,那时姜心告诉我,遇到什么问题不能只哭,哭是解决不掉问题的,那天晚上妈妈回来后,抱着我和姜心,讲述了爸爸主动向她认错的事。

    一眨眼,十几年过去了,就算我再想让爸爸妈妈吵一次架,然后我会想办法去哄她们和好,都没那个机会了。

    “夫人,夫人,小孩子不懂事,您不要伤心,我马上带她走,马上带她走.......”

    杨妈踉跄着站起身,手里还举着纸巾,我摇摇头,“杨妈,让她留下吧,外面那么危险,我也是这么过来的,如果我的母亲给一个人跪下,我也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拉上我母亲离开的。”

    她们二人都是吃惊的看着我,特别是那个女儿,桀骜不逊的眼神里渐渐柔和下来,红了半边脸,咬着嘴唇轻声说,“对不起,夫人。”

    我摆了摆手,奔波了一天的劳累,让我瞬间感觉疲惫,我缓缓站起身,向楼上走去,今晚至少做了件好事,阴郁的心情烟消云散,在关门的那一刻我看见杨妈开心的抚摸着女儿的额头,那笑容像吃了蜜枣一般。

    房间里空荡荡的,墙上的表滴答滴答的走,我掏出手机,屏幕上竟有一个未接来电,打开一看是郝旭铭的,我犹豫了犹豫还是回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几声,还是没有人接,我刚想挂断就听见那边昏昏沉沉的声音,“喂?”

    回头一看表,现在睡是有些早,不过也是晚上,睡觉也不是什么错事,但是打扰别人睡觉,很是不好意思,“对不起哦,我刚刚有事,不知道你睡着了。”

    他停顿几秒,立马精神,“你到家了吧,家里没事吧?我看你今晚有点不开心。”

    说到不开心那三个字的时候,他的声音明显低沉了许多,我想象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不可置疑的是,他对我的关心是发自肺腑的。

    我沉默了很久,他以为我还是不开心,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最后一句话“你要是再不开心,我也没办法了。”

    我再也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郝旭铭,你多大的人了,怎么哄别人开心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我听到了他的嗯哼声,鉴于很晚,我还是主动挂了电话,和他说了晚安,现在我的心一直在空中飘着,我迫不及待的想等常遇爵回来,想问一问他今天都做了些什么,有没有遇见什么人。

    可是我等了一晚上,当我最后一次看表已经是一点半的时候,我没了睡意,起身披了外套,准备去客厅等他,冰冷的房间没有一点让我想待下去的欲望。

    客厅里黑洞洞的,我起身走出房门的时候,昏暗的小灯只照亮了二楼的过道,我扶着栏杆,一步一步的往下走。

    有了熬夜的习惯,并没有害怕过黑暗中会有些什么妖魔鬼怪,今晚,我也没想那么多。

    我打开电视,偌大的客厅回荡着的尽是电视里男女主嘻嘻哈哈,哭哭啼啼的声音,我倚在沙发上,只盖了一层毛毯,昏昏沉沉中,我闭上了眼睛。

    突然,我听到了脚步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我开始害怕,不敢睁开眼睛,只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似乎停在了我的旁边,没了声响。

    我闭着眼睛,脑海里满是白玫瑰飘落的场景以及姜心那张惨白的脸,大红色的嘴唇,我吓得尖叫一声,“啊!”

    我睁开了眼,正好看见面前的人手里抱着一捧白玫瑰,也涂了红红的嘴唇,也抹了白白的脸,黑夜里,那种白是惨白。

    “啊!”又是一声惨叫划破夜空,我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颤抖,小毯盖过了脑袋。

    “你们都是一群大骗子,都是一群大骗子,你们骗我,你们骗我.......”当我极度紧张的时候,漆黑的客厅里竟传出了这样一句话,我以为是电视机里的台词,说话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而我也在一点点被恐惧所侵蚀。

    之后所有的事情我什么也记不得里,当我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光明,同样的场景似乎在现,常遇爵依旧坐在我的身边,单手撑着耳边,打着瞌睡。

    我的手被他握在了手里,我轻轻一动手指,他睁开了眼睛,见我醒来,立马将我搂近怀中,“你醒了,终于醒了。”

    我睡了很长时间吗?

    我被他勒的要喘不过来气,“咳!咳!”咳嗽两声,他才松开了我。

    “发生了什么?”大脑里一片空白,我完全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又是怎样睡着的。

    常遇爵告诉我,我在沙发上睡着了,但是睡的时候头上蒙着被子,杨妈早晨起床的时候看见我这个样子,不放心,叫我的时候我也没有反应,后来赶快叫了家里的医生,医生下诊断说我是神经衰弱,要注意休息。

    “神经衰弱吗?”我苦笑,这样天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就算不神经衰弱,也要疯了。

    他舒展着我紧皱的眉心,眼里满是心疼,“阿妍,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其实姜心回不回来都无所谓,就算她回来了,她还是那个她,我还是那个我吗?”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他,有些不可置信,“遇爵,谢谢你。”

    对他的话再不相信,我也坚信,他是我的男人,我不信他又该信谁?

    一时间我们陷入了沉默,看着他疲惫的面容,我为他脱去衣衫,让他好好休息,他躺在我的身侧,搂着我的腰肢,很快进入了梦乡。

    均匀的呼吸声在耳边响起,我轻轻翘起嘴角,抚摸着他的脸颊。

    就算昨晚我看到的是真的,至少常遇爵给我了那句话,就算姜心回来了,他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他,姜心也不会再是几年前的那个姜心。

    突然,枕头下传来的震动声,打破了这一份惬意,我连忙在枕头下乱摸,拿起手机攥在手里,生怕吵醒了刚刚睡着的他。

    屏幕上跳跃的是郝旭铭的名字,我心里一惊,他给我打电话干嘛?而且常遇爵和郝文生是死对头,让常遇爵知道郝旭铭的存在,怕是常遇爵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吧。

    我偷偷开了门,踩着虚浮的步子都出房门外,正好和杨妈的女儿佳佳看对了眼,她只礼貌的叫了我一声夫人,而我也只礼貌的点了点头,便再也没有了下一步发展。

    我走了客厅才接通了电话,心惊胆战的。

    幸亏电话里传出来的不是郝旭铭的声音,而是徐老意气风发,精神百倍的嗓音,“阿妍啊,你在干嘛呢?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

    听到徐老的声音当然开心,我翘起嘴角,“徐老啊,我昨天还说要去看望你呢,你怎么就给我打来电话,这不是告诉我,我这个学生太不关心老师了嘛。”

    徐老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身边似乎还有郝旭铭吃痛哎呦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命运的久祭〕〔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酋长压力大〕〔桃运仕途:我的美〕〔域王神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快穿攻略:病娇BO〕〔飘零如我〕〔明天心理诊所〕〔神祇战争〕〔被迫成为万人迷之〕〔传奇道士修仙传〕〔龙神霸业〕〔我是神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