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绯色人生〕〔冰山王爷,请和离〕〔都市至强房东〕〔带着系统去打怪升〕〔狩妻狂魔:世子妃〕〔仙剑世界里的铸剑〕〔抱紧男神大长腿〕〔仙武世界穿梭系统〕〔第一名门:甜妻太〕〔恶魔校草,太过分〕〔穿越旅途又见君〕〔无常渡厄〕〔从地狱回来的主宰〕〔千年玉佩〕〔月下无影〕〔末世之假重生〕〔暴走商业街〕〔除邪路〕〔从狐妖开始的旅途〕〔最强兵王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九章 一次又一次的惊喜
    ,精彩小说免费!

    他勾起的嘴角别有深意,那双似古潭般的幽深的眼睛,也翻涌起了波浪,他含住我的嘴唇,轻轻的吸允,我只能支支吾吾的边回应他的吻,边说,“常遇爵,我爱我吗?”

    他的指尖自我的身体上游走,所经过之处都点燃了燎燎的小火苗,炙烤着我。

    他点了点头,松开我的唇,额头抵在我的额头上,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阿妍,对不起,以前是我的错,以后我会加倍补偿你,但是白夭夭,她不能走。”

    他仿佛给了我一个很甜的蜜枣,又狠狠甩给了我一个巴掌,将我从幻想中打醒,我瞬间僵硬了身子,没了情欲,我盯着他的眼睛,问他,“为什么不能走?”

    明亮的房间里,我看得清他的面貌,但是我看不透他的心,难道我又是在自作多情吗?想到这,好不容易暖起来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我暗淡了目光,垂下眼眸,把手放在两边,闭上眼睛,撇转了头,“你走吧,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常遇爵捧着我的脸,命令道,“睁开眼,看着我,告诉我你知道什么?”

    我忍住心中的酸楚,摇了摇头,“没什么,什么都不知道。”

    他有些急了,捧着我的脸,再次含住了我的唇,他的舌头在嘴里翻涌,试图冲进我的嘴里,翻云覆雨,我紧闭着嘴,咬紧牙关,任凭他怎么挣扎也进不去。

    他无计可施,松开我的唇时,我的心里划过一丝失落,原来他对我的耐心只有这些。

    可是当他一口咬住我的耳垂时,身体忍不住一阵颤栗,我的身体对他太过诚实,也太过敏感,这反而成了他肆意妄为的借口,他说我爱他,虽然嘴上说不爱,但是心里爱,身体爱。

    我在想什么时候我可以心狠一点,也不至于这样被他握在掌心里逃也逃不出去。

    他见我不开心,对他不做反应,摸着我的下巴,亲昵的说:“阿妍你看着我。”

    我一口拒绝,“不看!”

    “你看着我!”他再次命令道,这次我老老实实睁开了眼,因为我觉得他有话要对我说。

    “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用你对我的信任来想白夭夭为什么不能走。”

    他真是给了我一个大难题,我怎么会知道他为什么不让他的小情人离开,除了喜欢除了爱还能有什么,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他,难道要依附一个女人不成?

    我摇了摇头,说了句,“我看不到。”

    “看不到吗?”他把脸凑到我面前,扒着下眼皮,睁大眼睛说:“这样呢?你看到了吗?”

    此刻,他像极了个幼稚的孩子,从没见过这样的他,其实在心里我知道,常遇爵对我是有爱的,一向冷冰的他对我突然这样,不是因为爱,那还能因为是什么?我觉得我身上没有什么可以值得被利用的,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的报复,我想那还是折磨比较会让他有成就感。

    我还是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我看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的告诉他,“我相信你,以为我对你的信任而相信你,但是你把白夭夭留在身边,可不可以不要做出格的事。”

    “出格的事?”他挑眉,微微翘起嘴角问我,“什么是出格的事。这样吗?”

    他趁我不注意悄悄把手溜进了我的衣襟,这次不是上衣,而是裤子,在我的私密处,摩擦着。

    我禁不住娇呼一声,两手攀附他的脖颈,向后仰着头。

    他急促的呼吸在我的脖间喷洒,手里的动作却是慢条斯理,不紧不慢,“阿妍,我保证,向你保证,除了你,常遇爵不会再动任何一个女人。”

    他的挑逗让我完完整整说不出一句话,我只好握住他的手腕,往上一提,强迫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如果你动了怎么办?”

    “动了的话......”他支支吾吾,扳开我禁锢他的手顺着滚烫的小腹往下移,接触到他滚烫的坚挺时,我往回缩了一下手,“不敢?还是被惊到了?”

    他一副流氓样儿,手指灵活的在我的手上移走,不一会就被他趁虚而入,十指相扣,他牵引着我,让我握住了他的坚挺,我的手微凉,在他的滚烫下,渐渐暖了起来,他厮磨在我的耳边,“如果我动了,你就剁了它。”

    “不!”我几乎是顺口而说,同时松开他的坚挺捂上了他的嘴巴。

    我承认我不是有意的,实在是另一只手被他握在耳边,能活动的只有这一只手,他眼神怪异的看着我,又看看我捂着他嘴巴的那只手。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连忙收回手,却被他握在手中,又放回了嘴边。

    我问他,“味道好闻吗?”

    他攥着我的手,点了点头,反问道,“你要不要也闻闻?”

    我使劲摇头,“不,不,你闻就好了。”

    话还没说话,我的手就在他的驱使下,反扣到了我的嘴巴上,说实话,香香的,带着一点点的腥味儿。

    他的手指在我的手心里摩挲,痒痒的,心里也像是有只小爪子在挠,痒的受不了。

    “阿妍,我想......”

    他欲言又止,挑起我的好奇心,“你想干嘛?”

    “我想.......”他是故意的,他真的是故意的,知道我好奇心重,就吊我胃口。

    “那你想吧,想好你再跟我说,我先去睡一觉。”说完,我作势闭上了眼睛。

    然而,他没有再说话,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在我身上亲吻,从耳廓到嘴唇,从脖间到小腹,一点一点移动,一点一点攻陷我的理智。

    我和他一丝不挂的时候很多,他从来没有完完全全的看过我,我也没有完完全全的看过他,当他分开我的双腿架在肩膀上时,我慌了,挡住了私密的地方,本是拒绝,却俨然变成了娇喘,“不要。”

    他没有听我的话,而一只手与我十指交叉,另一只手撩逗着我的敏感,我忍不住颤栗,更忍不住的给他回应。

    他的指尖在我的私密处摩擦转圈,我感受到我沾湿了床单,也感受到了身体里最原始的欲望,我低声呻吟着,渐渐沉醉。

    在我感觉自己要飞起来的时候,私处一阵温热突然附上,让我睁开了眼睛,同时舒服的哼出了声,我连忙捂住嘴巴,红透了脸。

    他依旧继续着,我从震惊里回过神,掀开被子,透过光亮清楚的看见他在我的腿间,上下起伏,他微合着眼眸,似乎是在享受。

    “遇爵,你......”

    他抬起头,迷离着双眼,嘴巴附在我的私密上,没有动只是有意没意的摩擦,“阿妍,舒服吗?”

    从未有过的羞耻感在心间缭绕,他见我不回答,伸出舌头滑过,又是一阵颤栗,我诚实的点了点头,“嗯...舒服。”

    从爱尔兰回来,他带给我太多的惊喜,似乎都是在为他以前的过错做补偿,表忏悔。

    欲望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一但上瘾,比吸毒还可怕,在他的舌尖,我丢了一次又一次,以至于他进入的时候,我满足的叫出了声。

    现在是白天,家里的佣人以及白夭夭都还在客厅,或许白夭夭就在我旁边的那间卧室偷听也不一定,但是有什么关系,我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我和自己的丈夫在翻云覆雨难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

    这一天他要了我一次又一次,虽然我没看时间,但是当他最后一声闷吼中,我和他同时到达了巅峰,我夹着他的腰肢,感受着他的蠕动,他的体香在我鼻尖萦绕,掺杂着我与他欢爱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闪开,迪迦开大了〕〔阴间超市〕〔妖禁〕〔明天心理诊所〕〔唐先生,宠我〕〔重现凶案现场〕〔时空镇守〕〔穿越八零甜蜜蜜〕〔绝地求生之电竞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