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毒妃:妖孽王〕〔万历1592〕〔抗日之铁血战将〕〔我是杀毒软件〕〔蹭出个综艺男神〕〔快穿:我只想种田〕〔从荒岛开始争霸〕〔楚少的暖婚旧妻〕〔异能系统:男神,〕〔农家悠闲生活〕〔盛世为凰:暴君的〕〔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与你相永好〕〔校园之修仙妖孽〕〔超时代高手〕〔玩游戏做首富〕〔妹妹要当大明星〕〔勇士终结者〕〔无限速〕〔荣耀绿茵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零七章 你想蹲监狱是不是?
    ,精彩小说免费!

    他反问我,他是人渣吗?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说是!

    他伸手把我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别有深意的挑起了一边的嘴角,“那我就让你看看到底什么才是人渣。”

    我吓懵了,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你...你想干什么?别过来!”

    他置若罔闻,沉默不语,几个小步走到我面前,紧贴着我的肌肤,与我四目相对。

    “你想干什么!”我害怕极了,站在原地一动步敢动,是真的不敢动,不到一毫米的地方就是万丈深渊,而他是在往深渊里逼我。

    他一只手抓住我的胳膊,一只手从身后绕过圈住我的腰肢将我腾空抱起,我害怕紧紧圈住他的脖子,可还没来得及圈住,我就被领空悬挂了出去。

    我吓傻了,闭着眼睛只用力的喊叫,“啊!啊!你拉我上去,你拉我上去,你想干嘛,你要干嘛!常遇爵,你王八蛋,你拉我上去!.......”

    此刻我这条命的决定权被他紧紧的攥在手心,只要他一松手,世上便没有再有我这个人,就算是有叫姜妍的,那也不是我了。

    “你疯了是不是?我都跟你离婚了呢凭什么这样对我,你把我扔下去如果我死了,你是要蹲监狱的.......”

    “蹲监狱?”他不屑一顾,“那就蹲啊!”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音很大,我根本听不清他说了什么,或者根本是无心听。

    我不敢往下看,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他胳膊两边的肌肉很发达,此刻更是因为用力而鼓鼓雄起,我的手抓不劳,也用不上力气。

    不管我怎么挣扎,他都紧紧的抓着我,而我上不去,也掉不下去,他就这么折磨着我,让我在死亡边缘徘徊。

    “姜妍,不是想死吗?死亡的滋味是不是很好?临近死亡的感觉是不是更好?能把死字儿挂嘴边的人,应该把一切都看淡了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他忽然将我往下又沉了一份,我吓得揪紧他的衬衣。他眉头紧锁,喉结滚动,“如果你真的想通了,我现在就满足你,你就不用管我以后会怎样了,就算是坐牢,也是为了你。”

    我明显感受到他的肌肉在抽抖,拉着我的手在吃力,我知道他的力气已经快用光,“常遇爵,你拉我上去好不好?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好好说。”

    他冷笑,“能好好说?”

    我点头如捣蒜,既然他肯问我,那就代表还有回旋的余地,这次不抓紧,还要等什么时候,“能好好说,能好好说。”

    他依旧盯着我,双臂如机器一样钳制着我的身子,纹丝不动,我不敢挣扎,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他稍一失力,我就彻底告别这个世界。

    他还是抬手将我拉了上去,脚尖靠近边缘时,我本能的往上踩,他将我用力往上一提,手臂上的施力点瞬间改到腰间,再一次把我圈进了怀里。

    我像是沉溺到大海好不容易找到救命浮木的人,我抱紧他的脖子,把所有的重量都施加在他的肩膀上,不知为何,这一刻我很想哭,或许是他让我明白其实我很怕死,又或许是我还没欣赏够这世间的繁华,不忍离去,总之不管是什么,我都不会再有轻生的念头。

    死亡太可怕!

    他弯腰把我放在安全区域内,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身上,“以后等我和你到临死的边缘了,我们再一起来跳崖,现在我们还没有给我们办后事的人,还不可以死,我们也不是屈原,也不会有人每年记得来纪念我们。”

    他的话很轻也很暖,但是这一刻我好像怎么都暖不起来,我全身瘫软大口大口呼着气,海边的风很冷,冷到我无法驾驭,就这样我睡了过去,当然是在郝旭铭的注视下睡了过去。

    他的眼神明明很冷清,但是在常遇爵和我说完那些话的时候,有一丝异样划过眼眸,那一丝异样好像是失望。

    当我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杨妈已经坐在我面前,看见我醒来,她习以为常的问候我,“夫人,你醒了。”

    这句话我不知道听见过多少次,每一次都是在医院的病床前。

    我睁着眼睛脑袋放空,直直的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直到他的到来。

    “夫人醒了吗?”

    “醒了。”

    一分钟后,我听见了关门的声音,常遇爵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出现在我眼前,“感觉好点了吗?”

    他的声音很轻,从未有过的温柔。

    我对上他的眼睛,轻轻扯动嘴角,“好点了。”

    他点点头,“那就好。”

    三句话我们就陷入了沉默,我又看着天花板放空脑袋,至于他干什么,我无意知道。

    我只知道他在我身边坐了很久,然后似乎打了个哈欠,脱去外套,躺进了我的身侧,他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搂住我的腰身,在我脖间蹭了蹭,便没了声响。

    大概五分钟后,我听见了来自于他的鼾声,他打呼的声音很小,如果不是和他在一个被窝睡觉,我还不知道他会打呼,相反在我的观念里,打呼是一个男人必有的。

    我微微扭动身子,看着他安安静静地睡颜,不自觉的抚上他的眉眼,他的眉毛又黑又密,睫毛弯而长,有点像新疆人的那种,但是又没那么张扬,反正就是那种恰到好处。

    难能可贵的宁静让我想就这样一直沉浸下去,抱着这个男人沉浸下去,只可惜我们离婚了。

    因为受了风寒的原因,我的头一直是昏昏沉沉的,抱着他暖和的身子,疲倦肆虐在脑海盘旋,在我满意的深呼吸之后,我挨着他的额头,合上了眼睛。

    试过死亡之后,活着时候的一切都是那么沉醉。

    我是被门口的喧哗吵醒的,迷迷糊糊中我还害怕常遇爵会被吵到,特意搂紧了他的身子,把被子将我们捂严实。

    回国之后的安逸让我已经忘却出国之前发生的事情,也就是常遇爵的母亲,我的婆婆逼迫我们离婚。

    “姜妍,跑医院来又装什么死?让你离婚你跑医院,出的什么心让我这个老人在民政局门口等你一天?你给我出来,出来......”

    她的嗓音本来就细,此刻因为喊叫变得又尖又细,就像指甲在黑板上划过的那种,让人听了头都疼。

    我彻底没了睡意,但是我也没睁开眼,如果不是常遇爵说话,或许我就会这样装睡下去,毕竟和这种女人吵架,只有被骂的份儿。

    “再睡会吧,她进不来一会就走了。”

    他反手从我腋下穿过,胳膊一圈,变成了我靠在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格外安心。

    “我想去和她说清楚,等下我就会收拾东西离开,她不用再闹腾了。”

    话音还没落,我就感觉到黑暗中,他的眼神很可怕,搂着我的手也用力捏住我的腰肢捏了一把,痛的我差点叫出声。

    “离开?往哪走?”

    我收回搭在他腰间的手,想扭转身子和他拉开距离,他的胳膊紧紧圈着我,让我动不得丝毫。

    “想离开可以,去爱尔兰把离婚证办了,你想去哪去哪!”

    我已投雾水,去爱尔兰把离婚证办了?难道在爱尔兰办的不是离婚证,我撩开被子,瞬间阳光照在眼前,刺眼的光亮让我不自觉的把手挡在额前。

    “那个绿本.......”

    他挑起我的下巴,握住我挡在额前的胳膊,放在他的腰间,“爱尔兰是不允许离婚的,就算你在中国和我离了婚,在外国,我们依旧是合法夫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一号秘书:陆一伟〕〔明天心理诊所〕〔闪开,迪迦开大了〕〔阴间超市〕〔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娇妻狠大牌:别闹〕〔官场先锋〕〔丹武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