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来袭:霍少请〕〔婚宠百分百〕〔别挡我修仙〕〔山村养鸡大亨〕〔叩天门〕〔万界佳缘系统〕〔警队男儿〕〔重生之完美未来〕〔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神级妖孽特种兵〕〔拜见魔主大人〕〔人族狂潮〕〔帝天曜〕〔修真狂医在都市〕〔官场风云路〕〔医路青云〕〔大撞阴阳路〕〔开局一神器〕〔剑祖〕〔会长心尖宠:小冤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零五章 情人的海角天涯
    ,精彩小说免费!

    我看杂志入了迷,更被莫赫的风景吸引了眼球,我有一种冲动,想立刻去看一看的冲动。

    当常遇爵拿着一个绿色的东西在我面前晃过的时候,我顿时没了看下去的心情。

    我放下杂志,抬起头的时候,他正一脸如沐春风的子看着我,我子啊心里轻哼一声,从他手里夺过了一个小绿本,小绿本上写了英文,我认得的,只有我的名字,姜妍。

    反正是离婚证,看那么仔细做什么?又不当翻译官,随手把小绿本扔进包里,拿着手里的杂志向大门外走去。

    常遇爵随着我一起出了门,他和我一样,看起来还是蛮开心的,我们俩算是奇葩了吧?离了婚还能这么开心,我终于知道常遇爵为什么不肯在国内离婚了,因为太过于引人注目,堂堂常氏集团的总裁离婚,竟然两人是笑着出来的。

    这新闻一出来可还了得,怕是我和他都没有安宁日子过,以前七大姑八大姨,八杆子打不着的烂事都要被揪出来。

    我们走了不远,就到了一个交叉路口,我转身保持着微笑,看着他,“你...你先回国内吧,我想去一趟莫赫悬崖,苏然说那里挺好美的,我想去看看。”

    “莫赫悬崖?就是情人的天涯海角?”

    我没想到他也知道,便点了点头,“嗯,我们应该说的是一个地方。”

    “没情人的莫赫怎么能叫天涯海角?”他拉起我的胳膊就拽着我往前走,拽的生疼,一点都不温柔。

    “痛!”我挣扎着,想让他放开手,奈何他的力气很大,身边的路人还很多,都因为我们异常的举动,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常遇爵,我们已经离婚了,你凭什么还束缚我的自由,还有把我的手机还给我,我要和苏然视频。”

    他毫无预兆的停下脚步,而我的目光都落在他束缚我的手上,猛地一停,我自然而然的撞到了他的胸膛,我自觉的和他立马拉开了距离。

    “姜妍,”他伸长手,勾起我的下巴,把我慢慢拽会他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就算离婚了,你也是我的,这辈子你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说完,他勾起嘴角笑了起来,那模样像极了梦里时的猖狂。

    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当着好多人的面,我第一和他不知分寸地喊叫,“凭什么,凭什么你就揪着我不放,爱你有错吗?我暗恋你有错吗?我偷偷躲在树下面画你的背影有错吗?仅仅因为一个姜心,你就要毁掉我所有的一切,包括自由。”

    我蹲在地上抱着腿哭的泣不成声,这么多年的委屈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口,再也不怕常遇爵会怎么样想我,会怎样对我,因为我们离婚了。

    渐渐的,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能听见许多人的交头接耳,而他们交谈的内容大多是在说我们为什么吵架等等。

    爱尔兰的午后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我缓缓抬起头时,阳光刺的睁不开眼,随着常遇爵的走进,大片的阴影落下,勉强我可以睁开眼睛,他忽然伸出来手,面无表情的说道,“起来吧,我放过你。”

    不知为何,离婚后明明很开心的他,竟然在说刚才那句话的时候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落寞与伤心。

    我揉了揉眼睛,始终坚信我看错了。

    我一把擦去眼角的泪花,冷冷的说了句,“不用!谢谢你常先生。”

    说罢,我绕过他的身边,穿过人群伸手拦了辆出租车,用并不标准的英语告诉司机,我要去莫赫悬崖。

    司机对我的意思几乎是秒懂,用蹩脚的中文说了句,&“好的&“便一脚踩下油门驶离了这个地方。

    在路上,司机告诉我,莫赫悬崖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我可以先休息会,等到了再叫醒我,我谢绝了他的好意,毕竟人生地不熟的,我也有些害怕。

    想着打发时间,我打开包,杂志被我放在了包里,从包里往外掏杂志的时候,那个小绿本不小心被带了出来,掉在了脚底下,我弯腰去拿,动作很快,离婚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没必要炫耀,可是司机还是看到了。

    他看着我手中的本本笑了笑,说了一堆英文我听不懂,但是我听到了婚姻那个词,我应付的回了句,“嗯,离了离了。”

    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我的意思,但是在他竖起大拇指说了两声“good!good!”后,我果断把头扭到窗外,试图看沿途的风景来转移我的注意力。

    这爱尔兰不是不允许离婚的吗?怎么我离了婚他们就这么开心呢?是离婚很难得吗?

    我疑惑了一路,最后自己给了自己一个能说的过去的答案,那就是在爱尔兰离婚很稀奇,所以看见都不停的夸赞,物以稀为贵就是这个理吧!

    我们走了很远依旧没有走出都柏林这座城,我晕晕乎乎的靠在窗口,门缝里透进的凉风迫使我保持着最后一分清醒,我打了个哈欠,身边的司机递过来一张纸,晃了晃,见我没动静便把车停靠在了路边。

    迷迷糊糊中的我,吓坏了,瞪着眼睛防备着下车走来的男人,“你干什么?”

    他依旧保持着礼貌的微笑,隔着窗户,我竟觉得他那份笑有些虚假,我向后挪移身子,一手摸空向后栽了过去。

    而他已经打开车门,我听见车锁被打开的声音,心已经揪到了嗓子眼儿,“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干嘛......”

    我吓得闭上眼睛,随时准备呼喊,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我也跟着叫了起来,“啊!”

    预想中的一切并没有发生,我慢慢睁开眼睛,只见欣长的身影向我扑来,我没有看清他的样子,但是条件反射下,我的小腿一抬,踢到一片柔软,紧接着在头顶响起一阵隐忍的闷哼声。

    “你是要踢死我?”

    在我不顾三七二十七挪到主驾驶位准备开车门逃跑的时候,总感觉踢中的那个身影有些熟悉,思来想去,我还是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得了,似乎闯了大事。

    他蹲在门框边,手捂着被我踢中的位置,时不时痛苦的磨蹭两下,然后哎呦一声。

    “郝...郝旭铭?”

    我不确定蹲着的人到底是谁,但看他的背影我在试探性的应征我的猜想。

    “干嘛!”

    当他咬着牙回答我,抬起头的时候,他一脸的哀怨,冷清的一张脸上终于有了些别的表情。

    “你...你没事吧?”我既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郝旭铭及时出现,难过的是我和他冤家路窄,怕他讨债。

    他低着头不说话,而我站他身边站了许久,也打量了他很久,长而密的睫毛微微抖动,在眼帘下映射一个小小的扇形阴影,看他痛苦我自责的说不出话,这种事不知该如何安慰,也没办法帮他一下。

    过了将近十几分钟,他才渐渐有了好的迹象,我连忙讨好的上去搀扶他的胳膊,像个点头哈腰的小厮,“郝旭铭,你没事吧?”

    他瞥我一眼,站起身子,但双腿还是加紧,微微弯曲,“拜你所赐,我很好。”

    “哎呀,我也是遇到紧急情况了嘛,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你刚刚及时出现,我就要,就要......”

    “就要什么?”

    后面的话我怎么也说不出口,毕竟人家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被郝旭铭打跑,连自己的车都不要,哪里还有侵犯一说。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不想让他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话锋一转,“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一号秘书:陆一伟〕〔阴间超市〕〔明天心理诊所〕〔闪开,迪迦开大了〕〔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快穿攻略:病娇BO〕〔丹武帝尊〕〔娇妻狠大牌:别闹〕〔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官场先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