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去红妆不做妃〕〔染指成夫:墨少的〕〔都市之全职天王〕〔直播之恐怖审判〕〔重生之最强女兵王〕〔数理王冠〕〔我在仙界种田〕〔草根女帝〕〔如絮飘飞〕〔绝代神主〕〔血染军魂〕〔篮坛指挥官〕〔不朽魔心〕〔九鼎惊神〕〔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撩个魔皇生崽崽〕〔大夏周天〕〔西游封印师〕〔重生学霸少妻:军〕〔年年安康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零四章 我们去民政局吧
    ,精彩小说免费!

    都柏林是爱尔兰的的一座城,被誉为“诗人的城市”。

    爱尔兰我还是有些熟悉的,经常听苏然给我念叨,她说结婚的时候要去爱尔兰办理,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爱尔兰结婚了就不允许离婚。

    我还问她,那实在要不想过了怎么办?苏然伸展手臂在脖子上划了一下,蛮有诗意的说道,“只有死亡才能让我们分开。”

    对爱情失望的我,突然觉得,爱尔兰的婚姻竟然这么痛苦而煎熬。

    常遇爵买了头等舱的票,头等舱里的人都是正装模样,除了西服还是西服,常遇爵也不例外。

    我有恐高症自然不敢从窗户往下看,但是我还就是喜欢坐有窗户的位置,不论在哪,常遇爵似乎知道我的心思,票买的是靠窗位置的,而他坐在我的旁边,他为我系好安全带,还为我拉起了小桌板。

    我轻抿着唇,心里一动,面上却尽量寡淡,“谢谢!”

    到了目的地,他全程拉着我的手,十指相扣的那种,生怕我走丢,路过的行人纷纷向我们驻足探望,心里美滋滋。

    我的目光始终落在十指相扣的手上,这种感觉像是谈恋爱的小情侣,你侬我侬。

    刚出机场我就闻见了一股酒香,淡淡的酒香,不同于国内的那种。

    “不是想去酒吧?这里的酒吧最出名,啤酒也是出了名的香。”他回头若无其事的看着我,眼底泛起的波澜在不经意间飘进我的心里,而我沉浸在他为什么知道我想去酒吧的这个问题里,无法自拔。

    他笑的别有深意,我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回答,指阿訇弱弱的点头,紧随他的步子上了一辆加长的林肯。

    他先上的车,而我紧随其后,他身边的座位还很宽敞,而我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坐在了角落,他瞥了我一眼,二话不说站起身紧挨着我坐下,小声说:“车上冷,挨近点儿暖和。”

    在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窗外的风景时,他一条胳膊忽然从脖颈后绕过,圈住了我的脖子,手不偏不倚的落在我的胸前。

    我募得一怔,整个身子都僵住,生怕他兽心大发,把我就地正法。

    我依旧看着窗外沿途的风景,心却不知跑到了哪里,他悠然转脸,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看,“你的嗓子好点了吗?”

    “好了。”

    早已经感觉不到了嗓子的干疼,但是被他这么一提醒,我倒有心的嚅动喉咙专门测试了一下,确实是不疼了。

    常遇爵突然身子前倾,胸前的那只手开始不安分的碰触我的柔软,他伸出另一只手时,我本能的往后仰,下意识的侧头看了前面开车的司机一眼。

    他似乎知道我在顾虑什么,身子靠在我的胸前,转头看着开车的司机,没好气的命令道,“把车子找个隐蔽的地方靠边停,你下车,离车一公里以外。”

    “是!”司机应答完,就打了转向灯,把车开进一片小树林里,开车门走了下去。

    顿时整个车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门刚发出声响,他下一秒就凑了过来,他的力量迫使我靠在他的臂弯里,整个上半身的力量全部施压在门上,顶的后背生疼。

    我不自觉的哀嚎了一声,“啊!”,簇起了眉头。

    他的身子明显一颤,幽深的眼睛迎着阳光泛着波澜,温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我的脸上,彻底扰乱了我的心跳。

    他向后挪移着身子,同时抱着我的身子一起向下滑,车的玻璃本来就不宽,而且贴了膜,从外面是看不到的,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他把胳膊垫在我的脖颈下,一只大手托着我的后脑勺,没给我挣扎的反应,狠狠的吻了下来。

    他霸道的吻瞬间贡献力量我的理智,我缓缓闭上眼,沉浸在他激烈的吻里,全身不自觉的烧烫。

    一吻终了,他松开了我的唇瓣,似乎意犹未尽,像小鸡啄米般,在我的唇上又留下了他的印记。

    他依附在我的耳边,“一会我们去民政局。”

    本是烧烫的全身,因为他一句话仿佛瞬间被一盆水倾头倒下,又犹如阴天的鸣雷将我毫不留情的贯穿。

    我忘记了挣扎,直到他放开我的身子打开车门,又重新坐在驾驶位上,我才明白原来他是在给我分手吻。

    他是常遇爵,他有放弃的资本,而我是姜妍,我什么都没有。

    车子一路开的平稳,偶尔的颠簸依旧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我躺在后排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睡梦中,我和他拿了离婚证,我哭的稀里哗啦,而他的怀里搂着白夭夭正笑的猖狂。

    “常遇爵,我祝你幸福。”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见了自己说梦话,也是第一次把自己哭醒,当我抹着泪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我坐在一个类似办公室的地方,而常遇爵搂着我的肩膀,正扬着嘴唇看着我。

    “谢谢你的祝福。”

    听到他回应,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从他身上弹起来,不停的咽着口水,整理衣衫和头发。

    而他就那么噙着笑,看着我。

    等我缓解了自己的尴尬余地,平复心情后,我面无表情的转过脸了身,“不是说去民政局吗?”

    他一挑眉,“这里就是啊。”

    我环顾四周,几乎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声音,“那走吧,我还拿着结婚证。”

    他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站起了身,与我擦边而过,打开门,走了出去。

    步子沉的像是灌了铅,我走到门口时,正好看见他坐在柜台前微笑着和柜员在交流什么,他一口流利的英语,很标准的那种,声音又有磁性,小柜员被迷的脸蛋发红。

    他忽然转头向我招了招手,“来。”

    这句我听懂了,同时小柜员也把目光投到了我的身上,向我露出个标准的笑容,那只出于礼貌。

    我低头看了看衣衫,确定很整齐后,我微笑着向他走了过去。

    常遇爵身边只有一个椅子,而且离他很近,我走到他身边就站在椅子旁边,弯腰趴在了柜台上。

    “你这个样子是在引人犯罪?爱尔兰可是个文明的国家,小心警察一会抓走你。”

    我连忙站直身子,抚平了大衣,瞪了常遇爵一眼,低头从包里拿出结婚证递给了小柜员,这里我一点都不想多待,赶快办完赶快离开,爱尔兰的风景很漂亮,或许我还能在这玩上一圈,散散心。

    小柜员从我手里接过两个小本,然后拿在手中翻看两眼,又放在了常遇爵面前,两人又是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的聊了起来。

    我依稀能听懂一点点,但是很吃力,索性直接拉过他身边的椅子,坐在了另一边,从包里掏出手机准备开机。

    “别开!”突然常遇爵从我手里一把夺了过去,装回了自己的兜里,实在是在公共场合,否则我一定不顾形象的开抢。

    没了手机的我坐在一边,四处看,正巧看到隔壁的柜架上有类似于游记那样的杂志,索性拿了一本,靠在椅背上,看看爱尔兰的风景。

    苏然和我说过,她最想来的地方就是爱尔兰,她说这里有最美的悬崖,自然形成的那种,我说以后有机会了我一定带她来看,或者给她带一块悬崖上的石头,留作纪念。

    我一直忘了她说的悬崖叫什么名字,总之名字很拗口,翻了几页杂志,我一看便看到那个悬崖的名字,莫赫。很文艺,有点像画家的那种名字,比如米开朗基罗,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很浪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娇妻狠大牌:别闹〕〔武神天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甜妻在上:老公,〕〔真理大帝〕〔传奇道士修仙传〕〔龙剑仙尊〕〔妖禁〕〔快穿之反派也是有〕〔佛系玄师的日常〕〔变成微风去想你〕〔重生1980之强国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