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梦里梦外花半开〕〔总裁霸爱:契约甜〕〔总裁,你家娘子又〕〔放开那个女巫〕〔摄政王请交心〕〔女帝的大内总管〕〔无上崛起〕〔快穿有毒:攻略BO〕〔女仙编号零九九〕〔天海城〕〔另衍芙蓉〕〔斗破苍穹之水君〕〔婚然心动:总裁鲜〕〔邪帝的御兽狂妃〕〔一把吉它镇天下〕〔异界重生之邪神系〕〔道系青梅[穿书]〕〔超神魔法师〕〔都市圣医针神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零三章 该还的我已经还完了
    ,精彩小说免费!

    血腥味顿时充斥在整个口腔,我皱起眉头,他的大手束缚在我的腰间,紧紧的不松手。

    “常遇爵,我们离婚吧,还有更好的人在等你,该还的我已经还完了。”

    我硬噎着胃里翻上来的恶心一字一句的说出手,嘴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我用力推开他的身子,他血淋淋的舌头耷拉在唇边,还在不停的往外流血,鲜红鲜红的血低在地板上,形成一朵朵的血花,妖艳至极。

    我有些愧疚,低着头始终不敢看他的脸,泪花不停的往外翻涌,他轻轻抚上我的脸颊,擦去挂在脸上的泪滴,说,“别哭了,收拾收拾,我带你出去。”

    他的轻描淡写差点让我忘了刚才在客厅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婆婆突然一脚踹开了门,我倒真想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他妈站在门口,“哐”的一声推开了门,而我和他还站在门后,如果不是常遇爵替我挡着,这一下子怕是要在脸上留了痕迹,但是这个门道也是不小,撞的常遇爵闷哼一声,脸色瞬间冷到极点,眉头紧簇。

    他妈以为门后的人是我,不顾形象的开始大喊,“委屈什么?我常家要离婚,也是你有资格提出来的?我常家收你个破罐子进门,算是抬举你姜家,在我家白吃白喝这么多年,连个种都没留下,就想白白的拍屁股走人?”

    刺耳的骂声已经回荡在整个房间呢,而我看着常遇爵越来越黑的脸,根本无心听她到底说了些什么,他离我仅仅几公分的距离,他的鼻息喷洒在我的脸上,空间太过狭隘,轻轻一动就有摩擦,无奈我只好乖乖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渐渐的,外面的骂声没了声响,而我的腰板开始刺痛,“嘶!”,我一皱眉头,他便问,“腰疼是吗?”

    我点了点头,他移开了身子,我瞬间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你妈应该还没走,可以的话,我们就去吧。”

    “去哪?”他面色平淡的看着我,坐在沙发上,从上衣口袋里摸索一阵,抽出了一只烟。

    我记得常遇爵从来不抽烟的,不,应该是在我面前不抽烟,所以,我一直以为他是不抽烟的,当看他拿出烟时,还是有些意外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的一举一动都不会再跟我有关系。

    我蹲在柜子边缘,拉开最底的小抽屉,在最深处的角落有一个红色的小盒子,双凤凰的刺绣,那是我出嫁时,专门送给自己的结婚礼物,里面有我和他的结婚证,也有他送给我的钻戒。

    这两个是我最宝贵的物件,我打开盒子,看着那个红本本上闪着光的钻戒,心中流过一阵酸楚,红色就要变绿色了吧。

    我安慰自己,好聚好散,再见不难,尽管我和他不可能再见面。

    “你的和我的都在这里,走吧。”

    我没想到我竟很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是我对这段婚姻已经淡然了吗?或许从上次写离婚协议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吧。

    我站在他面前,浓厚的烟草味从我面前飘过,我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咳...咳...咳......”

    他看了我一眼,便将手中的烟头掐掉,站起身从窗户弹了出去,他再次回到我面前时,从手中抽走了红本本,他翻开看了看,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我从没见过他这样笑,就算有也是对别人,而不是我,我收敛了目光,攥在手心里的婚戒咯的手很疼,可我还是仅仅的攥着。

    “你当真要和我去民政局?”他把结婚证合上后递给了我,我刚准备接,他又撤了回去,“你考虑清楚了?”

    他的声音没有跌宕起伏,而我从他的脸上也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我悻悻然的“嗯”了一声。

    我以为他会生气活着是开始皱眉表现出一副不悦的样子,以前都是这样的,但是这次他却是笑,“那好吧。”

    常遇爵的笑刺痛了我的双眼,原来和我离婚他是开心的,我跟在他身后,走出了房门。

    婆婆还气呼呼的坐在楼下,看见我走下来,又开始骂骂咧咧,“在我常家白痴白喝了这么些年,如今要解脱了说不定心里怎么高兴呢,装什么苦瓜脸。”

    我假装让自己没有听到她说话,毕竟到这个时候了,还和她生气,气坏身子,是我的。

    “我跟你们一起去!”似乎她骂得不解心头之恨,拿起包霸气的走在我们前面,身后跟着管家。

    一路上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像心痛又不像。

    常遇爵开着车,而我坐在他的正后方,婆婆坐在另一辆车上,从后视镜里我能清楚看到他的脸,此刻他是那么随意。

    我撇转了脑袋,默默的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着,“好聚好散,好聚好散......”

    车什么时候停下来的,我并不知情,只是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身侧的车门已经被打开,明明风已经暖了许多,但我觉得它比冬天的风还要刺骨,我不自觉的裹紧了胸前的衣服。

    民政局已经到了吗?

    我正准备抬腿下车,却发现我的脚根本没法落地,狭小的空间被他的一双大脚完完全全的占领。

    我突然不知该怎么做,把腿收回车里,十指不自然的纠缠在一起。

    “把你手机给我!”

    他不动声色的把手伸在我面前,而我盯着他那双手打量,沈噩梦时候常遇爵的手指上也有了薄薄的一层茧,我有些心疼,但一想到这是民政局门口,就从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放到了他的手上。

    不经意间碰触到了他的手心,他的手是温热的,让我贪恋的那种温度,我多想再停留那么几秒,只可惜,他拿住自己便把手收了回去,留给我的只有冰冷的空气。

    我尴尬的把手收回,放在腿上,低声问道,“那我手机做什么?”

    他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在屏幕上操作着什么,我以为他是要查我的手机,看我有没有勾搭小哥哥什么的,一度我还因为害怕他知道郝旭铭而担心,当他把手机黑屏递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

    我拿起手机,手机上还留有他的余温,我攥在手心,不舍得放下。

    “手机不要开机,我已经和苏然发了短信,她不会找你的,所以这几天都不用开机。”

    他说的话很奇怪,奇怪到我以为自己有了幻听,直到他“嘭”的一声关上车门,我才确定他确实是说了。

    他坐回车里,从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微微挑起了嘴角,拍了拍旁边的副驾驶,“来,坐这里。”

    温柔的声音让我心头一颤,我几乎是没过脑子的摇了摇头,随口拒绝,“不。”

    “不?”常遇爵低沉的声音环绕在逼仄的空间内,在他的注视下,我还是乖乖开了车门,下了车。

    下了车看到外面的场景我才知道,这里根本不是什么民政局,车流稀少的柏油路格外的宽敞,这座城有这种路的地方,只有机场,我瞬间想不通,常遇爵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我在车屁股的位置四处张望,并没有看到婆婆坐的那辆车,无数个问号在我脑海里回旋,迫使我打开车门,想明白他到底想做些什么。

    车厢内沉默了片刻,常遇爵先开了口,同时递给我一张机票,机票上写的是我的名字和信息,“上次我失约,这次补偿你。”

    我苦笑,手机捏着那张机票,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事,是好是坏,我也说不上来,只是机票上的目的地是都柏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阴间超市〕〔逆剑武神〕〔妖禁〕〔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