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之忍术系统〕〔唤神榜〕〔都市逍遥邪医〕〔超级农场主〕〔我有一只旅行青蛙〕〔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都市之极品仙官〕〔师父,抱小腿〕〔DC暴君〕〔绝境逃生〕〔开个诊所来修仙〕〔狂暴逆袭〕〔锦衣武皇〕〔总裁宠妻太霸道〕〔超级科技巨子〕〔至尊农女太嚣张〕〔九天仙缘〕〔最强农仙〕〔一胎双宝:总裁大〕〔天外历险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一百零一章 他的名字是不成门的禁忌
    ,精彩小说免费!

    张妈说我许诺她的事都她的命还要重要,虽然事还没办,但杨妈已经对我感谢到停不住嘴。

    我们从楼下谈到了楼上,当我神秘兮兮一关门的时候,杨妈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她麻溜的替我反锁门,“夫人,你去吧,我给你把门。”

    我脱去外套趴在地上,“杨妈,我需要用一下你的手机。”

    我打开手手电筒,钻进了床底,那么重要的东西我当然会藏的比较严实。

    可是当我灰头土脸找了一圈,愣是没找到,我就纳闷了,我记得平时就放在床角的小箱子里,怎么会就没有了呢?我不死心的又翻找了一遍,依旧是一无所获。

    我钻出脑袋,问道,“杨妈,你见我那个小工具箱了吗?”

    我记得杨妈是见过的,就在她刚来的时候我被禁足,就是顺着软梯爬下去的。

    杨妈想了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夫人,你别找了。那个小箱子在你上次跑出去之后先生就给拿走了,我以为先生和您说过,所以就没再开口。”

    常遇爵拿走了?

    忽然我想起来常遇爵在酒店里跟我说的话,说我还没离婚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找到了下家,不惜一切代价的和别人约会,原来他口中所指的不惜一切代价就是这个。

    我似乎很喜欢从窗户往下走,不仅刺激而且有一种胜利过后的成就感。

    在杨妈的吸引下,我还是走了大门。

    我知道徐老已经出了院,在路边拦了出租车,报了徐老的地址,可是走到半路,我忽然想起郝旭铭很有可能在徐老家里,临时变了卦,“师傅,麻烦你把车掉头,往花园路走。”

    “好嘞,去哪里。”

    去哪里?城市这么大我又认识几个人,想了半天还是觉得苏然是不二人选,而且我还要为苏然的人生大事把把关。

    我给苏然打电话,把地点定在了城郊的一个新开张的自助餐厅,苏然一听,立马回应我,说马上就到。

    “把你恋爱的那个小对象也叫上如何?”

    “他很忙,没时间。”

    苏然霸气回绝了我,看来苏然大抵是动了真感情。

    记得在学校的时候,阳春三月,阳光微微有了些温度,足球队的一个男生一米八几的个头,我站在他身边只到肩膀处,苏然也差不多,因为有足球队的比赛,他们训练,苏然傻不拉几的就为给人家送瓶水在足球场外站了三个多小时,最后递给人家水,只等到了一句谢谢。

    从那以后,在她没有确定是要在一起的人,她都不会告诉我有那么一个人,但是这次她却主动告诉我她恋爱了。

    我赶到的时候苏然已经在门口站着了,穿了一件焦糖色的大衣盖到脚踝,灰色间粉色的围巾变着花样挂在脖间,整个人显的嫩了不少,有些大学时期的影子。

    我悄悄绕到她背后,蒙住了她的眼睛,她连挣扎都没挣扎,冷静到不行,“姐姐,麻烦你下次出门的时候喷点香水盖一盖你的味道行吗?”

    我悻悻然的松开了手,从她屁股上狠狠拍了下,“臭丫头,让你带男朋友一起来,你还来高冷范,我伤心了。”

    她酸溜溜的搀上我的胳膊,开起撒娇模式:“你看你也能说话了,刚开始说话就要见我男朋友,不是关心我,我吃醋了嘛。”

    “哦?真的?”我打趣道,故意勾起她的下巴,“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让我见见我的情敌啊?”

    刚说完,小粉拳就落在身上,不痛不痒,“不正经!”她故作娇嗔,头发一甩独自向前走去。

    春天在我不经意的时候已经悄悄来临,还没来得及好好观赏一场大雪的时候,就已经迎来了春天的预告。

    街边的柳枝上冒出了小芽,很绿很绿,我一直以为只要春天要到,所有的树都会开始冒芽,但是我发现我面前的这株映山红就是例外。

    光秃秃的枝桠上,依旧一片灰白,凄凉的狠,如果不是商家把它摆在这里填了土,我倒真觉得它只是个枯树枝。

    苏然咬着吸管,下巴抵在杯沿,“咕噜咕噜”吸溜两声,吧唧一下嘴,一脸满足的样子盯着我看,“阿妍,你这失语症到底是怎么好的,得的莫名奇妙,走的也是莫名其妙。”

    “谁知道呢?我耸了耸肩膀,经过身边的服务生说了句,“我的咖啡帮我催下。谢谢!”

    说起失语症,我就想起了郝旭铭,是不是那天晚上没有遇到郝旭铭,我还是不能说话?

    我想郝旭铭想出了神,在苏然叫我好几声后,捏了我一下,我才反应回来,“啊?”怕她看出些什么,匆忙低下了头。

    “是不是......”她拐着调,屁股离凳子,凑了过来,“是不是有别的小哥哥帮你?你不敢告诉我?”

    她说中我的心思,我第一反应就是摇头,“不是,不是,没有,没有......”

    她坏坏的翘起嘴角,把一旁的果汁推到了我面前,“说说呗,我把我的果汁牺牲给你,你不用说太多,讲讲过程就行。”她还觉得自己很亏,眼睛盯着那半杯果汁就是不放。

    吸管已经被她打的不成模样,苏然就是爱这样,她说这样果汁喝的香。

    我嫌弃的瞟了她一眼,捏住吸管,扔到一边,重新拿了根新的,插进去,含进了嘴里,“也不算是小哥哥吧?他好像比我们小几岁。”

    “小几岁?呦,阿妍,你什么时候学会老牛吃小草了,快教教我,我也要吃!”

    在她一听到男人就控制不住音量的情况下,我明显感觉到邻近几桌投来的异样眼光,我连忙把手舞足蹈的苏然拽回到椅子上,捂住了她的嘴,“就不能小声点?什么老牛吃小草,哪有那回事!”

    她委屈巴巴的看着我,似乎我要再训她一声,就能掉下来泪珠子。

    眨巴眼睛是苏然对付我的杀手锏,不管什么时候,什么事,只要她苦着脸叫我一声名字,我就妥协了,这次也是一样,“好啦,我告诉你,但是你不能宣传听见没有。”

    她的脸比戏法的变脸还快,说变就变,连准备都省了,她激动的再次凑到我跟前,以极小的声音说:“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说的!”

    “郝旭铭你认识吗?”

    说完我就后悔,那丫的就跟个大喇叭似的,说开声音就开,“什么?郝旭铭?”

    郝旭铭的名字在这座城市里是一个传说,更是一个不成名的忌讳,好像是谁说了就会遭人报复一样,当苏然惊讶的喊出来的时候,我几乎是蹦起来捂住了她的嘴,把她按在桌子上,“嘘!!”

    然而,邻桌的人已经再次把目光投了过来,我连忙解释,“不是,不是,你们听错了,听错了,不是那个人的名字,不是。”

    我解释了很久,苏然已经被我在胳膊下压的开始哎呦的时候,那些异样的眼光才稍稍收了回去,我有一种要拿胶带粘住苏然嘴的感觉,只可惜这里没有胶带,不然我真的那么做了。

    “放开我,头要压扁了,压扁了!”她在我的胳膊下挣扎,趁我不注意在腰间捏了一把,痛的我差点跳脚,抬起胳膊,不停的倒吸凉气,“苏然,你真是够了。”

    她调皮的吐着舌头,没一副认错该有的姿态,但是从她的声音里我听出来,她确实意识到了,只不过是不好意思直说而已。

    “谁让你的消息太劲爆了嘛,我没忍住!”

    我把果汁又推回来她的面前,“喝你的果汁,没得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你是人间荒唐一场〕〔穿越晚清〕〔狼子野心〕〔重生之国师大人太〕〔快穿攻略:病娇BO〕〔一号秘书:陆一伟〕〔足球上帝。〕〔勾引情敌我是专业〕〔娇妻狠大牌:别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