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间商人〕〔逍遥兵王〕〔总裁大人,限量宠〕〔最强神级朋友圈〕〔我在万界当救世主〕〔神言录〕〔凰尊临世:帝君,〕〔辛夷传〕〔综漫—我的二次元〕〔一觉醒来成武神〕〔坏坏王爷狠狠吻〕〔狂武战尊〕〔妖帝撩人:逆天邪〕〔宝贝别逃:总裁大〕〔超级神武学〕〔植神的悠闲日常〕〔大完美主播〕〔乾老魔〕〔异界女神路〕〔太武真君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九十五章 我该怎么说出口
    ,精彩小说免费!

    姜深提起爸妈一筹莫展的样子,就让我心痛,如果可以我想知道爸妈改变的心结到底是什么,姜心的死只不过是个幌子。

    “阿深,社会险恶,要想立足就得凭自己的真本事,你以前那些花拳绣腿还是不要拿出来充数了,不然对你的以后会有影响。”

    我翻起本子给他看,姜深看完后说他懂,但是他在未来的成就上加了一个前提,就是想让常遇爵帮帮他,让他在常遇爵身边待几年好好学习这个社会的处事不惊。

    我就知道他突然到来还能知道我在医院就是有备,以前每次都是,这次当然不例外。

    看他不好意思的样子,我是倍感无力,和他软磨硬泡下去,我还是得答应,而且未来的弟媳妇在我们家也受了很大的委屈,同为女人我能理解她。

    我把常遇爵的手机号给了他,让他等我的通知,他拉着姗姗向我深深鞠了一躬欣喜离开。

    他们走后,我让杨妈关上了门,拒绝再有人来看望。

    杨妈端了杯水,插了根吸管递给我,“夫人,别想那么多了,我看小少爷还是很有上进心的,您和先生打个招呼,先生自然会多关照的。”

    姜深有上进心是我最开心的事情,然而和常遇爵如何开口说这件事,倒是成了难题。

    我从来没有插手过常遇爵公司任何一点事情,就连问都不问一声,有时偶尔听他说那么一两句也没当回事,我突然让他管姜深,他不会对姜深产生敌意,从心底排斥吗?

    毕竟常遇爵是一个很警惕,在商场上更冷漠无情的人。

    我想着如何开口这件事,想了很久,直到夜里十二点他回来的时候,我依旧在想,他轻悄悄的推门,我看了过去。

    黑夜里,他的身影被月光拉的欣长,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挡住了棱角分明的脸庞,灿若星辰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他嘴角若隐若无的那抹笑证明着他的心情不错。

    他现在心情好,我说那件事合适吗?心里像敲小鼓一般,“砰砰砰”直跳。

    “还没睡吗?”他很自觉把我的手握在手中,坐在板凳上,在我的手背上亲吻了一下。

    不知是不是外面的气温很低,他的唇凉凉的,却有些暖意。

    他见我不回答,接着说,“从我们结婚以来,我都没有带你出去玩过,趁这几天公司运转的还可以,我们一起出去吧,想去哪里你定,什么时候走你也定,好吗?”

    其实我很想出去走走,在这个城市待了好多年一直未曾离开,外面的世界什么样我充满了好奇,但是我竟违心的摇了摇头。

    他一蹙眉,“是不舒服吗?我们晚点去也可以的。”

    不想接受他突如其来的好,更不想猜测他为什么对我好,我从他手里抽回了手,翻转了身。

    房间里静谧的只有身后衣服摩擦的声音,我闭上眼睛,努力克制心中的胡思乱想,对于常遇爵越抱希望就会越失望,所以我宁愿现在这样一直失望着,也不愿再次尝试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突然,我只感觉背后钻进一丝凉意,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转而落进了一个炙热的怀抱中。

    他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脖间,痒痒的,他的手不安分的在我背后撩逗,所经之处都燃起一发不可收拾的烈火,我咬着下唇,要自己保持清醒,可惜他懂我的敏感处,我的思绪渐渐模糊起来,连呼吸都不自觉地开始紊乱。

    “阿妍,你说说话好吗?”

    他摩挲在我的耳边,我差点娇喘出了声,我捂着嘴巴,在他即将翻身而上的时候,我麻溜的滚了一圈,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蹲了身。

    冰凉的触觉一瞬间让我恢复了些意识,但是身上燃烧的欲火依旧没有减小的趋势。

    常遇爵没有放弃,起身蹲在我身边,伸出胳膊就要将我揽在怀中,我推了他一把,他一个重心不稳,向后跌倒,坐在地上,那一刻,他周身散发出骇人的冷意,我害怕躲在了窗帘后面。

    我害怕的心里直颤,祈祷他就此离开,可惜,他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阿妍,出来。”

    他冷冷的命令道,然而他的双脚已经出现在我的眼前,只有几分寸的距离。

    我把手伸出帘外摇了摇,又赶忙收了回来。

    “你出来,我保证不动你,我去把衣服穿上,我只想抱着你睡会儿而已,天晚了,我很累。”他的话语间竟让我感觉到一丝丝的寂寞与凄凉,我以为是天凉把我冻的有了错觉,看着常遇爵的脚离开我的视线,我才松了口气。

    我走出窗帘后面时,他已经穿上了裤子,连腰带都已经扣上,正在穿衬衣,我知道穿的规规矩矩,晚上睡觉会休息不好,但是他不穿又会对我动手动脚,索性不管他,我躺回床上,他背对着我侧身躺了过来,我向里侧挪了挪身子,腾出够他休息的地方。

    我和他就这样迷迷糊糊了一晚上,我不知道他睡着了没有,我只知道我迷迷糊糊中听到了他叫我的名字,和我说对不起。

    我和他之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而是两条人命,一条姜心的,一条我孩子的。

    清晨阳光微熹,常遇爵走的很早,我醒来时身边的床单已是冰凉,杨妈不知去了哪里,我伸了个懒腰,站在窗前正巧看到池塘边坐在轮椅上的徐老。

    我推开了窗子,空气凉凉的,轻轻抚摸着我的脸,我的发丝,顿时我全身的腰酸背痛都没了。

    然而我忘了我没有告诉徐老我住院的,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一脸严肃的在向我招手,看来不去是不行了。

    我换衣服的时候就找好了借口,只想要徐老不担心,我故作欢快的哼着曲调,嗓音有些沙哑,但勉强还是能听的,我双手揣在上衣兜里,走到徐老跟前时递给他一颗他最爱吃的槟榔。

    “丫头,你这是想让老头子我走的早点呀。”

    说着,徐老就伸手来拿槟榔,可惜他迟了一秒,他身后的那个男人直接拿起看都不看就扔进了一边的池塘,扑通一声溅起了水花。

    我的目光全落在了这个被不礼貌的男人身上,我虽然不说话,但是我用眼神告诉他我从心底鄙视他。

    他察觉到我的目光,只冷冷的扫了我一眼,便推着徐老往别的地方走去。

    槟榔是徐老最喜欢的东西,常常他画画的时候嘴里都会嚼着槟榔,他说吃槟榔有灵感,但是他吃的时间久了,渐渐一点刺激性的食物都不能沾,去医院检查被医生吓唬的半死,说他再这么吃下去舌头就要烂掉了,戒槟榔的时候,差点儿连画画都戒喽,不过还好改邪归正了。

    “哎,小郝,你怎么能把槟榔扔了呢?不吃丢着也是好的呀,还有等等你师姐,不能这么没礼貌。”

    “不等!”不礼貌的男人冷冷回了徐老一句,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

    徐老无奈,只能扭着头招呼我,“丫头,你跑两步,跑两步。”

    那个被徐老宠着的男人真的是让我很反感,我跑两步追上后,直接抢了徐老的车,推上就走。

    我低头时更好对上徐老那双眯着的眼睛,他说:“丫头,你还是当初那样的天不怕地不怕啊!”

    我疑惑的看着他,他撇着嘴一脸嫌弃的模样,指着身后的方向说道:“小郝,大名郝旭铭,郝文生的儿子,郝文生你知道吧?就是你家老头子的死对头,他家的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末世胶囊系统〕〔斗鱼之死亡主播〕〔逆剑武神〕〔君少心头宝,夫人〕〔将军的毛真好摸[星〕〔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特种兵王在山村〕〔穿成白莲花女配了〕〔重生之全能大亨〕〔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