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邪性BOSS,〕〔重生千金:禁欲总〕〔盛先生,有个恋爱〕〔进化之路〕〔炼蛊〕〔去西游死路一条〕〔军阀老公请入局〕〔极品战士之盗墓达〕〔美漫之BOSS入侵〕〔武人无敌〕〔废土女王〕〔乱宋之水浒风云〕〔我下边有人〕〔诸天时空行〕〔高维穿梭者〕〔都市最强战尊〕〔海贼王之天赋重置〕〔我开了一家黑店〕〔异界纵横之召唤英〕〔盛世嫡谋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九十二章 我们好好谈谈吧
    ,精彩小说免费!

    接连的几天常遇爵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家里,只要有我出现的地方他都会在,而他总会时不时的将我拉近怀里和我道歉,让我说话来原谅他。

    他也很是可笑,在医院明明知道我已经不能说话了,为什么还要要求我说话。

    我在喝水的时候,他从身后抱住了我,将我翻了个个儿,顶在墙上。

    这时我看见他那双幽深的眼睛里,已经布满了红血丝,眼眶下也有了眼袋和黑眼圈,仿佛一下老了许多。

    “姜妍你说句话行吗?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说一句话,也不理我,我是空气吗?为什么见到我像没有看到一样?”

    他的情绪有些激动,捏着我俩肩膀的手劲儿自然有些大,我吃痛倒吸一口凉气,皱起了眉头。

    常遇爵猛地想起了什么松开了手,满怀歉意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敛了目光,自顾自的握着水杯往嘴里送,丝毫没有因为他在而影响了我的身后。

    他以为我生气了,脸上的愧疚愈加浓烈,他说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很想再听听我说话,只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我不理他了。

    我听他说完,眼神的交流过后确定他没有要说的了,我便作势蹲下身准备从他的腋下钻过去。

    我刚蹲下身,他便随着我一起蹲了下来,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名片给了我,“这是大学那位画师的电话,以及他的家庭住址,你还是过几天你再去陪他,过两天我和你一起过去,我们去看望他,他最近住院了。”

    我听他说住院了,心里咯噔一声,但是不能表现出来,只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接过他递来的名片。

    名片上确实写的是老师的名字,家庭住址也没有错,前两天我还去看望他,他身体硬朗,怎么今天就到医院了呢?

    他看我愣神的样子,知道正中我下怀,补充道:“你这两天在家好好待着我就带你去,他在哪家医院只有我知道。”

    又是威胁,变着法的威胁,我把那名片往地上一丢,一脚踩上去,回了房间,拍上了门。

    为什么和常遇爵不论干什么都是一场交易,这场交易的最大受益人都是他。

    他没有来打扰我,或者跟我妥协,而我因为担心老师,在房间里坐立不安。

    出院时医生包了一大堆药给我,美曰其名是有利于我嗓子的恢复,我看着桌上整整齐齐的小药瓶,嘴里就传出一阵阵的苦味,越看药瓶越不爽,拿起垃圾桶,胳膊一搂,“噼里啪啦

    ,叮叮当当”的全进了垃圾桶。

    到傍晚的时候常遇爵敲响了我的房门,知道我不会回答,他自己推开门走了进来,顺手带上了门。

    我躺在床上,翻阅着手里的杂志,杂志是很久以前的一本,而我看的正是我和白夭夭在宴会上撕逼的那一回。

    “在看什么?这么入迷。”他靠近我,凑近一眼,脸色立马变了,明令禁止,“这本杂志扔了不准在看。”

    我的手晃荡在空中,因为没有杂志可转移视线的原因,我一直看着我空落落的那双手。

    “阿妍,我知道你不想和我说话,所以我说话你写字,点头或者摇头,我们好好聊聊好吗?”常遇爵清澈的眸子里噙着一种淡然的处世之道,嘴角的弧度绅士而又清朗。

    我觉得在他现在的模子上看到了他过去的影子,还未踏进社会时那有些青涩的影子。

    因为不确定他要跟我聊些什么,所以我在考虑到底有没有必要,或许这次谈完话都是一场不欢而散呢?

    常遇爵腰身挺拔,后背微微靠在椅背上,长腿交叠,一双修长而白皙的手搭在腿上,此刻正在等我的答复。

    我太想逃避了,但是这场即将到来的谈话又有种特别的魔力吸引着我,让我想要和他好好去谈一谈。

    我最终还是点了头,接过他递给我的本子和笔,那支笔是他一直在胸前佩戴的钢笔,似乎我还能摸索到上面姜心的名字。

    我的心莫名的痛了一下,但我还是一脸淡然的模样,手指移开有痕迹的位置,找了个舒服点的地方,攥起了笔。

    “姜心死的那天,最后你们见面的地点是在哪?”

    我没想到他和我好好谈谈是问姜心的问题,不过这一切我都看淡了,就算他是在为我沉冤昭雪,那我也不会再感动的痛哭流涕,更别说以身相许了。

    这只钢笔真的很好用,和纸的摩擦力很小,不用费多大力气,我就在纸上写了一个字,“家”。

    他凑近看看,然后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姜心有没有和你说她要去哪里?”

    我咬了咬下唇,沉默了一会才摇摇头,其实那天我也以为她出去是要找常遇爵。

    他眼底划过一丝暗淡,紧接着追问,“那姜心出去之前有没有和你发生争吵?”

    我以为他会追问我姜心那天开车出去车钥匙是谁给她的,毕竟那天下大雨,路很滑,刚考下来驾照的她还不是很会开车,她坠崖和她的开车技术脱离不了关系,而当时警察来勘察现场的时候,明确写到是驾车人可能错把刹车当成了油门,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姜心离开时决绝的身影在我脑海里回荡,我嘶喊着让她再也不要回来的声音像是魔咒一般在肆虐。

    我晃动着脑袋,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脑壳里像有无数只蜜蜂在用蜂刺扎着我,痛的我忍不住想一拳一拳砸在头上。

    常遇爵看出了我的异样,我不知道他此刻是怎么想的,竟走到我身边将我揽入了怀中,“不想了,不想了,我们不想了。”

    他的怀抱熟悉而又陌生,我仿佛站在姜心死去的悬崖边上,身子漂浮,我害怕极了,一把抱住他紧紧的抱住。

    “啊!”我想说姜心不会因为我的一句气话而想不开的,不会的,但是现在我连为自己反驳的机会都失去了。

    我躲在常遇爵的怀里止不住的颤抖,直到眼前一黑,我昏厥了过去。

    再醒来时,依稀感觉到有人握住了我的手,而我也下意识的握住了他。

    他的手很暖,掌心的温度让我觉得熟悉,包括他握着我手的方式虎口紧紧的卡在一起,将我整只手都包裹在他的掌心,指腹在我的手臂上有意无意的磨蹭着,仿佛是在临摹我肌肤的纹路。

    我刚要睁开眼睛,一个黑影向我压来,浑厚的唇瓣熟悉的温度在我的嘴边留恋。

    我知道是常遇爵。

    他的吻没有了以往的霸道,转而是温柔细腻的,或许是我的心还在为他跳动,我本能的抬起下巴去迎合他,嘴唇微张,放任他的舌头在我的口中尽情搅拌。

    在交错的呼吸中他渐渐加深了这个吻,而我要呼吸不上来,开始躲避他这个吻,我挣扎着推搡着他的半边身子,他却束缚住我的头,在我的嘴里撩逗我的小舌。

    “啊...a......”

    嘶哑的声音传递在我和他之间,他感受到我的痛苦,恋恋不舍的松开我的小舌,他吸允着我的唇瓣,低声呢喃着,“阿妍,以前对不起。”

    他坐起身时,已经恢复了正常,我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刚刚和我亲吻,和我低声细语的人到底是谁。

    “徐老就在隔壁楼道的监护室里,我和他身边的人已经打过招呼了,你可以随时过去看他,但是你不能去的时间太长,为你着想更是为他着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末世胶囊系统〕〔斗鱼之死亡主播〕〔逆剑武神〕〔君少心头宝,夫人〕〔将军的毛真好摸[星〕〔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特种兵王在山村〕〔重生之全能大亨〕〔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我只想蹭个热度[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