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日赘婿〕〔不败天骄〕〔在娱乐圈的边缘疯〕〔强取豪夺:二少,〕〔仙界带头大哥〕〔神级影视大穿越〕〔星际金仙帝国〕〔美女总裁的纨绔保〕〔圣印至尊〕〔腹黑邪妃,太子绝〕〔重返洛丹伦〕〔迷宫障,暴君的女〕〔道士玩网游〕〔都市阴阳炼魂师〕〔崛起废土〕〔无上崛起〕〔花都公子杀手〕〔岭南宗师〕〔农女要翻身:四叔〕〔邪心佛相圣魔道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九十章 我再也不会说话了
    ,精彩小说免费!

    他抚摸着我的小脸,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一头长发不知何时已经变成短发,头上包裹着一圈白纱布,白纱布上沾着点红色的血迹。

    白夭夭听着常遇爵对我的关心,醋意大发,假装为我很伤心的模样,吸了吸鼻子,嗲着嗓子开口,“遇爵,你不要压着姐姐,姐姐刚醒,怕是还没恢复意识呢。”

    常遇爵很听话的移开了双手,揽住白夭夭的腰肢,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我的心口一阵刺痛,痛得我想立马让他们消失在眼前。

    “你们走。”我嚅动嘴唇,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只感觉喉咙被火烧过一般,似乎还有一股焦灼的味道。

    我捏了捏嗓子,咳嗽两声,听起来嗓子确实是哑了,像被砂纸蹂躏过,更像街边敲破的锣。

    “你。”我试着开口说话,可是除了发出一些噪音外,听不出一个字的韵声,我赶紧闭上了嘴,不可置信的瞪着常遇爵。

    我不会说话!

    “阿妍,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是嗓子不舒服吗?他推开身上的白夭夭,按下病床上的铃,“叮叮咚咚”,很是悦耳。

    医生来的很快,几乎是响到第三声的时候,医生就小跑着进来,恭恭敬敬的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向常遇爵鞠了一躬,“常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

    常遇爵指了指我,“你检查一下夫人的口腔怎么回事,她很难受。”

    医生走到我面前,从胸前的兜里拿出两把冒着寒光的钳子晃动,我下意识的往回缩身子,晃脑袋。

    “常先生,夫人好像不想检查。”

    医生看出了我的意思,回头请示常遇爵。

    常遇爵走到我身边,抚摸我的额头,他声音很轻,像春天吹拂的微风,沁人心脾,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这么温柔的对我说话,也是第一次这么觉得他的声音竟然可以这么好听。

    “阿妍,不要怕,我在,我们就让医生检查一下就好了,不会弄疼你的。”他小心翼翼的把我的头捧在手中,有些粗糙的手指在我的唇边摩挲,轻轻一用力,我竟很听话的张开了嘴,他特意蒙住我的眼睛不让我看。

    我有些失神,沉浸在常遇爵的温柔乡中,可是一闭眼,冰凉的器械在我口腔里搅动的感觉瞬间就想起了我流产那天,同样冰冷的器械在我的身体里将我和孩子分离时的痛,那种痛终身难忘。

    我一口咬住钳子,吓得医生连忙松口,试着拔两下,硬是没拔出来。

    “常先生,您看......”

    当常遇爵要触碰到那钳子的一瞬间,我松了口,用力推了常遇爵一把,开始嘶喊。

    我的声音像极了指甲在黑板上磨过的声音,刺耳难听。

    我想让他们都出去,往事的种种已经让我不再奢望常遇爵的温柔,我怕他的温柔接下来的是无休止的折磨与痛苦。

    “阿妍,你怎么了?”

    他捂着耳朵皱着眉头,一脸的疑惑。

    而我不加理会,嘶喊的更用力,甚至喊得脸都在涨红,他是被白夭夭拽出去的,白夭夭说我不喜欢被被人扰清净,心里还有恨。

    我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始终不相信我已经不能开口说话,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突然想起电视上,扇自己一巴掌,或者受点刺激就又能说话,毕竟我不就是从楼上跳下去以后不能说话的吗?

    可是我错了,当一侧的脸高高肿起,头发被绳子缠绕挂在门框上受疼,我依旧没有说出一句话。

    我瘫坐在地上,像只没有生气的木偶,听见门响就用力的拍上门,不管是谁,也不管后果怎么样,死我都经历了,还有什么比死更可怕的呢?

    “阿妍,你在不在,我是苏然啊。”

    当苏然在门外叫我名字的时候,我只是在她开门的时候没有拍上去,而是等她进了屋子后才关上的门。

    她刚见我眼睛就是红的,大概是听了常遇爵说我的遭遇,她心疼了。

    苏然蹲在我身边,心疼的抚摸着我的小脸,她说:“你怎么会想不开去跳楼,不是还有我呢吗?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的,阿妍,你不跟我说什么事都自己承受着,你到底是有多大的心能独自承受。”

    我很心疼苏然,我多想告诉她,我不是有意要跳楼的,而是白夭夭搞得鬼,要她替我做主,可是我说不了话。

    我只能眨巴眼睛,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可是气昏头的苏然只顾着抱着我,没多大会,我的后背上就湿了大片。

    苏然,你不用担心我的,其实我早晚都要离去的,现在离去只是有些遗憾,就像老师说的那样,我这辈子什么都没干,只为了常遇爵转了前半生,后半生就结束了,这辈子在一棵树上吊死了。

    我被泪水模糊了眼眶,委屈一瞬间爆发,淹没心脏。

    我后悔了,如果从我后悔的日期开始算,不是姜心死的那天,也不是我遇见常遇爵的那天,而是我来世界上的那天,一切得根源都来源于最原始,如果没有那一天又怎么会遇见常遇爵,怎么会出现在常遇爵的床上而姜心同一时间发生车祸。

    苏然搀扶着我,她自己却还在不停的哽咽,我躺倒床上时,她悄悄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本,一支笔以及一本书,“我知道你不能说话了,有什么话你就写这个本上,如果实在懒得写那就用画的,总之别让自己受了委屈。”

    她替我放在枕边,拿枕巾盖住,现在的我就是弱势群体,就算被人欺负了也说不出来,到时候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吧。

    苏然陪了我很久,天快黑的时候,我拿起笔,在本上写到:

    天黑了,你赶快回家吧,我一个人在医院可以的,杨妈或许收拾好了就可以过来照顾我了。

    她笑着摇了摇头,从我手里拿过笔同样在本上写到:

    我今晚留下来陪你,没人懂你我可以懂你,既然那你不能说话了,那我就陪着你一起写字,正好练练字,修身养性。

    她写完还不忘在最后画一个调皮的笑脸,那笑脸和她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田园蜜宠:神医撩〕〔佛系玄师的日常〕〔余夏墨白,许你一〕〔鬼王的退休生活〕〔酋长压力大〕〔农女珍珠的悠闲生〕〔总裁的独家绯闻女〕〔扔了妹妹所有耽美〕〔娇妻狠大牌:别闹〕〔一夜惊喜:萌宝寻〕〔春野小村医〕〔宠婚无限:冷少,〕〔君少心头宝,夫人〕〔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逆剑武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