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小农民〕〔帝师夫妇日常〕〔绝世神通〕〔终极小村医〕〔洪荒之云中子传奇〕〔军婚如火〕〔杀生扬善录〕〔大宋好相公〕〔恶魔就在身边〕〔都市桃色医仙〕〔至尊兵王〕〔宇宙霸业〕〔变身荒野女主播〕〔次元马甲系统〕〔花式撩妻,总裁的〕〔死神少女:灵异怪〕〔透视龙魂在都市〕〔海贼王之草帽副船〕〔兰昕穿越赛尔号〕〔重生之清爽人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八十四章 做爱滚出去做
    ,精彩小说免费!

    爱情不是相互的,有些人即使你对他情深似海,也会被他熬的海枯石烂。

    海枯石烂被当作爱情的宣言,也不为过。

    不爱就是不爱,把折磨或者报复当作爱,那只会让两个人更痛苦而已,而常遇爵玩的乐此不疲。

    我在房间里待了一天,垃圾桶的废纸已经堆成山,什么也做不下去的我,只想拿着水杯喝水再喝水。

    杨妈敲了几次门,我没有一次回应,当我不耐烦的撕去仅剩的一张画纸时,杨妈又来敲门,这次敲门的频率有些急促。

    我拧开锁,皱着眉头,“我说了我什么也不吃,一直敲门是干什么?”

    杨妈指了指门外,踮脚尖凑近我耳边悄悄说:“先生带那个恶毒的女人回来了,我们要开门吗?”

    常遇爵带白夭夭回来了吗?果真是“情深”啊!

    在他心里只要是他爱的人,不管犯什么错误都可以被原谅,唯独不爱的我,没有错也不可以被放过!

    瞬间感觉身心疲惫,我摆了摆手,“随意他们!”

    杨妈心疼的看着我,又很无奈,在我眼皮下,叹了一口气,“咔嚓”开了门。

    已经死心了不是吗?还有什么好痛的,知道差距就好。

    我转身再次关上了门,从床底拿出厚厚一摞画纸摆在桌子上,随意抽出一张固定在画架上,画笔沾满涂料,却始终下不去那一笔。

    心里乱的像一团麻,无数个为什么在心里纷扰,扰的我要发狂。

    突然,一声来自女人的浪叫传入耳畔,我像被电突然击了一下,大脑突然停止了运作。

    机械的拿起颜料盘拐进浴室,胡乱的扔进装满水的盆子,盆里的水渐渐被颜料吞噬,不一会儿就变成了黑色。

    我端起那盆水,打开门,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顿时更清晰。

    白夭夭衣衫不整的跨坐在常遇爵身上,正上下起伏,常遇爵肆无忌惮的握着她莹软的腰肢,仰着头在她的脖间亲吻。

    这一幕我再熟悉不过,同一个地方,同样的人,同样的姿势。

    白夭夭似乎看到了我,似有似无的眼神朝我瞟了一眼,又附在常遇爵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她叫的更大声了。

    “要做滚出去做!”我大吼一声,紧接着将那盆水从楼上泼下。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下的落汤鸡,白夭夭尖叫着,“噌”的一声跪起了身,常遇爵涌动在她身体的那根巨大也瞬间脱落。

    白夭夭不明所以,擦了一把脸,随即大骂,“姜妍,你作死是不是!”

    常遇爵的脸色瞬间铁青,捏住白夭夭的腰肢,命令道:“继续!”

    白夭夭委屈的眨巴眼睛,“遇爵,你看楼上那个女人......”

    常遇爵没有一丝怜惜,一双大手从她的腰间移到后脖颈,用力向他的跨间按,训斥道:“看她做什么!继续!”

    白夭夭不敢有怠慢,只好悄悄瞪我一眼,蹲下身,握住他的那根巨大一口含了下去。

    看着面前的活春宫,胃里瞬间翻江倒海,我蹲在栏杆上,捂着胸口,往外干呕。

    “很恶心?嗯?”常遇爵什么时候站在我面前的,我全然不知,只知道头皮突然刺痛,逼迫着我抬起头。

    常遇爵高高在上的盯着我,手握拳头,而白夭夭像头母狼似的拽着我的头发,眼里的厌恶显露无疑。

    “松!开!我!”我一字一句,吓的白夭夭立马松开手,躲在常遇爵身后撒娇。

    我见不得她这副模样,恨不得将她那张虚伪的面具狠狠撕碎,让常遇爵看看,他既然不相信纸上的东西,那亲眼所见的还有不信之理?

    常遇爵见我站起身,故作亲昵的揽住白夭夭的腰肢,偏头在她的耳边说道:“别怕,有我在。”

    我知道他这次是故意激怒我,戏耍我,我甚至怀疑他有没有受虐的怪癖,看我伤心难过他就会很开心。

    为了不让他得逞,我大步走到门后,拿起那块已经有些破碎的画板,向他们狠狠的砸去,“滚!赶快滚!”

    不出意料,常遇爵抱着白夭夭向后退了好几步,而白夭夭因为闪躲不及,画板的角砸在了她的脚面上。

    “啊!”杀猪般的嘶喊在楼道里响起,只见她捂着脚直跳,眼里的花在眼眶打转。

    我以为常遇爵会马上抱着白夭夭冲医院,可是他愣是站在看白夭夭疼了很久才弯腰抱起,而在此期间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我的身上。

    我不知道他想看出些什么,总之他的眼神让我有些想要把自己包裹起来。

    常遇爵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天空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这是今年第一场雨,很冷,但却不像冬天那般刺骨的冷。

    “滴...滴...滴......”

    桌子上的日历表在闪着红灯,像是在报警。

    我拖着疲乏的身子,光着脚丫踩在地板上,按下日历后的按钮,那红灯也就熄灭了。

    “这么快就到了啊。”

    今天是姜心的忌日,所以我特地定了闹钟,每年的今天它都会响一次。

    我没有拿伞,也没有叫车,而是沿着这条公路漫步行走着,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去年她的那次祭日,常遇爵抓着我的头发在她坟前磕头谢罪。

    雨势越下越大,柏油路也渐渐淡出了我的视线,我在山野的土坡上穿梭,这是条近道,只要一路顺着走下去,就是姜心躺的地方。

    这条路只有我知道。

    身上的衣服被淋湿,山坡上一棵棵高大的树木在风吹雨打中簌簌作响,我抱着胳膊闷头往前走。

    随着视野越来越开阔,那座派气而复古的墓碑映入眼帘,墓碑前干干净净没有一束花,看来常遇爵还没有来过。

    我从怀里掏出那束绿色的小雏菊,整理好枝叶,弯腰蹲身放在了她墓碑前。

    墓碑上的姜心笑的依旧那么灿烂,只是脸色有些发白。

    我坐在她墓碑边,靠了上去,似乎我靠的不是冰凉的石头,而是姜心的肩膀。

    “姐,我来看你了。你过的还好吗?我过的很好,常遇爵虽然娶了我,但是他爱的依旧是你,他还特地找了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女人陪着他,我没问过他是否觉得对不起你,我只知道常遇爵他只是把那女人当成你的替身。”

    雨水击打地面的声音,混响着大自然最原始的嘈杂,偶尔路过的脚步声都会在我面前停顿,然后又响起。

    在这些人的眼里,他们肯定认为我是看不开,或者是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

    “姐,自从你来家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把你当亲生姐姐看待,那时还没有姜深,爸妈说我们长得很像,像双胞胎,实际你比我大两岁,后来慢慢的,我也认为我和你就是双胞胎,还记得那年我们遇绑架,罪犯错把你认成了我,在你腹上桶了一刀,你在医院躺了好久。”

    那年的画面还在我的脑海中盘旋,我记得那罪犯的面目可憎,更记得姜心那绝望的眼神,我也以为姜心会熬不过那一晚,但是坚强的她还是醒了。

    “姐,你恨不恨我?他们都恨我,说我把你无休止往鬼门关送,最终还是把你送了进去。你说你喜欢常遇爵,同我要了一支白玫瑰,便离开了,你知道我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我吃醋,在你离开家的时候让你再也不要回来,你还真的没有回来。”

    花瓣散落了一地,留在悬崖边的除了姜心的一只鞋,就再也没有了别的什么,我忍着下体撕裂的痛在悬崖边徘徊了好久,直到救援队来,我想跟他们一起下去,可是常遇爵像疯了一般,让司机将我捆绑,带回了他的住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穿越晚清〕〔一号秘书:陆一伟〕〔你是人间荒唐一场〕〔足球上帝。〕〔官场之风起云涌〕〔狼子野心〕〔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国师大人太〕〔韩娱之寻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