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老公,来试婚〕〔王牌特种兵的花花〕〔二次元之一条咸鱼〕〔重生:三皇子的漫〕〔相爷萌宠:夫人,〕〔命里缺你:总裁的〕〔先欢后爱:腹黑总〕〔超级附身系统〕〔主神大道〕〔一世唐人〕〔风是叶的涟漪〕〔真理大帝〕〔诡三国〕〔进击在名侦探柯南〕〔梦入红楼〕〔重生安安逆袭记〕〔圣魔仙传〕〔贴身男秘〕〔超级帝尊〕〔神奇宝贝神宠训练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七十五章 我喜欢怎样就怎样
    ,精彩小说免费!

    和苏然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过的特别快,听说常遇爵发善心为了改了画室,特地去家里转了一圈,感叹半天,在常遇爵回来之前便匆匆离开。

    顿时这诺大的房子里,除了我和佣人,便只剩几个孤零零的石膏像,大半夜起来下楼,还真容易被那几个下个半死。

    管家很贴心,晚上睡觉时,就会把那几个用布盖住,早晨起来时再掀开,不会耽误我画画。

    我一如既往的坐在画板前,刚调好色板,还没来的及动笔,便听见传来一阵门铃响。

    作画向来喜清净的我,还是起身去开门,这来人我已经想到是谁了。

    “嘎吱”门应声而开,而白夭夭气势汹汹的就冲了进来,看见屋里的场景,更是气的嘴唇发白。

    “姜妍,你这个女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遇爵那么长时间都在不回去看我!”

    她咆哮,眼珠子瞪的溜圆,恨不得吃人的那种。

    这是我的地盘怎么会任由她在此撒野,“啪”一声关上了大门,然后开始掰手指,“嘎嘣嘎嘣”的响个不停。

    她向后退缩着,“你...你想干什么?我可要喊人了。”

    “喊人?”我装木作样的向她继续走去,“白夭夭,你喊喊试试,这门除了我和常遇爵,还真没有别的人再有钥匙了。”

    她惊恐的睁大眼睛,退缩到沙发边,左顾右盼,试图找反击的工具,“姜妍,你...你不要得瑟,我出了什么事,遇爵是不会饶了你的。”

    我一挑眉,“哦?是吗?”

    她也没底气,但还是强装着,“是...是啊!”

    我嘿嘿一笑,“我说我会揍你了吗?”说着,趁她不注意拳头就已经落到了她眼前。

    “啊!”她吓得一声尖叫,捂住了脸。

    看她吃贬,心里说不出的痛快,我坐回画板前,无视她的存在。

    等她反应过来自己被戏耍时,怒气冲冲,随手从沙发上拿了个抱枕,向我砸来,“姜妍,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你说,你说啊!”

    那抱枕不偏不倚的砸在我的画板上,画笔从纸上划过,好不容易即将完工的一幅画,就这么白白糟蹋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正巧那抱枕落在我的手里,我二话不说直接拿起那抱枕砸向她脑袋,大斥一句,“你自己什么样子,你心里没点数?以前不是挺有本事勾搭,现在这是怎么了,男人跑了就来找我问话,你见你的男人在我这了吗?”

    头发凌乱无序,有的粘在脸上,有的进了嘴里,而她还在整理着头发,哭哭啼啼,很是烦人。

    我不想与她争吵,更不与她动手,从她身边蹭过,我打开大门,“白夭夭,立马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想让我走?这里是我的,是我白夭夭的,要走也是你走,你走才对,常遇爵是我的,所以他的一切都是我的。”她张狂大笑,双手插在胸前,自以为是女主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晃荡。

    我不想和这女人多说一句话,既然是来找常遇爵的,那就让常遇爵来解决吧。

    我一把抓起座机,拨了号码,响了好几声才传来常遇爵的声音。

    “你亲爱的小三来向我宣示主权了,说这房子是她的,你说是我走,还是她走!”我直接把话说死,如果常遇爵让我走,我会毫不犹豫的收拾东西立马走。

    半晌,常遇爵才缓缓开口,“你让白夭夭接电话,我这有事走不开。”

    白夭夭知道我在给常遇爵打电话,那一双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我,当我放下电话,看她一眼后,她屁颠屁颠的走过来接电话,一脸的谄媚,娇嗲的声音,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遇爵啊,我好久都没有见你了,你也不回家来看看我,我很想你,没办法才来这里的嘛。”说着,她开始带着哭腔,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说哭就哭,那泪珠顺着眼角就往下流。

    不知两人究竟说了个什么内容,白夭夭问了一句话,却让我不得不听下去。

    “遇爵,你是不是喜欢上姜妍了。”

    她也是犹豫了很久才说,大抵是憋不住了吧。

    电话那里应该是没有回话,她对着电话不停的问,“遇爵,你回答我,回答我好不好?.......”

    我嗤笑一声,笑她的不自量力,常遇爵身边的女人虽然不多,但是最忌讳女人去替他做主或者过问事情。

    果不其然,我依稀听到常遇爵训斥白夭夭,“你还记得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吗?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来过问?”

    白夭夭哭的泣不成声,蹲在地上,捂着脑袋,不停的抽噎。

    看她这样哭,我就好像看到以前我恳求常遇爵时候的样子,懦弱而无能。

    突然,她对着电话开始咆哮,“你,是不是忘了姜心的死,是姜妍造成的啊,你怎么能忘了”

    理智是很管用的一个东西,面对她不过分的取闹,我都还是有些理智的,但是她说什么不好,非要戳我的痛处,不管她有没有打电话,我几步迈到她面前,一巴掌扇了过去。

    “白夭夭,我看你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这是也轮的到你管?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像个歇斯底里的疯子,揪着她额前的一缕长发,左甩右甩。

    她痛的直叫唤,细长的指甲掐着我的手指,掐的生疼,没几下就流了血。

    我想电话那边的常遇爵听见这样的喊叫作何感想,还会认为她的小三是柔弱的只会哭哭啼啼解决事情的弱女子了吗?

    我厌恶的送开她的长发,手里残留了一大把,有的是连根拔起。

    白夭夭将头发绑在身后,红肿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样子是要鱼死网破,我气急,冲着电话说道:“白夭夭,还记得在山庄的那天吗?我顺着楼梯往下滚,但是我真的是傻到要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去滚?而你......”

    她慌了,没想着和常遇爵告别,便挂断了电话,紧紧的捂着打电话,笑道,“姜妍,你继续说啊,怎么不说了,你看遇爵还能听见你胡搅蛮缠吗?”

    “我胡搅蛮缠?”心口的怒气腾腾的往上涌,真想拿起画板向她砸去,失去儿子的痛依稀可以感受的到,我捂着小腹,攥紧了衣衫,额头密密的细汗滑入衣衫。

    “白夭夭,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否则,今天你别想着常遇爵能把你带回去,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也走不了。”

    此时,大门口的位置发出声响,透进了一丝光亮,我以为是常遇爵,心里没底的抖了几下,但看到斜射进的影子断定,这不是常遇爵。

    我冷冷的说了句,“谁!连敲门都不会?”

    只见那身影一颤,又退了出去,一会门口传来一阵颤颤巍巍的声音,“夫人对不起,我是新来的,姓杨,来代替张妈服侍您的,先生刚给了我钥匙,我以为家里没有人的。”

    没想到常遇爵动作还挺快,我咳嗽一声,“你进来吧。”

    正巧让别人瞧瞧白夭夭的模样,认清她的嘴脸。

    杨妈出现在门口时,我竟有莫名的亲切感,个子不算高,皮肤黝黑,两只眼睛漆黑漆黑,炯炯有神。

    不知为何,小腹痛的厉害,我趴在沙发上,“杨妈,去给我先倒杯水。”

    杨妈轻车熟路的找到厨房,看来之前做足了功课。

    我嗤笑白夭夭,从她此刻的眼神里,我看到的除了妒忌,便还是嫉妒,不屑的说道:“白夭夭,你最大的败笔就是你的那张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穿越晚清〕〔一号秘书:陆一伟〕〔足球上帝。〕〔你是人间荒唐一场〕〔官场之风起云涌〕〔狼子野心〕〔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国师大人太〕〔韩娱之寻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