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我和大圣是兄弟〕〔总裁老公宠坏你〕〔超级无敌战舰〕〔都市极品神龙〕〔逍扇仙〕〔无限婚契,枕上总〕〔重生之我要回农村〕〔官道巅峰〕〔最强的宗主〕〔护灵人之医道无边〕〔隐婚到底,总裁套〕〔日月同辉〕〔极品朋友圈〕〔唐门毒宗〕〔抗战之广陵密码〕〔女领导的贴身男秘〕〔九零军婚有点甜〕〔都市全能至尊〕〔仙道隐名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六十九章 你就这么急着离开我?
    ,精彩小说免费!

    他摁着我的后脑勺堵住了我的唇,另一只冰凉大手游走在我的胸前,他的唇齿在我嘴唇上啃咬,刺激着浑身上下的每一处细胞。

    “姜妍,你就这么急着离开我?”

    他厮磨在我的耳边,温热的舌尖滑过我的耳廓,我刚想要说什么,便再次被他霸道的吻堵住。

    随着他闷哼的声音越来越大,而我也渐渐放弃了挣扎,沉浸在他的高超技术里。

    突然,他将我从楼上扔下的场面在脑海里像放电影一般快速闪过,我猛的睁开眼,一下没了感觉,瞬间清醒许多。

    身上的男人并没有察觉到我的异常,而我胸前一凉,身上的衣服已是粉碎。

    以前我贪恋着他的吻,现在他的吻就像是毒药,让我敬而远之。

    我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呼吸在加快,而磨拭在腿间的那根硬物,似乎也要挣脱束缚,破洞而出。

    在他要进一步动作时,我一口咬住了他游离在我口中的舌,他吃痛,拧起了眉头,怒视着我。

    眼睛里的火苗已燃烧成成熊熊烈火,血腥味在空中蔓延开来。

    我一惊,急忙松开他的舌头,用力将他推开身,蹲在地上,一阵咳嗽。

    “姜妍,胆子越来越大了。”

    他说话不是很清楚,身上的气势却不减半分。

    我捂着胸前的春光,小碎步移到窗边,拽起窗帘挡在身前,冰凉的地板散发着凉意,我的脚冰凉。

    我警惕的看着他,将身前的窗帘拽的死死,随着他的步步紧逼,我已完全埋没在窗帘后面。

    “常遇爵,我们离婚吧,这样折磨对你对我都是种煎熬,我受够了不想要了。”

    窗帘被他一下拽着,而我想逃,却落进他的怀抱,被拦腰抱起,双手束缚在怀中,身下的裤子被他弯腰扯下,被迫承受着他的欲望。

    他将我放在办公桌上,办公桌的另一边就是硕大的落地窗,从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场景,而楼下只要向上看,就能看到赤身裸体的我。

    他像只嗜血的猛兽,急不可耐的褪去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件遮羞裤勉强遮挡他的庞然大物。

    我的脚踝被他攥在手里,用力一扯,我被摩擦着桌面拖到了他的身前,他的庞然大物就在我的身前,甚至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炽热。

    “不,不可以.......”

    我哀求着,身下不敢动一分,害怕他的一个不留情,将我贯穿。

    我多希望这个时候来个人,将我从地狱的边缘拉回。

    我祈祷着,嘴上不停的念叨着,“不,不可以.......”

    突然,他将我双腿架在肩上,褪去遮羞布的庞然大物在我的腿间摩擦,摇晃.......

    我咬紧了牙,双手掐着他的肩膀,害怕承受即将而来的腥风血雨。

    “常遇爵,停下,停下好不好?”

    我带着哭腔,将指甲嵌入他的皮肉,希望能唤醒他的理智。

    可是,他根本没听见我说了什么,在我觉得我即将完蛋,身下传来一丝痛楚时,门口响起了很重的敲门声,连着三声。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常遇爵有人在叫你,有人在叫你!”

    我害怕他再深入一分,故意提高音量提醒着他。

    他恶狠狠的瞪着我,突然,用力一顶,顿时将我贯穿到底,用全身抽出,丢下我的双腿,转身进内室,穿起了衣服。

    我躺在办公桌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许久不曾经历人事的我,简直疼的要了命,一两滴泪花在眼眶泛起,顺着眼角落下。

    我抽泣两声,擦去眼角的泪水,他已穿好衣服走到我的面前,脸色铁青的看着我,“还不起来,难道要别人看光你吗?”

    我忍着腿间传来的疼痛,倒吸一口凉气,夹着腿向里屋走去,随手关上了门。

    只听常遇爵对着门口满是怒意的命令一声,“进来!”

    我想刚刚敲门的那个人一定是要吓死了。

    果不其然,我听到那男人颤颤巍巍的说道,“常...常总,外面有一个自称是白小姐母亲的人嚷着要见您,您看......”

    半晌没听见常遇爵没说话,我想那男人恨不得找个地方钻出去,也不愿受这煎熬。

    “让她进来!”

    常遇爵让那个自称是白夭夭母亲的女人进来还是让我很意外的,毕竟常遇爵曾经当着我的面说过,他相信白夭夭。

    不过,现在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渐渐的,一个念头在我心中萌芽。

    我害怕常遇爵会再进来,急忙穿上衣服,正好衣衫穿的整整齐齐拉开了门。

    他看了我一眼,冷冷说道,“去坐对面。”

    此刻我并不想走,正想着要找什么借口留下来,正巧他下了命令,我全然忘了刚才的痛楚,揣着小心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刚挨沙发,下身就传来一阵痛楚,疼的我龇牙咧嘴,却只能抿嘴强忍着。

    “常总,她来了。”秘书这次只站在门口,报道一声后,便退了出去。

    进门的人依旧是上次去家的那个女人,只是这次看着老了许多,额间有了皱纹,白头发也清晰可见。

    她一进门便有些激动,特别是看见我之后。

    她颤颤巍巍的走向常遇爵,在距离常遇爵还有一米的距离时,停下了脚步。

    “常...常总,我真的是白夭夭的母亲,上次您不信我,这次我拿了证据,您看,您看......”说着,她低头从身侧的小包里翻找着什么。

    我的眼神停留在她的包上,我很好奇她即将会拿出来什么。

    是一张白纸,不,是照片。

    她颤抖着双手向前挪蹭两步,把照片放在桌子上,又退回了原地。

    “常...常总,这是白夭夭小时候的照片,您看,她大腿内侧有一颗黑痣,那是她再怎么装都装不掉的啊!”

    她说着哭了起来,左一把右一把的抹着眼泪儿,而我着实看不过去,从身边的纸巾上抽了两张,给她送了过去。

    “别哭了,常总深明大义会查明真相的,你一把年纪了,哭坏身体可不好了。”

    常遇爵瞪了我两眼,似乎在怪我的多管闲事。

    我无视她的责怪,安慰白母两声后,又坐回了沙发上,看戏。

    常遇爵拿着那张照片举在眼前,看的极为认真。

    “常总啊,白夭夭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她很早就出来在社会上闯荡,和我们断绝联系,也不赡养我们,他爸去年因为车祸走了,我无依无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好不容易从电视上认出了她,结果她缺不认我这个娘了,我苦啊,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没想到还是个孽种啊......”

    白母哭的泣不成声,干脆坐在地上,一边拍地板,一边哭诉。

    常遇爵紧锁了眉头,几分钟后,拿着那张照片丢给了白母,冷若冰霜的脸上让我误以为他要带着白母去和白夭夭对峙。

    结果,还是我太天真,亦或者是,常遇爵太相信白夭夭,以至于不再相信污蔑她的任何一个人,包括我,包括白母。

    “骗子。”

    我不服气的走到白母身边,拿起那张照片看了两眼,不过照片上的女孩倒真的和白夭夭有几分相似,和姜心更有几分。

    “老妇人,您的心情我们很了解,但是认女儿这种事情并不是一张照片就能草草了事的,您先回去等,等我们常总查明了自然会跟你联系的。”

    我搀扶起老妇人,将她交给助理,便关上了门。

    常遇爵的脸色好不到哪去,我安安生生的坐回沙发上,盯着他,“常遇爵,原来你也有被红颜祸水蒙蔽了眼睛的时候,回去好好查查吧,看看你那个小情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还有,离婚协议你抽时间签了吧,还我自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命运的久祭〕〔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酋长压力大〕〔桃运仕途:我的美〕〔飘零如我〕〔域王神主〕〔都市神级修仙〕〔明天心理诊所〕〔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快穿攻略:病娇BO〕〔被迫成为万人迷之〕〔神祇战争〕〔传奇道士修仙传〕〔龙神霸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