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天帝诀〕〔万能销售员〕〔我的崩坏萌妹旅团〕〔清宫娇蛮:皇上,〕〔从默示录开始〕〔俗世地仙〕〔警察的世界〕〔三国之裴元庆传奇〕〔迫降异星球〕〔她左眼能看见鬼〕〔重生之狂妻来袭〕〔绝代独宠:帝君太〕〔无限之开局一双轮〕〔万界装逼帝师系统〕〔医界狂少〕〔球权时代〕〔撩爱无边:萧少追〕〔神级美食主播〕〔重生之地球游戏〕〔元圣天尊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六十五章 我们好好谈谈如何?
    ,精彩小说免费!

    我并没有告诉姜深我和常遇爵的事,在他知道我的用心良苦后总算对我说了声,“谢谢。”

    听着他这一声谢谢,心头满是酸楚。

    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秒针转的停不下脚步,我喝完最后一口果汁放在桌子上,便喊来服务员结账,只是让我想不到,姜深已经提前结过了。

    推开门,姜深正站在门口瑟瑟发抖,回头看我时,嘴角有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姐,走吧,我送你回去,车就在地下车库里。”

    我本想拒绝,奈何这个天大街上当真是没有一辆出租车,招望很久,姜深拉住我的手腕,向车库走去,“走吧,我送你回去,这个天不会有出租车出来拉人了。”

    我裹紧了胸前的衣服,双手插在腋下,这样才暖和了些许。

    地下车库仅有一排昏暗的小灯,勉强可以看见车的大概位置,至于其他的,纯属靠猜测了。

    他车子停的不算太远,但是按着印象找了好几遍愣是没找到。

    正当他一头雾水时,面前的车突然亮起了大灯,晃了眼。

    “谁啊!不长眼睛乱开什么灯!”他捂着眼睛咆哮着,对着前面亮灯的车一通乱指。

    “姜深,好了,人家也是无意的,你快点开车,我们走了。”我站在原地被冻的说话都不利索,伸出手哈了口热气,用力搓搓掌心。

    不得不感叹,今年的冬天真的是冷。

    车库里回荡的是车的轰鸣声,我以为是姜深开车过来,不以为然的伸手准备拉车门,可是当我拉开门的那一刻,我愣了。

    这不是姜深的车,姜深的那辆车早被他改装的不成样子,怎么会像现在这般精致。

    “对不起啊,我认错车了。”我道了个歉,在心里嗤笑自己是个不认车的主,随手又关上了门,向后退了两步,留出距离让车开出去。

    但让我意外的是,那辆车不仅没走,反而按喇叭,似乎是在表达什么,我以为是我没有给人家管好车门,便不好意思凑上前去,打开车门,又重重的关了一次。

    就在这时,车窗落下了,我好奇的探下脑袋,当对上那男人的眼睛时,全身的血液仿佛瞬间凝固,连呼吸都忘了。

    在半明半暗的灯光下,他那长长的睫毛轻轻的忽闪着,那双如鹰一般明亮的眼睛,泛着光。

    “上车!我不想说第二遍。”常遇爵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打了个激灵,全身的汗毛根根直立。

    我拉回思绪,连忙向后退了好几步,离他远远的。

    思考半天,找到一个勉强可以说的过去的借口,“我去苏然家睡,约好了的。”

    说罢,我落慌而逃,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我加快脚步,却依旧被他握住手腕拽进了怀里。

    “姜妍,你以为你走了我就不知道你在哪里?打着我名号的时候心里就不怕泄漏了你的踪迹?”

    他字字说进我心里,我无法反驳,任由他拽着我往回走。

    突然,我想起了姜深,姜深还在整车呢,我呼喊一声,“姜深,你打着火了吗?”

    “打着了,马上!”

    整个车库里回荡的都是我们俩的对话声,而常遇爵像没有听见一般,一把将我甩在了车框上,命令道:“进去!”

    我站在门口犹豫着,眼睛死死盯着那辆正在慢慢出库的小跑。

    快点,再快点,快点啊.......

    我在心底祈祷他能开的再快些,这样我就能坐上他的车离开。

    然而,我错了,甚至我后悔今天冒着风险去把姜深那个白眼狼救出来。

    他把车开到我旁边,随口说了句,“上车,走。”

    还没在我抬脚时,他竟换了语气,“等等,姐啊,我姐夫来了,你还不赶快跟我姐夫回家去,这天这么冷,别把我姐夫冻感冒了。”

    我瞪了他一眼,他无心看我,自然感受不到我此刻的心情如何。

    姜深崇拜常遇爵我是知道的,他不是一次向我问起常遇爵平时都是怎么工作的,怎么处理问题的,然而我确实是不知道,我见他时,他大多都是和白夭夭腻在一起,办公的时间很少很少。

    我故意轻哼一声,“姜深,我今晚回你苏然姐家睡,就不麻烦你姐夫送我了,你就送我过去吧。”

    他实在是不配合我,更不懂我,在我要上车时,他竟开门下了车,凑到常遇爵身边,姐夫长,姐夫短的叫着。

    常遇爵因为姜心的关系,并没有拒绝姜深的热情,两人简单寒暄几句,姜深便满怀欣喜的走了回来,站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像是要交代什么重大的事情。

    “姐,你跟姐夫乖乖回家,没事了,我去家看你去啊,我就先走了,姗姗还在家里等我呢。”

    没等我同意,他已经坐进了车里,重新打着了火,“姐,再见!”和我告别后,他一溜烟儿的窜了出去。

    我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忽然,我想起我交代了苏然,如果今晚我不回家,便报警的事,我连忙掏出手机,拨给苏然,边往车库外走,边打电话。

    苏然的电话一直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看了看表,已经接近一点,这个点是睡了吧。

    我走出地下车库后,停下脚步,微微向后转头,用余光确定常遇爵的车和我还有段距离的时候,我撒丫子跑,幸亏今天穿的平底鞋。

    冷风呼呼的从鼻子从嘴里灌,凉的胸口生疼,似乎脑门里也在进风,疼的我有些忍受不了。

    但是相比回那个家,我宁愿赶快跑到苏然的别墅,也不愿回去。

    人怎么能跑的过车呢?没两分钟,常遇爵的那辆迈巴赫一阵帅气的飘移,“吱!”一声,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瘫坐在地上,因为跑的用力过猛,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心里像即将爆发的火山那般,压抑的喘不过来气。

    当我再睁开眼睛时,一双黑皮鞋停留在我面前,那双皮鞋擦的锃亮,甚至我可以看见我的影子。

    “跑吧,还跑吗?不够的话,我可以跟着你一直跑。”

    耳朵里嗡鸣的声音让我根本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只能根据听到的虚声做判断,进而不停的摇手。

    过了好久,心口的那种疼才缓释许多,我倒吸一口凉气,让自己冷静些。

    “我不回去,我要去找苏然。”

    我再次拒绝,打从心底我就在抗拒着那个家,不是逃避,而是抗拒。

    他蹲下身,盯着我,忽然,很温柔的说了句,“我们回家吧,好好谈谈。”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我有些不敢相信,经自己一番心里斗争,我还是乖乖选择上了车,跟着他回家。

    谈判是解决事情最好的方式,我并不想闹的有多难看。

    一路上,我都在看着窗外,夜晚大马路上到处都是通畅无比,除了等了几个红绿灯口外,其他地方,我们几乎都是呈飞驰的状态。

    我拉着安全把手,生怕他一个漂移将我甩出窗外,胃里的翻江倒海让我很难受。

    倔强的我尽管如此都不愿开口向他请求什么,捂着胸口,忍了一路。

    当车停下的那一刻,我迅速打开车门,蹲着车边,干呕。

    好几天没好好吃东西的我,只吐了两口酸水,就再吐不出什么。

    我靠在车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慰抚胸口,过几分钟,才好了许多,站起身时,脚下的步子还很虚浮,一阵阵的发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末世胶囊系统〕〔斗鱼之死亡主播〕〔逆剑武神〕〔君少心头宝,夫人〕〔将军的毛真好摸[星〕〔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特种兵王在山村〕〔穿成白莲花女配了〕〔重生之全能大亨〕〔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