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野工仔〕〔龙魂凤魄〕〔大明星的极品御医〕〔英雄联盟之超神强〕〔神龙是怎么养成的〕〔最强妖兽系统〕〔漫威世界的女神〕〔军婚甜蜜蜜:秦少〕〔莫道情深如水流〕〔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天生就会跑〕〔美利坚土豪人生〕〔脑核风暴〕〔队友都是纸片人〕〔网游之最强传说〕〔无限之武道传奇〕〔神医弃女:鬼帝的〕〔火影之花开〕〔曼徒〕〔何功无过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地狱,你在人间 第五十六章 时光不会倒流
    ,精彩小说免费!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猜不透他此时是开心还是愤怒,我只知道,他在折磨着我,脸颊上传来的烧烫让我放弃了挣扎。

    朦胧瞬间弥盖了双眼,滚烫的泪珠带着不屈与不挠划过脸颊,流进脖间。

    他的头埋在我的胸间,湿滑的舌尖舔舐着我的泪水。

    “常遇爵,泪苦吗?那是我的委屈,你想着折磨我,带给我的都是苦涩的,连笑都是。你作为一个男人不觉得过意不去吗?”我几乎是喊出来的,这声喊仅仅是想发泄。

    我明显感受到他的一下停顿,然后又在我的心口狠狠咬了下去。

    “啊!”我痛呼一声,推搡着他的脑袋。

    可是他力气太大,堕胎后的虚弱挣扎对他来说就像是挠痒痒。

    他钳住我的手腕,压在两边,侧脸趴在我的胸口没了动静。

    我大气不敢喘一声,上下起伏的胸脯,勉强可以让我看见他的侧颜,依旧那样高傲。

    空气霎时冰的不带一丝暖意,除了他与我碰触到的地方,其他都是凉的。

    很难得,我和他会有这么平静的近距离接触,或许以前我会很开心,可是现在心里苦得没一丝悸动。

    我颤抖着双手,反扣住他的十指,紧紧的握在手心,鼻子一酸,硬生生的把泪珠憋回眼眶,放轻了声音:“遇爵,孩子是我私自留下来的,他本身就是个错误,现在他没了,总算“拨乱反正”了。”

    我违背内心,说着言不由衷的话。以前从不知道心口泛酸是什么感觉,总以为是痛。

    这一刻,我慢慢脱离和他交叉的双手,才明白,那是原来是我放低身段时的压抑。

    这样的姿势不知保持了多久,腰间持续而来的痛让我闷哼出了声。

    他立马起身,抓起一旁的被碎烂的衣服盖在我的胸前,“你好好休息吧!”

    话音还没落下,他已经转身离去。

    看着他熟悉的背影,我想再争取最后一次,我觉得常遇爵是爱我的,最起码是爱我一点点的。

    我不再犹豫,一丝不挂的裸露着上身,从腋下穿过阻止他的脚步,紧紧的抱着,“遇爵,只要你承认你爱过我一点点,我就心满意足,真的,这样我就满足了。”

    我就可以心无芥蒂地离开,把这一切都忘记。我的姐姐,我的孩子,我的……丈夫。

    铿锵有力的心跳声伴着节奏随着时间流逝,我依旧没有等到他的回应,回应我的,只是紧闭的房门。

    我趴在病床上,努力的哭,努力的哭,想让泪水带走关于他所有的记忆,

    可惜,时光不会倒流,眼泪不会抹灭。

    我流产的事情引起了常家不小的风波,都是拜他妈和他亲爱的那个表妹林暖暖所赐,至于其他的亲戚,除了是外亲攀附来看望我时,会好歹买些补品,再近点的,便没有一个人来,看我笑话还来不及。

    人走茶凉,更何况人不走茶也会凉呢!

    白夭夭流产是我出院时无意间听张妈说的,有些吃惊,又有些不解,为此回家一路上都在想,原因是什么。

    张妈忙着收拾房间,而我半躺在沙发上,身上盖了小毯,拿着遥控器对着电视换了又换。

    “夫人,您中午想吃些什么,我去买菜,您休息下。”

    住院时,成天大补的乌鸡汤、大骨头汤都让我大公无私的贡献给了花盆,所以那个房间的花来年开的异常繁茂。

    我看着白花花的房顶想了半天,“清淡点的吧,蔬菜沙拉,水果沙拉都可以。”

    “好,我知道了!”张妈边忙手里的活,边回应我。

    我闲的无聊,站起身,看张妈忙碌的身影,不自觉地走了过去,叫住张妈,在她吃惊的眼神下,我拿过了她手里的那把扫把,开始扫。

    “夫人,还是让我来吧.......”

    我摆了摆手,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张妈,你快去买吧,我饿了想吃。”

    只听“沙沙”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几秒后,又落下,紧接着,是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许久不曾打扫卫生的我,忽然觉得自己嫁入豪门过的着实是清闲,晃悠到镜子边时,看着镜子里微微发福的自己,险些认不出。

    突然,“嘎吱”大门被打开,没多想,张嘴就来,“张妈,你这刚出门怎么就回来了!”

    几秒钟后,常遇爵带着白夭夭从我身侧擦过,他的眼神没有在我身上停留一刻。

    我有些出神,那天的常遇爵到底在想些什么,我明明做了让他很伤心的事,难道一个巴掌就算解决了吗?

    等我回过神时,他们已经消失在楼梯口。

    这一天,我过的很是平静,常遇爵不在家,白夭夭也没有出来作死。

    正当我忍不住要夸白夭夭今天不出来自取其辱时,她就穿着厚厚的毛绒睡衣,身上还裹了小毯,一步一柔弱的向我走来。

    她可怜兮兮的眼神让我有些作呕,我无视她,直接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抱着我的沙拉一口一大块的往嘴里塞,毫无形象可言。

    “姐姐,你怎么还有心思在这看的下去电视,吃的下去东西呀!”她站在我的身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没有看她一眼,冷讽道:“我为什么吃不下去,看不下去,我做什么了吗?”

    一记白眼瞟过去,立马让她向后缩了好几步,细长的指头在空中晃动,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姐姐,如果不是遇爵安慰我,让我不要和你一般见识,怕是我早就要将你打的面目全非替我孩子报仇了!”

    她一句话搞的我很是蒙圈,放下手里的碗,好奇的问她:“你孩子没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常遇爵跟你说了些什么,都是什么内容,这些我一无所知,又怎来让你跟我一般见识呢!怕折了你的寿啊!”

    “你!”她哼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和自以为聪明的笨女人说话向来都要死脑细胞,我重新抱起碗吃完最后一块,站起身交给了张妈。

    她依旧气鼓鼓的站在原地瞪着猴子般的大眼盯着我,而我一笑了之,留她一人沉闷去吧。

    清冷冷的房间简单陈设,只有一张大床,几张结婚照片便没有了其他。

    我一屁股崴在床侧,从枕头下摸索出手机,按亮了屏,翻了所有的应用,打开又关掉。

    该干些什么呢,无聊的生活。

    突然,苏然的名字涌入脑海,已经许久没有和苏然打过电话了呢,不知道她在做些什么。

    翻出她的号码打了过去,“嘟嘟”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几声,便传来苏然那般像翠鸟唱歌一般的欢悦声。

    我不自觉地咧开嘴,不知为何听见苏然的声音就会笑,“苏然,你干嘛呢,这么开心!”

    “我.......”她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我一句话也插不上,听那边有些嘈杂的声音,依稀可以猜出她在哪里。

    趁她喘息的间隙,我匆忙撩了一句,“苏然,你站那不准动,等我!”便挂了电话。

    我完全可以想象出苏然的一脸懵逼,偷笑一声,转身一通收拾,背起包包,出了家门。

    许久没有这般自由,出门都忘了打车,走了许久,直到感觉有了吃力了,才回头伸了伸手,拦了辆车。

    司机是一个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带着个嘻哈帽,身上也没穿出租车公司的制服,若不是他车板上有他穿制服的照片,我倒以为自己上了黑车。

    “小姐,请问您去哪里啊?”

    他一口台湾腔,有台北那边男人专有的那般温柔与热情。

    我微微笑了笑,指了指手机上的地址,“这里。”

    他侧头看了一眼,便做了个ok的手势,“坐好,咱们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阴间超市〕〔逆剑武神〕〔妖禁〕〔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